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4 大家要过新日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混蛋爹坐在地上喊:“警察,他打人,他打我。”

    张怕说:“去验伤吧,拿着验伤报告告我。”

    混蛋爹愣了一下,又朝警察喊:“我报警,你怎么不管我?”

    警察说:“管,报警肯定管,去验伤吧,然后协商是私了还是起诉,我看见他打你,不过我说的不算,一切以验伤报告为准。”停了下又说:“就算是刑拘他,也得看过你的诊断书才行。”

    张怕说:“去吧,我等你。”

    混蛋爹很怒,可再怒又如何?对待混蛋,只能以更混蛋的方式。

    张怕跟警察说:“楼上病人也报警了,是不是也要验伤?”

    “那个不用,住院患者受到攻击,还是未成年人,可以刑拘。”警察回道。

    混蛋爹大骂:“我草,还有天理么?我教训儿子不行,他当着警察面打人就行?还有没有王法?”

    警察沉着脸说道:“不许胡说!我没有不管你,现在打你的人没有逃走,一切要等你的验伤报告,有问题么?”

    当警察面打人没什么大不了的,重要的是,是否有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攻击行为,比如拿刀;再一个是有没有妨碍执行公务。打架斗殴的处罚结果还是看验伤报告。

    这一会儿时间,混蛋爹一直吵吵闹闹,现在来了张怕,直接变老实,有心去做检查,可万一张怕阴自己怎么办?

    幸福里原来有个混子也叫老皮,典型滚刀肉,有时候没饭吃就去饭店吃白食,吃好了给自己一刀当饭钱,遇到这样的主儿,谁遇见都是个麻烦事。

    可这家伙被张怕打跑了,离开幸福里三年,杳无音信。

    疯子的混蛋爹自认比不过那个老皮不要脸,也就不敢跟张怕正面对上。

    张怕说:“告我不?不告就走了;对了,还一件事,从现在开始,你儿子归我了,你要是再敢动他一根指头,我断一条胳膊。”

    混蛋爹赶忙大叫:“警察,他威胁我。”

    “是啊,我威胁你,告去。”张怕淡声说道。

    混蛋爹满腔愤恨,硬是拿张怕一点办法没有。

    要记住一件事,如果一个男人在家特别凶,那么在外面基本是个废物,不用在意。

    张怕跟警察说:“他不敢告我,请问,我有没有妨碍公务?”

    警察说没有。

    张怕说:“那我走了。”

    警察想了下,问疯子的混蛋爹:“你告不告他?”

    混蛋爹犹豫犹豫,没说话。

    张怕冲警察说个谢谢,又跟医生说谢谢,转身出门。

    什么是嚣张,这才是嚣张。警察看着混蛋爹直笑。混蛋爹是敢怒不敢言。

    张怕回去病房看疯子:“我揍你爹一拳,你不会报复我吧?”

    “不会不会,打死他才好。”疯子说道。

    张怕笑了下:“那没事了,走了。”

    “别啊,陪我们呆会呗,住院可无聊了。”老皮插话。

    “无聊?无聊就学习。”张怕扔下句话,离开病房。

    大晚上的,本来想写明天的更新任务,被意外事情打断,回了家也不想写字,打开教学视频学吉他。

    以前会一点,不过学习这玩意一定要认真扎实,满大街那种吉他两月通的玩意只有一个用处,耽误学习。

    学到很晚,过零点才睡。隔天上午,云争传回来消息,说学校同意支付所有医药费,每人赔偿两千块钱。四个家长,只有方子骄的妈妈不同意,想要多要钱。

    疯子的混蛋爹妥协了,也就没被关进派出所,毕竟有两千块也是好的。

    张怕对方子骄的印象还不错,孩子的名字很好,可见当初起名字也是费了心思,想让孩子成为骄傲。可惜啊……

    张怕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她想要二十万。”云争说:“根本是疯了。”

    “校长就是脑子被门挤了,也不可能给二十万。”张怕说:“让她闹吧。”

    云争说好,又说:“过两天我妈出院,我妈说在家做好吃的,请你。”

    张怕笑了下:“告诉你妈,不吃。”

    “别啊,我妈是真想感谢你。”云争劝道。

    “别废话。”张怕问:“有事没?没事挂电话。”

    当然是没事,挂断电话的张怕努力干活,却是接到宫主的短信:“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永远都不理我?”

