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39 如此看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吃的热闹,张老四找过来:“张怕,找你说点事儿。”

    胖子招呼道:“喝点儿?”

    张老四摆下手,拽张怕去道边说话:“那家伙叫王白眼,我靠,竟然是个副区长。”

    张怕听明白了:“你是打算让我替你养狗?”

    “不是想麻烦你,实在没办法,他们说今天晚上还来,反正是盯上我了,不弄死两条狗,王白眼没完。”张老四说:“靠,你说你一个大干部,跟两条狗计较什么?”

    张怕说:“你这是污蔑领导干部的光辉形象,怎么可以随便起外号?”

    “又不是我起的,区政府谁不知道?应该说市里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大名。”张老四说:“麻烦你帮我照看下狗。”

    张怕说:“**不行么?”

    “我现在就是有证都没用。”张老四说:“狗还在胖子家地下室,你多照顾下,别人我信不到。”

    张怕说:“别说这么好听,是我不怕咬吧?”

    张老四笑道:“一个意思。”

    张怕问:“一会儿来警察?”

    “差不多吧,反正是领导一句话,下面小民警就得跑断腿,不解决了,没法跟领导汇报。”

    张怕说:“该,再让你得瑟。”

    “现在不是我得不得瑟的问题,是保住两条性命的大问题。”张老四抱个拳:“拜托了。”

    张怕问:“万一他们搜到胖子家怎么办?”

    “要是真搜到也没办法。”张老四说:“实在不行,你替我养一段……干脆给你了。”

    张怕赶忙摆手:“不要。”

    “就是那么一说,我能把儿子送人么?”张老四顿了下又说:“不过有派出所盯着,随时可能出问题,唉。”

    张怕说:“一切是命,别想了,过去喝酒。”

    张老四不去:“拉倒吧,走了。”转身回家。

    张怕回去座位,胖子问:“什么事?”

    “还是白天那件事。”张怕不愿意说清楚,万一传出去怎么办?

    胖子说:“是挺麻烦。”

    然后继续喝酒,闹到十一点多才结束。其间,娘炮说了下剧本的事情,因为人多,张怕让他明天再说。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娘炮和胖子就来了。

    上楼时看到隔壁房门敞开,胖子扫一眼,进门问话:“隔壁住人了?”

    “刚住过来。”张怕说:“这么早来,你们要疯么?”

    娘炮一眼看见吉他,拿起来拨弄两下:“多钱?”

    “报销么?”张怕问。

    “拉你的倒去。”娘炮放下吉他说:“陆一一她们看过剧本,说挺有意思,所以,咱得试戏,这几天拾掇大壮租下来的房子,弄好马上试戏,没问题吧?”

    “这个不用问我。”张怕说。

    娘炮说:“当然要问你,你是编剧。”跟着又说:“一个是把剧本写完,另一个是需要现场讨论,大家有想法时可以提出来,集体投票决定是否修改剧情,可以吧?”

    “完全可以。”张怕说:“还有事儿么?”今天很忙,他着急开工。

    “还一个,张白红回京城了。”娘炮说:“她走的时候想找你来着,不过你都不说话,人家是演员,当然更不说话。”

    “找我干麻?”张怕问。

    “人家想说一声,你的网络剧可能帮不上忙;她还说,等电影上映,你得去电影院看她,是重要配角。”娘炮说。

    张怕说:“拉倒吧,上次进电影院还是学校包场看爱国片,对我来说,看电影是奢侈品,消费不起。”

    娘炮说:“难怪你泡不到妞。”

    张怕问:“再没别的事了吧?”

    胖子说:“怎么没有?抱电脑去我家,你不过去,两只狗怎么办?”

    张怕有点郁闷,想想说道:“把狗弄上来行不行?”

    “费那个劲,我房里要什么有什么,正好多个电脑,抱过去开工就是。”胖子起身看看:“你这全是破烂,也没个放电脑的地方,抱走。”

    那就抱走吧,张怕应下来,三个人一个抱机箱,一个拿显示器,一个拿摄象机和键盘,抱去胖子家。

    胖子一个人住一百多平米,加个张怕也没啥感觉。

    张怕再回家收拾一下,拿U盘装上文档,去胖子家开工。

    在胖子家有个好处,大门一关,两只狗就有了活动场地。不过为避免麻烦,张怕把它们带上二楼,自己干活,让两只大狗做保镖。

    正干活,王百合打来电话,问他在不在家?

    张怕说在。王百合说一会儿乌老三会过去,暂时借住二楼那间大房子,大概住一周到十天,你帮着看看,顺便收房租。

    张怕好奇道:“乌老三不是有房子?”

