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17 希望以后会好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所谓。”胖子说:“可惜那么好一桌子菜,居然没吃到。”

    张怕说:“去点菜,咱也摆满一桌子。”

    胖子郁闷道:“人家是海鲜大餐,咱这有什么?摆一桌子咸菜?”停了会儿再问:“郭刚那里不管了?”

    张怕说:“拿什么管?老实的千万别惹事。”说完话想上一想,又说道:“你看郭刚穿什么戴什么,说实话,他能亲自来见我,我都吃惊。”

    胖子不屑道:“不一样是人?不一样怕痛?”

    张怕说:“保持你的这种状态,坚持下去,我看好你。”

    胖子刚想说话,电话响起,听上几句问道:“在哪?”

    确认好地址,胖子喊服务员结帐,跟张怕和乌龟说:“医生被人打了。”

    乌龟马上起身:“在哪?”

    张怕叹气道:“我这一辈子绝对会毁在你手里,我点过,自从认识你以来,真的是三天打一架。”

    胖子说:“打个屁,医生是被打,你还能去打医生?”

    等结过饭钱,三人出门打车去医院。

    医生是外号,本名叫钱诚,但也是真的医生。幸福里那么大地方,就出这一个医生。有句话是出污泥而不染,钱医生差不多这样,生活在一群渣滓的周围,在全市倒数的小学、初中读书,硬是凭成绩考进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之一,接着又考上北大医学院。

    医生没有爹,就一个娘,辛苦拉扯大。小时候,胖子总欺负他。可有一次,外校生欺负医生,胖子很生气,一群王八蛋连幸福里的人也敢动?一个人拿菜刀追砍四个人,追了八条街,结果是一人住院,另几个吓得好几天不敢上学,有一个转学的,还有个搬家的。

    因为这件事,胖子的小学生涯又多上一个处分。

    说起小时候的事情,还要多提一句幸福里的光辉事迹,幸福里的孩子以中街为界,幸福东里的孩子读第三小学,幸福西里的孩子读实验小学。

    两所学校有个共同点,每周最少有一天中午要宣读处分决定。别的学校都是读新闻、放歌,或是表扬这个表扬那个。这两所学校周广播的主旋律是宣布处分决定。

    胖子读书那会儿,工读学校开始改制,没赶上当初的疯狂岁月。再往前几年,市工读学校每学期都来接几个学苗,市工读学校跟这两所小学简直是鱼和水一般的亲密。

    后来取消工读学校,胖子这群渣滓才能够幸福读上初中。

    说回医生,就因为胖子那一次凶狠砍人,医生一辈子记他的好。而从那以后,不要说外校,本校也没人欺负医生,除了胖子自己。

    不过,对于胖子的恶作剧,医生完全不生气,他觉得是自己人。

    后来医生读大学,再后来毕业回省城,凭借学校名头和成绩找到接收单位,算是有了落脚之地,也是有了可以预见的美好未来。

    不过,医院的情况不比幸福里好多少,想要真正成长为别人眼中的精英,要会做人。

    就目前来说,钱医生做的只能算是凑合,反正是凭本事吃饭,不怕饿死。倒是因为他的专业技能,帮过胖子、乌龟等人,大家关系便是越来越好。

    现在医生挨打,胖子不爽,赶到医院一看,钱医生躺在病床上发呆,头上贴着纱布,脸上有淤青。

    胖子进门问:“怎么搞的?”

    钱诚看见他们过来,苦笑下说:“我妈到底给你打电话了,我就说不用打,她不听。”

    “废话,你娘就你一个宝贝疙瘩,你又是大医生,是你娘的骄傲,好好活吧。”胖子问:“阿姨呢?”

    “买饭去了。”钱诚说:“我没事,你们回去吧。”

    这是间单人病房,刚说两句话,钱诚的科室主任进门,问感觉怎么样?

    钱诚说没事。

    “委屈你了。”主任说道。

    钱诚说:“没事,真的没事。”

    “不管有没有事,你得在病床上躺几天。”主任看看胖子三个人。

    钱诚赶忙做介绍:“我朋友。”

    “你们好,小钱被病人家属殴打,你们要多安慰多照顾。”

    “我们知道。”胖子回道。

    因为多出胖子三个人,主任说:“我那面还有事,明天再来看你。”

    钱诚说不用来了。主任笑了下,又跟胖子等人点个头,转身离开。

    等主任一离开,胖子问:“医闹?”

    “恩,病人死了,家属生气很正常。”钱诚说的很平静。

    胖子问:“你的病人?”

