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68 担心没人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他们走掉,张怕问云争:“他们仨都叫什么?”

    云争摇头:“不知道。”

    “你们谁知道?”张怕问老皮几个。

    老皮说:“就知道一个,刚才跟你说话的叫何生生。”

    “想起来了。”张怕说:“名字还是很酷的,不过黑皮又是怎么回事?卖什么的?”

    老皮摇头:“不知道,估计是什么地方的混子。”

    张怕叹气道:“文明国家,精神建设,怎么可以有这么多混混?这是不科学的!必须禁止!必须搞掉!”

    云争说:“我们相信你是思想品德老师了。”

    张怕说:“就你废话多,回家。”带着五个猴子出门,让三个病号打车走,他带云争、老皮挤公共汽车。

    老皮大声呼喊:“你不能这么节省,很丢人的。”

    “废什么话?车站边上就是市场,正好买饭。”张怕做好规划。

    老皮跟云争说:“帅哥,咱俩去打工吧,兜里有钱,心里不慌。”

    张怕说:“晚上我不管,白天不行。”

    老皮琢磨琢磨:“那算了。”三个人走去公车站。

    云争问话:“按何生生说的,黑皮那些人堵的是他们三个,怎么跟李英雄干起来了?”

    张怕想起校长说的话,问道:“咱学校有五巨头?你,王江,李山,再有二年级的李英雄和裴成易,谁评的?”

    云争说:“不是评的,是打出来的。”

    张怕笑道:“就你这小体格子也能打进五强?看来十八中没什么人才。”

    云争哼上一声,没接话。

    等公交车的时候,路边走过来个清秀女生,是云争原来班级的同学。看到云争很高兴,走过来打招呼:“坐车啊?”

    云争冲她笑笑,说声恩。

    “你到哪儿下?”女孩又问。

    云争说幸福里。

    “啊,我比你先下车,我在科技馆下。”女生说道。

    看样子,女生对云争蛮有好感,张怕拽老皮往后站,让出空间。

    云争很不爽地斜他一眼。

    几分钟后,公共汽车靠站,大家上车,再到站下车,一路平安无事。

    不过一下车,张怕就问云争:“对象?”

    云争不接话,当没听见,走向菜市场。

    张怕就哈哈大笑:“害羞了?”

    云争说:“我一直想揍你,你等着,总有这么一天。”

    张怕说:“加油。”

    这一天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张怕心里压着件事,买礼物。

    明天周六有舞蹈课,后天上午去刘小美家打卡签到面见终极老板,这是超级大事。

    以前的张怕一直很邋遢,现在不行了,犹豫又犹豫,买好饭以后,让云争和老皮先回去,他去理发。

    这一头标志性的长发终要远离,心中难免不舍。理发前先自拍几张,然后把自己交给理发师,说是见丈母娘,你得好好弄。

    理发师很用心,十五块钱服务了二十五分钟,水洗后再吹干,此时再看……整个就换人了,精神、利索、帅气。

    等回到家,五个猴子一起大喊见鬼了。

    有了新形象,张怕心情蛮爽,不计较他们的胡说八道,拿个馒头吃饭。

    人得收拾,不论帅哥还是美女,必须要收拾得干净利索,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帅哥美女。现在的张怕只是理了发,晚上又出去洗个澡,整个人从里往外的好看。

    隔天上学,全班同学也是大喊见鬼了。

    周六半天课,中午放学,云争几个猴子回幸福里。他去大房子。结果刚一进屋,胖子就喊见鬼了。

    张怕笑着说帅吧,回去自己房间。

    第一件事是换衣服,找出最干净的白衬衫,配上休闲裤,运动鞋,格外显得青春,整个一阳光帅哥。

    对着镜子拾掇拾掇,开始干活。下午三点半,拿舞蹈服去音乐学院。

    一见面,刘小美愣住,仔细看了又看,问话:“你是相亲去了么?”

    张怕大声回话:“为见丈母娘而努力奋斗。”

    刘小美就笑:“这是不是你最帅的一身儿?”

    张怕说差不多,又问好看吧?

    刘小美说:“这么多天,你跟我终于有一点点的般配了。”跟着拿出手机:“站好了。”

    先给张怕照上几张,接着是许多的合照。刘小美很高兴:“一会儿送我回家,我要换好看的衣服,然后再合照。”

    张怕问:“你怎么这么喜欢照相?”

    刘小美说:“哪个美女不喜欢照相?”

