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54 就一定会为标题纠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心里有些虚,我真的能和刘小美在一起?想啊想的,俩人关系顶多算暧昧……也许应该努力发发短信,多打几个电话?

    刘小美笑问:“有西装么?”

    “有。”

    刘小美再问:“什么时候买的?”

    “十年前?”张怕回想一下说道。

    “明天咱俩逛街,我送你套西装。”刘小美说:“上午九点来接我。”

    张怕说:“明儿上午要去学校报道。”

    “啊,我忘了。”刘小美说:“那你等电话吧。”

    张怕赶忙说:“千万别给我买衣服。”

    刘小美问为什么。

    “反正不买就是了,成么?”张怕问道。

    刘小美思考片刻:“行,那我回去了,你记得练歌。”

    张怕说记住了,刘小美冲他挥手道别,转身上楼。

    张怕回去拿自行车,再赶紧回家。

    时间越来越紧张,可不管什么时候,更新是第一要务。

    第二天特意洗个头,换身新衣服,去找云争上学。

    开门见是张怕,云争大惊失色:“你不是又要去学校吧?”

    “是啊,从今天开始你换班级了,老子是三年十八班的班主任,你是班长,跟我好好混,有前途的。”

    云争脸都绿了,站着好一会儿不说话。

    云云从后面走过来:“快进快进,站门口干嘛?”

    张怕说:“正式介绍一下,我是第一百一十九中学三年十八班的班主任,你的孩子云争是我的学生,家长你好。”

    云云笑道:“真去当老师了?”

    “必须是真的。”张怕说:“我带着历史的使命感去教书育人,感化世间顽石。”

    他在胡吹牛皮,云争有些失神的转过身,去自己的床上拿手机出门。

    房间很小,就一个大房间加一个厨房,大房间里放两张单人床,是母子俩相依为命的家。

    过会儿云争回来,张怕问:“老皮他们怎么说?”

    云争说:“我们认了。”

    云云气道:“你说什么呢?会不会说话?”

    张怕说没事,又跟云争说:“认了就好。”

    云争此时的眼神是灰色,感觉一切无望,木呆呆吃几口饭:“吃饱了,上学去了。”

    “咱俩一起走。”张怕跟云云告辞,和云争出门。

    云争说:“我想转学。”

    “就你这破成绩,有学校收你就不错了。”张怕问:“咱学校是全市倒数第一?”

    “恩,多少年都这样,一直倒数第一。”云争回道。

    “倒数第一还有这么多学生?不科学,真不科学。”张怕好象很懂行一样的信口胡说。

    跟昨天一样,云争出苦力骑自行车驮他上学。

    张怕上班第一天,学校领导很重视,重视到秦校长又一次亲自迎接。

    一楼东头有个大教室,摆了两张乒乓球案子,估计是老师的课外活动室,现在征用为三年十八班的教室。墙壁一侧是块很古老很古老的木头黑板。

    秦校长打开门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战场。”

    张怕进门看:“什么玩意都没有?”

    秦校长把手里的包递过去:“我的电脑,随便用。”

    “谢了。”张怕接过笔记本电脑,问:“无线密码呢?”

    “电脑能自动连接。”校长说:“密码在电脑包的夹层里。

    “那行了。“张怕说:”你去忙吧。“

    秦校长愣了一下:“我去忙?你连学生都没有。”

    “会有的。”张怕是真的不着急。

    秦校长琢磨琢磨:“课桌也没有,你也没有桌子。”

    张怕说:“我相信校领导的英明领导,该有的东西都会有。”

    秦校长无语了,转身出门。

    张怕在屋子里转悠一圈,把乒乓球桌拽去墙边,去隔壁班强借个椅子回来,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接上电源,插上U盘,开工。

    就在他写的噼里啪啦的时候,教室门咣的被踹开,走进来个高个学生,少说一米八。

    那学生抱着课桌进门,放下桌子问:“这里是三年十八班?”

    张怕说:“出去,敲门重进。”

    “草。”高个男生很不屑地看张怕。

    张怕当他看的是空气,专心干自己的活。

    五分钟后,云争抱着自己的课桌进门:“哥,我坐哪?”

    张怕停止打字,转身说:“敲门重进。”

    云争看眼张怕,再看眼大个子,摇摇头出去,敲门喊:“报告。”

    “进。”张怕淡声吩咐道。

    云争搬课桌进门:“报告老师,我坐哪?”

