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灭世魔帝 > 第二十一章:卮宁落败一局,情圣兰陵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注:兄弟们,拜求收藏,拜求推荐票了。

    ……

    兰陵来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妮雅导师帮忙,让学院收回开除他的决议。

    “王室想要吞并我索氏家族的天水城领地,所以要阻止我继承爵位,我姐姐去贿赂卮亭公爵,某些人担心卮亭会真的帮我顺利继承爵位,于是让罗格副院长开除我。”兰陵道。

    妮雅道:“你说的某些人是谁?”

    “卮宁郡主。”兰陵道。

    妮雅充满醋意道:“她不是你的梦中情人吗?你为了她连性命都可以不要。”

    兰陵苦涩一笑,并没有解释。然而,妮雅反而安慰地抚摸了他的脸蛋,柔声道:“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是为了家族。”

    文艺文青女想象力就是丰富啊,不管什么事情,都自动为情郎脑补出完整理由了。

    “放心,你不会被开除的,我会让简庸院长收回成命的。”妮雅道。

    兰陵心中一喜,问道:“那样,会伤害到你吗?”

    妮雅凄凉一笑道:“不会的,而且他们还能怎么伤害我?”

    兰陵心中想到一个问题想要问出,但又不好意思问。

    妮雅立刻发现了他的欲言又止,顿时问道:“你想问什么?”

    兰陵道:“两年前的我还非常轻浮,你是如此的优秀,如此的充满内涵,为何会找到我。而且,就算你对丈夫没有感情,就算他束缚你的天性,你有非常高的道德准则,你不会因此而报复性出轨。”

    顿时,妮雅泪水滑落,轻轻吻上兰陵的嘴唇,柔声道:“小男孩,你真的长大了,你真的懂我了。”

    接着,兰陵轻轻依偎在兰陵怀中,道:“我和简宁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羡慕我们,觉得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然而你也知道,他刚刚从一个刻板的家庭中逃离出来,又进入一个更加冷冰冰,更加刻板的家庭中。当然这并没有什么,一个女人过得不幸福,并不是她出轨的理由。我之所以出轨,是因为……我的丈夫主动想要一顶绿帽子,所以我成全他。”

    兰陵一愕,顿时完全不敢置信,简宁这样的青年俊彦竟然主动要戴绿帽子?这怎么可能?

    “不敢置信吧,他在世人眼中是如此的正直,如此的光彩夺目。”妮雅冷笑道:“你或许知道,卮离王子喜好美人,尤其是别人的妻子。我的丈夫为了晋身,想要将我送给卮离王子作一夕之欢。”

    这?这也太耸人听闻了。

    当然,不是说卮离王子的爱好耸人听闻,像他这样的王室成员,未来的太子有这点爱好很正常。

    开始简宁就太无耻,太不正常了吧,他可是年轻一代的偶像。而且,他是侯爵继承人,父亲是王城学院院长,至于这么着急吗?妮雅毕竟是他妻子啊,而且男人头顶一旦绿了,就一辈子抬不起头了,届时就算地位再高又有何用?

    妮雅道:“我当场就翻脸了,他想要绿帽子我可以送给他一顶,但要我自己来挑出轨的对象。”

    兰陵道:“然后呢?”

    妮雅道:“然后,他就成为王室第三龙骑军的万骑长了。”

    “啊……”兰陵道:“可是,你并没有去陪卮离啊。”

    “是啊。”妮雅道:“尽管卮离没有得到我,但简宁有这样的孝心,所以卮离还是把这个位置给他了。”

    这个卮离很危险啊。

    妮雅道:“卮离是一个很厉害,很了不起的人,他有卮变国王的权谋心机,却更加霸气,更加不羁。他盯上你的天水城,你要万分小心。”

    兰陵皱着眉点了点头。

    “再陪我一会儿,我们就分别回王城吧,我去找简庸老师,你回家。”妮雅柔声道。

    然后,她就这样轻轻抱着兰陵,安安静静地相拥在一起。

    临分开的时候,妮雅问道:“两年前,我教你弹琴的时候,你表现很差,为何此时弹得这么好?”

    兰陵道:“女老师更喜欢坏学生,我不表现得差一些,怎么能够和你一直在一起。”

    ……

    半个小时后,妮雅先离开了慈济会。临走时她说的一句话,让兰陵心惊肉跳。

    “等你拿回属于你的一切,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的时候,我就和简宁摊牌离婚,回到你的身边。”妮雅斩钉截铁道。

    说完后,她直接跃上骏马,朝王城奔驰而去。

    兰陵接替她为孩子们上课,半天后他和夜惊羽也返回王城。

    路上,夜惊羽一直望着兰陵,目光有些怪异,兰陵被她看得浑身不自然,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好。

    夜惊羽内心真是很复杂,此时的兰陵完全是无比青涩的,只要自己盯着他看超过两秒钟,他保证手足无措,面红耳赤。而且,当自己背对着他的时候,他又会忍不住偷瞄自己屁股。

    总之,此时的兰陵完全是一个青涩,害羞,对女人身体充满好奇的稚嫩少年。

    然而,刚才他和妮雅互动的时候,完全是无比的老练。那种对女人的了解,那种对白,那种表情和神态,完全是一个情场老手的模样,甚至比索伦还要会勾引女人。

    昨天晚上,他模仿了一夜的索伦。但今天他却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演义,比索伦老练成熟的多。

    “惊羽姐,你不要这样看我好吧。”兰陵有些不快道。

    夜惊羽道:“看不出来啊,你对女人的手段比索伦还要如火纯青啊?那为何平时又要如此青涩,是想要吸引小姐吗?”

    兰陵皱眉道:“平时的我,是真实的我。对女人我懂,也知道该怎么做,但不意味着我要去做。我会演戏,但不代表着我喜欢演戏。”

    兰陵从小和姐姐朝夕相处,当然懂女人。他从小就受人冷眼,当然懂得人情世故。他读的是编剧,看了无数电影,当然会演戏。

    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愿意演戏。

    “哟,还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