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24 希望有很多人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没时间搭理他,让司机加快速度,到家后马上开工,努力写故事,努力更新。

    运气还算不错,晚上十一点五十九分还多的时候成功上传文章,胜利保住到今天为止的全勤。想要拿全勤,每天要更新任务字数,整月下来一天不少,才能领到。

    搞定文章以后,赶紧上床休息,明天还得去领奖金。

    一万啊,绝对一笔巨款,起床后,张怕拽上乌龟、娘炮、胖子、老孟,五个人一起去领钱。

    那哥三个很爽,领奖金就意味着可以花天酒地潇洒一把,起码烤肉、唱歌必不可少,还可以找小姐……生活不要太美好好不好?

    唯一不爽的是胖子,睡一宿觉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是张怕拿冠军。

    他们去太早,十点多赶到台球城,老板还没来。服务员打过电话,说老板下午过来。

    张怕惦记一万块钱,不肯走,说是边打台球边等。

    娘炮几个人当然不肯,享受要从现在开始,先吃午饭,回来领钱,再去唱歌,晚上再喝一顿,酒要连起来喝才有意思。

    张怕人单力薄,到底没拗过他们,答应请吃午饭。

    请吃饭是一件大事,要争取选择权。哥四个几经争取,夺到四盘菜的点菜权。张怕争取到饭店选择权。

    哥四个不放心,给张怕的饭店选择权加以限制,一个是在台球城周围两条街以里,一个不能是早点铺子,也不能站街上喝风,要有店铺。

    哥四个想的很好,哪怕是包子铺饺子店也有炒菜,总能享受到一顿美味。

    可千算万算,漏了一家大店面,麻辣烫,并且不卖酒。看着张怕微笑请他们进门时的表情,哥四个连愤怒都没了,齐齐化悲愤为食欲,坚决不能让张怕这个黑心老板得逞。

    所以,当四个人抬着肚子离开麻辣烫店的时候,张怕一脸悲愤,边走边骂:“一群王八蛋,吃麻辣烫都能吃进去三百多,怎么不撑死你们?”

    “刚吃个半饱,怕你花钱,我们都是悠着吃的。”老孟说道。

    “我靠,老子不信邪了,回去继续吃,我想请你吃个全饱。”张怕咬牙切齿道。

    老孟摇头:“那不行,既然出门,怎么还能回去?”

    下午两点,五个人回去台球城。老板还成,没食言,给了一万块钱,还给了第一名的证书。跟着就是叹息:“你也算有本事的人,差点让比赛成为闹剧,也差点坑我一次。”

    “坑你?怎么坑的?”胖子问。

    “我送医院那家伙还行,垫了两千块钱,晚上就给了,还说谢谢我,没找麻烦,要是摊上个无赖,这一万块钱早变成医药费。”老板说道。

    张怕说谢谢。

    老板说:“你还真应该谢我。”跟着又说:“照相,好歹弄次比赛。”

    张怕便是陪着老板照上几张照片,然后离开。

    下楼时,乌龟说老板识相,要是敢不给钱,他就把店给砸了。

    “行了,别吹牛了。”张怕说:“我出三百块钱,你们唱歌,我回家干活。”

    “干你个脑袋,三百块不够!”老孟喊道。

    “下午场便宜,够了。”

    “小姐呢?加上小姐,连酒钱都不够。”老孟说:“你拿一千吧。”

    “我弄死你,没有!”张怕说:“现在连三百都不给了,老子管你们去死?”

    “我靠,不给钱就在街上给你扒了,给不给?”胖子威胁道。

    张怕刚说声不给,胖子电话响起,接通说上几句话,挂电话说:“走吧,去医院。”

    “怎么又去医院?”张怕问道。

    “猴子娘住院,亲戚一个不出现,没钱交医药费,猴子去偷钱被抓,现在在派出所,说是老师能去领人。”胖子说:“不管怎么说,先去医院看看。”

    老孟叹口气,从兜里摸出两百块钱:“没了,最近特穷,我就不去了。”

    娘炮摸出五百块:“泡妞基金,我也不去医院。”

    乌龟接过这俩人的钱,跟胖子和张怕说:“咱仨过去。”

    张怕应声好,三个人打车去医院。

    区医院,因为市级医院太贵,猴子家住不起。可就是区医院也快住不起了。

    猴子是前几天打架的五个英勇少年之一,单亲家庭长大,根本没见过爹。他娘也没结过婚,是未婚产子。因为猴子的出生,娘家直接断了所有联系。

    猴子娘其实很年轻,三十四、五岁的年纪,因为养猴子,硬是从一个青春少女变成工厂大妈。她想多赚钱,可还要照顾孩子,两边都忙不过来,一路跌跌撞撞的,导致工作没做好,孩子没教好。

    猴子家是租的房子,一个小单间每月二百八十块。一租就是十好几年。

    猴子娘积劳成疾,加上孩子不省心,工作没着落,未来看不清,一天天都是阴着脸。十几年下来,不病才怪。

    其实也好理解,三十来岁,女人最成熟、性感的年纪,应该好好的幸福的享受生活,而不是每天像狗一样的到处找骨头吃……想一想电视上出现的大腕女明星,基本都是三十来岁,既然她们可以很漂亮很幸福的活着,为什么猴子娘不行?

