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20 可是太难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刚才说的刷到前几名,是刷票吧?”胖子问道。

    铅笔看他一眼,笑了下:“刷票有好处,炒做更有好处,就说张怕的书,哪怕没有订阅,只要搜索网站都是他的书,盗版站也是他的书,到处都在说都在传,这本书就能卖出去。”停了下又说:“有些大神写书不指望订阅赚钱,他们吃的是版权,各种版权,电影、电视、出版、漫画,只要能卖出去就是钱,能卖出去的前提就是书要大热。”

    胖子问道:“按你说的刷票,大概花多钱?”

    “看你想要什么样的成绩,有专门做这个的,上购物网站一搜就是,价钱不一。”铅笔笑了下:“说个小道消息,有票贩子跟网站内部有关系,好象黄牛跟火车站的关系一样。”

    “我靠,是不是真的?”胖子说道。

    “不知道,反正我是不知道,就是有人在传,不过可以说个知道的,有些小网站,他们的书没有点击量,编辑自己做假,到日子随便输入些数字,几万十几万的,全看心情。”铅笔说:“其实哪行都一样,这个世界的基础是人,是人就有私心有缺陷,想想你工作的地方,想想你的同事,对吧?”

    胖子琢磨琢磨:“还真是,我身边一堆混蛋。”

    张怕说:“你自己就是混蛋,好意思说别人?”

    胖子说:“老子高兴。”

    铅笔笑了下接着说道:“不过,说句不好听的,刷票要有基础,就你这成绩,不管别人刷不刷都和你无关,影响不大;而你自己投钱刷票,只会投多少赔多少;别人为什么刷票,有的人是在冒险、在博一把,可对于大神来说,刷票其实是投资,他们刷出去的钱能赚回来,刷一块赚两块,你做不做?”

    张怕没回话。

    大海说:“喝酒。”

    胖子说:“对,喝酒。”倒满酒杯,站起身朝铅笔敬酒:“你够哥们,真的,够义气,这些话都能说出来。“又冲大海说:”你这哥们不错,真的,你交了个好朋友。”

    “废话,不好能处这么多年么?”大海回上一句。

    胖子又跟铅笔说:“敬你。”一干而尽后再倒一杯:“好事成双,谢谢。”

    胖子都敬酒了,张怕起身道:“第一次见面,我不会说话,就是谢谢。”一口干掉,倒一杯一口干掉,再倒一杯一口干掉。连续三杯后说谢谢。

    铅笔说:“你这太客气了,都是朋友。”说着也陪上一杯。

    大海喊道:“我呢我呢?怎么没人敬我酒?”

    胖子说:“你自己喝吧。”

    大海骂声草,喝掉一杯说:“划拳。”

    这顿酒喝到很晚,娘炮打过几个电话,俩人都说过不去。四个老爷们越喝越爽,大海说改天他请客,再好好喝。铅笔说他请,反正都是喝爽了。

    等饭局结束,胖子抢先结帐,又送走大海和铅笔,才联系娘炮。

    娘炮正处在花群中,和一群妹子唱歌。接到胖子的电话,先骂一句,再说地址,接着狂骂一顿。

    胖子跟张怕到歌厅的时候都十一点多了,进到包房一看,娘炮安然端坐,前面有妹子站着唱歌,点歌器那里有妹子在点歌,娘炮身边有俩妹子在说话……只有这些人,加上娘炮,一共五个人。

    胖子问:“你说的十好几个人呢?”

    娘炮说:“十一点关灯,回学校了。”

    “她们不回去?”张怕问。

    “她们去同学家睡。”娘炮说:“张白红刚走,你来晚了。”

    “晚就晚吧。”张怕说:“我就是来醒酒的。”

    “跟谁喝这么多?”娘炮问。

    胖子回话:“你是不知道,怕怕这行真不好干,绝大多数都是扑街货。”

    “废话,什么都不好干。”娘炮问张怕:“剧本写多少了?”

    “一个字没写。”张怕回道。

    “赶紧吧,另外再想个歌词。”娘炮举杯道:“现在喝酒。”又拽了下身边女孩,一番介绍,开始喝酒。

    胖子太胖,直接被忽略掉。张怕凑合,起码能看,妹子试着聊上几句,不过也就这样。

    玩到快两点的时候,大家散伙。娘炮三个人先打车把妹子送回家。

    其中一妹子有房子,四个人一起过去。等到了地方,看妹子走进小区,张怕三人才打车回家。

    在车上,娘炮一直唠叨,说张白红好歹是个小演员,等你这么久都不来,太不给面子。

    张怕说:“我相信自己的魅力,她等的不是我,是大狗。”

    “随便你吧。”娘炮说:“赶紧写剧本,记好了,我是男一号。”

