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5 有时候高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胖子认为自己的台球水平不错,没想到马平的水平更不错,俩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短短二十分钟打过十局,还算上摆球时间。轮到马平的时候,根本不做考虑,抬枪就打,一颗颗球好象子弹一样嗖嗖飞进洞里。

    十局,胖子只靠运气赢了一局,算上刚才赢的两百块,一共输掉一千四百块钱。

    没法打了,打越多输越多,放下球杆认输,掏出全部身家六百块,问张怕:“有多少钱?”

    昨天去医院时取一千,预交房租后,加上兜里的,还有五百多块,点出五张整票:“就这些。”

    胖子问马平:“一千一行不?”

    “不行。”龙哥抢先说道。

    看年纪,龙哥三个人大概二十二、三岁。胖子和张怕要大个几岁。现在让几个小孩追债,胖子的脸色很难看。

    张怕说:“行了吧就这样吧,对了,你不是丢手机么?大虎找到了,赶紧去拿。”

    “找到了?”龙哥冷笑一声:“我还真不在乎手机,是不想被人坑;不过呢,手机找到了也成,算你们识相,那这样,你们不是欠三百么?再打一杆,我上,你俩谁上无所谓,你们输了,也不要钱,老老实实叫声龙爷就成,你们要是赢了,不但清帐,桌面上这些钱也全拿走。”

    胖子咬咬牙:“欠帐认,不赌什么爷不爷的,一杆三百,输了我欠六百,你留个电话号,明天给你。”

    “六百就想让我下场,开什么玩笑?”龙哥笑了下:“也别六百,不好听,台面上有一千一是吧。”说着话掏出沓钱,点出九张放到台案上:“凑个整,谁赢谁拿走,不过呢,你们要是输了,也不用叫爷,当着台球厅这么多人的面扇自己十个耳光,要重重的,敢不敢玩?”

    胖子急道:“不就是欠三百块钱么?至于搞出这么多花样?你要是能等,我现在回去拿钱。”

    龙哥想了下:“那就没意思了,我再吃点亏,跟你赌十个耳光,互扇,我赢了扇你,你鹰了扇我。”

    胖子说:“你变态啊,就知道扇耳光?”冲张怕说:“你留一会儿,我去拿钱。”

    “不行走。”龙哥说:“我还没玩够呢。”

    张怕说:“不就是打了一架么?谁也没占便宜,你至于么?”

    “至于,你们坑我手机?很至于。”龙哥说:“这口气得出,咱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们被我坑了,是不是得出气?”

    张怕摸摸鼻子,有件事情搞错了,人家不是和你单纯打杆儿,是要报仇出气,摆明找麻烦,你不让人家出气,肯定不放人。

    跟龙哥说:“你叫什么?”

    “怎么?盘我底儿?”龙哥笑了下:“我姓龙,叫我龙哥就成。”

    张怕摇摇头:“这样吧,也别扇耳光,没意思,咱俩打一局,我输了,站着让你打五拳,不躲,我赢了,拿走我们的本钱,以前所有的帐一笔勾销。”

    龙哥说:“也行,不过钱还是两千,赢了拿走,输了让我打五拳;再一个,以前的帐是以前的帐,跟今天的事情无关。”

    张怕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眼看附近围着越来越多的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对方找来的帮手,反正一个不认识。随手拿起杆枪问话:“谁开球?”

    “你随意。”龙哥说:“我把机会让给你。”

    张怕恩了一声,开始摆球,然后问话:“这么摆可以吧?”

    所谓的可不可以就是让全色球和半色球尽量分开,以示公平。不过哪有绝对的公平?龙哥根本看都不看,随口应声行。

    看他样子,难道也是高手?心说高手太不值钱了吧?胖子已经很厉害,可随便碰到三个人就都是高手……不科学啊!

    胖子忽然插话:“你打球,输了算我的。”意思是他要挨打。

    龙哥不同意:“这局是我和他的事,你想挨打,等下局。”

    胖子这才着急,跟张怕说:“又坑你一次。”

    张怕说:“你不是说我运气好么?相信我。”拿起白球,贴着桌面往前一丢,砰的一声炸开十五颗台球。

    刚才胖子打球,不管是谁开球,都象打司诺克那样小心翼翼的开球,只要保证白球能够碰边就成,尽量不把球炸开,也是尽量不给对方留机会。像张怕这样大力把台球炸开,基本就是送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张怕把球炸开,抱着枪站在边上不说话。

    龙哥看他一眼:“故意的?不占这个便宜,我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先打进一颗全色球选定花色,也就是从一到七的全色球,再随便选个靠边的球,轻轻一杆打过去,直起身说话:“还该你的。”

    这一杆把白球送到桌边,不方便架杆,也没有进攻机会,张怕歪头看看,大力一枪击出。

    他打九号到十五号球,每人七颗,先打光自己的球再打黑八。不过这大力一枪,连碰带撞的,竟然把贴边的八号球撞进底袋……

    一局结束,张怕胜。

    拿起一千一百块钱,跟龙哥说声不好意思,转身去找箱子。

    龙哥不爽了,郁闷个天的,还带这样的?白球贴边,八号球贴边,张怕进攻的九号球也贴边,明明都是没有进球线路,怎么就能狗屎运气混进去黑八?

