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灭世魔帝 > 第六十七章:归家,沾血之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城,伯爵府内。

    此时,距离毕业大考的时间,还有一天半。

    索宁冰已经足足三天都没有睡觉了,就一直坐在伯爵府的门后等着,只要兰陵一回来,她第一眼就能见到。

    她的身体本来就很娇柔,此时更是人比黄花瘦,憔悴得仿佛一阵风就会被吹倒。

    伯爵府的下人不知道劝了多少遍,她都不愿意回去。每次端吃食上来,就只是喝几口粥。

    每一次大门外响起马蹄声,她都会惊地站起,然而每一次都是失望。

    她的内心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惶恐,然后时时刻刻向上天祈祷兰陵的平安。

    又一天过去了,距离毕业大考,仅仅只有不到一天了。

    而此时,索宁冰全身都已经完全冰凉,几乎没有一点温度了。

    她不是担心兰陵赶不上毕业大考,而是担心兰陵再也回不来了。然后脑子里面,不断地幻想着兰陵在南蛮边境被怪物,被坏人杀死的画面。

    接着,全身心都无比的后悔,后悔自己答应让兰陵去了南方边境。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马蹄声。

    索宁冰一阵惊喜,猛地跳起来,柔弱的她速度无比敏捷,直接冲上去开门。

    门口,是一两雪白的马车,华丽而又低调。

    然后,从上面款款而下的,是她最最害怕见到,也最最讨厌见到的卮宁郡主。

    “郡主阁下,我们这里不欢迎你。”索宁冰用少有的语气道。

    “在等索伦回来?”卮宁郡主微笑着问道。

    “不关你的事情。”索宁冰道,但她太温柔了,就算不快的话,也没有任何凶意。

    卮宁郡主不经同意,就直接走进了天水伯爵府中。王城内的任何一处地方,严格意义上都是属于王室的,天水伯爵府也不例外。

    天水城领地是属于索氏家族的,然而天水伯爵府却是王室赐予的。

    进入伯爵府后,卮宁轻轻拉了拉披风道:“不用等了,索伦不会回来了。”

    这话一出,索宁冰娇躯猛地一颤,道:“你,你……信口雌黄。”

    “索伦已经死了。”卮宁淡淡道。

    索宁冰一阵摇晃,脑子一阵轰鸣,几乎站立不住,直接要摔倒在地。

    “不,不,你胡说,你胡说……”索宁冰感觉到,自己眼睛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一天黑暗,足足好一会儿,才渐渐地恢复了些许光明。

    卮宁没有回答,只是用可怜地目光望着索宁冰。

    这种无言的回答,更加让索宁冰绝望,她缓缓道:“是你,是你杀了索伦?”

    卮宁摇头道:“当然不是,毒蛇部落的黑寡妇你有所耳闻吗?最喜欢便是虐杀美男子,你家索伦落在她的手中了,被吸干了鲜血,然后剁成肉泥,做成馅饼给蛮族吃掉了。”

    然后,卮宁拿出一个香囊,上面绣着一只可爱的猫咪,绣工精妙绝伦,上面还沾着暗红色的血迹。

    这香囊是索宁冰亲手缝制的,里面装着她求来的平安符。索伦离去的前一晚,是索宁冰亲手为他挂在脖子上的。

    “这是索伦的吧,黑寡妇派人送来的,没有索伦的首级,因为已经剁碎了,所以只送来了这个。”卮宁道。

    呆呆地望着这个沾血的香囊,索宁冰完全绝望了。顿时再也支撑不住,刚刚恢复光亮的眼睛彻底一片黑暗。

    娇躯倒地,直接昏厥,人事不省。

    ……

    一个时辰后,在一个女医官的针刺下,索宁冰幽幽醒了过来。

    双眸充满了血丝,只能看到朦胧的影子,发现卮宁依旧还在,顿时悲愤道:“你为何还不走?这里不欢迎你。”

    卮宁道:“索宁冰,你要接受现实,索伦已经死了,你最后的希望也灭绝了,接下来想要让索氏家族传承下去,只能依靠你自己了。”

    索宁冰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是抬头望着天花板,脑子想着兰陵的面孔,他的笑容,还有他偷偷看自己胸部的目光。

    卮宁继续道:“成为卮离殿下的女人,你们的儿子在二十年后成为新的天水城主,这是你索氏家族唯一的机会。”

    索宁冰依旧丝毫不理会。

    卮宁道:“你长得很美很美,但是卮离殿下看中的不是你的美貌,而是你的智慧。被他看重的女人,都是天下最幸运的女人。”

    “出去……”索宁冰冷冷道。

    “你会屈服的。”卮宁抿嘴笑道:“女人有一个名字,叫软弱,我等待着你跪着侍奉卮离殿下的那一天,当那个时候到来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取笑你的。”

    说罢,卮宁郡主款款离去。

    而后,房间内静寂无声,索宁冰静静地躺在床上。

    “小姐,喝一碗参汤吧。”侍女在边上担心道,刚才卮宁说索伦死讯的时候,她们作为下人是要远远避开的,所以并没有听到,否则她们也会哭断肠的。

    府内的侍女们都知道,索伦少爷不争气,但是她们都很喜欢,因为只要是长得漂亮的侍女,都和他有过肌肤之亲。

    索宁冰张开小嘴,一点一点将参汤喝下去。

    “好了,我困倦了,你们出去吧,我要好好睡一觉。”索宁冰柔声道,然后将娇躯曲起,缩在床上的角落中。

    “嗯。”侍女道:“小姐,我们就睡在外面,有什么事情您立刻喊我们。”

