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7 有时候会郁闷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胖子不和他犟:“你说不辛苦就不辛苦,喝酒。”跟着问话:“活儿干完了吧?”

    “完了。”张怕坐下拿瓶啤酒往桌子上一磕,啪的磕开瓶盖,问道:“你和龙小乐的事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就算了了。”胖子说:“不过台球比赛是不用去了,马平和龙小乐都是省队的,没法打。”

    “他们也报名了?”张怕问。

    胖子说:“没问,不过肯定报了,搁着你是省队的,眼看有一万块钱,你报不报?”

    张怕摇摇头,举啤酒瓶子开喝。

    这一晚上这样过去,隔天起来,先干活,下午去医院,跟王百合一起把孙易接出院。

    回来的路上,孙易说谢谢,又说麻烦了。

    张怕说应该的。

    王百合没接话,一路看手机,估计在跟谁聊天。

    孙易问话:“上次有个送你回家的小伙子是谁?”

    王百合不耐烦:“问几遍了?谁都不是。”

    孙易就叹气。

    等出租车开到地方,张怕抢着付车钱,又提行李进屋,一通张罗,换回王百合一句话:“谢谢,改天请你吃饭。”

    张怕笑了下,上楼继续打字干活,然后上传,今天的任务完成。

    提前吃晚饭,带着一箱子书去师大,在师大门口摆滩。

    学校门口本来就有很多勤工俭学的卖小玩意的学生,不过学校不让,城管也不让,慢慢冷清下来。张怕来过四次,有三次被撵的到处跑。

    今天是第五次,夜色朦胧中,坐马路牙子上发呆,身前是一箱子书。

    很难卖出去,一直熬到十点才卖出去一本,以十八块钱成交。

    正想走,道边开过来许多辆车,停住了却是不动。

    想了想,张怕也呆着没动,打算看热闹。

    可也奇怪了,不知道打哪跑过来一条大狗,特别大,又大又肥,一身漆黑的毛在路灯映照下居然反光?

    张老四有两条大狗,那狗看着凶。现在这只狗比张老四的黑狗能大上两圈,顶着大脑袋,大耳朵,憨憨的,也是傻呆呆的。

    是条黑色圣伯那,头当中往下,到嘴巴,一直延伸到脖子下面、肚子下面是白色,后背、腿、尾巴都是黑色。

    大家伙巨大,得得小跑过来,看到张怕后回头看看,然后就在张怕身边卧下。

    张怕迷糊一下,这是什么节奏?认识我?歪头看大狗。

    大狗伸着舌头左右看,抽空跟张怕对上一眼。

    张怕就往后看,再往前看,又往道对面看,没发现有谁像狗主人。只好继续坐下去,等狗主人到来。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学校十一点熄灯,从十点开始,学校门口的人流开始减少。等十点半一过,学校门口基本快空了,倒是有两辆出租车在趴活儿。

    在这段时间里,道边上停着的许多辆车,不时有人下车,来来回回的走,有人拿粉笔划线。还有个戴棒球帽的青年在校门口发呆。

    到现在这个时候,学校门口几乎就没有人了,戴帽子那人回头招呼一声,后面许多辆车的人开始下车,有搬机器的,有拿道具的,还有一些群众演员。

    敢情是在拍戏,张怕想走,可大狗一直在身边卧着,狗主人不见踪影……

    试着去摸大狗,大家伙居然不为所动。张怕壮大胆子去摸项圈,顺着往下捋,可惜除了个环扣,什么都没摸到。没有铭牌。

    叹口气问道:“你是谁啊?你家主人呢?”

    从大狗的毛发可以看出,绝对有主人,否则不会精心打理的这么好看。

    大狗朝他伸舌头当做回答。

    再看学校门口,经过这会儿布置,很多假装学生摸样的群众演员各就各位,一个穿白裙子的漂亮小姑娘抱着书在门口来回走,估计在找感觉。

    戴帽子那家伙是导演,倒是挺年轻,在跟几个穿西服的男演员说戏。

    张怕是想走不能走,只好百无聊赖的看热闹。可剧务过来请他离开,意思是不能影响拍戏。

    张怕便是应下来,把书归拢进箱子,起身抱上自行车。有意思的是大狗居然也跟过来。

    剧务小伙赞上一句:“狗真不错。”

    张怕替狗主人说声谢谢,推车子要走。

    导演看到这面情况,想了下走过来问话。

    张怕说是卖书的。

    导演眼睛一亮,让张怕往学校门口近一些,按照往常那样卖书,要求是低着头,不能看镜头。看眼大狗,问话:“不咬人吧?”

