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不靠谱大侠 > 3 标题有自己的故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六光着上身吹牛皮,听到大虎说话,回声知道了,往身上套衣服。

    娘炮忽然站起来说话:“静一静,炮爷有话要说。”娘炮不娘,是这群人里最帅的一个。

    跟着大声宣布:“老子明天报名好声音,等着我凯旋的好消息。”

    胖子说:“你唱歌不是跑调么?”

    “我跑你个脑袋,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全给我当啦啦队去。”娘炮举起啤酒说:“我先干了。”说完对瓶吹。

    张怕琢磨琢磨:“你这水平都去参加比赛了,我是不是更应该参加。”

    “你也快停,说正经的,站前台球城打比赛,第一名奖金一万,还可以代表省城跟其它城市的高手再比一次,第二次赢了给五万,哥哥要去大杀四方,你们谁探路?”胖子说道。

    “屁,报名费多钱?”六子拿个肉串问道。

    “一人一百,五局三胜,八强以后打七局,有想去的没?”

    胖子刚说完话,道边开过来两辆路虎,正停在烤肉店前,车门打开,下来个瘦子,大大咧咧走过来说话:“大虎。”

    大虎走过来没说话,板着脸看瘦子。

    瘦子冷笑一声:“听好了,我弟弟昨天在这吃烤肉跟人打架,手机丢了,你是地主,要么把那几个小子叫出来,要么赔个手机。”

    “你们打你们的,关我什么事?”大虎说道。

    “不关你事也行,把打人那几个小子喊出来,总听人说你是幸福里一虎,有这个力度么?”瘦子说的很嚣张。

    大虎冷笑一声:“恕我眼拙,您哪位啊?”

    瘦子眨巴眨巴眼睛,忽然笑了一下:“不用管我是谁,话扔在这,要么交人,要么交手机,给你两天时间,后天这个时候我还过来,如果没有满意答案,那就先说声对不住了。”说完轻蔑一笑,转身上车,两辆路虎快速开走。

    看两辆车开走,大虎走到胖子身边问话:“你们四个,谁干的?”

    胖子摇摇头:“为一部手机,至于搞这么大阵仗么?还两辆路虎,手机才多钱?”

    大虎问:“手机在你这?”

    胖子犹豫一下说道:“是,我拣的。”

    “你要不想让我惹麻烦,把手机还回去。”

    “还个屁,跟老子动手……”胖子很嚣张。

    张怕打断道:“快闭嘴吧,知道那两辆路虎是谁的么?”

    “管是谁的。”土匪说:“不服就干。”

    “行了,别吹牛皮了,上次你吹牛,把老牛吹进去了,还得一年才出来,你倒是在家享福。”胖子回嘴道。

    大虎看看这一群普通人眼中的垃圾青年,扔下句话:“不管你们想怎么办,后天晚上必须来。”说完离开。

    六子问胖子:“老肥,怎么办?”

    胖子问张怕:“路虎是谁的?”

    张怕晃晃手机:“查了下牌照,九龙地产的。”

    “靠。”胖子骂上一句,起身去找大虎,把手机留下。回来喊话:“AA制,每人三十,赶紧的。”

    “A你个脑袋,你就请了能死啊?”土匪说道。

    胖子咬咬牙,跟张怕说:“明儿陪我去台球城,老子要赚一万。”

    张怕直接拒绝:“爱找谁找谁去,我得干活。”

    “你那破活儿就别干了,一天天的也不见个钱。”胖子问:“今天卖几本?”

    张怕比画出好大一个圆圈,代表零。

    “你是真二啊。”胖子说:“当初自费出书,我就反对,你不听,一万六砸出去了,换回一堆破书垫床,哪年能赚回来?”

    “你懂个屁,我这是追求。”张怕起身道:“你们吃,我回去干活。”

    那是说走就走,蹬个自行车回家编故事。

    每天零点以后睡是多年来好不容易养成的不良习惯,这一夜又是如此。

    早上起床下楼看看,大门紧锁,王百合应该还在医院。溜达到街口,这里有馄饨摊,还有早点铺子,三块钱可以吃饱。

    没吃几口,看到前面有人吵架。古人云:有热闹不看多无聊。张怕几口喝掉粥,拿俩包子过去看热闹。

    一小姑娘站着不动,木呆呆的,身上背个书包。地上坐个老太太,死死抓着自行车,大喊撞人了什么什么的。

    张怕一看,认识,幸福里几大名人之一,因为碰瓷已经四次关进派出所,最严重一次得罪一官员家属,被送进看守所。

    不过这一家也算有本事,妈混蛋,爹混蛋,儿子更混蛋,混蛋到连胖子那一群垃圾都不待见。

    张怕往后站,躲在人群后面左右看,没发现老太太的家人。

    掂量掂量包子,到底舍不得。

    距离没多远是垃圾箱,把包子塞嘴里,过去翻垃圾,居然发现到奇门兵器罐头瓶子。赶忙拿出来,再溜达回看热闹的地方。

    小姑娘有些晕了,表情有些委屈,更多是激动,明明不是我撞的,为什么非要扯着我?可是又吵不过坐在地上的恶女人。正不知所措,就听啪的一声,一个很大的罐头瓶子砸到地上的女人头上,碎落一地。

    力度很过瘾,砸到头上都碎了。老太太啊了一声往后倒。

    张怕心底在呐喊:快跑啊,快跑!

