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59 日子也会暖起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认错了?”张怕说:“好吧,我相信你,不过做错事就得惩罚,怎么补偿我?”

    “补偿?”捂裤裆喊道:“钱,我给你钱。”忍痛伸手入兜,抽出一小叠钱,大概有个一千多。

    张怕笑着接过:“好象有点少。”

    “不少了,我们还得看医生。”

    “看医生?也是。”张怕看都不看地上的两把刀,对准这家伙的腿就是一脚:“这是教训。”

    这一脚不痛,那家伙摔倒了还有力气求饶:“大哥,我错了,放了我吧。”

    张怕叹口气:“这里是学校,你们这种行为很恶劣。”说话的时候左右看,如同他想的那样,这片地方有监控。

    有心报警,怕这俩家伙没完没了找自己要医药费。可又不想就这么放过他俩。

    张怕说:“走,带你俩去医院。”

    “大哥,不用了,真不用了。”那家伙努力坐起来,手还捂着裤裆。

    张怕说:“别客气。”

    “真不是跟你客气。”

    “可是你俩偷袭我,我该怎么办?”张怕说:“给我个好的理由。”

    “真的认错了。”那家伙不肯承认。

    张怕笑笑,看眼地上的刀:“你说,我现在把刀拣起来,然后捅死你,然后跑了,谁知道是我做的?”

    大汉脸色都白了:“别。”

    “当然,为这么点事不值当杀人,可要是给你两刀呢?捅完就跑,你拿我怎么办?”张怕很有耐心,慢慢聊天。

    现在时间不算太晚,有人回家经过这里,看见前面情况,直接不走了。

    张怕冲他喊:“这里有两个拦路抢劫的,找学校保安。”

    那人倒也听话,转身就跑。

    张怕说:“算你们运气好。”站起身等保安过来。

    很快跑来俩保安,没一会儿又跑来四个,有人想去拣刀,张怕提醒道:“拿塑料袋。”

    保安说谢谢,把俩家伙弄回保安室,然后报警。

    这是没办法的事,哪怕张怕再不喜欢报警,可既然有人看到,又有监控为证,只能从了。

    在音乐学院家属区持刀抢劫?事情很严重,不等学校领导询问此事,警察连夜审讯,总算问出点东西。

    做为被害人及主要证人,张怕很主动的上缴一千来块钱、并说其来源。

    警察对罪犯搜身后发现其余钞票,不用点,一眼就能看出问题,连号百元大钞,明显是雇凶杀人的节奏。继续加紧审问。

    这一晚上过去,警察很有收获。张怕倒是早早被放回来。作为另一个证人,刘小美也被叫来问话。她要证明张怕说的是事实。

    等两个人录完口供,在派出所门口,刘小美说:“就知道你一定能搞定坏人。”

    张怕好奇道:“你看过我打架?”

    刘小美嘿嘿一笑:“我知道的事多着呢。”

    “都有什么?”张怕问。

    “不告诉你。”刘小美说:“再送我回家吧。”

    张怕看眼时间,说声不好意思,把你牵连进来。

    刘小美说:“我倒是觉得你做的对,有些事情一定要报警。”

    既然美女都说我做的对,那就一定是对的。张怕护送刘小美回家。

    路上,刘小美说:“你看啊,这世界这么危险,不如你搬到附近保护我吧。”

    张怕笑道:“按道理说,你应该害怕才对,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

    “谁说我不怕?吓死我了,你看,都流冷汗了。”刘小美指着额头说。

    张怕说:“好大一滴冷汗,真的好冷。”

    刘小美笑着说:“就是就是,我都折腾饿了,不如吃点东西?”

    “不保持体型么?”张怕问。

    刘小美非常注重身材,平时吃饭几乎不吃带油的东西,不吃米饭。即便吃火锅也是以蔬菜为主。像今天的麻辣烫,主战力是张怕,刘小美只吃蔬菜。

    “可是饿了怎么办?万一低血糖昏倒,再遇到个坏人……”

    张怕说:“大姐,你赢了,出去吃夜宵。”

    刘小美说:“可我不知道吃什么。”

    “吃我好不好?”张怕伸出右手说道。

    “没有调料,太臭。”刘小美打掉他的手,想想说道:“算了,回家,睡着就不饿了。”

    “好办法,我以前就是这么哄自己的。”张怕说。

    刘小美说:“呀,以前过的这么惨呢?干脆姐姐包你好不好?跟姐姐混了,姐姐管你三餐。”

    张怕马上表示支持:“好主意,最好去民政局领个红本本,你管我一辈子饭。”

    刘小美就笑:“你怎么一点不像男子汉大丈夫。”

    “这种时刻还要风度?那不是白痴么?”张怕说:“我头拱地就想赢得你的好感,既然肯**我,为什么要拒绝?”

