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28 不知道你们会怎样想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认真回道:“没,我要他赔偿。”

    “行啊,进去录口供。”警察又冲胖子说:“还有你,把视频拿进来。”

    胖子问:“什么视频?”

    这是摆明不给面子。看胖子这些人的表情、架势,分明是滚刀肉、老油条。

    警察才不管你们打生打死,有人报案,那就处理。于是不再理会胖子,跟张怕说:“进来录口供。”

    “我受伤了。”

    “受伤就去检查,找个人进来跟我拿单子。”警察又冲微胖青年说:“你也进来。”

    微胖青年阴冷看向张怕:“我一定弄死你。”

    张怕慢慢起身:“哎呀哎呀,痛死我了,他还威胁我,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

    胖子说:“用不用啊那么多次?”

    张怕回道:“用,这是表示我的伤心欲绝,被人打成这样,起码是个癌。”

    “癌不是打出来的。”胖子好象捧哏演员一样搭话。

    张怕说:“痛癌。”做痛苦状,冲胖子说:“拿单子。”

    这个单子是派出所开的,要求去公安医院做检查,医生写出诊断书,再带回来协商赔偿问题。

    公安医院的医生很酷,见惯各种人,见惯各种伤,嘴巴特别严,即便你是病人,他也不会多说一句,这是避免担上不必要的责任。

    同时呢,假如你在装伤,说头迷糊眼睛花耳鸣什么的,医生也不跟你辩,首先是看片子,各种片子看过,按片子写诊断书。假如你一定要头晕,医生会把这句话加进去。

    一个半小时后,张怕拿了张头晕眼花耳鸣肚子痛的诊断书回来。虽然从CT片子上完全看不出受伤。

    有了这个证明,张怕可以漫天要价。微胖青年当然不理会。在张怕去医院的这一个多小时里,他又喊来许多人,比如他爹。

    他爹还是很有钱的,认识很多人。可惜没什么用,张怕不松口,就是派出所所长也没办法,难道要硬关起来?那才是给自己找麻烦。

    胖子负责谈判,说有确实录象记录,你们家公子殴打我朋友,公安医院给的诊断,可以告你们什么什么的。

    其实别的不重要,视频最是问题,张怕已经倒在地上,胖青年还踢他打他。张怕很配合的做出痛苦表情、大声叫惨,在视频里看,是相当可怜加相当惨。

    如果把这个视频放上网,再曝出姓名、家世,对谁都不利,除非市局出面进行删减控制。可要是真麻烦到那么多人,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于是赔偿吧,一万块钱加娘炮无事。

    微胖青年报警,就是想像张怕这样阴娘炮一次。现在阴不了了,双方达成协商,胖子交出视频,他们给钱离开。

    这么一听,好象一万块钱很好赚?事实是很难!当着漂亮女孩的面耍无赖,试问有几个男青年能做到?你什么时候见过大小伙子满街打滚的碰瓷?

    人活一张脸,像张怕这样能豁上脸皮的……只能证明一件事情,他对陆一一几个漂亮妹子没有一点想法。

    当事情解决以后,张怕让乌龟送女生回学校,那些女生看他的表情都不对了。

    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什么表情,肯定没有喜欢和好感在里面。

    张怕无所谓,跟娘炮说:“你到底干嘛了?”

    娘炮朝张怕伸出两个大拇指:“服了,老子这辈子没服过谁,你是第一个。”

    张怕说:“你见的人太少了。”

    胖子也说服了。

    是得服,一个穷鬼捐出一万块,一个正常大小伙子在女孩面前满街打滚,这哪是正常人做的事情?

    在女人面前打滚撒泼……好吧,是一件很有想象力的事情。

    张怕倒是全不在意,说:“我走了,回家干活。”

    胖子直接又没语言了,连道别的话都懒得说,看着他上出租车离开。

    老孟凑过来说:“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不知道。”胖子说:“他当初要是跟咱也这样耍无赖,至于打上一个月么?”

    “不止一个月。”娘炮说:“就他马因为你,一个月内老子住院两次,刚泡的电影学院妹子都丢了。”

    胖子鄙视道:“说的好象我没住院一样?”

