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4 会想起什么写什么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到这里,张怕起身回家,热闹到此结束,该撤了。

    刚走到门口,身后有出租车停下,下来俩黑丝女孩。长的还可以,胜在敢穿,简单形容就是穿很少,很性感。

    王百合家二楼有三个出租屋,这俩妹子住最大一间,房租四百九,每人交二百四十五。

    看到张怕,左边圆脸妹子笑嘻嘻打招呼:“作家,给我写本书呗。”

    张怕回话:“用哪只笔写?”

    “作家真流氓。”另一个瘦脸妹子接话,然后大步上楼,带过一阵香风。

    圆脸妹子丢个媚眼:“哪只笔都行,随便你写。”笑着回去房间。

    张怕瘪了瘪嘴,唉,学坏了,怎么能变得这么鄙俗?

    回房间开电脑编故事,没写多一会儿,胖子推门进来:“走啊。”

    张怕说:“真去?”

    “废话,昨天晚上吃了我八百多,得去赢点儿。”胖子说的很气愤。

    张怕笑着摇头:“你牛,十七个人才吃八百多。”

    “快九百了。”胖子说:“先报个名,看看能不能打杆儿,赢点儿是点儿。”

    打杆儿就是打黑八,带彩的。

    张怕哼笑一声:“大哥,你行么?”

    “靠,要不咱俩打?不欺负你,让你后捡俩球,一杆儿二十。”胖子很嚣张。

    张怕说不去,得出去卖书。

    “你不会把书带着?拿去台球厅卖,别人打杆儿是打钱,你打书,赢一把,让别人买本书……我靠,太聪明了,就我这脑子应该经商。”

    张怕琢磨琢磨:“确实是个好办法,不过上哪找打的比我还臭的?”

    “我相信你,你一直是幸福里的传说,孟庭伟的弟弟。”胖子说的很认真。

    张怕又是琢磨琢磨,觉得是个可行的办法,于是带上二十本书跟胖子去市里。

    只是他一定要骑车,胖子坐公交,俩人分路而行,在站前台球城碰头。

    台球城的全名是第一台球,占了大厦两层楼,第一层是散台,第二层是会员制。散台是十二块钱一小时。

    一上楼就能看到明显的比赛宣传画,奖金一万元还是很吸引人的。胖子冲张怕伸手:“一百块。”

    “我又不报名。”张怕抱着箱子摇头。

    “相信我,你向来运气好,一直蒙挺准,这次也不例外。”胖子鼓惑道。

    张怕思考思考:“就五十,你帮我出五十,不然不报。”

    胖子深吸口气,再深吸口气,再再深吸口气:“五十也行。”

    “我以为你要憋死呢。”张怕放下箱子,拿出五十块钱给他。

    然后就是报名呗,去吧台登记姓名、身份证,再给张收据,上面写个号码,报名完毕。

    张怕抱着箱子跟胖子往里走:“是不是来早了?”大上午的,没多少人打球。

    “是有点儿早。”胖子往最里面走。

    那张台子对面沙发坐三个女孩,还有俩女孩靠台球桌站着,当中是三个小青年在打扑克牌,就是抽扑克牌选号,打台球赌博。

    胖子兴致勃勃往前走,张怕叹气道:“不许惹事。”

    “靠,看看不行?”胖子眼中只有女孩,走到近处专心看美女。

    张怕抱箱子过去,扫眼打球的三小子,隐约有点不好感觉。仔细再看一眼,我去,冤家路竟然能窄到这个地步?拽胖子一下,小声说:“快走。”

    胖子回话:“走什么啊?服务员,开这张台子。”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打球的三个小子看过来,跟着是不敢相信的再看一眼,马上不打球了,笑着围过来:“胖子,真巧啊。”

    胖子这才有闲心看男人,一看之下,再看之下,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跑。

    张怕要气死了,这个完蛋玩意,你那么肥跑个屁?老子抱着二、三十斤怎么跑?

    如果没有书,张怕一定跑的比谁都快,可问题是有书。这些书不仅是书,还是他的梦想。叹口气放下箱子,随手抓根球杆,本地话是枪。

    三个小子看他一眼,为首一个喊:“追。”扔下他不管,一起追胖子。

    没办法,张怕只好跟着跑出去。

    二打三,好好发挥还是有胜算的。

    可没想到胖子跑贼快,就这么会时间,人没了。仨小子追到楼下,硬是没看到人,一转头看见张怕,马上围过来。

    张怕叹口气,书还在上面,想了又想,宁肯挨顿打也不能丢了书,何况未必不能一对三。抡下手中枪:“别过来啊,我可没和你们打架。”

    “前天晚上不是挺嚣张么?说我是白痴?”为首一小子左臂虚抬,猛往前冲。

    这是老手啊。再看那俩家伙,同样空着手围上来,张怕转身就跑。

    一口气跑回台球厅,到底是惦着二十本书,回来后绕着球桌转。

    也算灵巧,三个人追他自己,硬是没打中几下,倒是把服务员折腾过来,大声喝止:“干什么呢?打架出去,不然报警了。”

    仨小子停步不追,守住往外走的通道,看着张怕直笑:“小子,算你倒霉。”

    张怕说:“我又没和你们打架,追我干毛?”

