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1 转眼又过一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说警察没抓到人,胖子问乌龟:“要不要弄乌老三一下?”

    乌龟说:“看运气吧。”意思是不用太当回事,如果撞到哥几个手里,到时再说。

    等看热闹的人群走光,张怕回家开工。下午四点半学跳舞,时间还有俩小时,肯定完不成任务,赶出一点是一点。

    一直写到四点,保存文档,拿衣服出门。

    刘小美还是那么好看,很简单也是很素的衣服,却穿的青春靓丽。一见面,张怕就举着塑料袋说:“我带衣服了。”

    刘小美直摇头:“你过的到底有多困难?连个包都不舍得买?”

    张怕回话:“奸商,我遇到奸商了,连个纸袋都不给我,明天去要。”

    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刘小美笑道:“为什么说瞎话的表情这么真?”

    张怕诧异道:“我说的是真话。”

    刘小美呵呵笑了两下,按上次走过的路线,去附小教舞蹈。

    在路上,张怕没话找话,刘小美倒是有问必答,很快解释清为什么会给附小上课。

    主要原因不是钱,有家长知道刘小美分到音乐学院,,托门挖关系的想把孩子送给她教。

    刘小美很牛,拿过四次世界级舞蹈大奖,其它奖项一大堆,国际顶尖的舞团发邀请也不去。就跟明明可以留京城,她一定要回来一样,正常人想不明白原因。

    有句话是,活着是一个追梦的旅程。你既然喜欢舞蹈,就应该去更大的舞台跳给观众看才是。可刘小美偏偏拒绝掉。

    刘小美先前就读于京城舞蹈学院,后来参加世界级的青少年舞蹈大赛拿金奖,被大纽约最顶尖的芭蕾舞剧院录取。毕业时可以留纽约,没留。回国后在京城呆了一年多,明明可以留京,又没留。

    她的所有奖项都是读书时拿到的,学舞蹈十几年,家里专门有个房间放奖杯。用她的话说:读书要考试,那些奖杯是我的成绩,毕业了不用考试,为什么还要比赛?

    回来音乐学校教舞蹈,基本算是大材小用。可刘大美女不在乎工资待遇,硬是很喜欢这份工作。

    当有家长找上门的时候,刘小美拒绝几次。可真有能人啊,音乐学院大院长找她谈话,说补个课而已,一周两节课,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反正因为各种原因,刘小美同意开班。

    刘小美开课,一周两节,每节课两小小时,收费五百。就是说每个学生每星期要交一千块钱给她。可就这样,硬是轻松收了五十多个学生。

    这样的班级根本是贵族班,为了拢住某些关系,附小免费提供教室。

    不管是音乐学院,还是附属小学,都拿刘小美当宝,毕竟人家是真有才!真金白银的有才。

    普通大众或许不知道刘小美是谁,可京城舞蹈圈子,有几个人不知道她?

    刘小美从美国回来,在京城大剧院办了一年的专场演出,每个月两场,场场爆满。你得知道一件事,这妹子特别骄傲,所有表演都是独舞,可就是有人看。

    从京城到省城,人家是带着光环回来的。

    张怕不知道这些情况,只知道为什么开课,也知道一节课收五百,心说真贵。

    很快来到教室,和上次一样,教室外面全是家长,教室里面是孩子们在玩。

    直到走进教学楼,张怕才想起没换衣服,跟刘小美说一下,跑进厕所快速换装。再冲进教室。

    他是又一次例外进入教室,很多家长搞不清状况。有能人给附小校长打电话,也有找音乐学院打听消息的,想问问是不是放宽年龄了?

    张怕才不管别人想什么,在舞蹈教室的时光过的是那么轻松欢快,跟一群可爱孩子在一起,也是跟最美的老师在一起,根本是享福!

    好似一眨眼就到了下课时间,不过说的是孩子们。张怕要加练。

    加练是什么?答:受苦!

    刘小美很认真的帮他拉筋,拉呀拉,压呀压,张怕从幸福天堂跌落到幸福地狱,一面痛苦,可一面又想跟刘小美这样呆下去。

    等孩子们走光,刘小美释放张怕,说请他吃饭。

    张怕说:“你免费教我舞蹈,还请吃饭,我会不好意思的。”

    “记帐,记得欠我很多,零存整取,以后一次性还给我。”刘小美说。

    张怕顿时一激灵:“电视里出现这种台词,都是在说主角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美女,你有多少故事?”

    刘小美笑道:“谁没有故事?你没有么?”

    张怕想想回道:“我的故事特别简单,四个字概括,单身至今。”

    “单身至今?你今年四十了吧?”刘小美说道。

    张怕郁闷道:“我有那么老么?”

