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35 以为这样写标题会容易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饭店里,陆一一跟娘炮聊的很好。两个男人为她一个女孩打架,女孩当然支持帅的一方。

    娘炮又会说话,东聊西扯让几个妹子很高兴。

    见张怕回来,娘炮假装好奇道:“你认识?”心里话明明是:不科学!为什么不找我这样的帅哥?你个王八蛋撬行!

    张怕说:“她不会喜欢你。”

    “我还不信了,你这是污蔑我兼着瞧不起我。”娘炮很愤慨。

    陆一一边上的齐留海女生笑道:“我觉得张怕说的对,那是我们音乐学院第一美女,平时根本不和男人说话。”说着叹气道:“不服不行,再漂亮的女生站她面前,四个字,黯然失色。”

    娘炮问:“你们还评第几第几美女?你们几个排第几?”

    “我们才不评这些无聊玩意。”陆一一说:“不过陆老师确实好看,是唯一的那么漂亮,跟你们说,每天都有跑车等他,每天都有人送花,可惜没用,刘老师就住后面家属院的单身宿舍,从这绕过去就是。”

    “她住宿舍?”娘炮问道。

    “你就别想了,从学校里可以直接过去,刘老师很少出校门,最远就是来这里买饭。”陆一一说。

    齐留海说:“刘老师特有才,不光舞跳的好,还会弹钢琴,我听别人说的,刘老师毕业时可以不回来,很多专业舞蹈学校和舞蹈团体要人,刘老师没去,一个人背个小包就回来了,特潇洒,特帅。”

    胖子说:“不科学啊,女人不都是嫉妒别的美女么?你们怎么吹捧她?”

    扎马尾巴的女生叹气道:“我能嫉妒一一,也能嫉妒大黄,可怎么嫉妒仙子啊?”

    大黄就是那个齐留海。继续说八卦:“我打小学那会儿就没见过有人写情书,上大学开眼了,听说隔壁学校有个帅哥,每天一封信准时送到教师楼,什么时候有人给我每天写一封情书,该多幸福。”

    娘炮说:“我写,你收么?”

    “你?”大黄想了下说道:“程序不对,人家写情书是不问女生的,你问过了再写……不对,没诚意。”

    胖子哈哈大笑:“你也有失蹄的时候啊。”

    娘炮说:“再废话,你结帐。”

    胖子摇头:“那不行。”边说边吃,言语清晰,当真有本事。

    陆一一忽然问张怕:“你认识刘老师?”

    “认识。”张怕痛快回道。

    “怎么认识的?”陆一一好奇道:“刘老师特低调,教工大会让她发言不去,迎新晚会不参加,毕业生晚会不参加,汇报演出不参加,好象小龙女一样活在自己的古墓里,他们说上次搞活动拉赞助,院长命令她都不去,后来院长大发雷霆,一笔四十万元的赞助变成二十万,白白少掉二十万。”

    “这算什么,上次电视剧来选演员,主角啊,刘老师鸟都不鸟。”大黄说:“还一次,张大胡子的戏,剧组邀请去京城试戏,刘老师也不去,王老师问原因,刘老师说,又不是主角,去不去没差别。”

    娘炮叹道:“这也太狂了吧?”

    “不是狂,人家那是不在乎。”马尾巴说:“刘老师来学院一年多,就没看她穿过裙子,太帅了,很多女生向她看齐。”

    听到这话,张怕打量下几个妹子,果然都是宽松舞蹈裤。

    陆一一问张怕:“你和刘老师关系好么?”

    “好,非常好。”张怕点头道。

    胖子说:“实在听不下去了,你和她好个鬼啊?我怎么不知道。”

    “你就知道吃。”张怕说:“我和她非常非常好。”

    “鬼扯吧你。”陆一一也看出张怕说假话。

    张怕咳嗽一声:“是不是该说正事了?”

    娘炮问:“什么正事?”

    张怕认真跟陆一一说:“娘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我俩要决斗,这是请你们吃饭的原因,饭后务必不要走。”

    胖子噗嗤笑出来:“同样是胡话,为什么这句我就信了呢?”

    “你脑子有病。”娘炮骂道。

    张怕叹口气,让胖子把剧本给陆一一:“你们先看,不满意就说,要选一个跟胖子搭戏的女主角,前几集没工资,要看反响,也要看能不能拉到赞助。”

    “成,我们拿回去看。”陆一一回道。

    现在的张怕是开心的,不过也有点迷糊,晚上要怎么面对那个喜欢的人。

    饭后回家干活,紧赶慢赶在五点之前完工,关电脑下楼,骑自行车飞奔,顺便打电话:“那什么,上哪吃?”

