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16 比如现在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问:“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见好就收,你要不想跟警察和政府做对,就认了吧。”老虎劝道。

    张怕说:“让我想想。”老虎说声好,挂断电话。

    因为这个电话,张怕迷糊了,他提出的要求根本是开玩笑,哪有买书道歉的事情存在?可郭刚居然同意他的玩笑,这是个什么节奏?

    稍一琢磨,猜出个大概方向,给老虎打电话:“炮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老虎问回来。

    “就是怎么样,昨天怎么样,今天怎么样。”张怕解释一下。

    老虎说:“被刚哥骂了,好一通骂,听说扇了几个耳光;然后就没见人。”

    张怕说:“帮着查一下你们公司最近的经营项目,或是打算争取的项目。”

    “干嘛?玩商业间谍?”老虎说:“你吃多了撑的,那些事情就是查到了又如何,跟你打架有什么关系?”

    张怕想了想:“也对。”

    “那你打算怎么办?摆桌道歉?”

    “不摆。”张怕挂上电话。

    胖子问:“你折腾什么?”

    “郭刚好象在争取什么项目,不敢乱来,所以才忍了咱们打架的事情。”张怕说:“我在想要不要趁机做点什么?”

    “你想怎么做?”胖子问话。

    张怕想上一会儿:“算了,贫不与富斗。”打开电脑开始干活。

    胖子说:“抓紧写剧本。”

    下午四点半,老虎又一次打来电话:“刚哥说今天晚上摆桌,你带着书过来。”

    张怕问:“郭刚是不是想拿下幸福里这块地?”

    “应该吧,棚户区改造,政府拨钱,很多地产公司盯着这块肉。”老虎说:“他就是想得到这块地也很正常,再说和你的事情没关系,你是打架,赶忙把事情了了再说。”

    张怕恩了一声,说一会儿见。

    老虎又说:“你得把乌龟和胖子叫上,你们一起。”

    张怕说:“这是想收编还是咋的?”

    老虎说:“来了再说。”

    张怕说声好,挂电话后让胖子给乌龟打电话,说郭刚请吃饭。

    胖子懒得想事情,说为什么请?说话的同时已经在拨号。

    张怕没解释,抓紧时间打字。等乌龟过来,等五点半了,他还是在打字。老虎打电话来催,张怕说堵车,马上到。挂了电话还在打字。

    “你是要疯啊。”乌龟说道。

    张怕没回话,把今天的文章检查一遍,发上网,完成一天工作,才关电脑说:“出发。”

    晚上六点十分赶到饭店,挺豪华一家海鲜馆子,包房里坐着六个人,除老虎外,另四个是郭刚的四大金刚,炮王是其中之一。

    郭刚端坐不动,四大金刚也不动,老虎起身相迎。

    等坐到各自位置上,张怕直接问郭刚:“是不是要收编我们?”

    “差不多吧。”郭刚有些吃惊于张怕的反应,却也是没有否认。

    张怕说:“那个,谢谢郭老板的抬爱,不过我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他们是不是我不知道,其实我是个作家,我是个普通作家。”

    郭刚面色变冷:“一个人,不能太嚣张。”

    张怕说:“你是老板,在省城有头有脸,我是无意中跟你手下发生冲突,可不能怪我,是他先闯进我家找我麻烦,我不想和你做对,很想找个和平方法解决掉这件事情,希望你能给次机会。”

    这句话说的,听不出是软还是硬。郭刚看了会张怕,又看向胖子和乌龟,见那哥俩根本没有说话意思。冲张怕笑了下:“我手下里,老虎算能打的,他说你比他还能打,应该是有些本事。”

    张怕没接话。

    郭刚继续说:“我挺看好你的,假如你愿意来我公司上班,试用期六千,只要能通过试用期,给你加个零,月薪六万。”

    张怕说:“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郭刚说:“我也很有诚意,六万的月薪。”

    张怕想了又想,问郭刚:“借一瓶酒行么?”

    “随意。”郭刚一摆手。

    张怕拿起桌中央的白酒,拿过高脚杯,倒到六分满,朝郭刚举杯:“谢谢郭老板的抬举,这一杯是赔罪,多有得罪,还请担待。”说完一口干掉。

    郭刚点点头没说话。

    张怕再倒一杯,朝炮王举杯:“这杯是跟你赔不是,男人谁还不打个架,我不该跟你起冲突,见谅。”说完又喝掉一杯。

    两杯白酒下肚,肚子里马上有反应,乱闹腾的。

    张怕没坐下,面向郭刚说话:“郭老板,还有什么吩咐?”

    郭刚问:“你这是算是道歉吧?”

    “绝对是道歉。”张怕说道。

    郭刚又说:“你刚才说,这一杯是赔罪,多有得罪还请担待,是说的以前还是说以后?”

