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9 当初以为胡说八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病房里,张怕问两个小青年:“还不走,等着吃饭?”

    俩小青年有点怒,就算你是四个猴子大哥,用不用这么对我们?老子一不归你管、二不欠你的,凭什么这样跟我们说话?

    正想发怒,方子骄蹭地坐起来说话:“你们快走。”

    俩小青年愣了下,看看张怕,再看看四个猴子,四个猴子都是示意他们赶紧走。

    俩小青年思考一下,起身道:“那走了,有空聊。”晃着出病房,表示自己的嚣张和对张怕的不屈服。

    张怕指着四个猴子说:“再见啊。”语气很不善。

    老皮下床说:“哥,我们真的啥都没做,你得相信我们。”

    张怕说:“恩,我一直相信你们,请相信我,请相信我是真的很相信你们。”说完回家。

    看看时间,本打算回家干活,可是想起宫主打的电话,蹬自行车去音乐学院,同时打电话通知一声。

    宫主在上课,张怕说请她吃午饭。宫主答应下来,约好见面地点。

    如此一来,时间反是不很紧张,想了想,先去站前台球城领钱。

    老板说存了两千块出场费在帐上,等到地方一问,人家还真认帐。痛快点出两千块钱,张怕签名领走。

    台球城在布置活动现场,这次比赛有记者采访、有领导出席,是全省范围内台球爱好者的一次盛会,早做好灯箱广告。

    张怕大略看看,跟服务员说声谢,拿钱离开。

    可距离中午还是有一个多小时的空挡,蹬自行车慢慢走,脑袋左右乱转,也算是兜风。

    忽然看见一家礼品店在倾仓甩卖,很多人在挑选商品。

    真的是倾仓,商店里是空的,堆了一些纸箱,门口也堆着一堆纸箱,靠道边支个摊,上面摆着各种过时不过时小玩意,别的不说,光音乐盒就堆了几十个,各种各样的都有。还有小动物玩具,能说人话的兔子,能学你说话的汤姆猫……

    张怕想了想,过去看看,有个音乐盒是白衣舞女在镜面上跳舞,打开开关,舞女会到处转,很简单的小玩意,前面挂着牌子:十五块钱一个。

    张怕说:“十块钱。”

    老板看看他:“拿走。”

    张怕买下音乐盒,绕着摊位转,看到几个动物玩偶,大白兔大白狗大白熊,价钱也不贵,一百块一个。

    张怕琢磨琢磨,买下只大白熊,硬塞进大纸箱,用自行车驮去音乐学院。

    快到地方给刘小美打电话,说送你头熊,放你家门口。然后直奔音乐学院宿舍,一口气上八楼,刚放下纸箱,房门打开:“累了吧?”

    张怕说:“你屋子里太空,送你个大熊。”说着打开箱子,拽出熊,随手撕开塑料包装。

    刘小美瞪着大眼睛问:“你就这么送人礼物?”

    “这不是礼物。”张怕说:“你房间里啥都没有,弄个熊做伴,脏了就丢掉。”

    刘小美接过熊,叹气道:“我算知道什么是不解风情了。”看到张怕手里还有个小盒子,问:“这是什么?”

    “这是给我的,”张怕说:“音乐盒。”

    “谁给你的?”刘小美问。

    “买的。”张怕说:“有家礼品店干不下去,处理商品,很便宜。”

    刘小美问:“我这个熊也是?”

    “恩。”张怕很诚实。

    刘小美说:“本来想请你吃午饭,算了,你走吧。”话是如此,却没有关门,好象在等张怕进屋。

    张怕继续做个诚实的人:“中午,我要和别人吃饭。”

    刘小美瞬间瞪圆眼睛:“再说一遍。”

    张怕嘿嘿笑了一下:“我欠别人饭,得请回去才行。”

    听到这句话,刘小美想想说道:“带我去么?”

    “完全可以。”张怕说:“你可以做为我的家属列席。”

    “做梦!一顿饭就想套牢我?再见。”刘小美说:“记住了,练声练吉他练舞!”说完抱着熊退回房间,砰的关上门。

    张怕把塑料包装塞进箱子,刚拿起来,门又打开,刘小美递出个塑料袋:“帮我把垃圾丢了。”

    “是,老师。”张怕接过,抱箱子下楼。

    在垃圾箱丢掉这堆东西,骑自行车去学院门口。

    从心里说,他想给宫主送礼物,可是不敢。因为他的出现,宫主已经和男朋友发生矛盾,如果再送个礼物……

    可是不送礼物又不对,好多年没见。想了又想,去附近一家运动品牌专卖店买上双女式运动鞋,直接带去饭店。

    没一会儿,宫主背书包过来,坐下说:“等多久了?”

