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58 好在天总会暖起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以更大声音喊道:“都给我闭嘴。”等教室静下来,张怕说:“俩规矩,一,啤酒最多两瓶,可以不喝,但不能多;二,都给我省着点吃,刚上班,穷。”

    “没问题。”学生们继续大喊。

    看这帮家伙乱糟糟的样子,张怕举起拐杖:“再补充一点,出去后给我站排走。”

    “不要吧?”学生抗议。

    “想吃烤肉就闭嘴。”张怕说:“出发,从你那面走,一个一个出去。”

    学生们有了胜利的喜悦,也有了烤肉的激励,一群从不听话的小混蛋居然很顺从的排队离校,让所有看见的老师都大吃一惊,太不可思议了!

    张怕走在最后,被他揍过的大胖子走在边上,边走边看他的腿:“老师,你那腿到底伤没伤?”

    “瞎啊,没看我拄着拐?”张怕喝道。

    “拐杖?我觉得更像是武器。”大胖子嘟囔道。

    前面学生也觉得奇怪:“老师,打架时我就在你边上,你老利索了,不像受伤啊。”

    张怕说:“要不要现在跟我打一场,我能更利索。”

    “拉倒吧,打倒了你,谁请烤肉?”那学生撇撇嘴。

    张怕很受伤,大嗓子喊道:“专心点,站排走。”

    一共三十多个人吃烤肉,就算每人只吃三十块钱的东西,再加瓶啤酒……一想到这个价钱就心痛,明明是当老师赚钱,怎么刚上班就搭顿饭钱?

    没人想搭饭钱,可现在是快速搞定这帮混蛋的最佳时机。这玩意跟炒股一样,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以后未必会有共同敌人出现,难道要等着这群精力充沛的家伙内讧玩?

    结帐时花了一千二,老板给抹掉近一百块钱的帐。

    张怕说:“都赶紧滚回家,顺路的拼车,不顺路的挤公交,后天见。”

    打架和喝酒是快速拉近男人感情的不二法门,等这一天过去,很多学生已经认准了张怕这个班主任老师。

    周六有舞蹈课,确切说,其实更像是约会。张怕赶忙回家干活,下午四点出发去音乐学院。

    见面时,刘小美问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三天没见面,你觉得时间过的快还是慢?”

    张怕马上回话:“慢,慢死了。”对他来说,其实是快死了。过去的三天,每一天都是上满了弦,不停转啊转,转的脑子里来不及想别的。

    如果一个人感到寂寞,别的原因不知道,这个人多半很闲,有大把空闲时间。

    刘小美说:“为什么咱俩的答案不一样?”

    张怕一惊,难道回答错了?赶忙问:“你觉得过的快?”

    “是啊,我每天都要学习,感觉时间一下就过去了,迷迷糊糊就一天。”刘小美说:“是不是因为你在我心里不是很重要的缘故?”

    张怕再问:“我在你心里重要么?”

    “应该是重要的。”刘小美说:“书上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按说我也挺想你,可怎么觉得时间过的快呢?”

    “这不重要,只要你想我就好。”张怕很善于抓重点。

    “谁想你了。”刘小美哼上一声:“上课去。”

    俩人又是好象约会一样的走去附小舞蹈教室,也是一起呆了近三个小时。

    收费按两个小时收,教课时尽量多拖些时间,当是补偿。等孩子们离开,又单独给张怕拉筋,还有教唱歌。

    有意思的是,教室外面有人等着张怕。

    张怕跟刘小美上完单独课程,也是等学生们走完,出去换鞋。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微笑看着他俩,女人身边站个可爱小妹妹。

    刘小美笑问:“怎么还没走?有事?”

    年轻女人从包里拿出个两个锦盒:“我爱人出差时买的,正好一对,我也不戴,要是不嫌弃,就送给你们了。”

    刘小美笑着拒绝:“谢谢了,不过我不戴首饰的。”

    听到这话,张怕转头看,果然,刘大美女身上找不到任何一件饰品,甚至连手表都没有。

    张怕跟着说话:“我也不戴这些东西,戴了会不习惯。”

    年轻女人愣了下,轻笑一声说道:“是我唐突了,现在七点多,不知道能不能请二位吃个晚饭?”

    想迅速接近一个人么?其中一个办法是讨好那个人很在乎的一个人。

    孩子跟刘小美学跳舞,家长想跟刘小美搞好关系,一直没进展。忽然多出的张怕成为目标。

    尤其是这种补课班,对各种情况要求不是很严,一起吃顿饭很正常。

    刘小美笑着挽起张怕的手臂:“他也是老师,比我还忙,我俩一周就能见两次,不好意思啊。”这就是拒绝了。

    年轻女人笑着说:“那下次,以后有机会再说。”让孩子跟老师说再见,摆手离开。

    张怕说:“你拿我做挡箭牌。”

    “那你愿不愿意呢?”刘小美笑问。

    “愿意。”张怕永远是态度端正。

    刘小美问:“上班有意思么?孩子听话么?”

