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6 就往高兴里写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怕推车子下人行道,龙小子跟很紧:“我有车,送你?送你?送你?”贱兮兮的语气,根本是在挑衅。

    张怕当没听见,骑车子回家。

    可是没一会儿听到喇叭声,转头看去,龙小子开辆敞蓬跑车冲他挤眼睛:“老同志,去哪啊?”后面还跟着三辆车。

    张怕给胖子打电话:“找人查下九龙地产。”

    胖子说正在查,你等会儿。

    所谓查就是找人打听,一个托一个的问下去,半小时以后才有消息反馈回来。

    龙小乐,二十一岁,九龙地产太子爷,省桌球队的,是司诺克选手,在英国读书,跟丁冠军打过球。

    这一句话足矣,不用看照片,不用再细问情况,边上这个贱兮兮的家伙绝对是龙小乐。

    惹不起你行了吧,张怕专心骑车。从站前回幸福里,骑自行车要半个多小时,再熬上一会儿总算到家。只是吧,龙小乐竟然一路跟过来。

    不光他自己过来,后面三辆车也是开进来,刚才在台球城的那帮男男女女,一个不拉的全来了。

    张怕下车,站住了往回看,龙小乐下车说话:“跑什么啊,有意思么?”

    张怕说:“你爹要不是龙建军,我能揍死你。”

    龙小乐面色一变:“吹什么牛,单对单,敢么?”

    张怕摇头:“还真不敢。”抱起箱子进屋。

    龙小乐大喊:“站住。”

    张怕回身问:“又想干嘛?”

    “你不是卖书么?我买,我买一百本,送我家去。”龙小乐问:“知道地址么?九龙花园一号楼。”

    “不负责送货。”张怕说道。

    “不送货?”龙小乐问:“一千本送不送?”

    “不送。”张怕回的很坚决。

    “一万本呢?”龙小乐继续加码。

    张怕说:“你能不能成熟点儿?以为演电视剧呢?”转身又要上楼。

    他们这一排停着四辆豪车,引起别人注意。乌龟从里面胡同出来,正看到张怕转身,赶忙大喊一声:“干嘛呢?”

    张怕停步,说声没事。

    龙小乐又问一遍:“一万本,卖不卖?”

    “你疯了吧?拿二十万出气?真有钱。”张怕说:“坦白告诉你,我不是不想赚这个钱,是没有一万本书。”

    “你有多少本,都要了。”

    “不送货。”

    “不用你送,把书搬出来就行。”

    张怕放下箱子:“我实在忍不住了。”

    看龙小乐如此嚣张,后面又跟着一堆姑娘,乌龟过来问张怕:“这人谁?”

    张怕摇摇头,指着龙小乐说:“单挑。”

    龙小乐还没说话,山羊一步走上来:“我和你打。”

    乌龟犹豫下说道:“来吧,我和你打。”

    马平走上前:“不在这打,体育场单挑,不管去多少人,一对一打,敢么?”

    张怕低头看眼箱子:“算了,无聊。”抱起箱子又要走。

    龙小乐大喊:“单挑啊。”

    张怕只当没听见,一步一步走上楼梯,开门进屋。

    放下箱子,倒到床上,听见外面有轰笑声,想了又想,起身走去窗口往下看。

    龙小乐在烧书,烧从他那里拿去的那本《怪厨》,撕开一页页烧,烧的很慢,有丫头还假装凑过来烤火。

    张怕轻叹口气,开门出去,走到龙小乐对面站住:“来,单挑。”

    龙小乐不理他,继续很专心的烧书玩。

    张怕说:“不敢?”

    龙小乐说:“一个穷光蛋,你什么身份跟我单挑?”

    马平说:“想单挑?我来。”

    乌龟骂道:“草,装什么大尾巴狼?开个破跑车就有钱了?”

    龙小乐看乌龟一眼,把撕了一半的书丢到地上,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同样丢到地上:“你的书钱。”跟马平说:“走吧,别跟瘪三置气。”开门上车,轰轰的离开。

    乌龟问张怕:“你怎么得罪他们了?”

    张怕说:“不是我,是胖子。”

    “胖子呢?”乌龟左右看。

    张怕叹口气,蹲下拣起撕了一半、也烧了一半的书,还有那一百块钱,心里琢磨:我什么时候才能有钱?

    又过去十分钟,胖子回来,直接上楼进屋:“怎么样了?”

    乌龟坐屋里玩手机,抬头问:“四辆车来找麻烦,两辆跑车,两辆大奔,你偷人家钱了?”

    胖子骂声草,问张怕吃亏没?

    张怕晃晃一百块钱:“有钱人就是嚣张,一百块买本书,烧了。”

    胖子坐到床上,拿手机打电话。

    张怕问道:“龙建军是幸福里出去的?”

    乌龟问:“问他干嘛?”

