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3 我要写新故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说:“不凭什么,等你们伤好了,给你们开个会。”

    “大哥,你让我们上学,我们都去了,还开会?您是当领导有瘾吧?”老皮说道。

    张怕说:“闭上你的鸟嘴。”

    老皮笑嘻嘻说道:“大哥,你骂我。”

    “我想揍你。”张怕说:“躺你的,我去看看那三个白痴。”

    这一晚上,张怕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四个白痴轮着要上厕所,伤口是一动就痛,哎哎呀呀的乱叫唤。

    张怕算是服了,威胁四个猴子:“给我记好了,等出院一起算。”

    隔天上午,四个家长来了。其中俩家长没有时间,来了以后说相信张怕,有事情打电话,然后去上班。

    张怕简直无语,这是你儿子,是你亲儿子啊!

    另两个家长比较酷,先去学校,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十点半多赶来医院,校长来的都比他们早。

    这俩家长目的明确,就是要钱。跟张怕也挺横:“除非你杀了我,否则肯定要赔偿,不然就上告。”

    正常情况,学生出事都是教导主任出面协商,为的是留有余地。校长亲自出马,说明人家确实想马上解决这件事情。

    听明白俩家长的要求,也就是被张怕揍的汉子、还有那个耍泼妇的妇女的要求,校长无奈道:“你们要多少钱?”

    “五十万。”俩人明显商议过,说出同一个数字。

    校长摇头:“根本不可能给你们五十万。”

    中年妇女说:“你可以还价啊。”

    校长直接无语。

    张怕说:“你俩怎么还不死?”

    “你怎么说话呢?”中年妇女回上一嘴。

    张怕一点不客气,抬手就是个大耳光,咣咣响,女人摔倒不说,嘴角往外流血。

    女人大声叫唤,说要杀人了。张怕对准腰眼就是一脚:“再叫。”

    女人被打怕了,愤恨看向张怕。

    张怕说:“就你们这混蛋儿子,是跟我无关知道么?不然一天打八遍,还有你们两个混蛋,生孩子不好好养,该死知道么?昨天我打的你,今天又打你,医院有监控,去告我。”

    说完跟校长说:“不用管他们。”

    “怎么能不管?”中年大汉回道。

    张怕冷笑一声:“事情要怎么处理,校长肯定比我知道的多,不过我也知道一点,你们的孩子在学校外面被砍,关学校什么事?这样的事情多了,你见过哪个学校赔几十万?”

    “敢情住院的不是你的孩子,你可以胡说八道?”中年大汉说道。

    张怕说:“我是为他们好。”拿手机看时间:“你们慢慢聊,走了。”

    说走就走,一分钟不肯多呆,校长想留都留不住人。

    胖子一大早来送饭,陪到现在,跟出去说:“你就是多余,管他们死活。”

    张怕说:“哪个王八蛋想管他们的屁事。”叹口气又说:“不过总和我有关,是我让他们上学,不然能有这个事情?”

    胖子说:“让上学是对他们好。”

    张怕说:“行了,说这些有屁用。”

    俩人出医院,打车回家干活。

    也许是昨天晚上在医院受凉,回家没多久感觉额头发热,有些不舒服。

    抬手摸摸,好象很正常?继续写字。

    别的都是扯淡,每天雷打不动的更新才是唯一该做的事情。因为这是他选择的生活方式。有句烂俗的话: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下午六点,完成工作任务,接水煮面吃。

    刚才干活的时候,台球厅老板打电话商议件事情,说下月初,全省的台球高手凑一起切磋,奖金比较丰厚。老板的意思是,你能不能找个借口不参加,让第二名代替你上场。

    张怕有点好奇,问奖金多少钱。

    老板说:“其实也没多少,找到两家赞助商,共有十五万,只要参加比赛,每人有两千出场费,一等奖三万,二等奖两万,三等奖一万。”

    张怕大概计算一下金额,说:“奖项不多啊。”

    “不敢多。”老板说:“找记者也得花钱,区政府会有领导到场。”言下之意就是规格比较高,花费比较多。

    政府看重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如果你能组织一个全省范围的比赛,还不用国家出一分钱,基本上发邀请,都会有领导出席。普通百姓不在乎的东西,也许就是官员的政绩。

    张怕笑道:“那就不去了,谢谢你打这个电话。”

    老板说:“是我该谢谢你。”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张怕,比赛时有领导到场,可不敢让张怕表演逆天运气,你是耍猴呢,还是把领导当猴耍?

    老板很会做人,跟着说:“虽然你不来参加比赛,但出场费还是有的,钱存在柜台上,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拿走。”

    张怕说:“这个好,谢谢啊。”

    老板真的是很会做人,像某些办事不讲究的,把张怕资格取消,换别人参加比赛,你能说什么,你又能做什么?