    “你管那么多干嘛?”王百合有点儿不耐烦。

    什么是不耐烦?不耐烦就是对你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如果是异性对你不耐烦,说明绝对绝对不喜欢你。

    张怕苦笑一下:“几点来?”

    “几点?你反正都在家呆着,几点不一样?”王百合说道。

    张怕说:“我要上街买东西。”

    “怎么又这样?”王百合说:“那算了。”挂上电话。

    放下手机,张怕摇摇头:“姓王的疯婆子越来越疯。”

    “王百合?”胖子说:“昨天大武和土匪上街找工作,看到她跟一个戴爱马士皮带的家伙吃西餐。”

    “他俩有病?专门看人腰带?”张怕说道。

    “那俩家伙是不正常,这两天天天粘一起,估计在搞玻璃。”

    张怕摇摇头:“乌老三要借住楼上那间屋子,就是俩小姐住过的那间。”

    “乌老三?靠。”胖子问娘炮:“想个办法弄他一顿得了……要不给弄进局子里?反正看见他就烦。”

    张怕说:“安生点儿吧,活着不容易。”

    胖子气道:“你这是聊天?我说什么了就活着不容易?”

    “本来就不容易。”张怕说:“我回去看看。”

    “看什么?看乌老三?”胖子问:“你揍过他没?”

    “我是一个和平人士,不要和我说这些废话。”张怕跟两只大狗道别,拿U盘回家。

    反正是干活,正凶猛打字的时候,乌老三来了。确切说是来了辆车,乌老三跟一个青年带着俩工人往上搬床垫子。

    来回几趟,一共是五个床垫子,还有一堆新买的被褥。

    张怕打开房门,边写字边看他们干活,等汽车开走。张怕走去隔壁屋:“王百合说把房租给我。”

    乌老三看他一眼,点出五百块递过来。张怕收钱回房,接着干活。

    又过一会儿,门口停下两辆出租车,下来五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都是大包小包的拿着。

    站在街上先打电话,乌老三下楼,下一刻,一群人呼隆呼隆上楼。

    张怕暗叹一声:又是一批杀向南方的卖肉女将。

    五个女孩进到房间,每人一张床垫,房间马上满了。不光东西挤满房间,还有声音,唧唧喳喳的传来张怕房间。

    张怕多忍耐一会儿,到底坚持不住,拿U盘回胖子家。

    这一上午光折腾了,来来回回的走。

    胖子和娘炮在打电脑连网游戏,看他回来,随口问话:“忙完了?”

    张怕说:“乌老三又找了五个女孩。”

    “草,不打了。”胖子退出游戏,气骂道:“老子有钱有房,年轻有为,硬是单身狗一枚,找对象这个难啊,结果大批女孩自愿做鸡,靠,真服了。”

    娘炮说:“别太偏激,做鸡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胖子说:“你就是个老流氓,别跟我废话。”

    娘炮说:“你要是瞧着乌老三不爽,找他去,跟我这么横干嘛?”

    张怕插话:“行了,闭嘴吧。”

    娘炮说:“你还别瞧不起那些女的,男人也一个德行,都想天上掉馅饼,你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做鸭子?”跟着说:“这社会就这德行,笑贫不笑昌,龙建军、郭刚那种黑社会起家的人都能当上人大代表,为难人家小姑娘干嘛?”

    张怕笑道:“难怪讨女生喜欢,时刻为女人说话,真是个本事。”

    “我这是实话。”娘炮说道。

    张怕说:“知道是实话。”抢下来一台电脑,继续干活。

    时间紧急,又一次因为干活没吃午饭,下午一点多,文章上传后骑自行车上街,目的地是体育用品商店。

    因为不知道价钱,在路上再取出一千块钱,深切体会到什么是花钱如流水,这才几天时间,一万块就花没了?

    来到商店,张怕说买舞蹈鞋,舞蹈裤。

    在店员的参谋下,买宽松运动裤一条,紧身舞蹈裤一条,舞蹈鞋一双。实在是不敢多买,这玩意太贵!三件加一起,五百多块钱一下就没了。没买上衣,打算穿体恤衫替代。

    回家路上,张怕很是感慨,老子就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太奢侈了。

    等回到家,呆上一会儿就抱箱书出去。隔壁五个女孩实在太闹,嘻嘻哈哈的没完没了。张怕懒得吵架,大不了忍几天,骑自行车去师大。

    虽然跟宫主见过面,可还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卖书的样子。张怕差不多走遍市内各大高校,惟独音乐学院这一块,从来不敢来。

    又一次坐在马路牙子上,第一反应是叹息:今天没学吉他!

    不光没学吉他,一天乱忙下来,刘小美留的舞蹈作业也是一点儿没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