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13 这么一想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头站了大约五分钟,迎着张怕走过去。

    这是要出门?张怕说:“别走啊,警察快来了。”

    光头笑笑:“不打断你一条腿,我跟你姓。”说完话,人已经走出房间。

    张怕站门口,开始时没有动作,等光头擦身而过的时候,右手肘猛砸下去,只一下,光头趴到地上。

    张怕呀了一声:“怎么摔倒了?怎么搞的,真不小心。”

    光头缓了下,慢慢起身,转回头说:“再加条胳膊。”

    张怕笑笑:“等你。”

    光头说:“放心,不用等很久。”大步出门,在楼下站住。

    长发妹子跟张怕说谢谢,圆脸女孩整个一缺心眼,还在骂骂咧咧。张怕看看她俩,转身出门,下楼站到光头旁边:“你是谁?”

    光头看他一眼,忽然笑了,从兜里摸出盒烟,抽出一根递过来。

    张怕说:“公共场合抽烟,没素质。”

    光头还是笑,把烟送到自己嘴里,拿出个金属打火机,叮叮的清脆声响,点着烟,深吸一口,朝张怕就要吐。

    张怕毫无征兆的猛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换回咳嗽声阵阵。

    这时,警车来了,停到俩人面前,下来个警察问话:“谁报警?”

    张怕指着光头说:“他上女孩房间捣乱,还打人,俩女孩吓坏了。”

    “女孩?在哪?”警察问。

    张怕说:“这里不是案发现场,在楼上。”

    警察看他一眼,问光头:“怎么回事?”

    光头说:“误会,我认识她们,来串门,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们让我走,我就走了,什么都没做。”

    车上又下来名警察,跟先前警察说:“我上去看看。”走楼梯上楼。过会儿带俩女孩下来,主要就是一句话,还要不要报案?

    报案,现在去派出所做笔录。不报案,大家解散。

    问过当事人,没人受伤。女方说光头欺负她们,还非法进入私人住宅。可光头也说了,以为关系挺好,来串个门。没想到她们不拿自己当朋友,所以就出来了,别的什么都没做。

    张怕倒是可以做证,不过就这么点事情,有他没他完全一样。

    圆脸女孩当然想报案,想关光头进监狱。可警察也说了,没人受伤,没损失财物,你告他什么?

    事情就是这样,警察呆了二十分钟,开车离开。

    警察离开没多久,道边连续停下四辆汽车,每辆车下来三、四个人,站一起就是十好几人。

    光头冷眼看向张怕,可还没说话呢,情况发生变化。

    这里是幸福里,这里的人们最爱看热闹。警察呆了二十分钟,足以吸引很多人询问发生什么事情。

    张怕站在街上跟警察说话,这明晃晃的,得到消息的胖子连麻将都不打了,跟乌龟那些人一起过来。

    他们想走近问话,张怕朝胖子摇头,又朝光头一努嘴。胖子马上叫住乌龟几个,小声嘀咕几句,大家散开或去喊人、或打电话。没一会儿就聚拢二十多个。

    现在,警察走了,光头想让手下揍张怕。可还没说话,就看到一群人朝停下的汽车走去,站成一横排,用挑衅眼神看过去,没人说话。

    光头面色有点难看,总听说幸福里混蛋多,今天是遇上了?

    张怕冲光头说:“记住了,我叫张怕,什么都怕,真的,我真的什么都害怕,你得相信我。”说完这句话,全不是在楼上躲躲闪闪的样子,一拳呼地砸出去,就一拳,砸到脑侧部位,光头直接被砸昏过去。

    张怕动手了,胖子那些人嗷的大叫一声,齐刷刷地,人手一根棒球棍挥舞出去。这玩意打架好使,还不是管制刀具,呼呼一通砸,对方十几个人被打蒙了,反应快的转身就跑,反应慢的基本是倒在地上。

    然后呢,在对方还迷糊的时候,胖子这些人跑了,嗖嗖地跑没了,别说人,连球棍都没留下一根。跑的那叫一个快一个干净,好象从没出现过一样。

    街上还站着几十人看热闹,幸福里就这么个优点,人多,喜欢看热闹的人更多。大家嘻嘻哈哈的看着这些外来人挨揍,也是看着他们倒在地上,有人甚至特意买袋瓜子回来边嗑边看。

    张怕没跑,走回两步坐到楼梯上,低头在地上找蚂蚁。

    胖子那些人跑掉,光头一方跑掉的几个人转回来,看到一地惨像……赶忙来扶光头。

    至于打人者张怕……等老大醒了再说。

    好一会儿,光头醒过来,又缓上一会儿,搞清楚此时状况。

    这么长时间,张怕找到好几只蚂蚁,认真看蚂蚁们来来去去的辛苦干活。

    光头被打晕,连带着手下一起被欺负,吃这么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有心报警……事情闹到这一步,就算是报警,也得把场子找回来才行。

