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9 生活是一团乱七八糟的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关于吃饭这件事,胖子特别上心,计算过整桌饭菜的价钱,跟张怕说:“你拿二百,不够我添。”

    张怕很热情,招呼俩妹子:“吃,吃,不够再点。”

    胖子继续说:“一百五,再加几个菜。”

    “一百。”张怕还价。

    “一百四。”

    “一百一。”

    经过讨价还价,俩人以一百二十五块钱成交,张怕点出钱,胖子加上几道菜,吃个宾主皆欢。酒桌上,娘炮畅想了拿到总冠军以后的美丽生活。张怕闷头吃饭。

    胖子很生气:“少吃点,再吃也吃不回去一百二十五。”

    张怕说:“能吃回去一点是一点。”

    美女的成长历程会遇见很多男人,会遇见各种各样饭局,以两个还在读书的音乐美女来说,往昔参加饭局,男人多是表现大方展现自我。哪怕遇到渣男,也是鲜花美酒铺路。退一步说,就是同学AA聚餐,也没遇过张怕和胖子这样的男人。

    今天开了眼界,一起四个男人,只有娘炮表现的还算正常,另三个简直没谱到极点,尤其胖子和张怕,根本没当她俩是女人,那是该咋咋的,努力表现着小气、抠搜,还不修边幅。

    相信我,这样的男人绝对讨不到女人欢心。就像男人喜欢看美女一个道理,女人看男人,起码得干净利索、文雅大方……

    所以,俩女孩主要是跟娘炮说话。等饭局一结束,俩妹子就跟娘炮走了。

    等结过帐,胖子琢磨琢磨,问张怕:“我怎么感觉不对?”

    张怕说:“我也觉得不对。”

    大武说:“回去练琴。”

    胖子说:“娘炮带来俩妹子,为什么是咱俩请客?”

    张怕很生气:“还不是你这头猪,一想到吃饭就什么都不管,帮外人对付我。”

    胖子点点头:“这是个缺点,我要改正。”

    “改你个脑袋。”张怕拎着打包的剩菜回家。

    傍晚时候,想起昨天看到的大狗,心说能不能像电影里那样再次偶遇,便是买俩包子,想了想又买两根火腿肠,蹬自行车去师大门口摆摊。

    答案是,生活不是电影,大狗没来。张怕吃过自己的晚饭,也就是俩包子,在晚上十点半,把大狗的晚饭也给吃掉,也就是俩火腿肠。然后灰溜溜骑车回家。

    十一点多到家,距离老远听见有人吵架,前面聚着许多人,胖子那个臭不要脸的一手拿鸡腿、一手拿啤酒,连吃带看的很嗨皮。

    骑车进来,不由叹口气。

    附近几家亮着灯,门口站着人,还有胖子那种自发看热闹的人,眼睛看向一个方向,热闹源是王百合家,他那个混蛋爹又回来闹事。

    张怕骂胖子:“不去劝啊!”

    “劝什么?报警了。”胖子回道。

    乌龟站在边上说:“谁敢劝?一劝就往地上躺,你钱多了?”

    张怕有些生气:“幸福里怎么尽出这种玩意。”

    “嘴巴把点门儿,于奶奶对你不好啊?没有好人啊?”乌龟瞪眼道。

    “靠,我说里面那个混蛋,你扯于奶奶干嘛?”张怕把箱子往地上一放,推门进去。

    乌龟喊:“你傻啊?”眼看张怕进门,叹口气看向胖子。

    胖子也是叹口气,放下啤酒瓶,两口吃掉鸡腿肉,丢掉骨头,跟着进屋。乌龟便也跟进去。

    屋里面在打架,王百合拿刀砍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男人举着锅抵挡,边挡边骂:“日你娘的,老子生的你,你砍老子?”

    王百合不说话,就是砍,可又不敢下死手,叮叮当当的好不热闹。

    孙易捂着脑袋在哭,无限委屈。

    张怕一把抓住王百合的胳膊,拽到身后说:“报警了。”

    王百合骂他:“你放开,我要砍死他。”

    “砍死他,你过不过了?你才几岁?”

    “不过了,大不了把命还给他,我一定要砍死他。”王百合大骂。

    张怕抓住王百合胳膊,往孙阿姨那里拽,问孙易:“阿姨,怎么样?”