    张怕说:“以前。”

    郭刚笑了下:“要是以后就有意思了。”跟着又说:“这样吧,你再喝三杯,你跟炮王的事情就怎么算了,至于来我公司上班的事情,可以考虑考虑。”

    张怕根本不含糊,拿过胖子跟乌龟的杯子,连续倒上三杯。再看白酒瓶,几乎见底。

    张怕先团团抱了个拳,然后就是开喝。

    连续三杯酒下去,加上开始两杯,等于一个人喝光一瓶白酒。按正常人来说,基本就是发疯找倒霉的节奏。

    张怕也好不到哪去,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跟郭刚说:“郭老板,我出洋相了,可以走么?”

    郭刚阴着眼神看他,好一会儿才说:“可以。”

    张怕说声谢了,转身出门。胖子跟乌龟赶忙跟出去。

    包房里还剩下六个人,郭刚一直没说话。有个戴眼镜的人说话:“刚哥,这事情就这样算了?”

    郭刚没接话,反是看向老虎:“你朋友有点意思。”

    老虎赶忙起身道:“还要刚哥提携。”

    郭刚笑了下:“吃饭。”

    他们在屋里吃饭,张怕跑进厕所开吐,哇哇一通清胃。再灌上一肚子水,回厕所再清一次。连续三次后,一脑袋汗的去洗脸。

    吐的眼睛里都是血丝,不由叹口气。

    胖子和乌龟一直陪在边上,这时候问话:“怎么了?”

    张怕说:“回去说。”再洗把脸,又试着抠抠嗓子,才往外走。

    回去后,在家门口找家拉面店,张怕吃掉一大碗,汤都没留下。

    胖子问:“现在可以说了吧?”

    张怕说:“一,幸福里肯定要拆了;二,郭刚想拿下这单买卖;三,他是想跟咱们套好关系,等拆迁时方便一些,四,他一定会联系别人。”

    这个别人不仅是娘炮那些一个组织的人,还有很多别人。

    幸福里不是只有他们这一些混混,还有很多别人。幸福里为什么乱,不光是混混们经常去外面打架,彼此间也是分为几个团伙,互相干仗。

    比如胖子等人一直瞧不起乌老三,因为这家伙靠女人吃饭,粗俗的说法是放鸡的。每年回来几趟,送回来一些染病的或是不想做的,再带走一些新鲜血液。这家伙是个大鸡头,手底下不光有幸福里出产的小弟,还有幸福里出产的小姐。

    最恶心人的是,他让女孩去怂恿初中生跟他走,真的带走了三个小女孩。

    小孩什么不懂,以为有钱就是大爷,三个女孩出去半年,回来穿金戴银的,好一通臭显。

    乌老三也愿意臭显,全不管钱是从哪条路子赚回来。因为臭显,也是因为带未成年女孩出去卖,胖子跟他干过好几架。

    张怕倒是没跟乌老三打过,也从来没有见过面。

    在这里提到乌老三,是要说幸福里真的特别乱,混混都分好几种。张怕代表胖子这一群人不表态,郭刚肯定要联系别的混混。

    对于混混们来说,钱是唯一真实的存在。只要给出价码,再给予所谓的发展空间,鬼知道某些混混能做出什么事情。

    郭刚想要幸福里,所以让炮王忍下跟张怕等人的冲突。也是这个原因,才会对张怕表示善意,想要分化幸福里的势力。

    他是真的很看重这个项目,所以会亲自出面。你想啊,郭刚是什么身份?张怕和胖子又是什么身份?根本没有交集,人家是大人物,你们是小虾米。

    同样是这个原因,张怕宁愿喝酒道歉,也不愿意再起纠纷。他一个人,哪里都可以去,不怕得罪郭刚。可胖子、乌龟、娘炮这些人都住在幸福里。因为这许多人的存在,张怕才会连喝五杯酒。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一瓶白酒,他是为胖子那些人喝的。

    此时在拉面馆,张怕没提喝酒的事情,只说出上面四点。

    胖子问怎么办?要不要想个办法捣乱。

    张怕说:“你疯了么?这次情况不同,是政府牵头,你捣乱就是跟政府做对。”

    胖子问:“难道眼看着郭大扒得意?”

    “这些事情不是咱们能掺和进去的。”张怕说:“先不要着急,找人打听消息,政府牵头,又召集各大老板开会,肯定要竞标,有什么想法,等竞标有结果再说。”

    “会不会有些晚?”乌龟问话。

    “晚不晚的也不是咱能做主的,现在只能等。”张怕笑了下:“除非龙建军是死人,他从幸福里出去,眼看幸福里被郭大扒拿到手,可能么?所以不要急。”

    胖子眼睛一亮:“对啊,看他们狗咬狗。”

    张怕郁闷道:“你说错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