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38 前后要连贯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饭是刘小美请的,在学校附近一家火锅店,每人一个小锅,随便点些菜,加一起花不到八十块。

    只是吧,刘小美是学校里的名人。她跟一个男人在外面吃饭,很多来吃饭的学生都是看了又看,猜测张怕的身份。

    张怕问刘小美:“你不怕他们说咱俩是一对儿?”

    “想的美。”刘小美说:“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肯和你说话,为什么会帮你买琴,为什么教你跳舞,还一起吃饭?”

    张怕说是。

    刘小美笑了下:“不告诉你。”

    张怕说:“我不着急,总会知道的。”

    饭后,刘小美要去看电影,到了电影院先选片子,买票进入。

    张怕根本不在意演什么,坐在刘小美身边就觉得幸福,很幸福的坐上俩小时,送刘小美回家。

    临别前,刘小美叮嘱道:“别忘了任务。”

    “这是肯定不能忘的。”张怕回上一句,才去拿自行车回家。

    到家时,发现二楼灯光大亮。赶忙上楼,隔壁那间屋子租出去了,一男一女在收拾屋子。

    张怕没说话,开锁进屋。

    如今的他有任务在身,学跳舞、学吉他、写剧本,最主要的,每天都要编故事。先捋捋思路,把几项任务写到纸上,贴在电脑屏幕旁边的墙上,开始第一项学习。

    先学吉他,把U盘接到电脑上,点开视频教程,抱着吉他连看两个课时……

    日子就是这样充实起来的,第二天更加充实,起床就干活,完成任务开始练琴,还要练习劈叉任务,乱折腾一气的时候,楼下有人大声说话,语气很冲。

    张怕不想下楼,可有人喊他,声嘶力竭的喊着张怕,张怕。

    张怕下楼看,一辆警用面包车停在不远处,车里坐个警察。胖子正一脸焦急站在对面墙下。张怕过去问:“怎么了?”

    胖子把他拽到一边小声说话:“有人报警了,警察来抓狗,已经过去了,张老四挡着门不让进,你从后面翻过去,把狗弄出来。”

    听到是这件事情,张怕一个字没说,转身跑进街里,胖子在后面追。

    没跑多远有条胡同,钻进去,再绕了绕圈,来到一堵墙下。

    墙里面是张老四家,他家不光养着两条大狗,还有几只鸟、几个仓鼠,院子里挖个池子,里面有鱼有乌龟。

    张怕小心攀上墙,看到张老四跟他婆娘死死顶住门,大呼二喊的,外面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员也在喊。从这种情况看,张老四坚持不了多久就得开门。

    张怕轻轻跳进院子,张老四用背顶着门,被张怕吓一跳。

    张怕冲他做个嘘声手势,走向两条狗。

    大狗被训的很好,张老四让它们卧着,它们就一声不出的卧着,尽管张老四在大喊大叫,尽管门外有人想冲进来。

    眼看张怕走到跟前,这是意外出现的、不在主人命令之内的玩意,两只大狗猛地站起,狗视眈眈盯着他。

    张怕暗骂一句,这俩玩意真不是东西,以前抱过一次,现在还这么对我。

    朝张老四打个手势,张老四又朝两只大狗打个手势,大略比画一下,两只狗就不动了。

    张怕走到跟前,蹲下抱起一只,慢慢挪到墙下,把狗举到墙头站住。那狗回头看张老四,张老四做个跳的手势,大狗就跳下去。

    回来抱另一条狗,以同样方式抱上墙头,也是以同样方式跳下去,张怕再跳出去,拿绳子系在项圈上,牵着往胖子家跑。

    胖子等在路口,看到他们过来,马上转身往回跑,没一会儿,俩人俩狗进到地下室。

    来到这里,张怕开始给狗上课:“你们两个没良心的,我都救过你们一次,你们还这样对我?咱是不是哥们?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们么?”

    胖子说:“你没欺负它们?第一次见面就勇斗二犬,多牛啊!”

    张怕骂道:“靠,你好意思说这事儿?”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打不过你,还不能找帮手了?”胖子说道。

    张怕气道:“你那是帮狗!害老子花了二百块钱打疫苗,赶紧报销了。”

    “咱哥们之间,说钱不远啊?”胖子看着两只狗说:“它俩聪明着呢,别看表面对你凶,根本不咬你,除张老四就你能抱走,别人谁还行?不咬死才怪。”

    “这就是俩白眼狗,看见我就叫,看见我就露出昂然斗志,老子是红牛啊。”张怕拍了每只狗一巴掌。

    奇怪了,在这里狭小地方,主人也不在,俩狗竟然不朝张怕表示愤怒了。

    胖子说:“我出去看看,你看好它们。”

    张怕恩了一声,胖子离开地下室。

    地下室有很多东西,几个沙发垫子,还有些大纸壳,最主要的,他的《怪厨》也在这里。看着牛皮纸打包、外面又包着塑料布的书,张怕轻出口气,什么时候才能卖光?