    “不是,他们在办公室大喊大叫,还要打人,我站过去说句公道话,就这样了。”钱诚说:“没事儿的,哪个医院没有医闹?哪个医生没被人骂过?很正常。”

    胖子说:“你就是太善良,我都纳闷,幸福里怎么能长出你这么个怪胎?”

    “我不怪。”钱诚说:“不管有事没事,我肯定得住几天院,我妈那面,帮着看一下。”

    “我用你看?”钱妈妈拎盒饭进门:“好好养你的伤,别瞎操心。”

    胖子说:“你看阿姨这精力,这精神,那是绝对的龙精虎猛,你还是多担心自己才对。”

    这时又有人进门,是一个年轻女医生,相貌普通,手里拎个西瓜。

    钱诚说:“你都买多少水果了?别买了。”

    “谢谢你。”女医生说:“连累你了。”

    “又说一遍。”钱诚说:“赶紧回家吧,我没事。”

    “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谢你,不然挨打的是我。”女医生说道。

    走廊里响起高跟鞋的声音,很快房门再次推开,走进来个美女,打眼一看,真高。

    原因是一双七、八公分的高根鞋,加上本来一米七几的身高,想不高都难。

    美女几步来到病床前面:“钱医生,你没事吧?”不等钱诚回话,她接着又说:“我听说你被人打,是谁这么坏?”

    钱诚回话:“我没事,真的没事,谢谢你。”

    “客气什么。”美女穿的很好看,一双大长腿无比耀眼。说着话从包里拿出叠钱:“急急忙忙的没买东西,你看着买点什么。”把钱放到病床上。

    钱诚说不要,钱妈妈拿起钱硬塞给美女。

    美女还想给钱,钱诚说:“晚了,我想休息,你们都回去吧。”

    “哦。”美女有点不甘心,想想说道:“我明天来看你。”

    “不用来看我,还是照顾你家病人,我没事。”钱诚说道。

    “知道了。”美女这才有时间跟钱妈妈打招呼:“你是阿姨吧?你好,我叫于小小。”

    胖子小声咕哝一句:“这么大的个子……小小?”

    美女再稍稍寒暄几句,又看向张怕几个人。胖子和乌龟一眼带过,在看张怕的时候略一犹豫,多看一眼问:“咱俩见过?”

    张怕摇头:“没有。”

    “不可能!就是你。”美女说:“不但见过,还听过你说话,就是你。”

    张怕坚决不承认:“不是我,我没见过你。”

    “哼。”美女轻哼一声,跟钱阿姨和钱诚打个招呼,告辞离开。

    胖子问张怕:“你认识?”

    “前天晚上?要不就大前天晚上,她在幸福里问路,我说不是本地人就走了。”张怕问:“我没说错吧?我确实不是本地人。”

    胖子笑道:“你就坏吧。”

    张怕转移大家注意力,问钱诚:“你真没事?”

    “没事。”钱诚说:“医院想赶紧解决医闹事情,所以我得躺着,你们走吧。”

    “那成,走了啊。”张怕说。

    胖子节外生枝问话:“用不用收拾那帮人一顿。”

    钱诚不同意:“亲人都走了……”

    是啊,家里死人,你再去揍人家,未免太过残忍。

    胖子说:“那你躺着吧,我们走了。”跟钱妈妈道别,三人出门。

    离开住院部,从正门出去,在门口站上一会儿。

    这地方有四、五个人或站或蹲,守着一块扯起来的白色横幅,上面写着“冤”字。

    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些人,不过没在意。现在一想,应该是殴打钱诚的病人家属。

    乌龟问胖子:“要动手不?”

    张怕说:“你俩能长点心不?都这样了还动手?我动你脑袋!没看医院都不管?”

    胖子想了想:“张怕说的对,走吧。”

    于是就走,回去那个叫幸福里的美好家园。

    在张怕的要求下,胖子出钱请大家坐公交车回去。胖子很无奈:“大哥,要不要这么节省?”

    “要。”张怕说道。

    “那你自己坐公交,我俩打车。”乌龟说道。

    “你俩好意思就打车。”张怕走向公交车站。乌龟和胖子到底没好意思,只能跟着一起坐公共汽车。

    这个时间段不拥挤,胖子有些无聊,上车后左右看:“你说能不能抓到小偷?”

    张怕说:“你这嗓门,就是有小偷也不敢下手。”

    乌龟说:“你俩这大嗓门是干嘛的?说相声?卖艺?要我帮着收钱不?”

    没个正型的人就是有这点好处,随便说什么做什么都能找到肤浅的快乐。有快乐就是幸福,再肤浅也是快乐。

    在公共汽车上呆了二十多分钟,得亏不堵车,很快到站。

    下车往家溜达,意外的是,经过大虎烤肉时看到龙小乐那辆跑车。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