    “你等着吧。”张怕顿了下又说:“即便有了本子,你也得面试。”

    “靠,面个屁。”娘炮说:“我是这么想的,我来男主,你把张白红写成女主,小丫头真好看。”

    张怕当没听见,不接话。

    到家时,张怕跟胖子说声谢谢,才上楼回家。

    不论哪一行都需要交流,在今天认识铅笔之前,张怕好象孤独的行者,自己写自己的,很多事情不了解。简单说就是缺少信息来源,对写手圈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今天的铅笔等于是给他启了个蒙。

    因为没少喝,回家就睡。早上起的时候,头很痛,又睡了俩多小时才起来。

    洗把脸,找点东西吃,打开电脑。上线就收到铅笔加他好友的消息,通过后呆看会对话框,又关掉。因为不知道说什么,远不是昨晚酒桌上的轻松感觉。

    打开文档,开始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三百六十五天无休,即便是大年三十也要更新,也要完成该做的工作。

    写到中午,泡个方便面吃,找个搞笑小品看。一边是精神上的欢笑,一边是饱肚子的舒服,感觉很幸福。

    电话忽然响起,是陌生号码,接通说:“你好。”

    “干嘛不通过我好友?”电话那头是女声,很好听。

    “你是?”张怕看眼号码,很陌生,于是问道。

    “我是张白红!”女声稍大一些。

    “啊,你好。”张怕说:“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你。”

    “你干嘛不通过我好友?”张白红又问一遍。

    张怕反问什么好友?

    “微信!”张白红气道。

    张怕笑了下:“我家没无线网,一般不开微信。”

    “你得抠死。”张白红挂断电话。

    张怕想了想,先给娘炮打电话:“你把我微信号告诉张白红了?”

    “不就是手机号么?”娘炮问怎么了。

    “为什么告诉?”张怕问道。

    “我说你卖的书是自己写的,她好奇,就要个号码呗。”娘炮说:“这是机会,要把握住。”

    张怕说:“像我这样的扑街写手,全国少说几十万,有什么希奇的?”

    “随便你,记得写歌词。”娘炮挂电话。

    张怕琢磨琢磨,给胖子打电话:“在家没?”

    胖子说:“刚想找你,来我家。”

    张怕应上一声,挂电话、关电脑,锁门,下楼。

    出去的时候遇到长发妹子上楼,打招呼说:“晚上请你吃饭,你喜欢吃什么?”

    张怕问:“为什么请吃饭?”

    “你帮我们这么大忙,连郭刚都得罪了,请吃顿饭算什么?”长发妹子说:“就给我们一个感谢你的机会吧。”

    张怕说:“不用,心意领了。”说完去胖子家。

    胖子在上网,招呼他过来看:“这是价钱,有包月套餐,要不要刷?我拿钱。”

    张怕说:“你打台球的小钱都问我要,这么多钱?拉倒吧。”

    “两回事,这个钱当是投资,等你发达了再给我……”胖子说:“万一你不给,我是不是亏了?”

    “是啊,很容易就亏了。”张怕说:“我搞不起这玩意,不搞。”说着话拿出手机,连上网点开聊天软件,通过张白红的申请。

    张白红资料里有很多照片,大略扫上几眼关掉。

    胖子还在征询意见,说你们这行我不懂,可既然刷票有好处,你就刷呗。

    张怕说:“没那个必要,我水平太差。”

    “随你。”胖子关闭网页,起身道:“那我去打麻将。”

    张怕说:“上个月不是说减肥么?”

    “上个月是上个月。”胖子往外走。

    张怕跟出来:“你确实太闲了。”下楼的时候手机震动两下,微信收到条信息,张白红说:“张老抠,舍得用流量了?”

    “是wifi。”张怕回道。

    “鄙视你。”那面发过这样几个字。张怕看眼,收起手机。

    “谁啊?”胖子问道。

    “不告诉你。”张怕回家继续干活。

    晚饭到底是跟隔壁俩妹子一起吃的,就在外面街上的大虎烤肉。吃饭时,圆脸妹子一直在感谢。张怕问:“你不担心啊?得罪到炮王。”

    “担心,所以今天又没上班。”圆脸妹子说:“我俩打算换地方了。”

    张怕恩了一声。

    他跟俩妹子实在聊不到一起,又不想近距离接触,所以很快吃好,结帐回家。

    俩妹子没喝尽兴,说张怕不应该结帐,掏出钱给他。

    张怕没要,找个借口提前离开,回家开始写剧本。

    经过这几天折腾,加上睡觉前的构思,有个大概思路,写熟悉的、写身边的故事。比较容易找感觉。唯一麻烦是笑点,要多让人笑才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