    张怕说:“孩子?我班里就没有这种生物。”

    刘小美笑道:“那是什么生物?”

    “一言难尽啊。”张怕说:“不过你放心,为了能堂堂正正走进你家大门,我尽量不让学校开除。”

    刘小美还是笑:“你真有意思。”

    七点多钟,天气开始转凉,张怕建议吃火锅,暖暖的回家。

    刘小美说不好,吃火锅沾一身味,去吃麻辣烫吧。

    张怕问:“你是什么逻辑?吃火锅有味,吃麻辣烫就没有?”

    “那你去不去?”刘小美问。

    “去,必须去。”张怕马上投降。

    每到周三、周六晚上,音乐学院附近饭店就成了刘小美和不知名男友秀恩爱的秀场。走去哪里都有人看,也有人议论。实在是刘小美名头太响,也是太好看,更是一直单身的原因。多出的张怕成为话题。

    还记得张怕第一次学舞蹈时遇到的红玫瑰青年么?那家伙又出现了。

    当张怕和刘小美从附小校门走出来,红玫瑰青年坐在靠后一辆车里,指着张怕说:“就是他。”

    后面坐着俩大汉,一脸横肉,狞笑着回话:“放心吧宁少,断一条腿是吧?”

    红玫瑰说是,打开手包丢过来一沓钱:“办利索点儿。”

    “成了。”一大汉把钱从中间分两半,拿眼睛瞄瞄大概厚度,把其中一份给同伴,然后俩人下车。

    打断一条腿,一万块。已经算是高价。

    这个时候的张怕是开心的,好大一个美女依依立在身侧,这一种幸福……往俗里说,得多有面子啊!

    开心的张怕努力讲着网络上的笑话,想让刘小美开心。

    刘小美很开心,说讲笑话就讲,不要像个大活猴子一样跳来跳去。

    张怕说这是增加现场感。

    刘小美说:“现场感就是大活猴子跳舞?”

    张怕大怒:“不许侮辱猴子。”

    刘小美白净好看,笑起来更美,现在就美得让人不忍眨眼。跟在后面的俩大汉小声嘀咕:“说什么呢,笑成这样?”

    “这妞的身材真不错,难怪姓宁的不死心。”

    “废话,我也不死心。”

    俩人距离十来米跟在后面,边走边说话,倒也不是很醒目。

    可张怕和刘小美走的路是近道,穿过校园而行,很难有全程同行的路人。当俩人又一在在音乐学院的学生面前秀过恩爱,也是走出学校的时候,张怕小声说:“后面有两个人跟踪咱俩,你觉得谁的可能性比较大?”

    “当然是你。”刘小美说:“我一个人在学校里走了好多天都没事,现在多个你,就有人跟踪了。”

    张怕说:“算你说的有道理。”

    刘小美问:“你想怎么办?”

    “吃麻辣烫。”这是张怕给出的答案。

    刘小美说:“也行。”

    于是就去吃了,吃饭的时候一样嘻嘻哈哈,张怕讲网上关于麻辣烫的笑话,还好不好笑,没有被呛到。

    俩大汉不算太笨,没有跟进来,在对面一家饭店吃饭。

    张怕这边吃好饭,送刘小美回家,那俩笨蛋继续跟踪。估计是得了命令,有刘小美在,只是跟踪不动手。

    这样一来,张怕放心了。

    直到把刘小美送上楼,他才慢慢往回走。

    俩大汉等在小区外面,一个问:“不能上去就不下来了吧?你说能不能睡一起了?”

    “失算了,靠。”另一个骂上一句。

    在等待和不耐中,张怕慢慢走出来。俩大汉对看一眼,迅速后撤。

    张怕慢慢走出小区,左右张望一下,走去音乐学院大门。

    小区外面道路停着许多车,张怕在道中央走。经过一辆面包车的时候,后面忽然有动静。张怕根本不理会,猛往道对面一跳。

    这时候再看,车前车后各冲出一人,人手一把刀,只要张怕分心,肯定会挨一下。

    张怕反应太快,让俩大汉措手不及,略一迟疑,才再砍过来。

    张怕早有准备,手里的包砸向一人,同时矮下身子迅速接近另一人,一拳打在裆部。再转身对付第一个人。

    一对一比较简单,也不用空手夺刀,在刀砍过来的时候侧身挺进,同样是迅速接近对手,一手刀砍在对方脖子上,解决战斗。

    一个照面而已,对方一个捂着裤裆叫,一个倒在地上挺尸。张怕问捂裤裆那家伙:“想怎么对付我?”

    “大、大、大哥,我们认错人了。”那家伙疼的一脑袋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