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5 祝一切顺心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小美抓住语病:“都?你见过多少个美女啊?”

    张怕咳嗽一声:“跟你说实话,我隔壁屋子就住着小姐,一大堆一大堆的。”

    “拿我跟小姐比?”刘小美哼上一声:“再见。”转身要走。

    张怕说:“你想玩死我啊?”

    刘小美哼上一声:“你见过我几次?”

    张怕琢磨琢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你数数呢?”刘小美问:“没发觉我有什么不同?”

    张怕说:“好象更漂亮了。”

    刘小美又哼一声:“敷衍。”

    张怕仔细打量刘小美,还是不化妆,简单扎个马尾巴,脚上是……仔细看看,还是帆布鞋,到底哪不同?难道是项链?美甲?戒指?手镯?

    张怕看啊看,始终没找到哪里不同,就是觉得现在的刘小美特别女人,更显美丽温柔。

    刘小美再哼一声:“还勾搭我呢,对我一点都不在意。”

    张怕说:“大姐,我嗷嗷蹬自行车来回八十里,怎么敢不在意你?”

    刘小美就笑:“才没有八十里。”

    “修辞,修辞方法。”张怕努力转换话题,希望刘小美忘掉这件事。

    刘小美往后退一步,原地打个转,在张怕看来,好象夜晚盛开一朵百合花,刷地在眼前绽放美丽。

    张怕急忙说道:“你穿裙子了!”

    刘小美回答他的还是一声哼,不过听起来特别好听,也特别甜心。

    张怕说:“这算女为悦己者容?”

    刘小美说:“让你来回跑上一趟是我不对,我穿裙子给你看,算是打平好不好?”

    “必须好!必须好!必须好!”张怕跟着说:“可惜没有高跟鞋。”

    “想什么呢?”刘小美说:“淑女裙怎么配高跟鞋?”

    刘小美一副大学生装扮,背带长裙到脚踝,脚上是帆布鞋,很搭很好看。

    “为了见你特意找出来的,你要是说不打平,再也不理你。”刘小美笑着说:“还好,没让我失望。”

    张怕说:“傻瓜才让你失望。”

    刘小美笑的特别开心:“你一直这么傻傻的么?”

    张怕说不傻。

    刘小美点头:“好吧,不傻,不过要通知你一件事情,要有个心理准备。”

    “准备什么?”张怕问。

    “不告诉你。”刘小美说:“到时候再说。”

    张怕说:“不带这样的,我会很紧张很紧张,吃不好睡不好……”

    话没说完,刘小美忽然凑到跟前,在他脸上轻轻一吻,退开后说道:“我走了,你回去的时候慢点骑……要不你搬过来吧,在附近找个住处……还是再说吧,再见。”转身上楼。

    张怕傻住了,这又是什么节奏?电视剧不是这样演啊,这样发展实在不科学!

    不过呢,没人去管科不科学,张怕心里乱跳一通,心灵瞬间回到十几年前,回到读书时的状态,跟女孩握个手都会羞涩的状态。

    张怕不小了,刘小美也不小了。

    这个年纪的成年人,有很多很多人利用各种聊天工具寻找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很多很多成年人完全不在乎男女之事。

    可他俩不同,明明好大两个成年人,在这一刻却是表现的像高中生一样……

    张怕在楼下呆了好一会儿也没走,感觉心都要跳出来,抬头看,看每一个亮着灯光的房间,不知道刘小美住哪间。

    十分钟后,刘小美打来电话:“傻乎乎的怎么还不走?”

    张怕嘿嘿傻笑。

    刘小美问:“要不要我下楼陪你一会儿?”

    “不要不要,你赶紧休息,我现在走。”说着话,一手拿电话,一手扶车把,单手骑自行车离开。

    刘小美说:“小心一些,我不想去医院看你。”

    张怕老老实实说是。刘小美说:“我挂了,你要是……再见。”挂上电话。

    一句没说完的话,让张怕猜测一路,我要是什么?要是什么?是什么呢?

    直到回了家,才反应过来一件事,我这是吊丝逆袭吧?人家一超级白富美,怎么会喜欢自己?

    因为这个问题,他又辛苦琢磨俩小时,最后是迷糊着睡着。

    说明一件事,幸福来的太快,会有副作用的。

    第二天安静度过,张怕在家写了一天的故事,从早写到晚,从睁眼写到睡。又过一天,云云出院,张怕赶去医院接人。

    大猴子云争向张怕邀功:“我什么什么都没做,哪都没去,一直陪着老娘。”

    张怕拍他一巴掌:“胡说八道什么?我云姐老么?”

