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26 因为还有个故事在构思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胖子问:“干嘛?”

    张怕说:“等人。”

    “等谁?”

    “那四个猴子。”张怕回道。

    胖子说:“你就是闲的。”跟着又说:“张大侠,我算是服了。”

    “你病了?”张怕问。

    胖子在他边上坐下:“一万,还没捂热就送人了?牛皮。”

    乌龟站到前面:“你总这么牛皮,会没有朋友的。”

    张怕摇摇头没说话。

    稍等上一会儿,那天帮忙打架的四个猴崽子来了。看到他们,赶忙来打招呼:“张哥、胖哥,乌龟哥。”

    张怕起身道:“跟我走。”

    “去哪?”有人问话。

    张怕没回答,带他们走去篮球场。

    等他们跟来,张怕站住了说:“老子心情好,给你们上个课。”

    “什么课?”又有人问话。

    张怕说:“马列主义,给你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别逗了,张哥。”小屁孩笑着回道。

    “从明天开始,你们只有三个地方可以去,一是学校,二是医院,三是家,必须给我上学,放学来帮医院帮忙,再是回家,如果上课的时候不在学校,可以试试。”张怕说:“对了,明天上午我去你们学校,谁要是旷课,会有惊喜的。”

    “张哥,你这是干嘛?”四个小屁孩开始要近乎。

    张怕说:“住院部三楼,记住我说的话。”说完就走。四个小屁孩互相看看,有人说:“先去看猴子。”于是去住院部。

    张怕这面,胖子笑道:“咋的?想当老师啊?”

    “不是想当老师,是不想他们跟老秋一样被人捅死,还有老牛、德子、朱三儿,全在里面关着呢。”说完这句话,猛踹胖子一脚:“你是运气好,不然早死了。”

    胖子撇撇嘴:“不要以为你比我能打,就可以随意凌辱我的人格。”

    张怕也是撇撇嘴,等走出医院,赶忙伸手拦车,赶回家干活。

    在车上,胖子说:“先去大虎,我请你烤点肉,总不能不吃饭就干活。”

    张怕恩了一声。

    胖子叹口气说道:“你真他马的傻,一万啊!那是一万啊!那是一万块!”

    张怕说:“当没赢过就是。”

    “好吧,没赢过。”胖子说:“就算你不想要,可以投入剧组啊,选个漂亮小姑娘演员。”

    张怕说:“你是打算假公济私么?”

    “什么?”胖子假装没听明白。

    张怕说:“你是知道我拿你做主角,想给自己找福利是不是?”

    “我是想把网剧做好,是为了大家,也是为了事业,怎么是为自己找福利呢?”胖子不承认。

    张怕说:“钱反正都要花出去,拍戏和看病,没什么不同。”

    “好吧,不同。”胖子说:“叔叔请你烤肉,吃饱了回去干活。”

    张怕答应下来。

    然后就烤肉呗,结果三瓶啤酒下肚,张怕瞪着红眼珠子问:“我是不是干了件傻事?”

    “什么?”胖子问。

    “我怎么就把钱都给了?”张怕说:“一万啊,那是一万啊,想起来就心痛。”

    胖子说:“你终于是个正常人了。”

    张怕琢磨琢磨,起身冲胖子勾手指头:“过来。”

    胖子问干嘛?

    张怕又冲乌龟勾手指头:“你们俩混蛋,明知道我没钱,在我热血冲动装大尾巴狼的时候,为什么不拦着?”

    乌龟看眼胖子,小声问:“三瓶就多了?”

    胖子说:“有可能。”

    乌龟回道:“那还等什么?”冲大虎喊声:“老板,先欠着。”声音落下,乌龟和胖子嗖的就跑没影了。

    张怕很气愤:“还敢跑?”撒丫子追出去,边追边喊:“我的一万块钱啊……”

    追逐战在十分钟后落下帷幕,因为没找到人,张怕只能很郁闷的回家码字干活,一万块没了,总不能连全勤也没了,要止损,一定要止损!