    “去学生处领些笤帚拖布回来,还有盆和桶。”张怕发布当老师的第一个命令。

    云争说声是,转身出去。

    大个子不把张怕放在眼里,可好歹和云争接触过,眼见这个比自己还操蛋的家伙甘心听老师吩咐?隐隐感觉不对劲。

    不过面子使然,他没有敲门重进,也没有往里走,把凳子从课桌上拿下来,坐在门口。

    张怕摇摇头,起身走过去。大个子有点紧张,不知道老师要说什么?意外的是张怕根本没说话,走到跟前抬脚就踹,一脚,一米八从敞开的大门侧着躺出去。张怕又把他的桌子椅子推出去,砰的关上门。

    一米八怒了,起身就往教室里冲。可推开教室门一愣,发现张怕就站在跟前,不等他反应过来,当胸又是一脚把他踢出去。

    一米八不服输,起身又往教室里冲,并做好还击张怕的准备。

    意外的是,张怕没有再踹他出去,反是在他进门后,绕过去关上门……

    刚才踹两脚踹出观众,这不好,有些事情要秘密做才好。然后一米八就倒霉了,脸上一点伤没有,全身上下到处都痛,被张怕痛揍一顿丢在墙边。

    一米八终于恢复成正常智商,靠着墙壁坐起身子,说老师打人,我要告你。

    张怕说:“有证据么?”

    “我全身是伤。”

    “全身伤?”张怕笑笑:“快去验伤,赶紧去。”

    这时候,隔壁班老师推门进入,看到陌生张怕,又看到坐在地上的学生,说:“你们打架?哪个班的?”

    一楼多是一年级教室,这个老师还不知道三年十八班的特殊存在。

    张怕笑着回话:“您好,我是新来的老师,以后请多关照。”

    “你是老师?”班主任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看着张怕的长毛就不舒服,问道:“第一天上班?”

    “是,打扰到你们不好意思,我以后注意。”

    说完这句话,又有学生抱着课桌过来报道。女老师狐疑打量几眼,转身离开。

    张怕让开位置,让学生把课桌搬进去。

    此后半小时,陆续有学生搬课桌进门。彼此有认识的打声招呼,说几句没营养的话。张怕只当没听见,不过也没干活,双手搭在脑袋后面,双脚搭在乒乓球桌上,凳子支起两条腿,一悠一悠的很是悠闲。

    又过一会儿,校长进门,看见教室里乱成一团,拍拍巴掌说话:“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十八班的学生了,这是你们的班主任张怕张老师。”

    张怕慢慢起身,冲大家微笑示意。

    学生们全无反应,好象看路人一样看他。

    校长跟张怕说:“出来一下。”

    俩人去走廊说话,校长拿出份名单,一共五十个学生,有二十四个没来上学。

    “这逃课率。”张怕呵呵笑了一下。

    “名单在这里,你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来上课,下面有电话和家庭住址。”

    张怕说:“报销电话费。”

    校长说:“只要你能让他们老实在学校呆着,不出去捣乱,怎么说都行。”说完这句话,马上换成沉重语气:“你要知道,学校对你抱有很大希望,希望你能成功。”

    张怕说:“哪这么容易?要是来个老师就能成功,你们学校还能是全市最后一名么?”

    “咱们!是咱们学校!”校长纠正道。

    “对,咱们。”张怕说:“你忙吧,我收拾他们去。”

    “要注意分寸。”校长有些担心。

    张怕摆摆手走进教室,砰的关上门,站在门口大声说话:“跟大家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张怕,害怕的怕,什么都怕,所以你们不能欺负我,一欺负我,我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情,为了大家的健康,也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与爱,请一定一定不要欺负我。”

    这是什么开场白?教室里的二十六个学生倒还算安静,其实是漠然,冷漠看着张怕耍怪。

    张怕接着说:“进了这个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认真、老实听我的话,除此外再没有别的选择。”

    学生们依旧没有人回应。

    张怕笑笑:“先说第一条规定,明天上学,不许带手机。”

    “凭什么?校长都不管。”终于有学生说话。

    张怕不理他说什么,继续说道:“第二个规定,不许逃课,这条很重要。”

    有学生嗤之以鼻,非常不屑。

    张怕继续当没听见:“现在,干活吧,你们自己分工,收拾卫生,还有,把乒乓球桌扔操场,再帮我搬个办公桌回来。”

    没有人应声,只有云争略显尴尬的站在一堆笤帚拖布面前。

    张怕继续当没看见,收拾起笔记本电脑,拽椅子出门,坐门口发呆。

    这就是上课?学生们有些迷糊,走廊那头偷偷观望的学校领导也有些迷糊。

    张怕无所谓,抱着笔记本闭目养神,看上去好象睡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