    站起来恶狠狠看张怕:“我记住你了。”

    “哦。”张怕轻描淡写的哦上一声。

    光头再看他一眼,跟手下说:“走。”

    于是就上车走呗,胖子这些人没下死手,乱砸一通好象在做游戏,光头手下没受重伤,还能行动,所以各自上车。

    可开动汽车才发现问题,所有轮胎全瘪了。

    把光头气得,吩咐手下出去打车,他运足了气看张怕。

    张怕全不在乎,依旧低头看蚂蚁。

    多等上十几分钟,光头带人离开,留下两个人等修车师傅。

    张怕这才起身回屋。

    隔壁俩妹子过来道谢,张怕说:“我什么都没做。”声音有些冷。

    圆脸女孩小声嘟囔一句,又道声谢,回去房间。

    长发妹子多看张怕几眼,才转身出去。不过马上又回来,告诉张怕:“光头叫炮王,挺厉害的,我们老板都管他叫哥。”

    张怕说知道了。长发妹子说:“要不你出去躲躲?躲两个月,我这有点钱,三千够么?”

    张怕笑了下:“做邻居这么久,第一次知道你还会关心人。”跟着说:“行了,没事。”

    长发妹子又说谢谢,回去自己房间。

    张怕查文稿字数,还差两千字才能完成今天的任务,赶忙编故事。

    没一会儿,胖子和乌龟来了,进门就问:“那帮人是混哪片的?”

    张怕说:“光头叫炮王,你认识么?”

    “炮王?听着耳熟。”乌龟想了下说:“不是跟郭刚的吧?”

    胖子想了想:“我靠。”先来个惊叹语,再说:“你怎么总得罪猛人?”

    张怕说:“你把龙小乐也算我身上了?”

    胖子想了下,嘿嘿一笑:“误会误会。”问张怕:“你知道他是炮王?”

    “刚知道。”张怕回道。

    胖子再问乌龟:“省城有几个炮王?”

    “我知道的就一个,一直跟郭刚混,挺能打。”说到这里,乌龟苦笑下:“郭刚,郭大扒,怎么办?”

    胖子说:“老虎跟郭刚混,也许能说上话?”

    乌龟说:“老虎刚跟郭刚,小虾米一个,炮王跟郭刚打江山,能一样么?”跟着又说:“不过他们战斗力一般,几下就搞定。”

    胖子说:“人家现在玩钱,拿钱砸人,好过动手。”

    张怕说没事,把上午那个信封丢给胖子:“烤肉吧,剩下的钱算还你的,我就不去了。”

    胖子拿着信封想了想:“你想自己抗下来?”

    别人帮你打架,请吃饭很正常,可事主不出现,应该是不想再拖着大家一起下水。

    张怕说:“重要么?”又说:“我得干活了。”

    胖子说:“等下干。”当场给老虎打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一遍。

    老虎倒是挺酷:“我问问,要是平不了的话,你们帮我找工作。”说完挂电话。

    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真发生事情,老虎会站在胖子和张怕一方,哪怕是跟炮王动手。

    胖子告诉张怕:“等吧。”

    “出去等。”张怕往外轰人。

    胖子只好跟乌龟离开。

    一会儿,长发妹子敲门,推开门问话:“真不出去躲躲?”

    “我没事。”张怕回道。

    “哦。”长发妹子轻轻关门离开。

    张怕继续编故事,傍晚时分,完成工作任务。

    抱箱书下楼,去省理工摆摊。

    跟以前一样,一晚上卖不到一本,空空发呆的时候,琢磨自己确实有病,好好的时间拿来做什么不好?非要跟一堆书较劲,还是自己写的书,赢了输了都是那么丢人。

    就这时候,胖子打来电话:“炮王来了,你在哪?”

    “这么快?”张怕说:“你让他等我,马上回来。”

    胖子说知道了,挂上电话。

    炮王来了,这一次不只是四辆小汽车,开路的是两辆小车,后面跟着两辆小巴,一辆中巴,两辆货车。前面几辆车是从公司叫来的人,后面两辆货车里都是民工。这是要血洗幸福里的节奏。

    张怕紧赶慢赶回来,正好看到老虎、胖子几个人,再有下午参与打架的二十来个人,聚在路口。

    炮王的车停在道边,一长溜儿,所有人呆在车上。

    张怕骑到第一辆车边上停住,往里看,看到炮王,抬手敲车玻璃。

    炮王不鸟他,见他回来,跟司机说声动手。司机按喇叭,连按两次长音,后面车上的人陆续下车。

    不管是民工还是公司打手,全部黑衣黑裤,人手一根球棒。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