    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还以为你放我鸽子。”跟着笑道:“量你也不敢。”

    张怕说:“二十分钟后,学校门口见。”

    对方说好,结束通话。

    那个声音的主人叫宫主,打小在蜜罐里长大。父母也是把她当成真的公主来养。张怕很早很早就认识她,在她还是小朋友的时候。

    张怕比她大很多,少说有个五六七八岁,认识了以后,很用心的对她好。直到小朋友长成大美女,也是考上大学。

    只是从宫主考上大学后,其实在高考前就没再联系过,许多岁月如水流走,心里总会想起以前的许多事情。

    喜欢是一定的,也许宫主也喜欢自己?张怕不知道,年龄的差距隔断许多许多,从来没有机会说这一切。

    再说一遍,男人不能穷。没有钱,真的是一切妄谈。

    没有钱的张怕不敢有任何奢望,偷偷跑来这个城市,因为宫主在音乐学院上学。

    四年多过去,宫主应该是考上研究生,继续读书。张怕却是老的更快,三十不立,不立,不立。

    好多年不见,今年终于遇见。张怕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知道能说什么。比如下面这个问题。

    俩人见面后,宫主第一句话是:“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张怕嘿嘿笑了一声:“吃什么?”

    “滑头!”宫主眼睛很大,小小红唇不满意地撅起来:“你说吃什么?”

    张怕想啊想,小声说:“拉面?”

    “好。”宫主嘿嘿一笑:“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小菜也好,你带我去。”说着坐到自行车后座上。

    张怕蹬自行车出发:“你指路。”

    在他俩离开后,学校门口阴影处走出个帅气大男生,和宫主一直在一起的那个男生,呆站着不知道想什么。

    张怕不知道,也是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估计全天下最迷糊的言情剧也说不出此时他心中所想。一路沉默蹬车,没几分钟到地方。

    面馆不大,看起来很干净,被一面大玻璃隔成两个空间,一面是厨房,一面是餐厅,可以看到厨师做菜。

    宫主点上几个小菜,又两碗面,再有两瓶啤酒,主动给张怕倒酒:“庆祝咱俩好久没见。”

    张怕说:“那不是久别重逢么?”

    “久别?你和谁久别?”宫主笑着举起酒杯,轻轻碰下张怕的杯子:“干。”

    说完就真的一口干掉大杯啤酒,放下杯子说:“今天真高兴。”

    张怕说:“我也高兴。”

    “高兴还不喝酒?不能耍赖。”宫主盯着酒杯说道。

    张怕笑了下,拿起酒杯喝光,宫主已举着啤酒瓶准备倒酒。

    “还以为你不想再理我了。”宫主边倒酒边说,一杯酒倒满,放下酒评想想问道:“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再理我了?”

    “没有的事!”张怕赶忙说话。

    宫主嘿嘿一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像我这么好看这么有魅力的公主,你怎么会不理呢?”

    张怕说是。

    宫主再给自己倒酒,举起说:“再喝一杯。”

    张怕马上喝掉,放下杯子说:“吃口菜。”

    “恩。”宫主放下酒杯,满面微笑看张怕,一直看。

    张怕说:“你看什么?”

    “我想起件事儿,咱俩从来没有合照过,你是不是没有我的照片?”宫主问。

    张怕想了下说道:“在你的网上空间看过照片。”

    “好看吧,嘿嘿。”宫主读研究生,是成年人,可看到张怕,好象又变成过去的小朋友。

    “好看。”张怕回道。

    “我要合照。”宫主拿手机站在张怕背后,两个脑袋贴很近,宫主说:“笑。”

    张怕就笑,合照一张。

    宫主没走,问张怕:“你不合照么?”

    “照。”张怕赶忙拿出手机,也是拍上一张。

    宫主这才满意回去坐下,服务员大喊:“谁的毛细?”

    宫主大声回应:“这儿。”

    服务员端两大碗面走过来:“两碗?”

    “是两碗。”张怕接过一碗,轻轻放到宫主面前。再把另一碗端自己眼前。

    吃面的时候很安静,俩人很有默契地不去说从前,宫主偶尔推销一下这家店如何如何。张怕虚心聆听。

    宫主没有问张怕为什么不联系她,没有问最近在做什么,没有问为什么消失好久。张怕也没有问那个男生是谁。

    很快吃好面,张怕结帐,宫主忽然问话:“还欠我几顿?”

    张怕举起拳头说:“十顿。”

    “十一顿。”宫主说。

    “恩,是十一顿。”张怕回道。

    宫主笑道:“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我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因为你说的对。”张怕回道。

    “走,带你参观我的校园。”宫主起身往外走。

    张怕跟上,开自行车锁:“上车。”

    “走回去吧。”宫主说。

    张怕说好,推自行车走在外边,让宫主走在人行道里面一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