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6 健康快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幸好乌龟来的够快,开着破面包车进入胖子家院子,关上院门,张怕带两只大狗出地下室上车。

    胖子拿着应急灯,还有些食物坐到前面,然后出发。

    乌龟问:“叫娘炮不?”

    张怕比较好奇:“他在家?”

    “她倒霉了,在家谈判呢。”乌龟哈哈大笑。

    “她倒霉,你怎么这么高兴?太不应该了。”胖子说:“像这种事情,你应该一早就告诉我,让我们一起庆祝他倒霉才对。”

    乌龟说:“刚知道的,先说叫不叫他?”

    “能叫出来?”胖子问。

    “试一下。”乌龟打电话,结局很悲惨,娘炮出不来。

    等汽车开上主路,乌龟说:“就刚才,一车人去娘炮家,我以为打架呢,凑过去一问,靠,一姑娘大肚子来讨说法,那真是全家人出动,光老太太就看到仨,哈哈哈。”

    胖子说:“这不能动手,仨老太太,你敢打么?”后面半句话是问张怕。

    张怕说:“你有病啊。”没有回答问题。

    胖子再问乌龟:“娘炮怎么办?”

    “不知道,反正我看到娘炮奶奶出来了。”

    胖子一声哀叹:“惨了,娘炮就怕他奶,这下彻底栽了。”

    张怕说:“你们是真缺德,说半天废话,没一句为那个女人考虑。”

    胖子说:“我考虑的着么?”跟着又说:“告诉你,胖有个好处,我妈从来不逼我相亲。”

    张怕摇摇头:“你赢了。”

    车往北行,没多远出城,找个空地方停下,张怕去溜狗,乌龟和胖子摆东西开吃。

    这俩玩意没公德心,不管是不是开车,反正得喝酒。张怕懒得劝,溜达一圈,把狗链子系身上,跟这俩混蛋喝酒。

    经过张怕长达四年的辛苦教育,这哥俩喝酒时轻易不说脏话。搁以前,那是不带脏字不开口,只因为张怕不喜欢,一群哥们硬生生改了。

    不改不行啊,张怕是真动手打人,不管认识你多久,也不管上一秒是不是在碰杯,在警告之后,你还敢在酒桌上说脏话,张怕马上就能把你拽去边上一顿揍。

    有本事就和他对打,可整个幸福里也找不到一个人能坚持过两拳的。开健身房的大壮为什么想要报名电视上的格斗比赛?那是被打出来的经验,只要让张怕挂上他健身房的名字,随便打几场比赛,想不出名都难。

    奈何,这么生猛能打的一个人,硬是窝在家里当写手。

    胖子这帮人分析过张怕,一喝酒就分析,喝了半年酒得出个结论,张怕从骨子里就没拿他们当真朋友,就是认识而已。不过张怕的人品有保证,和他认识,你出了事情,他基本都会帮忙。最酷的是只帮忙,不要求别人帮他。

    有了这个分析结果,张怕又确实帮他们打过几架,连续几年相处下来,大家倒是习惯了这种关系。

    有道是,龙找龙,虾找虾,胖子找的张怕喝酒时不让说脏话。

    于是就喝酒吧,喝到十点半,喝光整箱酒才回去。乌龟酒驾,不过大半夜的没人查他。郊区这块又没有车没有人,即便出车祸,也是他们跟建筑物相撞。

    回家路上给张老四打电话,可怜家伙已经回来了,等在路口。

    在路口停下车,张老四上车,两只狗马上变活跃,扑过来又咬又亲,张老四也很高兴,一劲儿感谢胖子他们几个。又说:“确实有人在盯我,你们得小心。”

    张怕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家农村有没有亲戚?带狗去住段时间?”

    张老四琢磨琢磨:“是个办法。”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大领导一句话,想表现想赢得领导好感的人会一堆堆的瞬间出现,何况打狗本就是按照养犬管理条例办事,是正事。

    城区内不允许饲养大型犬,养了是违法,我们打狗是执法。

    于是,第二天上午,乌龟开车出去溜达一圈,等乌龟再回来,张老四和他的两条狗失踪了。

    这一天,云争要上学。张怕亲自押送。

    云争找了好几个借口,比如在家照顾娘亲大人,比如去医院照顾另四只猴子,可惜张怕不接茬儿,云争只得跟他走。

    到学校以后,把电话号码留给班主任,说只要云争不去学校,就给我打电话。

    班主任说:“你上次留过了。”

    张怕说:“怕你给扔了。”

    “你倒是真负责。”班主任说:“你放心,他不上学就告诉你。”

    这算是一次很隆重的交接仪式,不冲别的,单凭张怕送来的许多钱,那么些钱啊,为了这份心意,云争实在不好意思再逃学。

    何况男子汉说话算话,答应来上学,就必须要上学,下刀子也要来。

    搞定这件事情,顺便去医院看下四个猴子。

    四个猴子很抗折腾,被砍一身伤都无所谓,张怕去的时候,哥四个儿坐一起吹牛皮,主要话题方向是如何进行报复。

    最混蛋的是居然在抽烟!同病房一病友被逼得举个吊瓶在走廊溜达。

    张怕进门后没说话,表情漠然看着他们。

    老皮坐对面,一眼看见张怕,当时就懵了,赶忙掐烟头往兜揣。那哥三个发现不对,回头看,马上重复老皮的动作。

    张怕还是没动没说话。

    老皮笑着走过来:“哥,来了。”

    张怕把病门敞开,走进里面开窗,然后看四个猴子:“想怎么办?”