    张怕说:“它没咬我。”

    导演说废话,又指明位置,让张怕赶紧过去,说给五十块的劳务费,拍完就给。

    有五十块钱?也行,张怕很顺从的过去卖书,反正是低头不说话。

    导演让他管住狗,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一定不能让狗乱来。

    为了五十块钱,张怕痛快应下来。

    没多久准备完毕,导演喊开始,演员开始表演。

    先是NG了几遍,导演一通喊,第五遍的时候过。剧务送过来五十块钱,工作人员收拾东西,演员们上车。

    张怕当了五次背景板,很多演员对他身边的大狗很眼热,尤其是女孩。当拍摄结束,穿白裙的漂亮小姑娘小跑过来,蹲在大狗面前问:“不咬人吧?”

    张怕说:“你蹲这么近分明是不怕咬,还问这个?”

    小姑娘笑着说:“大狗真可爱。”说着话抬手去摸。

    也见了鬼了,大狗好象跟谁都特别熟,完全不出动静、也是完全不动的任小姑娘摸。

    小姑娘越发高兴,拿出手机自拍,开始是蹲在狗旁边,后面索性一手抱住大狗头,另一手举手机拍照。又把手机给张怕,让帮忙拍照。

    作为回报,小姑娘还跟张怕合了两张影,用张怕的手机自拍。不过没留联系方式,也没加微信。

    剧组很快收拾好东西,招呼她离开。小姑娘想了又想,问张怕要微信,说不拍戏的时候找你玩,不过必须得带着大狗。

    张怕说:“别加了,狗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还这么听话?哼。”小姑娘哼了一声走掉,到底是没加成好友。

    又过一会儿,车队开走,张怕看着大狗很是无奈:“哥们,走吧,你不走我怎么回家?”

    大狗不理会,反正你坐着,我就卧着。

    这狗也真是邪了,方才拍戏,小姑娘演主角妹妹,在学校门口被坏人绑走。就这么个情节,来来回回拍五次。头两次,张怕还担心大狗会扑上去攻击演坏人的演员,可没想到大狗全当没看见。还是那句话,你坐着,我就卧着。

    看眼手机时间,零点半。接近俩小时就拍了这么一组镜头,心说拍电影真不是一般的浪费时间。

    可都已经这么晚了……张怕起身,把箱子捆到货架上,跟大狗说:“我得走了。”

    大狗站起身,又肥又大的家伙横在前面,估计比自己还沉。张怕推自行车下人行道,大狗犹豫犹豫,朝来时方向跑去。

    张怕想了想,反正是顺路,蹬着车子慢慢跟在后面。

    于是在夜半的省城大街上,人行道上慢跑条大狗,马路上有个骑自行车的人跟着。

    前面是十字路口,跑到这里,大狗不假思索的往右拐。

    张怕有点犹豫,不过还是跟过去。

    前面是住宅小区,大狗慢跑进去,然后消失不见。

    张怕松口气,狗等于是回家了,现在该他回家。

    师大到幸福里很远,半个多小时才到家。又困又累的,进门就睡。

    写手的生活很无聊,每天都要写字。第二天起床又是先开工。

    昨天晚上在师大门口摆摊那会儿,胖子打电话骂他是猪,说你会不会计算时间成本?卖书要不要时间?有这个时间,多写一些字不是比什么都好?

    张怕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要是不每天出去折腾一下,岂不是彻底变成死宅?

    编故事编到九点多,胖子来了,手里拎把吉他。

    看眼吉他,张怕问:“你昨天说上大街唱歌?”

    胖子回话:“恩,今天开始,你还可以顺便卖书。”

    昨天电话里是这么说的,娘炮,就是他们这一圈最帅的那个男人报名好声音,结果人家要作品要录象,娘炮是啥啥都没有,更是没经验。

    对了,也没有学过声乐。

    胖子也是无聊,出个馊主意,让娘炮上大街唱歌练胆量,也是练台风,你要是连这个都不敢,就别报名了,不够丢人的。

    娘炮不敢,或者说只要是正常人,哪怕是专业歌手,也不会就这样站到大街上歌唱。

    于是乎,胖子把张怕卖了,说这家伙脸皮厚,每天出去卖书,你跟着一起,他卖书你卖唱,我负责帮腔起哄兼保镖。

    然后呢,娘炮的脑子忽然进了水,居然就答应了。

    所以,在胖子进门没多久,娘炮也来了。

    别管人家叫什么名字,硬是有俩漂亮小姑娘随行,这是帅哥的作用。

    胖子一肚子坏水,看见俩女孩就问娘炮:“以前没见过,又换了?”

    娘炮说:“闭上你的臭嘴,这是我请的老师,音乐学院的高才生。”

    张怕听得一愣,仔细看俩妹子,也是读音乐学院的?开口问道:“你们读几年级?”

    俩小姑娘基本没化妆,就是擦了些保养皮肤的玩意,穿得很轻松简单,有学生样。听到张怕问话,一个扎马尾巴的妹子回话:“二年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