    不过毕竟是个隐患,老板不想为两千块钱惹出可能惹出的一大堆事,何况不是自己出钱。

    老板会做人,张怕很好说话,笑着谢过老板,结束通话。

    吃好面略做休息,打算写明天的内容,可刚打开文挡,老皮打来电话:“疯子他爸揍他,让他问学校要钱。”

    疯子姓冯,五个猴子之一,他爹是那个只认钱的中年大汉。

    张怕说:“报警。”

    “报警有用么?”

    “报警没用还什么有用?赶紧的。”张怕说道。

    老皮叹口气说好,挂电话报警。

    这就是人性,疯子右胳膊骨折,身上多处伤痕,躺在病床上都得不安生,可见这个爹有多合格。

    挂掉电话,关门下楼,骑自行车去医院。结果还没出路口,看见胖子在扇一个人耳光。

    张怕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有病是吧?两天不打架就屁股痒?去你大爷的,等我回来。”

    胖子说:“草,这孙子跟我起皮,不收拾行么?”

    张怕往边上看看,对方就俩人,胖子这面七、八个人,还有一帮看热闹的嘻嘻哈哈乱说话。

    张怕冲挨打那人说:“赶紧走。”

    那人有点犹豫。

    张怕说:“别想报警,别想找人报复,这他马就是一群渣滓,不值当计较,赶紧走。”

    胖子说:“我靠,你拆我台。”

    张怕下车,支好自行车说:“就拆了,你想怎么的?”

    胖子看看张怕表情,似乎心情很不爽?冲那俩小子说:“算你们运气好,赶紧走。”

    见张怕脾气不好,胖子连个滚字都不敢说,那孙子才真狠,不打架没事,一打架就下死手。最郁闷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手。

    俩小伙跟张怕说谢谢,张怕说没事,赶紧走。

    俩小伙儿又说声谢谢才离开。

    张怕问胖子:“你是有多无聊?”

    胖子说:“靠,喝酒不好好喝酒,非要看老子……那什么,家里有事,闪了。”说完转身就跑。

    乌龟笑着上来打圆场:“他就那德行,喝点酒不知道姓什么,你干嘛去?”

    张怕说没事,蹬上自行车去医院。

    医院有保安,派出所也会在这里派人值勤,有个小小的办公室。

    张怕先去病房,几个猴子还是在病床上呆着,疯子的混蛋老爸不在,老皮说在楼下派出所值班室。

    张怕问疯子:“怎么样?”

    疯子忽然说:“哥,我住你家行不行?”

    张怕无语,想了想拒绝道:“不行。”

    “不用你管吃,我睡地上,那个破家,我是再也不想回去了。”疯子说:“我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张怕说:“我是你们保姆啊?张老四的狗让我照顾,你也让我照顾?”

    “不用你照顾,我帮你干活,等我能赚钱了就搬出去。”疯子说:“求你了。”

    张怕说:“记住,这个字永远不能说,不要跟任何人说,是男人就挺着,不求不跪。”

    老皮笑嘻嘻说:“我们是男孩。”

    看见没,这几个猴子有多皮多难管理。

    张怕说:“你们要是不想挨揍……”

    疯子忽然说:“老皮他们帮不了我,我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你能帮我,我知道你是好人,帮我这一次好么?”

    张怕气道:“小兔崽子,咒我是么?现在就给我发好人卡?老子还没恋爱过!”

    “我跟你介绍对象,我们班有……”看张怕脸色不对,疯子住口不语。

    张怕说:“你们给我趁早死心。”说完下楼去派出所值班室。

    屋里坐俩站俩,坐着的一个穿制服,一个穿便衣,站着的有医生,最后一个就是疯子那个混蛋爹。

    混蛋爹在跟警察辩论:“我儿子,我打我儿子怎么了?不听话,打他怎么了?”

    警察说:“别着急,有你说话的地儿。”

    “什么是别着急?我管教儿子,你们凭什么管我?”混蛋爹还在罗嗦废话。

    张怕悄没声息进门,当警察不存在一样,一拳打在混蛋爹脑袋上,那家伙轰的一下撞在活动房子的墙壁上。

    警察起身喊道:“你做什么?”

    “帮你们解决个苍蝇。”张怕淡声说道,全不在乎的模样。

    当警察面动手打人,老警察一般不会有强烈反应,你知道背后站着哪座庙的哪个和尚?尤其是派来医院这种地方值勤的警员,各种事情见太多。对张怕的粗暴行为只做制止,没有进一步行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