    看着短信,张怕叹口气小声嘟囔着:“我一直都想理你……”

    宫主在他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不然也不会为了她跑来省城。只是人长大以后,会有自知之明,会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会多出很多想法,会变胆小。

    现实的强大压力,让很多有责任心的男人不敢表白。说话容易,做事难,两人在一起的承诺,是一辈子的照顾。

    想上一会儿回过去短信:“领导,请指示。”这是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说过很多次。

    宫主发过来一个笑脸,又说:“欠我十一顿饭。”

    张怕马上回消息:“晚上请。”

    “这还差不多。”宫主满意了。

    晚上见面时,可以看出宫主做了精心打扮,穿美美的衣服,化着不太完美的妆容,脸上都是笑容。

    看见张怕就笑:“怎么还骑自行车?”

    张怕用网上的说法胡说八道:“我这是无污染全景环保自动力敞篷车。”

    宫主说:“咱俩走过去吧。”不是嫌弃自行车没面子,是妹子穿了短旗袍,不方便。

    张怕说好,找地方停车,回来问话:“去哪?”

    “还有点儿诚意没?请我吃饭问我去哪?”宫主佯嗔道。

    张怕说:“涮锅?”

    吃什么都好,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

    宫主带路,去了上次跟刘小美吃饭的火锅店。

    这家火锅店干净、实惠,学生们常来。只是点好东西没多久,那个很帅的男生来了,坐到宫主身边笑着打招呼:“这么巧?”冲张怕伸手:“又见了。”

    在张怕看来,这是小孩行为,明明嫉妒加吃醋,偏要努力装大度。笑着回话:“是啊,很巧,一起坐吧。”

    宫主有点不高兴,看那个帅哥一眼没说话。

    帅哥自来熟一样的招呼服务员上个小火锅,又点上一堆东西,好象示威一样说道:“公主喜欢吃蘑菇,还有生菜。”

    宫主和公主的发音有一些不同,一个是名字,一个是呢称;一个是称呼,一个带感情。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帅哥很喜欢宫主,起码现阶段是这样。

    张怕笑笑没说话。

    那帅哥跟他说:“我叫刘飞,请问……”

    张怕说:“张怕,害怕的怕。”

    刘飞愣了一下,没想到有人会起这样一个名字。

    张怕招呼道:“吃。”认真的一丝不苟的涮肉吃。

    本来是很好的气氛,刘飞一到,一切变不同。

    张怕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只好努力招呼客人。可刘飞比他还主动、最后抢着结帐。

    后面就没了,宫主跟张怕道个别,一个人走回学校。刘飞赶忙追上去。

    扔下张怕一个人,发会呆,去拿自行车。

    想了想,给刘小美发短信:“在干嘛?”

    刘小美回话:“难得啊,主动联系我?”

    张怕说:“在你们学校附近,就发个信息问问。”

    “这样啊,不够诚心,我决定不见你。”刘小美回消息。

    张怕回道:“我又没说要见你。”

    “不见我发什么信息?再见。”刘小美最后回道。

    张怕琢磨琢磨,自己朝坏男人的行列又迈进一步,这是要开始脚踏两只船的节奏。

    不过跟着就是浓浓嘲笑,就现在他这个德行,别说不敢表白,就是俩女人主动跟他表白,都不敢应下来。尤其是宫主的表白,一个学生,对社会了解不深,不论出什么招,张怕都不敢接招。

    然后就是骑自行车回家呗,结果刚拐进幸福里,刘小美打来电话:“在哪?”

    “在家。”

    “回来吧,我现在要见你。”

    张怕问为什么。

    刘小美说:“刚才你不是诚心来找我,当然不见,现在再来,是为我特意过来,当然要见你。”

    张怕郁闷道:“你这是什么逻辑?”

    “仙子的逻辑。”刘小美问:“来不来?”

    张怕说:“你就做吧,电视上说做女,是不是就你这样的?”

    “我就做你,那你来不来呢?”刘小美笑道。

    张怕叹口气:“是我先勾搭的你,当然要来。”

    刘小美呸了一句:“什么是勾搭?真恶心。”

    张怕笑笑,说二十分钟后宿舍楼门口见。再骑自行车回去。

    等再次见面,张怕一脑袋汗,这大热天的溜溜蹬上近一个小时自行车,不出汗才怪。

    刘小美一手拿手绢,一手拿冷饮,一见面就说:“喝口凉的。”主动帮张怕擦汗。

    张怕叹气道:“你就折腾我吧。”

    刘小美说:“不喜欢啊?不喜欢就说,以后绝对不折腾你。”

    张怕说:“是啊,不折腾我,也会再也不见我。”

    刘小美笑道:“聪明。”跟着问:“说吧,刚才见我是什么事?”

    “没事,就是在学校附近,想着顺便看看你。”张怕实话实说。

    “就这个?”刘小美说:“现在见过了,我回家了。”

    张怕大叫道:“大姐,不带这样的,我刚蹬过来,你要回家?”

    刘小美笑道:“这个称呼好,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叫我,再叫一声听听。”

    张怕说:“是不是美女的性子都比较古怪?”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