    云云笑道:“这辈分都乱了,你叫我姐,云争叫你哥。”又说:“明天晚上请你吃饭,一定要赏光。”

    张怕说不吃,我真的很忙很忙。

    云云硬说请,张怕只好转移话题,问云争出院手续办没办?

    说起出院手续,云争拿出两千多块钱:“手续办了,这是你们给的,没用完……”

    张怕打断道:“买东西吃。”

    “不行,这不行。”云云说:“先还你这些,剩下的……”

    又被张怕打断:“行了,出院。”拿东西下楼。

    打车回家,云争抢着付车钱,张怕没让。有时候,一些小细节虽然不能起作用,但是暖人心。

    把云云跟云争送回家,张怕说回家干活,赶忙离开,临走时特意说一句:“明天肯定不吃饭,我有约会。”

    云云问:“是女孩子?请来家吃呗。”

    张怕说不方便,开门出去,回家继续干活。

    昨天辛苦一天,其实已经把今天的任务写出来,检查一番发上网,再写明天的任务。

    检查有些费时间,要查错别字,要查人名是不是写错,要查对话是否恰当,要查情节有没有BUG。在写上本书的时候,平均每三千字检查半小时,也就是说每天两章要用一个小时来检查。

    现在好一些,时间缩短到十五到二十分钟。

    一口气写到吃午饭,照例是面条。

    面条是主食,一年三六五天,起码有两百天吃面。家里有各种方便面、挂面,又有粉丝、刀削面什么的,还不放油包,慢慢积累下来,柜子里有满满一大塑料袋的、各个品牌的油包,看上去有点儿壮观。

    很快煮好面,边吃边看《怪厨》的文稿。编辑大前天发消息说要整理,一眨眼拖上好几天,必须要完成了。

    饭后写内容介绍,写大纲,轻松耗过去俩多小时,然后发给编辑。

    结束一项工作,再补充《体重一百九》的情节,一直写到饭点时间,电话响起。

    张怕以为是胖子找喝酒,接通后才知道是找他照顾狗。

    张老四把狗扔在胖子家,每天抽空过去看看,倒也相安无事。可拍领导马屁的某个人不这么想,出警两次抓狗没抓到。今天就想个办法把张老四请去协助调查某个案件,一直拖到现在没放回来。同时派便衣在张老四家附近盯梢,反正是不灭了两条狗就没完。

    两条狗懂事,可一天没见到主人,有些不安。胖子没办法,打电话求救。

    张怕赶忙赶过去。

    平常时候,两只大狗很给张怕面子,今天不行。在狗的心中,主人最重要,一天没见到张老四,即便是张怕赶来安抚也没用。

    胖子在边上说:“鸡腿不吃,猪肉不吃,我是没办法了。”

    张怕问张老四呢?

    “我让乌龟去张老四家看了下,他婆娘说上午被警察叫走,到现在没回来。”胖子说:“他婆娘刚才去派出所了,我怀疑有什么猫腻,也不敢把狗放出去。”

    张怕说:“尽管你说的有些阴谋论,但小心一些没有错。”

    “狗怎么办?是它俩不安分。”胖子感觉头大。

    “弄点酒?”张怕建议道。

    “大哥,你就是给仙丹,也得它俩肯吃才行。”胖子说:“要不你跟它俩打一架?它俩累了就不想出去了。”

    张怕说:“我跟你有多大仇?你要这么害我。”

    “靠,老大仇了,前天晚上当那么多人的面拆我台,告诉你,要不是打不过你,早弄死你了。”胖子相当气愤。

    张怕拱手道:“你真是个祖宗。”然后看着两只大狗为难。

    胖子说:“干脆你带他俩出去?半夜再回来。”

    “怎么出去?”张怕问。

    胖子说:“让乌龟开车送你出去,半夜再接回来,给它俩放放风。”

    “你以为演特务剧?用不用这么夸张?”张怕说道。

    胖子说:“你是没见到夸张的,就上个月,早上五点半,青湖公园两头道路被堵住,一大堆警察、城管抓狗,抓了一大堆,一个证两千五,那一天最少补办十个证。”

    “市里打狗了?”张怕不知道。

    “打狗很新鲜?哪年不打几次?”胖子说:“张老四说的,他怀疑咱这里有人告密,要不也不能把狗藏我家不是?你觉得呢?”

    张怕琢磨琢磨:“是得小心哈。”

    “所以啊,咱带狗出去,就算是大喊大叫,警察也听不到不是?等张老四回来,咱再回来。”

    张怕想了下:“也行,买点酒、菜,咱来个郊游。”

    “那行,我去拿灯,再给乌龟打电话。”胖子离开地下室。

    张怕蹲在两大家伙面前说:“不闹啊,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两只狗不出声,眼神有些冷漠,这是要不好的节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