    “就干毛。”为首小子邪邪地笑了一下:“看见我眼圈没?黑的,别说不给你机会,要么把自己两眼圈都打黑,要么打电话叫人,你们幸福里不是号称流氓的摇篮么,我等你从摇篮里喊流氓。”

    张怕说:“别闹,我跟他们不熟。”

    “不熟帮他们堵我?你是棒槌啊。”

    他们这样算是在谈判,服务员过来警告一句:“别打架啊。”站在边上警戒着。

    张怕继续努力谈判:“我就是个棒槌,咱化干戈为玉帛行不行?”

    “行啊,把眼圈打黑就能走,我们也不欺负你。”边上一小子说道。

    他刚说完话,胖子气喘吁吁跑进来,看到双方隔着些距离说话,闹不清是怎么状况,站在门口喊话:“他们没怎么你吧?”

    张怕气道:“跑那么快做死啊?”

    服务员喝道:“小点声。”

    他们算是对战双方,跟三个小子一起过来的还有五个妹妹,站在墙边看热闹,其中一个妹子有些生猛,抓杆枪走过来,冲张怕喊话:“小瘪三,连龙哥都敢打,揍死你。”

    小丫头长的挺好看,属于可爱那种,圆脸圆眼睛,带点儿婴儿肥,说话倒是蛮冲。

    “龙哥?得了龙哥,咱这事算了成不?”张怕不想打架。

    胖子在对面骂道:“我靠你姓张的,当初让你叫哥,你不干,跟老子干了好几架,现在看到小屁孩也叫哥?”

    “你说谁小屁孩?有本事别跑,就楼下,敢么?”那个叫龙哥的小子插话。

    张怕冲胖子叹气道:“认识你算老子倒霉,三天打一架,什么时候是个头?”

    胖子骂回来:“靠,帮老子打架叫屈,撸串怎么不说?”

    “大哥,咱能不先内讧么?”张怕彻底无奈了。

    “攘外必先安内。”胖子回道。

    “来,你过来安,你要不安,我弄死你。”张怕骂回去。

    龙哥打断道:“干嘛呢?讲相声呢?”

    “闭嘴。”张怕喊道。同时,胖子喊道:“关你屁事。”

    服务员看不下去了,往外轰人:“说了不能打架,要打架出去,你们出去吧,出去打。”

    张怕说:“他们不让我走。”

    龙哥笑道:“让,必须让,楼下见?敢么?”

    圆脸丫头起哄:“是男人就应下来,缩头缩脑的,当自己是乌龟?”

    张怕挠挠头,想出个办法:“那什么,今天不适合打架,敢不敢文斗?”

    龙哥笑道:“小说看多了?秀逗了?还文斗,要不要对个对子?白痴!”

    胖子说:“他是作家,你们不能打作家。”

    这一嗓子出来,张怕脸都红了,气骂道:“你个王八蛋,非要揭老底么?”他认为自己不够格,说自己是作家就是在骂人。

    “出去,出去打。”服务员又喊话。

    龙哥看看服务员:“不让你为难。”跟张怕说:“文斗是吧,打台球么?”

    “打,只要不打架,打什么都行。”张怕回的很利索。

    “成,打杆儿的,一杆一百,敢么?”

    “一百……”张怕看向胖子。

    胖子问:“真不打了是吧?改打台球?行,一百就一百。”大步走过来。

    于是就打球吧,龙哥没上,让另一个叫山羊的人上场。这边是胖子登场。

    反正就是打黑八,反正是先进黑八的获胜。其它规矩不说,省城打杆儿可以传黑八,是跟九球比赛学的。打自己的球把黑八碰进洞,算赢。

    这个规矩完全是为赌博服务,只要能赢钱,越早结束比赛越好。

    不过跟九球比赛也有个不同,开球进黑八不算。

    划拳定先手,胖子开球。

    胖子球打的不错,准、会走位,不然也不会报名比赛。

    没想到山羊同样打的很好,这俩人碰一起,基本是不能给机会,有好机会就是一杆清台,或者提前带进黑八,结束这局。

    所以俩人打的非常仔细,你赢一局我追一局,一小时过去,胖子侥幸赢两局。

    这种拉锯战太累人,龙哥不耐烦,提议加码,五百一局。

    张怕不同意。胖子想想说二百一局。

    “两百也行,我们换人。”龙哥说道。

    于是山羊下,换另一个叫马平的人上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