    在去医院的路上,胖子又接到电话,说是老师不去派出所了,让家长去领孩子。

    张怕说:“我去吧。”

    胖子说好,又说电话联系,三个人在半路分开。

    张怕赶去派出所,先没见猴子,反是被询问一遍。

    问他是谁,跟猴子什么关系,不应该放任孩子不管,要加强教育什么的。

    猴子十五岁,读初三,基本不上学,上学就是捣乱,跟一群小哥们拜把子,自称幸福里八条龙。

    说起外号和这种形式的拜把子,幸福里多去了。

    这种拜把子更倾向于凑热闹,而不是真的兄弟齐心、哥俩一条命。

    胖子小时候那会弄了个十三少,同时,十三少里有俩还跟别人合称四大金刚,另外还有几个“少”参加斧头帮。再有十二月、十二凤什么的,这个是女生组织,从大姐排到十二姐。

    这样一帮子人凑一起,没事就旷课练武。这个练武不是正规学习,是一帮子小孩凑一起比试,要么是拉黄瓜架子,要么是打王八拳……这叫注重实战。

    胖子那伙人读小学时,十三少上街去玩,没有目的的玩,路上看见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就是一个人。胖子这帮人一琢磨,打他!

    尽管在读小学,尽管对方是二十多岁,但是咱们人多,十几个人搞不定一个人?先研究做战计划,谁上去吸引注意力,谁背后偷袭,谁抱大腿,谁抓胳膊,谁掐脖子,一一商定完毕,然后动手。

    你说这帮孩子胆子大不大?你说他们无不无聊?没有任何原因,就是想十几个小孩打一个大人。

    那场架没打起来,在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青年看着一群疯孩子,撒开大长腿跑了。

    总说成长环境很重要,在血腥和打斗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很多都是那个德行。比如猴子几个人的所谓八龙,好的没学会,小学时就有一条龙在教室里殴打老师,把刚当上老师没两年的小姑娘打哭了,哭着跑去校长室告状。

    猴子在八条龙里是老大,虽然长的瘦,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敢拼命,他是最敢拼命的一个,连同伴之间搞那种所谓的练武都是下死手,根本是疯子。

    不过猴子很服张怕,打不过是肯定的,主要原因是张怕一个人单挑一条街,最后把胖子一群人打服了,打成朋友。

    在猴子眼里,张怕就是成龙就是李小龙就是各种龙,是他的偶像。所以,张怕会来派出所。

    听过派出所民警一番说话,总算见到猴子。

    小屁孩儿一个,蹲着铐在暖气管子上,可满脸都是不服表情。尤其脸上还有血渍,鼻子和嘴巴都有,更显得桀骜不驯。

    民警进来说话:“有人接你,认识吗?”

    猴子回头看:“张哥。”

    张怕叹口气:“我说了多少次,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为什么不说?”

    猴子没回这句话。

    民警问:“认识到错误没有?”

    猴子说:“认识到了。”

    张怕插话道:“别听他胡说,认识到个屁,跟你说肯定是认识到了,等一出去,原来啥样,现在还啥样。”

    猴子说:“张哥,你是不是来接我的?”

    张怕说:“我现在想揍你。”

    猴子没吭声。

    民警说:“好好管着吧,要是屡教不改,得考虑送少管所了。”

    张怕说:“我尽量管,但你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为什么呢?他家就娘俩,现在老娘住院,他要不伺候就没人了;他偷钱也是为了医药费,实在没办法才会这样。”

    民警恩了一声,说:“写个保证书,再签个字。”

    张怕说好。民警去解开手铐,让猴子写保证书,带张怕出去签字。又呆上一会儿,张怕跟猴子离开派出所。

    离开派出所,猴子回头猛吐口唾沫,骂声草。

    张怕表情无动,好象没看见一样。可是他的无动表情阴的能滴出水来。

    猴子说:“张哥,你怎么了?”

    “学校要开除你。”张怕淡声回道。

    “开除就开除,谁吊它?”猴子很不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