    “张怕没住院。”乌龟说道。

    是啊,一个人打一条街,打的满身伤,硬是不住院……现在一想,应该是没钱住院。

    “我明白了。”胖子说:“那就是个变态。”

    “还好这变态够朋友。”娘炮说:“咱也回吧,找饭店打包。”

    大家同意下来,先找饭店打包七、八个菜,再打车回幸福里,打算慰劳张怕,他帮着出了这么大的力气。

    张怕没在家,在音乐学院。

    从认识张怕开始,陆一一对他的感觉是不好也不坏,反正就一普通人。可今天在派出所门口做的事情,实在超出想象、难以接受。

    即便是自己被人打了,也不会倒在地上抱着人家腿不放……

    陆一一越想越不明白,尽管对张怕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可这件事情是因为自己而起,在回到学校后,找个借口跟同学分开,第一件事是给张怕打电话。

    派出所离学校很近,她打电话的时候,张怕坐上出租车才走过两条街。陆一一说你能回来么?我有些话想问你。

    张怕说能不去么?

    陆一一说:“你是不敢来?还是不好意思来?或者就是不想来?”

    张怕说:“不想去,我觉得没必要。”

    “可我有话想问你。”陆一一说。

    张怕看眼时间,说声好,等我。让司机调头去音乐学院。

    陆一一等在校门口,把张怕带进校园,站在花坛边上说话,第一句话就是:“你没有羞耻心么?”

    张怕面色平静:“有是肯定有,但要分时候,有些时候没必要。”

    陆一一想了下说道:“我想说,你要还是这样,我就不参与你们的网剧了,我觉得会不舒服,一个人倒在地上抱别人大腿、耍无赖要钱……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怕说:“没事,我不在意。”他是真不在意。

    “不在意?”漂亮女孩的思维好象有些不同,想想问道:“我不好看么?”

    张怕没明白:“你这是什么思维?”

    陆一一点点头:“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在意我?”不等张怕回话,她马上又问:“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扬帆出事,你根本不会来,是不是?”

    张怕思考下问道:“你是想让我喜欢你么?”

    陆一一脸红一下,连忙摇头:“不是。”

    张怕说话相当直白,“那知道了,就是你不在意我是否喜欢你,你也不会喜欢我,但如果我直接表明不喜欢你,你会有一些不爽和失落,对吧?”

    陆一一没回话,这句话没法接。

    张怕笑了下:“其实没什么,你挺好看的,也挺懂事,以后应该有很好的男孩喜欢你,有很好的未来,郑重提醒,娘炮不合适,别理他了。”

    陆一一问:“你说话一直这么直接么?”

    “直接点儿比较省时间。”张怕说:“说客套话太罗嗦,说假话太费脑细胞。”

    “那我知道了,谢谢你今天帮忙,我请你吃晚饭吧,去食堂吃。”陆一一是在礼貌的客套一下。

    张怕说:“不了,我得回家干活。”

    陆一一顿了下问道:“扬帆说你每天都要写作,是真的么?”

    “不是写作,是打字编故事。”

    “你真有毅力,不过……”陆一一顿了下说:“没什么。”

    张怕笑道:“你是不是想问一个我这样有毅力的人,努力追逐梦想的人,应该是情操高尚才对,怎么会躺在地上打滚耍无赖讹别人钱?”

    陆一一小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怕笑了下:“因为我不在乎。”又说:“该解答的问题解答完毕,走了。”

    陆一一又说一遍:“我请你吃饭。”再说谢谢你。

    张怕笑笑,挥挥手往外走。走到学校门口,眼角出现一个熟悉身影,很熟悉很熟悉,不过已经几年没见。

    停住了看那个身影走进校门,穿练功服,舞蹈鞋,戴个耳机边走边听歌。

    身材苗条,脚步轻的像精灵一样。张怕转身跟上,一步步跟上,眼睛在看那个背影。

    那个身影走很快,飘过花园,飘过长廊,飘进女生宿舍楼。

    张怕退回长廊,靠在角落看宿舍大门。

    在今天以前,他来过很多次音乐学院,不过只在校门口看上一会儿就离开。他知道有个人在这里上学,却是从不见面。

    大概看了半个多小时,看到许多个漂亮女孩来来往往,直到那个身影再次出现……

    还是戴着耳机,还是穿练功服,背个小包往外走。

    等她走远,张怕才慢慢跟上。

    她去的是琴房,在门口登记,找空房间练琴。张怕进不去,或者说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远远停步,看着一扇又一扇窗户,不知道她会在哪间屋子。

    能听到有琴声传出,很多的琴,很多的节奏。还有人练声、练歌,透过墙壁和窗户,声音变小许多。

    一步一步走,听着一个又一个声音,这里是音乐的天堂。

    往前走,有一排高高的窗户,没有音乐声传出,再往前开着道小门。

    张怕慢慢溜达,不知道为什么就走进那道小门,走上几阶楼梯,进入走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