    龙哥说:“再打一局。”

    张怕说:“帐都平了。”

    龙哥指着台球桌沿的九百块钱说:“这是你的。”又套出叠钱:“一局决胜负,两千对两千,敢不敢打?”

    张怕不想打球,可不打肯定走不了,问话道:“这是最后一局?”

    “最后一局,不管谁赢谁输,今天的事情了了。”龙哥说:“还是你开球。”

    张怕说声好,只要不打架,输点钱算什么?

    抱着必输的念头把白球摆上发球点,俯下身体大力一枪,十五颗台球又炸开了。

    龙哥很郁闷,我是想真正和你打一杆,想表现下超高水平,你这是什么意思?

    扫眼周围,二十多个人在看热闹,拿壳粉擦枪头,选定目标发起攻击。

    确实打的好,短时间连清六颗球。他不光是清自己的球,整个就是在玩花式表演,进一颗自己的球,尽量带进去一颗张怕的球。连续打过六杆,自己的球打进去六颗,张怕的球带进去三颗。

    走位很精彩,不管下一颗目标球是藏在对手的球后面,还是贴边,都能轻巧碰出来,就这水平,参加九球公开赛都没问题。

    张怕很无奈,心说不会是国家队的吧?用不用这么吓人?

    有句话是不能瞎得瑟,姓龙的小子一路得瑟过来很是潇洒,也很嚣张,眼看还剩一颗球,再看看黑八位置,打了个高偏杆,结果如同他预料的那样,目标球进洞,黑八被撞到洞口,可是发生意外,白球也进洞。

    轮到张怕进攻,台面上剩五颗球,可以随意摆放白球位置。他是瞄了又瞄,把白球、目标球和黑八摆成一条直线,然后轻轻一推,白球撞目标球,目标球撞黑八,黑八慢慢滚进洞中。

    这就又赢了?

    张怕没有动桌子上的钱,跟姓龙的小子说:“我们走了。”回身抱起箱子。

    “把钱拿走。”姓龙的小子很怒:“晚上我去大虎,有胆子你就再来。”

    丢掉球杆,招呼一起的男男女女结帐离开。

    看眼台球桌上的钱,张怕收进兜里,跟胖子说:“差点被你害死。”

    胖子伸大拇指:“老子现在相信运气了,你这运气……回去打麻将。”跟着又说:“把我的钱给我。”

    “下楼再说。”张怕回上一句,抱箱子出门。

    二人在楼下分钱,张怕给了胖子一千块,等于是他赢四百。除去自己的五百块,张怕赢两千五。分钱时说:“要想富,赌博是条路。”

    胖子说:“再来点儿。”

    “休想!”张怕说:“丁是丁,卯是卯,给你四百不错了。”

    胖子说:“老子回去救你,不感动啊?”

    “放屁,你要是不跑,老子至于那么被动?”看眼一箱子的书,跟胖子说:“你走吧,我卖书。”

    “你要疯?赢两千多还卖书?”

    “和你这种没文化的人就是没法交流,我这是追求,追求懂么?”张怕去道边打开箱子,摆上几本书,大喊道:“新鲜出炉的都市神作,瞧一瞧看一看,二十块钱一本。”

    他在乱喊乱叫,没引来顾客,反是把刚刚分别没多久的那帮人吸引过来。

    姓龙的小子蹲着翻书:“卖盗版书?有意思啊。”忽然大喊:“城管,城管,有人非法卖书,还是小黄书,快来罚款。”

    张怕郁闷道:“你有多无聊?”

    “不无聊,我是为国家做好事。”龙小子笑道。

    张怕说:“怕你了。”把书收进箱子想走,可龙小子手里拿着一本……

    张怕伸手道:“书。”

    “哎,再叫一声。”龙小子说。

    张怕更郁闷了,看他一眼,抱起箱子往自行车上放。

    龙小子跟过来:“你也太简朴了,这位同志,敢问有三十没?三十多还骑自行车满大街卖书,啧啧,怎么混的?”

    张怕看看他,再看眼胖子。胖子赶忙摇头,这是不想打架的意思。

    想了想,是不能打。假如这家伙真的姓龙……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