    张怕说也是。俩人去附小教室上课。

    换过发型,又精心收拾一下,变成帅哥一枚,学舞蹈的时候也是有模有样。

    刘小美很高兴,教课时就能看出来,一直春风化雨般的温柔。等下了课,直接买饭回家,不想在外面浪费一分钟。

    到家也不吃饭,先换衣服照相,折腾半个多小时,菜都凉了才开始吃。

    刘小美在寻找自己的快乐,有意思的是学校论坛出现个帖子,说音乐学院第一美女换男朋友了,以前的长毛怪消失掉,换成青春帅哥,并有照片为证。

    由此可见发型有多重要,长毛怪的侧脸照,对比青春帅哥的正面照,硬是没看出是同一个人。

    等吃好饭,张怕说起严重问题,问送什么礼物?

    刘小美说:“一般都是补品和酒,看你想买什么?”跟着问话:“钱够么?”

    张怕说:“就是不够也不能问你要啊。”

    刘小美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哄我老娘开心,对了,上次说的是真的,我妈喜欢盘问人,你小心了。”

    张怕有点晕:“可以说假话么?”

    刘小美笑道:“跟我妈说假话?我支持你。”

    张怕苦着脸说:“这不是没办法么。”

    刘小美说:“要不这样,你明天八点半过来,咱俩一起去买。”

    张怕说不用。

    刘小美说:“还一件事,以后就给我这么穿,再不许邋遢了。”跟着笑道:“我感觉自己好象拣到块大石头,慢慢雕琢,你就越来越好。”

    张怕说:“我不是大石头。”

    刘小美笑道:“反正感觉是拣到宝了一样,特开心,你知道么?”

    “你说了我就知道。”张怕回道。看眼时间,起身道:“我回去了,明天见。”

    刘小美说:“我忽然想把你占为己有。”眨巴下眼睛说:“等你工作稳定了,咱租个房子,住对门,每天你送我上班接我下班,嘿嘿,好不好?”

    张怕说好。

    刘小美说:“就这么定了。”

    张怕恩了一声,准备出门。

    刘小美忽然说:“明天见我老娘,说实话就行,说你写书,还出版了。”

    张怕呆住:“你怎么知道?”他从没跟刘小美说过自己是写手。

    刘小美说:“反正我知道,你赶紧走吧。”把他推向门口。

    张怕问:“你还知道什么?”

    “不告诉你。”刘小美说:“警告你,必须学会唱歌、弹琴!我要我的男人必须帅气有才,你要会写文章,还要会唱歌会弹琴,会哄我开心,还要很帅。”

    张怕有点明白了,问话:“你是在打造我?”

    刘小美说:“可以这么理解。”

    张怕问:“假如说,假如啊,要是打造失败了,你会喜欢我么?”

    “不知道。”刘小美笑着开门,推他出去,抬手给个飞吻:“明天见。”关上房门。

    张怕在门口站上片刻,慢慢下楼。

    难怪自己一说认识大美女,哪怕一无所有,大美女也肯搭理自己。然后免费教唱歌、教跳舞……原来她知道自己,知道自己是写手,也应该知道在街上卖书。

    是了,她还知道自己能打架,一定是见过。

    可为什么我没见过她呢?

    这天晚上回去大房子,给老皮打个电话,让他们明天自己上学。

    老皮说你病了,明天是礼拜天。

    张怕啊了一声,再说几句话挂断。

    隔天一早起床,穿个小裤衩去卫生间好顿收拾,胡子清理的干干净净,头发梳了又梳,穿上昨天那套衣服,出发见丈母娘。

    先去音乐学院,在附近超市买上两瓶好酒,又有一堆补品,拎着去接刘小美。

    张怕的衣服是白衬衫,淡色休闲裤,浅色运动鞋,整套服装略有点顺色,但就是显得干净、阳光。

    为了配他,刘小美特意穿顺色服装,搭一条很长的淑女裙。俩人站一处显得格外好看。

    还是先拍照,后出发。刘小美笑问:“我好看吧?跟我站一起,你是不是特幸福,特有面子?”

    张怕说:“你要是总这么胡说八道,我就接不上话了。”

    刘小美笑道:“这算什么?等见到我娘,就会知道什么是拷问,一定要坚持住哦。”

    张怕拿出视死如归的派头:“放心吧,我是党员。”

    “胡说,党才不要你这样的。”刘小美说:“只有我善良、好心,看你孤单单的老可怜,才会搭理你、照顾你,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张怕说:“完了,要是这样聊下去,我得给你磕几个才成。”

    刘小美哈哈大笑:“问你啊,为什么和你说话总是这么高兴呢?”

    张怕板着脸回道:“因为我太有魅力。”

    “看你一会儿怎么哭。”刘小美笑道。

    张怕说:“不会的。”

    说话间走到街口,张怕伸手拦车,然后回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