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0 用标题写故事还挺难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了不算是有报应的,晚上九点钟,刘小美发来短信,说明天下午四点半舞蹈课。

    简短一句话,张怕马上感觉到大胯疼。趁街上人少时,抓紧时间抻腰活动胳膊腿。

    不论学什么,都要占用大量时间。如此一来,你是想不忙都不行。

    等晚上回家,又多出一件忙碌事情。

    隔壁一直很闹,听了会儿才知道,乌老三晚上请烤肉,五个女孩没少喝,回家后不睡,一直在乱闹。

    闹得张怕没法休息,开电脑上网,收到个好消息。

    编辑留言,让他整理下文章,按投稿格式整理一遍,说是试着投给出版社。

    虽然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总是好事一件。按照编辑发来的格式,张怕整理写过的文章。

    要有作者的详细信息,要有文章大纲,要有内容介绍,还要有正文。

    单一个内容介绍就耗掉很多时间,张怕想写的尽量好一些,当晚没完成任务,把自己写困了。

    隔天起床继续折腾稿子,希望能够出版。只有出版了,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作家。

    上午在做这件事情,可十点多的时候,隔壁传来响动,没一会儿响起清晰的啪啪声,还有女人啊啊乱叫。

    张怕很郁闷,屋里不是住着五个女人么?也能搞出这动静?

    开门出去看,我去,人家还真开放,房间门开着一大半,悄悄走近往里看,是乌老三那个家伙,不知道和谁在做运动。别的女孩不在房里。

    暗叹口气下楼,在门口台阶坐下,正好看到王百合跟孙易回来,起身迎过去:“乌老三的房租。”拿过去五百块钱。

    王百合接过钱说谢谢,跟孙易回家。只是没一会儿又出来,皱着眉问张怕:“谁在上面?”

    张怕说:“乌老三。”

    王百合眉头皱的更厉害,骂声草,转身回房。下一刻,电视声音加大,轻松传到外面。

    张怕愣了下,王百合居然说脏话?

    想了想,去胖子家看大狗。

    大狗跟胖子一起住二楼,看他进来,胖子如释重负:“你可算来了,交给你伺候,我睡会儿。”

    “至于这么累么?”张怕说道。

    “至于。”胖子上床睡觉。

    张怕看着两只大狗,挨个拍一巴掌,随口问胖子:“它们吃了没?”

    “吃了,老子现去买的精品狗粮。”胖子说:“记得报销。”

    张怕想了想说道:“你是不是用这个做借口,没去收拾房子?”

    “用不到我,娘炮、乌龟都在,大壮也在,这么多人还收拾不了个房子?”胖子回道,跟着又说:“别烦我,老子要睡觉。”

    张怕说:“我说句话,你保管就不想睡了。”

    胖子不接话,没反应。

    张怕说:“乌老三在睡女人。”

    胖子蹭的坐起来:“这个王八蛋,就知道祸害女人,把好女人祸害成坏女人,然后呢,坏女人祸害好男人,最后还能回家找老实男人结婚,草,老子这样的男人多吃亏?”

    张怕说:“你是老实男人?”

    “废话,打架归打架,在感情方面,我是非常崇高且纯真的。”胖子说道。

    张怕问:“难道不是因为又胖又丑、没有工作,找不到对象才不得不纯真么?”

    胖子说:“放屁,你这是污蔑,就算找不到对象,还找不到小姐么?”

    张怕恩了一声,没接话。

    胖子还在气愤之中:“不知道去哪哄来五个女孩,估计还有人,凑齐了带去外地,这个王八蛋,吸女人血居然吸的心安理得。”

    张怕说:“反正是女人自甘堕落,你这么愤慨做什么?”

    “自甘堕落……”胖子有点郁闷。

    张怕说:“管不了的事情就别管,人活一辈子,路是自己走的,当你成年以后,如果宁愿走错路,那不论摊上什么结果都是活该,不用太在意。”

    胖子说:“说的轻巧,怎么可能不在意,不知道男人比女人多么?本来就不好找对象,大批女人做鸡,再有大批女人同性恋,剩下的女人都心高气傲,我这样的还能找到对象么?”

    张怕安慰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瞎猫总会碰到死耗子的。”

    胖子更郁闷了:“你这是安慰我?”刚说完话,他电话响起,接通后是钱诚,幸福里唯一的医生。

    钱诚说他出院了,中午在饭店摆桌,喊人去吃,大概能凑出一桌就成。

    胖子说:“这简单,别的事情找不到人,吃饭喝酒,这帮兔崽子爬也能爬过去。”

    然后就是联系呗,很快弄出一群人赶去吃大盘子。

    饭店很不错,在幸福里这片是最好的馆子,一间大包房,里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是钱诚,女的是于小小。

    一群人好奇地打量他俩,张怕过去问:“一对儿?”