    刘小美就笑:“看看,男人也对年龄在意。”

    “不在意的是死人。”张怕顿了下问话:“你有什么故事?”

    刘小美说:“你猜。”

    张怕说:“你这么漂亮,莫不是有流氓骚扰?”

    刘小美说:“你说的真温柔,我替你说,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有没有被高官和富商**?有没有不堪入目过去?”

    张怕赶忙摇头:“没有没有没有。”

    刘小美笑了下:“有没有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身边,不是么?”

    张怕苦笑道:“老师,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就代表有很多过去。”

    刘小美大笑:“你觉得我这样的美女,一定要跟男人扯上关系么?”

    “不知道。”张怕说:“我知道两个顶尖女明星,都是被人包过。”

    刘小美好奇道:“你怎么知道?”

    张怕叹口气:“我要是说亲眼看到,你信么?”

    刘小美说不信。

    张怕说:“这就对了。”

    刘小美说臭贫,问他吃什么?

    张怕说:“我请你。”

    刘小美笑道:“张大侠,请我吃什么?”

    张怕大声回话:“包子。”

    于是就吃包子吧,刘小美好似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跟张怕出双入对,且面带笑容,这是想不误会都不行。

    吃完包子,刘小美说:“送我回家吧。”

    张怕说好。可是没走多远问话:“不对啊,方向不对。”

    刘小美说:“你说的是宿舍,我说的是回家。”

    “啊?”张怕说:“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刘小美问什么太快?

    “见家长啊,这么快就见家长,我还没准备好呢?”张怕认真说道。

    刘小美呵呵直笑:“想娶我啊?想的美。”

    “对啊,想的美,我在想刘小美。”张怕又是认真说话。

    刘小美说:“完了,你这么快就学会贫嘴。”摇摇头说道:“贫嘴的男人太轻。”

    张怕说:“是,我错了。”

    刘小美笑笑:“不过我喜欢。”

    张怕郁闷道:“你到底喜欢哪样啊?”

    刘小美家很近,公共汽车两站地。张怕骑自行车驮着美女走,很快到地方。不过刘小美让他在楼下呆会儿,还要回学校。

    张怕问:“为什么回学校?”

    “明天有课。”刘小美回道。

    “那为什么要回来?”张怕再问。

    “我爸找我有事。”刘小美回答的很理所当然。

    张怕点点头,忽然问话:“你会嫁给我么?”

    高手过招,就是要突如其来。估计连张怕自己都想不到能问出这句话。刘小美看他一眼:“先学会唱歌再说。”说完上楼。

    张怕一时头痛,学唱歌、学吉他、学跳舞……老了老了要从头学习。

    刘小美在楼上呆了半个多小时,拿包吃的下楼,张怕驮着她回返学校。

    一直送到宿舍楼下面,刘小美把吃的留给张怕:“犒劳你的,再见。”回去宿舍。

    张怕完全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保镖?学生?雇佣男友……

    今天还有更新任务没完成,蹬着风火轮往家赶,结果还没上楼就听到很大电视声。等回到自己房间,果然,隔壁屋又是那种熟悉的啪啪声,还有女人在笑。

    张怕过去敲门,屋里面有个女人问是谁。

    张怕不说话继续敲,换成男人问是谁。

    张怕还是不说话,就是敲,屋里彻底安静下来。过上一会儿,乌老三光个膀子开门,张怕往屋里一扫:“我靠,做鸡的就是开放,二对三?”

    屋里是乌老三跟他的同伴,再有三个姑娘,除乌老三以外,另几个根本没穿衣服。

    张怕这句话一出口,屋里三个女的直接变了脸色,有个特别生猛的,光着身体呼地站起来指着张怕大骂:“你妈死了啊?说话这么难听?”

    张怕看眼乌老三:“你要是学不会让她们闭嘴,就赶紧滚。”

    乌老三没说话,他同伴走过来骂道:“我草,谁裤裆没拉拉链,把你露出来了?”

    张怕冲乌老三笑笑,抬手一扒拉,把乌老三推到墙壁上,对着那个不穿衣服的青年就是一脚,那家伙轰得砸在后面的床垫上面。

    张怕说:“我不管龟公和野鸡玩游戏,爱怎么玩怎么玩,但是不能影响我,记住了。”

    “我草,你怎么这么嚣张?XXXXX。”后面这些全是脏话,出自一个看起来还算漂亮的女孩嘴里。那妹子抓件衣服遮住上身,坐在地上骂。

    张怕跟乌老三说:“让她闭嘴吧,我没耐心。”

    从开门到现在,乌老三就没说过话。这几年,他一直在南方混,对张怕不了解,想想问道:“你谁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