    胖子解释道:“前天晚上,我跟他儿子干起来了。”

    乌龟笑道:“你牛,谁都敢得罪。”又问:“现在怎么办?”

    “鬼知道怎么办。”胖子跟电话说上几句,挂断了跟张怕说:“幸福里出去三个牛人,龙建军是最牛的那个。”

    张怕好奇道:“另两个是谁?”

    “何老大在监狱里,另一个没人知道在哪。”乌龟抢先回道。

    为什么一听说九龙地产的名字,胖子马上归还手机,因为龙建军是从幸福里出去的。

    九龙地产,龙建军当初兄弟九个闯江湖,十几年下来,死的死、残的残,健全的几个全部进过监狱。龙建军是杀人罪,无期,结果只关六年放出来。

    出来后就了不得了,越混越牛皮,越来越有钱,幸福里很多小混混拿龙建军做榜样,其中也有胖子这些人。

    张怕说:“我真想揍龙小乐。”

    “拉倒吧,龙建军跟市长都平起平坐了,你吃多了得罪他?”胖子说道。

    这句话不是说龙建军有钱,是说他背后有人,他背后的那个人已经升到很高位置。

    张怕没有马上接话,过了会儿问胖子:“还去比赛么?”

    “比个屁,怎么比?”胖子骂上一句,又说:“喝酒去。”

    张怕不去:“我得干活。”

    “又干活。”胖子气道:“老子算是服了,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活儿上。”跟乌龟离开。

    张怕继续编故事,连午饭都没吃,一气写到傍晚。这时候接到王百合电话,说明天下午出院,问他能不能帮忙接出院。

    张怕答应下来,把码好的文章上传,然后就躺着发呆。

    搬来幸福里四年,写故事五年,大把时光轻易溜走,始终一无所成。最年轻最好的岁月都用来做梦,可梦一直不肯实现。

    做梦的代价是没有对象没有钱,熬到现在这样,甚至看不清前路方向。

    乱琢磨一气,起身开灯,打量房间。

    这就是多年拼搏来的东西……

    隔壁屋俩女孩是歌厅小姐,上次在路口喝酒,她们一起四个女孩,有个小个子大眼睛女孩喝多了,拍着胸脯说:“我带着二十块钱来省城,现在什么都有了,电视、冰箱、洗衣机、电脑,都是我拼出来的。”

    她在吹牛,因为没房子没车,即便是有了很多衣服很多电器,可只要一搬家就要丢弃一些。而这些东西,是她用身体换回来的。

    当时听到这句话,张怕有点不以为然,现在想想,自己混的还不如人家,起码人家有很多电器很多衣服,可自己呢?

    掀开床单,床下面是整整齐齐的牛皮纸包,里面装着《怪厨》第一册。当初一万六印刷一千本,卖到现在还剩九百多本。这是九百多本沉甸甸的梦想。

    床下面是一部分,还有许多放在胖子家仓库。

    蹲下来看属于他的被牛皮纸包裹着的梦想,看上好一会儿,食指在地上写人名,写一个女孩的名字。

    电话突然响起,起身找电话,接通后问:“谁。”

    “你家龙爷爷。”龙小乐说:“出来,找你喝酒。”

    “你有病吧?”张怕回道。

    “大虎烤肉,不敢来?”龙小乐说道。

    “好,你等着。”张怕挂电话出门,蹬自行车去烤肉店。

    怒气冲冲赶过去,却看到白天见到的三男五女竟然跟胖子、乌龟坐在一起……

    张怕过去坐下:“我来了。”声音冰冷。

    龙小乐看他一眼,倒杯酒放到张怕面前:“这杯酒算我赔个不是。”再拿起自己酒杯,一口干掉。

    张怕冷着脸没动。

    胖子劝道:“喝啊。”

    张怕没动杯子,问是怎么回事。

    龙小乐说:“一码归一码,你这个人混蛋归混蛋,但是,我佩服有梦想还努力去追的人,白天烧书是我不对,不知道是你写的,再罚一杯。”说完又干掉一杯。

    张怕想了想,说声没什么,喝掉面前啤酒,起身说:“走了。”推自行车离开。

    不想回家,蹬自行车往南走,再拐向西,那里有一所全国闻名的音乐学院,到校门口停住,看着年轻的男男女女来来往往,看上好一会儿,骑车回去。

    一个人能拥有几个梦想?

    夜路中,张怕放声歌唱,唱留存在记忆中的狂嘶热吼。

    回到幸福里路口,看到烤肉店门口几辆车没了,拐过去看,胖子和乌龟还在,六子和老孟也来了,凑一起继续喝。

    张怕过去问话:“你们怎么跟龙小乐混一起?”

    “他来拿手机,我们来吃饭,正好碰一起,就吵起来了,我说不应该烧书,那是你写的,天天写,很辛苦,然后他就不吵了,说要请你喝酒。”胖子简单回道。

    张怕赶忙说:“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别给我造谣!”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