    刘小美边笑边摇头:“唉,可惜啊,你答应的太快,我没兴趣了。”

    “不带这样的,还带反悔的?”张怕喊道。

    “这不怪我,要怪你没志气,你要是说不答应,我倔脾气上来,一定要包你,到那时候,你再假装无奈的点个头,不就好了?”刘小美说完话,自己先笑个前仰后合。

    张怕说:“你这样不对,戏弄我感情,我受伤了,你要弥补我受伤的心灵。”

    刘小美说:“就不。”

    俩人说说笑笑,回到宿舍楼前。刘小美仰头长叹:“好高啊,没力气上去了。”

    张怕眨巴眨巴眼睛,半蹲下说道:“上来。”

    刘小美歪头看他,张怕再说一遍上来。

    刘小美说:“这可是你说的。”说完转到张怕身后,轻轻一跃,跳到张怕背上。

    张怕双手托住刘小美:“你真轻。”

    “这是必须的。”刘小美吆喝一声:“驾。”

    于是就爬楼呗,八层楼,张怕一口气跑上来。

    到家门口,刘小美轻轻落地,问话:“累么?”

    “不累,一点都不累。”这是真的,相比较于爬八层楼,张怕更喜欢刘小美俯在他背上的感觉,如果可以,真想背一辈子。

    刘小美说:“可是我怕你累。”拿钥匙开门,请张怕进门。在关门的一瞬间,忽然又笑着说话:“你一定是计算好的,背我上楼,我肯定要给你水喝,你就能进屋了,对不对?”

    张怕说:“你外号叫刘诸葛么?”

    “就是就是。”刘小美拿出手机:“自拍自拍。”和张怕站特别近,命令道:“笑。”

    又让张怕拿手机自拍,设为屏幕,才心满意足的去倒水。

    张怕说:“早不渴了。”

    “你这是要埋怨我喽。”刘小美端水回来。

    张怕看眼时间,一口喝光:“我得走了。”

    刘小美说:“路上慢点骑,还有,你真好。”

    张怕说:“这就给我发好人卡?是不是有点早?”

    “嘿嘿,发都发了,你能奈我何?”刘小美去开门:“快走吧,再不走,我就想留你住下了。”

    张怕马上往外走:“那不行,我怕**。”

    刘小美嘿嘿笑:“这次饶过你,总有一天,我会得偿所愿的。”

    “休想,我是一个思想品德考一百分的好学生。”张怕说的正气凛然。

    房门半开,门外是张怕,门里是刘小美,俩人都是微笑满面的看对方,那一种感觉叫幸福。

    刘小美小声说:“把脸拿过来。”

    张怕说不给,却是把脸伸过去。刘小美抬食指在自己嘴唇上印一下,再轻轻按到张怕脸上,小声说:“再见。”

    张怕说:“再见。”转身下楼,下到七层的时候,刘小美才轻轻关上房门。

    于是,张怕就爽了,高兴了,飞速下楼,龙精虎猛的蹬自行车回家,速度这个快,快到什么程度呢?自行车链子蹬断了。

    这是乐极生悲的由来。

    可张怕还是高兴,推自行车一路跑回家。

    快要到家的时候,发现很多同道中人,许多人在玩长跑。张怕很高兴,追上去一个问:“谁和谁打?”

    没错,幸福里这片又在打架,前面跑后面追,看着很过瘾。

    电视台曾经做过一期节目,从五月到十月去各大医院的夜班急诊室作调查,发现个惊人数据,任何一家医院的任何一个晚上都有人因为打架入院。有医院比较夸张,一晚上给二十多个病人缝合伤口。

    可想而知,每天晚上有多少人因为喝多酒而干架。

    听到张怕问话,那家伙扫张怕一眼,大喊一声:“滚。”

    张怕心情很好,不跟他计较,推车子继续往前跑,连续追上好几个人,忽然发现被追的两个人很眼熟。

    脚下发力,很快追上那俩家伙,笑着问话:“夜跑呢?”

    逃跑的俩人是土匪和大武,这段时间因为找工作纠缠在一起。听到问话,土匪偏头看,当时就不跑了:“收拾他们。”

    张怕说:“傻啊,快跑。”

    见张怕没停下,土匪赶忙再跑:“你阴我。”

    张怕问:“又因为啥?”

    土匪没精力回话,刚才都是简短说话,尽量节省力气。

    张怕再问:“是不是要把他们骗去幸福里?”

    土匪点头。张怕就转身大喊:“别追了,前面是幸福里,再追你们就回不来了。”

    幸福里三个字还是很有用的,后面追着的一群人犹豫犹豫,慢慢停下脚步,一个个掐腰大喘气,有余力的就指着土匪和大武狂骂。

    张怕再招呼土匪和大武:“别跑了,他们不追了。”

    土匪和大武累的,一停下就猛伸舌头大喘气,张怕走过去问:“为啥?他们一直追你俩?”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