    在三瓶啤酒的引导下,在损失一万块钱的懊悔中,内心情绪得到宣泄,难得的写了两章好故事。待文章上传,倒在床上的他还在念叨:“我的一万块啊。”

    隔天上午,收拾收拾自己,去猴子读的中学,一一九中学。

    一一九中学完全对得起这个名字,从校长往下尽是爆脾气。在严禁体罚的今天,就上个月,一学生因为考试作弊被老师打进医院。

    老师说就扇了两巴掌,家长不同意,一定要住院要赔偿,闹出很大动静。

    猴子的班主任叫刘芳芳,三十岁,戴个眼镜。

    张怕来的时候,刘老师在上课,多等会儿才有机会见面说话。

    刘芳芳问什么事。

    张怕做自我介绍:“我是云争的邻居,云争的母亲得病住院,家里又没钱,云争才会做傻事,我是来赔不是的。”

    刘芳芳看他一眼:“云争啊,学校决定开除他,不用来了。”

    “刘老师,这个事情能不能商量一下,哪怕留校察看也行。”

    “学校决定不是菜市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刘芳芳说道。

    “不是讨价还价,是给最后一次机会,以后再有这样事情发生,开除,我帮你们开除。”张怕说:“现在是情况特殊,云争的母亲因为没钱,医院没安排手术,正硬挺着呢,她还不知道云争因为偷钱被抓进派出所,更不知道被开除,在这种时候要是知道孩子被开除,一着急一上火,兴许就过去了。”

    张怕边说边观察刘老师表情,接着说话:“我说的是真的,你要不信就跟我去医院……不瞒你说,他家是真没钱,云争妈妈是真没钱看病,还是我们几个邻居凑些钱送过去,运气好的话,够手术费了,才能治病。”

    刘老师只是在听,没有说话。

    张怕继续劝道:“麻烦老师帮忙说个情,公平说一句,这孩子确实欠收拾,可现在真不能收拾啊,闹不好就出人命……刘老师知道他是单亲家庭吧?其实是根本没结婚,不知道爸爸是谁,房子是租来的,云争妈妈实在不容易,老师你也是女人,就给可怜女人留一条路,通融一下,好么?”

    刘芳芳叹口气:“好吧,我去跟主任说一下,你等我。”说完起身出门。

    二十分钟后回来,告诉张怕:“最后一次机会,这次先记个处分,以后要是再有类似事情发生,肯定开除,到那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张怕说一定一定,又说麻烦,还说谢谢,反正是感恩戴德一般。

    看他这么在乎,刘老师疑问道:“你跟云争母亲是什么关系?”

    张怕赶忙说道:“打住,千万别乱想,我和他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说这话的时候,心又在滴血,一点关系没有,为什么就要给出一万块钱啊!

    刘老师笑了下:“那行,知道了,叫云争回来上课,明天可以么?”

    张怕说:“下周行吗?他要照顾母亲,他家一个亲戚都没有。”

    刘老师想了下说好,又说你也真是够热心的。

    “我不想热心,一点都不想。”张怕回道。

    刘老师说:“行,就这样吧,你还有事么?”

    “没了没了,谢谢刘老师。”张怕道谢后告辞离开。

    这个上午就做了这么一件事,出来后给猴子打电话:“在哪?”

    猴子说在医院。

    张怕说:“好好照顾你妈,我跟你们班主任商量了,暂时不开除你,下礼拜回来上课。”

    “啊?”猴子有些惊讶。

    “啊个屁你啊!我话扔这,你妈得病,我给了一万,不冲别的,就冲我这一万块钱,哪怕是装相,你是不是也得给我好好装几年?”张怕说道。

    “谢谢张哥,我装。”猴子回道。

    郁闷个天的,你说装?张怕叹口气:“那就好好上学,还有你们一起的几个混蛋……对了,我去找那几个混蛋,挂了。”挂掉电话,张怕回去教学楼,挨个班级看。

    他不想这么做,可只记得几个小混蛋的外号,根本不知道名字。

    溜达没一会儿,下课了,抓个看起来很嚣张的毛孩子问话。

    那几个小混蛋在学校里的名气真响,一问都知道。张怕去班级门口等着,等上课铃响起,往教室里看,郁闷个天的,四个混蛋,居然一个都没在。

    张怕给猴子打电话,让他把那几个混蛋的号码发过来。

    四个小混蛋在一起,商量去火车站仓库偷铁,目的还是给猴子筹钱。

    张怕打过去电话,四个小混蛋完全不承认。

    张怕说:“我就在你们学校,等你们。”

    “我们去可以,但你不能动手。”

    “跟我讨价还价?”张怕说:“一个小时,我等你们一个小时。”说完挂电话。

    四个小混蛋商议商议,赶忙往回赶,结果就在学校门口,四个人刚一出现就被张怕全部揍在地上。

    那是真打啊,最狠一脚把人都踢出去两米多。打倒四个小混蛋,张怕说:“刀呢?”

    “没拿。”四个小家伙小心站起来,问话:“大哥,出气了没?”

    张怕被说无语了,沉默片刻说道:“可能是昨天没说清楚,那我再说一遍,进去上课,谁敢旷课,除非晚上不回家。”说完就走,看都不看四个小混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