    在地下室呆了俩多小时,胖子总算回来,一下来就说:“靠,绝对是被人告了,警察到处搜,抓了条哈巴狗走。”

    张怕说:“张老四又得罪人了?”

    “他得罪个脑袋。”胖子说:“就他现在那样,能得罪谁?”

    张怕想了下:“一会儿问张老四。”

    在警察离开后,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张老四才给胖子打电话:“是不是在你家?”

    胖子说是,又问你得罪谁了?

    “这次得罪狠人了。”张老四说:“刚给老三打电话,说是所长下令抓狗,这是从上面派下来的命令,可那种大官,我连见都见不着,怎么能得罪呢?”

    胖子问:“什么时候来拿狗?”

    “先不着急,我再问问情况。”张老四说:“听老三的意思,警察还会来,下次来就不能像这次这样侥幸,咱得多加小心。”

    胖子说:“我无所谓,就是你家狗关地下室,行么?”

    “不行。”张老四说:“你先别急,我找人问问。”挂上电话。

    胖子把这些话转述给张怕,张怕马上想起前几天跟张老四起冲突的那个中年人,跟胖子提了一下。

    胖子马上给张老四打电话。张老四也想起那个人,气骂道:“要真是那个混蛋阴我,我弄死他。”

    胖子说:“整点儿正经的,查查那个人是谁?现在是派出所领导派人来抓狗,说明那个人面子很大,起码能支使动所长,你得小心了。”

    听到这句话,张老四思考片刻:“我找人问问。”

    其实问也白问,因为不知道那个中年人叫什么,光凭一个印象就想找到人……你以为自己是神探?

    一小时后,张老四来电话说什么都没问出来。

    张怕抢过电话:“我可是在这里呆好久了,总不能一直陪着它俩。”

    张老四的两条大狗,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特别危险。张老四不在身边,张怕就得在场,不然很容易出事情。

    张老四想了下说道:“我现在过去。”

    于是没一会儿,张老四来到胖子家地下室。先跟张怕道谢,俩人做个简单交接,张怕回家继续干活。

    据张老四说,他养的两条狗是纯军犬。且不管这句话是真是假,俩大狗很聪明倒是真的,张怕要走,俩家伙竟然难得的冲他摇摇尾巴,送了一下。

    张怕又拍它们一下:“没白帮你们忙。”开门出去。

    他回家继续干活,胖子和张老四那面想办法找人调查是怎么回事。

    到了晚上,总算有了点消息,那天和张老四吵架的中年人是区政府的领导干部,负责幸福里拆迁工作,当天是微服私访。

    听到这个消息,可以确定一件事,幸福里确实要拆了,硬挺许多年,不可能再挺下去。,在如今的城市版图上,幸福里好象一块癣一样,一定要除去。

    因为这个消息,胖子一群人在大虎集合,边吃肉边喝酒,顺便谈正事。大家要统一思想,统一战线,一定不能轻易签搬迁合同。

    他们这是小范围的,大范围的会议开过许多次。

    最开始,是区政府派人来开。可每次召开会议,等于是给幸福里百姓提供信息,也是给了他们团结到一起的机会。在会议中,领导说什么没人在意,下面人在互相留电话号码、互相串联。

    当拆迁动员会结束,百姓们会凑一起再开个属于他们的会议,议题就一个,团结起来要高赔偿。

    因为赔偿问题,有个别人私下得到好处承诺,提前签搬迁合同,然后呢,事情传出去,幸福里先打上几架。

    今年这是又一次,只是不知道政府会什么时候召开会议。

    一般棚户区改造,政府尽量不出面,派人全程跟着就是,主要是企业行为,由企业召集大家开会,由企业跟大家签合同。

    幸福里不行,臭名昭著,政府强行摊派都找不到接手公司。难得有公司愿意出手,区里肯定要帮忙。

    跟利益相比,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胖子这些人统一过口径,又跟大虎说一声。

    大虎有点不乐意:“搬了,生意就不好了。”

    不去管大虎怎么想,一群人先研究过拆迁事情,再说起大壮帮忙租的房子,胖子说很满意,很大间屋子,最好多弄几张好看点儿的上下铺,大家可以住一起玩。

    al8?e‘x8???nt:21.0pt;mso-char-indent-count:2.0‘>刘小美说:“一点不绅士,在这个时候,你应该说你选饭店,你点菜,我买单。”

    张怕说:“好吧,我买单。”

    刘小美就笑:“怎么跟个木头一样?”说完想了下问道:“喜欢看电影么?”

    “你喜欢我就喜欢。”张怕马上回道。

    “等天黑了,咱俩去看电影吧。”刘小美问:“这算约会吧?”

    张怕说:“你不能这样,幸福来的太快,我会犯心脏病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