    两个侍女来到自己的床上,没过一会儿就沉沉睡去,因为这几天她们实在累坏了。小姐没有睡,她们也就不能安睡。

    等到外面侍女睡熟之后在,索宁冰静静地爬起床来,走到房间角落打开一只箱子,那里面躺着一只玉瓶。

    玉瓶里面是毒药,她已经准备了很久了,如果不是兰陵的出现,她或许已经喝下去了。

    这种毒药喝下去后,不会有痛苦,就仿佛睡着一般,然后直接死去。

    深深吸一口气,她此时真的完全生无可恋了。

    自己照顾了许多年的父亲去了,然后猝不及防下,自己的亲弟弟索伦也去了。

    在这个时候,她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后来,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走进了她的生命,填补了她内心的空缺。

    或许是因为上天的缘分,又或者上一辈子两个人真的是姐弟恋人。几乎没有隔阂,两个人就变成了最亲的人。

    这个男孩成为了她所有的希望,成为了家族所有的希望。他是如此的可爱,如此的出色,对自己如此如此的好。

    现在他也去了,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自己也没有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小陵,不要怕,姐姐下来陪你了。”索宁冰柔声道,然后打开玉瓶,将里面的毒药缓缓倒入小嘴内。

    ……

    南方边境距离王城,足足有三千多里。兰陵和夜惊羽,完全是不眠不休,日夜兼程地赶路。几乎每隔二百里,兰陵和夜惊羽就换一次骏马,务必让战马处于狂奔的状态。,

    三千七百多里的路程,仅仅三日便已经赶到了。半夜时分,两个人终于到达卮都的城门之下。

    “终于,终于回来了。”兰陵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但此时壮观宏伟的城门,已经紧紧关闭了,到了这个时候,除非紧急军情,又或者有王命在身份,否则任何人都不得进出王城。

    当然,卮都的城墙虽然很高,超过了十几米。但还拦不住夜惊羽这样的高手,利用工具完全可以攀爬上去。

    但是城墙每隔几百米,就会有一个精神系的武者。只要任何人爬上城墙,立刻会被他们发现。

    半夜擅闯城墙,是一个很大的罪名。

    “走,去东南门。”兰陵道。

    然后,二人朝着东南门狂驰而去。一边驰骋,兰陵一边祈祷,叶非蝶一定一定要在值守城门啊。

    叶非蝶,索伦的老情人之一,将门之女,父亲是一名子爵。

    她是索伦的第一任箭术老师,和索伦谈了几个月的恋爱。不过,她在王城学院只呆了半年,觉得那里的日子太无聊,所以转入了军中,成为了城卫军的一位百人长。

    两人很快来到了东南城门之外,兰陵在城门外低声喊道:“叶老师,叶老师……”

    片刻后,从城头上探下一张面孔,这就是叶非蝶,是一个长得很俊的女人,留着齐肩的短发,拥有非凡的美丽。

    见到这张漂亮而又熟悉的面孔,叶非蝶心中一颤,道:“什么事?”

    “我有急事,想要连夜入城。”兰陵道。

    叶非蝶道:“你有王命吗?有紧急军情吗?”

    “没有。”兰陵道。

    叶非蝶道:“没有,任何人不得进城。”

    她说得非常严肃,但是却朝兰陵眨了一眼,幸好兰陵此时精神力足够,否则还发现不了。

    片刻后,叶非蝶走下城墙,拿了一壶酒朝着旁边的精神武者道:“来,喝壶酒暖暖身子。”

    那个精神力守城者一直都在追求叶非蝶,但对方始终没有好脸色,如今竟然主动前来送酒,他喜出望外,慌忙地接过酒壶,大口饮下,卸下精神力,停止监视这一段城墙了。

    “精神力锁定已经卸下了,进城。”夜惊羽道。

    然后,她掏出爬城爪,套在手脚上,朝兰陵道:“趴在我身上。”

    兰陵上前,趴在她健美火辣的娇躯上

    夜惊羽用锋利的爬城爪手脚并用,仅仅一分钟不到,就爬过了十几米高的城墙,无声无息进入城内。

    进城后,兰陵立刻朝天水伯爵府的方向狂奔而去。

    结果,直接撞在了一个女人坚挺的山峰上。

    “死鬼,我离开学院后,你找过我几次?”叶非蝶揪住兰陵的耳朵,张开小嘴狠狠吻上兰陵的嘴唇,然后伸出舌头,狂野的热吻。

    这个长相俊美的短发女人,真的好狂野啊。

    “又不会逼着你娶我,怕什么怕?”吻完后,叶非蝶凑在兰陵耳朵边上道:“毕业大考失败后,立刻来找我听到了没有?我要调去边军了,都有一年多没做过那事了,这次一定要炸干你。”

    这狂野的话语,听得兰陵几乎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而就在此时,兰陵忽然心脏猛地一悸,整个身体彻底冰凉,仿佛某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般。

    “我有急事先回家了,告辞。”兰陵道,然后朝着伯爵府的方向狂奔而去。

    叶非蝶愤愤道:“索伦你给我记住,四天后,香风楼锦字房,我在那里等你,你敢不来的话试试看。”

    兰陵什么都没有听见,几乎疯一般,朝着伯爵府狂奔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