    张怕说:“没多久,点菜吧。”

    于是就吃呗,张怕什么也不问,只管吃东西。宫主心里有事,也是没怎么说话。吃饭过程中,刘飞打电话找宫主,宫主去外面接电话,说上两句回来。

    张怕觉得不能再沉默下去,问话道:“吵架了?”

    “恩。”宫主说:“他不相信我。”

    张怕说:“是我的错。”从座位上拿起商品袋:“赔礼道歉,不许说不好看。”

    宫主接过打开看,笑道:“挺好。”看眼鞋号,又说正好。

    张怕问:“不试试?”

    “不试了。”宫主问:“你这几年在做什么?”

    张怕回话:“没什么,混日子。”跟着又说:“替我跟你男朋友说声抱歉。”

    听到男朋友三个字,宫主看他一眼,没有接话。

    张怕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他很喜欢宫主,特别特别喜欢,喜欢的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不敢接近。

    宫主笑了下,问喝酒么?

    张怕说不能喝,酒驾。

    宫主问:“你开车了?”

    “不是,是自行车。”张怕回道。

    宫主就笑,笑上好一会儿说话:“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轻松的,真好。”

    张怕又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有个奇怪感觉,他对宫主有愧疚感,有种被自己耽误了的奇怪压力。想想说道:“你能开心,就好。”

    宫主笑道:“怎么跟网上聊天似的?”

    张怕也笑。

    宫主笑上好一会儿,忽然说:“刘飞是我男朋友。”

    张怕恩了一声。宫主说:“你还欠我十顿饭。”

    张怕又恩了一声。

    宫主再说:“认识你,真好。”

    张怕轻叹口气,这是一首老歌的名字,会哼哼前面几句,许多次想起年少时候的午后时光,总会哼唱那几句:想着你的好,不知道何时才能拥你在我的怀抱。

    一首歌哼唱好些好些年,这几句歌词深深印入记忆,可怀抱一直空着,没能拥抱。

    俩人又坐一会儿,宫主说:“我回去了。”

    张怕招呼服务员结帐。

    宫主没有抢着算帐,拿起书包和袋子微笑看张怕,轻轻再说一遍:“认识你,真好。”挥手离开。

    回去的路上,张怕都在哼唱这两句歌词。他相信,宫主是有些喜欢自己的,只是因为自己的懦弱,不敢表白,又长久失踪……真不像个男人!

    骑到半路,胖子打电话问在哪。

    张怕反问道:“大壮的健身馆在哪?”

    半小时后,大家在大壮租好的房子碰面。跟健身馆是同一个小区,房间很大,一楼,价钱算得上便宜。原因是死过人。

    在上个月以前,这里是麻将馆,生意红火。上月发生凶杀案,一切变不同。因为打麻将结仇,两死六伤,案情重大。店老板被重罚,禁止营业。

    为了找人接手,也是挡一挡煞气,才会便宜租给大壮半年。不过也就租出去半年。

    胖子一群人不在乎这个,在房子里大谈凶杀案,胖子说:“这是经验教训,有人打架赶紧离远一点儿,越远越好。”

    张怕气道:“你怎么好意思说这话的?还有人比你更能惹事?”

    胖子说:“一码是一码,我打架是我打架,别人打架可不能往前凑。”顺便教育张怕:“主要说你,别一天天的以为多能打,什么架都往前凑,这里就是血淋淋的经验教训,人家就来砍一个人,结果出来几个装比的,还有拉架的,咋的?怕人家不砍你咋的?现在老实了吧,装比的死了,拉架的住医院。”

    张怕懒得理他,挨个房间转转。

    真不错的地方,进门大厅改成办公室,就是电视剧那种格子座的写字间。两边都有走廊,通往一个个房间。

    这个地方,不用装修就能拿来做饭店或是练歌房。

    算上门口,有一大一小俩个大厅,厨房一个,吧台一个,还有个大卫生间,再有大大小小九间房。

    张怕简直满意爆了,问大壮:“多钱一个月?”

    大壮说:“友情价,八千,水电煤气物业费自理。”

    张怕估算下说道:“也不算友情啊。”

    这个地方的房租,八十平米两居室租金在一千八左右。八千块就是四个半八十平米房子,换算面积大概三百六十平左右,可走过整个一楼,怎么看也不到三百平。

    大壮说:“知足吧,这是一楼,算是门市房,知道不?”

    “八千贵了。”张怕坚持自己的观念。

    大壮笑了下:“话没说完,一次性付清半年房租,免一个月房租。”

    “那也是六千多快七千了。”张怕说:“你不是亏死了?我就给你两千。”

    “算投资了,我老婆说,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大壮说:“按你的规矩走,假如网剧不赚钱,我就当投资失败,假如赚钱了,我希望能拿到该拿到的那一份儿,可以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