    孙易不说话。

    王百合的混蛋爹趁机跑进来,指着孙易大骂:“告诉你,离婚了你也是我的,这房子也是我的,把房产证给我。”

    张怕看都不看那个男人,努力劝王百合:“再忍一忍,再忍一忍,警察马上来。”

    王百合还在大喊:“我要砍死他。”

    这时候胖子跟乌龟进来,张怕说:“站前面。”

    乌龟和胖子好象两堵墙一样站到孙易前面,张怕一手拽王百合,一手拿出手机,调到录象模式,不管想做什么,先得留个自保的证据。

    要不说幸福里出来的都是人精,天天在这等环境里混,法律意识贼强。

    比如王百合的混蛋爹明明是非法入室,学名是非法侵入住宅罪,可以入刑。可即便是主人王百合也不能随便伤他,除非他正在行凶,否则就要负法律责任。

    有时候,法律真的很难懂。幸福里曾发生过一个案子,有俩外地来的蟊贼爬窗偷东西,被主人拿刀砍伤,主人判三年。更可气的是,因为案件发生在幸福里,报警四次,将近一个小时,警察才赶来。

    不过还好,从那个案子以后,幸福里再报案,警察不会拖上一个小时了。比如现在,接警十六分钟后,警车开到门口停下。

    这段时间,王百合的混蛋爹一直在狂骂不止,王百合与之对骂,孙易在伤心。胖子和乌龟充当人墙,张怕控制住王百合,顺便摄象。

    好容易警察到来,弄走那个混蛋爹,不过弄走也没什么大用。法律也怕无赖,不论警察还是律师,本质上都是人,遇到这种玩意,想的都是赶紧打发掉了事。

    按说可以起诉那个混蛋爹,可小老百姓家,谁有精力打官司?请律师不花钱啊?

    张怕陪王百合去派出所录口供,顺便充当证人,争取关那个混蛋爹几天。警察很同情王百合,问话和气,不过仅是同情而已。

    从派出所出来是后半夜两点,王百合说又麻烦你了。

    张怕说不算个事,应该的。

    王百合犹豫犹豫说:“真的谢谢你,不过,那什么……咱俩不合适。”

    张怕一愣,想说我完全没有那个想法。王百合又说:“我不喜欢幸福里,一点儿都不喜欢,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搬出去,搬离这个混蛋地方,一定!”

    张怕说:“幸福里是挺乱。”

    王百合看他一眼:“张哥,谢谢你,你是好人。”

    好吧,我是好人,好人卡来得如此轻易,我会不珍惜的。张怕忽然想笑。

    回去时遇到隔壁俩妹子,刚好下出租车上楼。

    楼梯在外面,水泥台阶上面一道门,进入是小走廊,指向三间房屋。

    张怕在楼下跟王百合道别,走楼梯上楼,一开门,看到圆脸妹子冲他笑:“拿下了?”

    张怕拿钥匙开门:“别瞎说,人家看不上我。”

    “看不上啊,连作家都看不上。”圆脸妹子哈哈笑一声,回去自己房间。

    张怕回去屋子,懒得出去洗脸,直接开睡。

    隔天上午,胖子打电话说娘炮不参加好声音了,要拍网剧,找你当编剧。

    张怕回话:“我就够不靠谱了,娘炮怎么比我还不靠谱?”

    “我觉得可行,你觉得呢?”胖子问话。

    张怕说不可行。

    胖子说:“别急着拒绝,娘炮发布召集令,乌龟家集合,赶紧来。”

    “不去。”

    “你不去,今天我住你家。”胖子威胁道。

    无奈,张怕只好说去。不过挂电话后还是在电脑前写了一个小时的故事才出门。

    乌龟家开个麻将馆,正式名称是幸福里社区老年活动中心。楼上楼下一共有十三台麻将机。下午和晚上各开一场,每台机器收费二十。如果满员,一天收入五百二十块钱。再加上卖水卖面包,反正不少挣。

    因为有胖子这一群正当年的混混们打底,除警察外,基本没人来找麻烦。作为回报,乌龟每个月会请大家烤上一、两次肉。每次都是十几二十个人。

    上午,麻将馆没有客人,张怕走过来,看到六子坐楼梯上抽烟,问话:“坐外面干嘛?”

    “郁闷个天的,他们把我开了。”六子很不忿。

    “为什么?”张怕笑问。

    六子说:“我和老孟都被开了,说我俩文身太多,不能上镜头。”

    张怕笑道:“安慰安慰你啊?活该!谁让你刺这玩意。”

    “靠,屋里一半有文身,应该把他们也开了。”六子骂道。

    “得了,进去吧。”张怕从六子身边上楼。

    楼上楼下两间屋子,楼下可以抽烟,楼上禁烟,算是幸福里小区独特的经营方针。胖子这些人过来,一般是在楼下玩,那帮家伙除娘炮以外,就没个不抽烟的。

    可今天在楼上开会?

    张怕满心好奇的推门而入,我去,哪来这么多女人?

    这时,娘炮带头鼓掌:“张大作家来了,我们的御用编剧,鼓掌。”

    妹子们真给面子,啪啪拍手。

    张怕问:“这是什么节奏?”

    娘炮说:“我们要成立个公司拍网络剧,在坐的都是剧组工作人员。”

    “六子和老孟呢?”

    “他俩跑腿……是剧务。”娘炮说道。

    张怕仔细看看屋里这些人,除去五、六个上班的,不务正业的全在这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