    “闭嘴。”于小小说:“你可以走了。”

    张怕坐在她身边:“不就是没给你指路么?干嘛这么记仇?”

    于小小跟钱诚说:“你这个朋友一点儿都不好。”

    钱诚笑道:“他挺好的。”

    张怕又问一遍:“你们是确定关系了?”

    于小小急道:“瞎说什么?”

    钱诚解释道:“我出院,于小小一定要摆桌庆祝。”

    胖子问:“你那个事情解决了?”

    “没什么解决不解决的,医闹就那么回事。”钱诚回道。

    于小小很高很漂亮,看样子很有钱。钱诚算是其貌不扬,普通人一个。娘炮对于他俩的关系十分好奇,问话:“你们怎么认识的?”

    钱诚说:“认识就认识了,还有为什么?”

    于小小解释道:“我奶奶在路上发病,是钱医生救的,送入医院又是他做主治医生,我一直想要感谢,可钱医生什么都不要,只好请你们吃一顿饭,聊表心意。”

    这是事情原因,张怕摇头道:“我就说呢,估计你也看不上小钱子。”

    钱诚气道:“怎么说话呢?谁叫你来的?把帐结了走人。”

    于小小说:“早瞧出他最坏了,干脆和他绝交算了。”

    胖子一群人落井下石:“对,绝交,必须绝交,我们一群好人,偏夹杂你这么个垃圾,必须绝交。”

    张怕大声道:“别逼我脱你们衣服。”

    “你要耍流氓不成?”胖子大喊。

    幸好服务员进门,询问上菜么?

    答案是肯定的,饭菜流水般上来,大家开吃开喝,好不过瘾。

    这顿饭很有用处,一个是于小小尽了感谢之意。一个是钱诚避免了再被于小小纠缠。

    钱诚很能认清自己,不论怎样,于小小也不会喜欢自己。不要说身家背景,单一个个头相貌,实在相差太多。再有生长环境、爱好什么的,反正是很难有交集。

    于小小请客是求心安。

    一顿饭吃上九十分钟,散席后,于小小开车离开。钱诚这些人回家。

    往回走的路上,娘炮问钱诚:“有戏没?”

    “她刚才走的那么决绝,你觉得有没有戏?”钱诚反问道。

    “没戏啊,那我追了。”娘炮说道。

    张怕笑道:“去追,快去追,不追都瞧不起你。”

    胖子也这么说:“你要是能拿下她,我给你包两千块钱红包。”

    娘炮说:“别逼我,我可是江湖人称辣手催花……”话说一半,身后有警车开来。

    张怕猛地一惊,撒腿就跑。胖子跟上。

    警察不是为狗来的,一共两辆警车,下来五、六个人,目标是二奎家。

    幸福里就这样,很多人的小名都带个数字,比如六子,朱三,张老四……

    然后呢,幸福里这地方的犯罪率巨高,进监狱的人数多过读重点高中的,更不要说考大学那种可望不可及的伟大事业。

    二奎进去过好多次,最后一次是贩毒逃跑。

    警察得到消息说二奎回来了,赶紧来抓人。

    二奎不仅是贩毒,还倒腾过**,另外自己也扎针。即便在混蛋丛生的幸福里,只因为扎针两个字,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理他。

    混蛋们也有准则,有的东西坚决不能碰。

    毒这个东西太难控制,换成别的犯罪案件,比如胖子犯事,邻居绝对会打掩护。可若是因为毒犯事,不举报你已经算是够意思。

    这次二奎回来,估计就是被邻居举报。

    不过没找到人,警察忙活了近一个小时,最后是无功而返。等警察离开,大家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乌龟跟二奎有仇,二奎扎针没钱,曾打过麻将馆的主意,甚至有两次直接上门要钱。

    有些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幸福里这块有好几个人沾毒,最倒霉的两个染上艾滋。从此变得了不得,年纪轻轻的硬是让街道给办个低保,每个月白白领钱。

    逢年过节没钱了,就去街道要钱,街道只能给个三、五百打发走。

    不给不行,那俩家伙随身带有针头,万一扎你一下,为了三几百块,至于冒这么大险么?

    那俩家伙闹腾了两年多,因为艾滋在身,警察从来不抓人,抓了没办法处理,万一传染别人怎么办?

    直到俩人死去,才算安稳下来。一个是病发身亡,一个是被人捅死。

    这种人死不足惜,尽管是横死,可家人完全不在乎,从头到尾没出现过。警察也挺酷,等了一个多星期,火化了事,根本没追查凶手。

    二奎还活着,算是幸运。不幸的是没染那种病,警察要抓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