    “哥,我们是伤号。”

    张怕笑笑:“脸没受伤吧?”说完话就扇脸蛋子,一句废话没有,啪啪啪的声音巨响,引得外面人凑过来看。

    每人十个嘴巴子,一个不少,力度一样,打完以后,四个猴子全是一嘴血。

    护士跑进来问怎么回事。

    张怕说没事,四个猴子也说没事。

    护士说声注意点儿,转身离开,却是惊住站门口看热闹的人们。

    这四个猴子实在混蛋,调戏护士,骂医生,骂病友,满嘴脏话……遇到这样的人,正常人多会选择息事宁人,没人会跟一堆垃圾较真儿。

    张怕太了解他们,打过以后说:“有意见没?”

    哥四个一半是被打懵了,一半是被打习惯了,没有人接话。

    张怕说:“当你们是没有意见,顺便通知件事,不许报复。”

    四个猴子还是没人说话,倒是有人找纸擦血。

    张怕看向疯子:“想跟我住是么?把烟戒了再说,还有,不能说脏话。”

    疯子恩了一声,血从嘴里往外流,正好右手缠纱布,举起来擦血,甚是方便。

    张怕又说:“把烟扔了,我会把电话留给护士,只要她们告诉我,你们做出不应该在医院做出的事情,就不用出院了。”说完转身就走。

    老皮想追出来,可张怕一通扇,说不迷糊是假的,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等他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张怕跟护士说谢谢。

    老皮心下一叹,回病房告诉另三个猴子:“他玩真的。”

    “废话,他要是玩过假的,咱用这么怕他么?”方子骄找纸擦血,回上句话。

    老皮说:“打住,是你怕他,我是尊重张哥。”

    “你有病!扇你嘴巴子还尊重他?”方子骄气愤丢掉纸巾。

    老皮赶忙去拣起来:“你要死啊?病房不让乱扔东西。”

    “我靠,你还想当三好学生怎么着?”方子骄又骂道。

    老皮哼笑一声:“有本事跟张哥说,去说啊,他在外面。”

    “我傻么?好汉不吃眼前亏。”方子骄抬头看药袋:“得多久才能打完啊。”

    没错,这四个混蛋一面打着消炎的吊针,一面在抽烟,医生护士都管不了。你管,他们就骂。找警察过来,他们把烟藏起来。等警察走了,马上接着抽。

    老皮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咱们要倒霉了?”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张哥会一天到晚盯着咱吧?”方子骄问道。

    “不好说。”老皮叹气道:“也就是张哥,换别人敢打我,我砍他全家。”

    疯子骂道:“别吹了,你少砍了?哪次不让张哥揍的像个鬼一样?”

    “诶,你们说张哥什么来历?怎么这么能打?一个人打一条街跟武侠电影似的。”老皮问道。

    方子骄看他一眼:“你怎么不说脏话了?”

    “傻皮才说脏话,说脏话是要挨打的……我靠,你阴我。”老皮骂道。

    “一群二货。”疯子嘟囔一句,举着输液袋回去自己病床挂上,然后躺下:“我得跟你们划清界限,不然就无家可归了。”

    “你真去张哥家住?跟我一起住得了。”老皮说道。

    “大哥,别人不了解你妈,你自己不了解啊?”疯子叹气道:“要是生在香港就好了,我就是陈浩南我就是山鸡。”

    “你是个屁,早被人砍死了。”张怕回到病房:“我跟大夫说了,把你们四个混蛋弄一个屋呆着,正对护士值班台,小心了,别给我拿你们练手的机会,祝好运。”

    “张哥,别啊……”四个猴子说话,可惜张怕听都不听,大步离开。

    四人里伤最重的大牛问话:“张哥打女人不?”

    老皮说:“你没见到?”

    “见什么?”方子骄问。

    “打女人啊。”老皮说:“前年有三个女混混不知道怎么惹到张哥,直接被揍成猪头,真的,不扒瞎,就是扇脸,别的地方动都不动一下,硬生生打成三个猪头,我打这么多架,第一次看到人的脸能肿成那个样子,从那以后就服了,张哥连女人都能打成猪头,何况咱们几个。”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