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32 想法和写出来的东西会有出入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说:“这个不能怪别人,换成是你俩,假如我得罪郭刚,找你们帮我出头,你们会怎么做?这样事情真怪不到别人身上。”

    “靠,根本两回事。”圆脸妹子说:“有些王八蛋睡我们的时候说什么都好,一出事就拉稀,跟你说的不是一回事,起码我俩没睡你。”

    张怕被呛的咳嗽一声:“咱能不能温柔点说话?”

    “我们帮你拿东西吧。”圆脸妹子想了下,忽然笑着掀开衣柜帘,拿出个小包说:“我们的丝袜、内裤,有些男人就喜欢这玩意,越**的越喜欢,还有喜欢从我们身上脱下来的,要高价买,现在便宜你了,拿去。”

    张怕又被呛了一下:“你们不知道,我假装正经很辛苦,不要勾引我好不好?”

    胖子说:“我不像他那么假,拿出来看看。”伸手去拿小包。

    圆脸妹子不给他,回身去鞋里找两双袜子丢给胖子:“你拿这个回家打飞机。”

    胖子很受伤:“一样的男人,为什么要有不一样的待遇?”

    “我们高兴。”圆脸妹子又打开行李箱:“我给你拿一套最性感的吧,等我们走了,你还会想起我们。”

    张怕赶忙拒绝:“快停!你们这是要毁了我做正经人的机会。”

    长发妹子也起哄:“好多鞋,这些可以扔了,这几双给你,多好看。”她说好看的都是高跟鞋,很干净、也很新,丢掉确实浪费。

    张怕当没听见,左右乱看的打量房间里的东西,有充电宝、有衣架、有耳机……跟俩妹子说道:“以后记住,钱赚的不容易,没用的东西别买了。”

    “听你的。”圆脸妹子说:“把电话号留给我,还有,不许换号码,我们想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以张怕的性格,根本说不过俩特别开放的妹子,叹口气给出电话号码,看着俩妹子记下来,问:“什么时候走?”

    “明天晚上的车票。”长发妹子说:“搬东西吧,先搬你屋里。”

    张怕应声好,询问哪些东西是房东的。

    长发妹子回话:“床和桌子,其它都是我们买的,这两个床垫老贵了,巨软巨舒服,明天一定要搬过去,还有这两床被,又大又软又暖和,都是新的一样。”

    张怕应了声,招呼胖子:“干活。”

    胖子问:“晚上吃饭有我么?”

    “你帮着干活就有你。”圆脸妹子说道。

    胖子说:“我喜欢这句话。”开始搬东西。

    张怕搬东西还要挑选一下,像女人用的脸盆、毛巾什么的就不要了,还有些女性清洁用品。再有裙子、鞋这些东西,也是不想要。

    胖子不管那些,为了争取晚上那口饭,把张怕挑选剩下的东西也搬过去,反正两步路的距离。

    不到半个小时,大房间里只剩下两张床、一张桌子,两个大行李箱,加一点零碎物品。别的东西全堆在张怕房里。

    张怕房间没地方,所以,有许多东西被塞进俩简易衣柜里,塞得鼓鼓囊囊,柜子顶上还放着许多东西。

    张怕很郁闷,一面骂胖子,一面从胖子搬的东西里往外择不要的物件,反被胖子骂:“先干活行不行?明天再挑。”

    当然不行,在搬空了隔壁房间后,张怕把女人用的衣服鞋往外拿,可很多衣服明明很新……

    看着一堆东西有点头痛,俩妹子使用化妆品,还使用香水,她们的东西也带有这种味道。尽管张怕很想清理出去这堆东西,可俩妹子过来说:“走吧,出去吃饭。”

    张怕看眼时间,说:“还没更新,你们先去。”

    “我们等你。”俩妹子说。

    张怕暂时放弃掉丢东西的想法,专心写字,半小时以后发上网,完成工作,出去吃饭。

    四个人吃川菜,找个小包房猛喝酒。

    俩妹子真是受过太多委屈,在离开这个城市的前一天,尽情发泄,尽情诉说,说着歌厅里的谁谁谁不是东西,谁谁谁真坏,谁谁谁连小姐的钱都不放过,还说跟谁打起来,想要打谁,某个**就该万人操……

    从她们嘴里确实听不到什么好话,张怕也不劝,自己喝自己的,由着俩女人猛说。胖子是最恰当的捧哏选手,时不时说上两句加入到谈话当中。

    从五点开始喝,到十一点多才离开。走出饭店,俩妹子请张怕唱歌,说以前唱歌是工作,现在要去逍遥一次。

    张怕没答应,送妹子回家。

    俩妹子确实喝多了,边走边调戏张怕,一个说要不要啪啪啪?一个说泄泄火。一个说自己是真材实料,一个说自己有本事。

    张怕没接话,倒是把胖子说的两眼放光,说:“张怕不同意,还有我,随时可以贡献身体。”

    他没有贡献成,俩妹子喝多了,比着说完胡话,当街呕吐。

    俩妹子不愧住一起,连呕吐都一起。

    再美的女人,在呕吐的时候也是不堪入目。何况是两个小姐。胖子利马没了兴趣,蹲在不远处看热闹。

    张怕拍拍这个后背,又看那个几眼,俩妹子先后吐三次,吐的没有东西了,一个找个干净地方,靠着墙根蹲下,一个抱住电线杆子哭。

    胖子说:“这都是什么事儿?”

