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8 又一次用很长时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放完自己的歌,刘小美问张怕:“你唱一个。”

    张怕说:“我只会念咒。”

    “念咒也行。”刘小美说:“歌名?”

    张怕想上一会儿,选首比较拿手的歌。刘小美点开录音软件,让张怕坐好,戴上耳机,把话筒拉到面前,刘小美问:“准备好没?”

    张怕说好了。

    刘小美开始录音,播放伴奏。

    张怕还是第一次玩这个玩意,明明是听得烂熟的自己的声音,经过话筒输入,耳机输出,听起来居然很好听?

    这比练歌房有意思多了,张怕一通嚎,当歌曲结束后,刘小美停止录音,开始播放:“听一听。”

    张怕拿下耳机,从音箱里再听一次自己的声音,又是另一种感觉。

    听过第一段,张怕轻吹声口哨:“挺好听。”

    刘小美说:“声音不错,可惜没学过。”

    张怕说:“我觉得已经不错了。”

    刘小美说:“你要求真低。”关闭播放器,随手删掉张怕的录音,再说道:“给你点压力,学习唱歌,还有吉他,十八个月够不够?”

    张怕说:“好象不太够。”

    “先学吧,从基础一点点来。”刘小美问:“你学不学?”

    “学,必须学,谁不让我学,我弄死他。”张怕迅速表态。

    刘小美说好,又说:“我教你声乐,视唱练耳那些就不管了,先学呼吸,要深吸气……”

    刘老师说教就教,不到三分钟讲完如何吸气、气吸到哪里是正确位置,再以身示例,正确吸气的状态是什么样子……

    张怕很幸福,借着这个机会触碰到刘小美的腰。吸气到丹田,腰两侧会鼓起来,要摸一下感觉感觉。

    同样地,刘小美也要碰触他的腰,指点他是对了还是错了。

    这些是今天的全部课程,刘小美让他回家勤练,习惯这种呼吸方式。

    刘小美说:“好好练,练好以后再俩合唱歌曲。”

    张怕说:“等我学会唱歌,你都老了。”

    “老了也可以唱歌。”刘小美说:“好了,你走吧。”

    张怕说谢谢老师,开门出去,关门时说:“我应该早十年遇到你,那时候年轻,学唱歌学跳舞学吉他,学什么都能用得上,现在这么大,就算学会了也是老年娱乐活动。”

    刘小美说:“你说的用得上,是指泡妞吧?”

    张怕正色道:“当然不是,我是说追逐梦想。”

    刘小美说:“哦,你还认识梦想?她好看么?”

    张怕马上接话:“那是以前,从现在开始,我的梦想是追逐刘老师。”

    “你要抓我?”刘小美笑着说话。

    “是追求……”

    话没说完,刘小美啪的一声关上房门,隔门笑着说话:“再见。”

    于是就再见吧,张怕骑车回幸福里。

    隔天上午,接到护士的告状电话,张怕赶去医院,看到四个猴子就骂:“狗改不了吃屎,你们什么时候能懂事?”

    老皮说:“我们现在就懂事。”

    疯子在一旁撇清:“哥,我什么都没做,是他们三个王八蛋坑我。”

    老皮指着他说:“你说脏话,当着哥的面说脏话。”

    张怕说:“你们是嫌打轻了是吧?”

    “大哥,不是,绝对不是,没办法,烟瘾上来忍不住啊,你不抽烟不知道烟民的苦,我们其实很苦的,花着钱遭着罪……”老皮狡辩到一半停住,因为张怕在没有表情的看他。

    就这时候,一一九中学的校长来了。张怕很意外,这个小老头有点意思,一点儿不像官,居然又一次探病学生?

    小老头校长进门问四个猴子病情,又跟张怕说上两句话,告辞离开。

    校长为什么来医院?说过两句话知道原因。昨天挨打那学生住隔壁病房,家长要说法。可打人那帮学生的家长们更有说法,一个个神通广大的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学校或是找到被欺负学生的家长那里,希望能息事宁人。

    其实不能了,事情没传开,怎么做都行。可既然闹上网,不处理一下,就代表着教育局和学校的无能及不作为。

    等校长离开,张怕给四个猴子上课:“前面病房,又是你们学校的,你们学校牛人真多。”

    四个猴子很骄傲:“全市连高中都算上,哪个学校敢跟一一九叫号?谁出头就干谁。”

    张怕笑了一下:“一一九。”

    “我们一一九就是牛皮。”老皮说道。

    张怕说:“是,你们厉害,你们好厉害,先说下抽烟这事怎么办?”

    “大哥,不带这样的,我们别的都忍了,可烟瘾忍不住啊。”方子骄求饶道。

    张怕轻出口气,问疯子:“你没抽?”

    “没!”疯子坚决回道。

    张怕点点头,给另三个人每人一拳。拳头特别狠,砸在肚子上,哥三个马上弯成虾一样,一句话说不出,痛的流冷汗。

    张怕说:“再有一次,打骨头。”

    老皮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哥,你杀人啊。”

    张怕没接话,转身出门。

    往外走的时候,经过前面那间病房。校长很郁闷的站在门外,心说真够倒霉的。

    上次四个猴子被砍,校长急着解决事情,所以亲自过来协商。这次事情闹上网,他必须亲自过来,这是态度问题。

    不来不行,教育局领导都来了,你敢不在场?

    在这一会儿,教育局领导正是板着脸跟校长说话,虽然不敢训斥,但语气很不好。

    问题是不只他们两个人在,连挨打学生的家长,还有打人学生的家长,再有医生护士,许多人站在这里,便是一起看到小老头校长挨批。

    张怕往病房里看,挨打学生半边脸贴纱布,头上带着护头网兜,胳膊打着夹板,被欺负的很惨。

    就这时候,胖子打来电话,说大壮那边的房子收拾好了,下午过去。

    张怕说知道了。

    可没一会儿,宫主也打来电话,问下午做什么。

    张怕回话:“朋友租个房子,下午过去看。”

    宫主哦了一声,停了会儿说没事了,挂上电话。

    张怕觉得不对,发信息问:“你下午做什么。”

    宫主回消息说想上街转转。

    张怕回消息:“我先忙,有时间就和你去。”

    宫主说:你先忙。

    拿手机站在医院走廊,估计宫主是和刘飞闹别扭了,宫主不开心,想出去散心。按照这种情况推测,宫主应该和刘飞是一对儿,自己的出现让他们发生矛盾。

    他站着瞎想,对面走过来两个社会小青年,嘴里叼烟往里进。

    前面正站着校长、教育局领导,还有医生护士等人,叼烟的小青年大咧咧说话:“让让。”

    于是就有人让路。

    张怕说:“烟掐了。”

    叼烟青年愣了一下,打量张怕,犹豫犹豫,把烟头丢地上踩灭。大步走过去。

    这么多人在场,张怕没心思乱来,赶紧回家干活才最重要。可随便一回头,看到那俩家伙竟然走进四个猴子的病房。

    这下,张怕彻底不爽了,转身走回去。

    他们果然认识,刚才的叼烟青年坐在大牛床上说:“查清楚了,一个跑不了,等你们出院,咱就动手。”

    大牛刚想说话,忽然看到门口站着张怕,脸色都变了。眼睛一闭打呼噜,假装睡觉。

    老皮几个同样机敏,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哥几个全都打起呼噜。

    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