    张怕说:“你看着,我先送一个回家。”扛起抱电线杆子哭的长发妹子,一路送到家门口,放到地上,再回去扛圆脸妹子。

    胖子又说你真牛皮的废话,对小姐都这么认真……晃晃着回家。

    张怕在圆脸妹子的包里找到钥匙,开门进入,再把俩妹子弄进屋,往各人床上一丢,完事大吉。

    一般电影电视里有这种情节,一定会发生什么故事。比如男人送女人回来,因为酒醉,倒在同一张床上。又或是女人呕吐,帮女人脱衣服,也是乱迷糊的留在同一个房间。还有更生猛的就是大醉中的男人跟女人发生关系。

    张怕这里什么都没有,把女人丢倒床上,捎带脚的脱去鞋子,关门离开。

    喝多酒会头晕,有时候会不想睡。坐在凳子上,看着满屋子的东西,张怕忽然想去许久许久以前的一些事情……

    想上好久,才终于上床睡觉。

    隔天起床,先去看隔壁俩妹子的状态,长发妹子还在睡,圆脸妹子翻来覆去的说难受说头痛。这是大醉后的正常反应。

    张怕关门下楼,去药店买解酒药,回来给俩妹子吃下,没一会儿,俩妹子重又睡着。张怕回房间干活。

    俩妹子在中午醒来,洗过脸,找张怕把床垫子和被褥拿过去。

    张怕想说不要。

    长发妹子说:“你看你的床,一床薄褥子,下面就是床板,不硬啊?”

    张怕笑了下,这样的床已经睡了四年多。回话说:“习惯了。”

    “习什么惯,白给你的东西还不要,都是新的一样。”俩妹子帮忙,三个人把床垫子搬到张怕床上,再铺上她们的褥子、床单,长发妹子笑着说:“这下,你跟我俩睡一个被卧了。”

    张怕说谢谢。

    “是我们谢你。”长发妹子说:“不知道为什么,离开这里才觉得你真好,是真心对我们,不占我们便宜,也没有那些虚头八脑,还肯帮我们出头,真的,谢谢你。”

    张怕说:“昨天已经说过了。”

    长发妹子笑道:“感谢的话不怕多说几遍。”

    经过这一次倒腾,俩妹子的房间彻底空了。跟张怕说几句话,下去通知房东。

    别的地方租房子要押金,这里没有,知会一声就得。

    房东也是不在意楼上房间会如何,看都不上来看一眼,说声知道了,完事。

    俩妹子把行李箱放到张怕房里,说出去吃饭。

    于是就吃吧,张怕没有推辞,找家小饭馆点菜。

    当是送行宴,虽然这辈子未必再有见面机会,可也该请吃顿饭。

    大家都不是本地人,一经分别,从此天各一方,许多年以后回忆过往,才发现曾经遇见过很多人,也曾经相处的不错,可惜再无联系。

    午饭是张怕请客,俩妹子抢了两次没抢过,便是说谢谢,又说合照。

    在饭店照过几张照片,三人回家。回去路上,圆脸妹子说:“干脆我们养你得了。”

    “什么?”张怕怀疑自己听错了。

    圆脸妹子说:“你带我们一起走,去联系歌房什么的,我们挣的钱分你一份儿。”

    张怕听明白了,说:“你们让我当**子?”

    圆脸妹子说:“什么**子?就是鸡头,你可以再找几个女孩一起带出去。”

    张怕轻轻摇头,没说话。

    很快到家,三个人在房间里闲聊几句,俩妹子提出告辞,意外的是,下楼时,俩妹子都流泪了。

    先是圆脸妹子哭,长发妹子被感染到,跟着一起哭,总算有了离别的悲意。

    张怕送下楼,送到街上,看着出租车带走两个人,再回头看看二层楼,从现在开始,那里只剩下自己。

    略发会呆,回房间干活。文章上传后,开始清理两个妹子留下的东西。

    好多个娃娃,还有几个玩具,基本是新的,还有没开包装的,可以留下。洗衣粉、肥皂这些东西可以留下。洗脸盆……留下。电视、游戏机就不用说了。挑来挑去,除去旧的衣服鞋,觉得丢掉什么都有些浪费。甚至那些衣服鞋也不是很旧,可以捐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