    小姑娘反应不过来,傻在当场。张怕很郁闷,缺乏战斗经验的温室花朵就是不行,这要是换成王百合……郁闷个天的,提她干嘛?

    天外飞罐头瓶子,很多人顺着瓶子飞来的方向往后看。张怕鬼机灵一个,丢出瓶子的时候就往侧面挪了两步,此时同样往那个方向看,看的特别认真。

    假装看上一会儿,再扭头看小姑娘。

    傻孩子还在那站着,老太太倒在地上闭着眼睛**。

    老太太向来是团队作业,现在她倒在地上,按道理说,帮手该马上出现才对。张怕转身往回看。

    还是没看到人,心说:丫头啊,这是最后机会,再不跑可就跑不掉了。

    可怎么才能让小姑娘赶紧跑呢?

    一转眼,看见张老四牵着狗出来吃早点。

    张老四喜欢狗,养了两只大黑狗,也不知道是啥品种,看着巨凶。

    张怕赶忙走过去逗狗,那狗是真凶,其中一只嗷地一声朝张怕扑来,把张老四带个趔趄。

    张老四先骂狗,再骂张怕:“找死啊?别说没警告你,咬死不负责。”

    “你才找死,老江太太在那面碰瓷,不看看去?”张怕又冲狗大喊大叫,狗很配合,冲着他反叫回来。

    张老四怒了:“滚远点儿,再不滚,我放狗了。”

    张怕鄙视道:“吓唬谁?有本事你放。”

    “我靠。”张老四作势放狗,张怕忙往外跑,他便是哈哈大笑:“德行。”又说:“来,你牵着,我看看怎么回事。”说着话拍了两只狗几巴掌,让它们老实点。

    张怕过去接过狗链子,冲狗发牢骚:“老子喂你们吃那么多火腿肠,还是见一次咬一次,不认识啊?”

    两只大狗完全不理会他说什么,站住了看张老四往那面走。

    张怕拽拽狗链子,牵到马路上。

    很多人看热闹,靠马路中间这块人少。张怕站在人群后面忽然大喊:“有狗。”

    两只大黑狗狗视眈眈地往前看,前面几个人吓得赶忙逃跑。可小姑娘还是没动,张怕又喊一声:“赶紧闪啊,这狗咬人。”

    站在中间的小姑娘完全傻了,被两只狗吓住,双手炸开,啊啊啊的大叫,可就是不跑开。

    张怕无奈到没有办法,这孩子得多死心眼?

    张老四几步跑过来,啪的打张怕一巴掌,再抢过狗链子:“你要死啊?”拽狗往回跑。

    张怕假装躲避张老四的攻击,一步跑到小姑娘身边,又假装回头看狗,冲小姑娘小声说话:“赶紧跑。”

    狗被拽走,小姑娘也不叫了,正心神不定的大喘气。听到这句话,眼睛看张怕一下,又愣了一下,忽然推自行车往外跑。

    张怕往马路中间一跳,好象是不愿意沾惹麻烦,口中说话:“诶,怎么跑了?”

    这句话等于是又提醒一遍,可小姑娘却是因此停步,回头看他。

    这都什么智商啊?张怕又无奈了,马上低头蹲下,你爱咋咋的,老子实在管不了。

    小姑娘也算果决,既然决定逃跑,略一犹豫之后,推车跑过马路,跨上自行车猛蹬。

    张怕一直蹲着看,等小姑娘不见影子,才叹气道:“三十六秒,唉,现在的孩子啊。”在感慨逃跑速度太慢。

    小姑娘跑了,这边的江老太太似乎是恢复过来一些,慢慢坐起来,瞪着眼睛左右看。

    那一罐头瓶子砸的真结实,老太太半边脸蛋都是血。张怕就换个方向专心蹲着看她。

    没一会儿,江老太太的儿子来了,一米七的身高,也不是特别壮,但就是能耍无赖,动不动光膀子让人砍,口里喊着:“杀我啊,杀我啊。”

    幸福里一直没能拆迁,老江家三口人起了部分作用。用市领导的话说,刁民,幸福里全是刁民。

    在很多地方,强拆会有用,也会成功,在这里绝对没戏。别的地方是钉子户占少数,这里的钉子户不要太多,起码三分之一多。

    这么多的钉子户,除非发生自然灾害,否则绝对没人肯接盘。

    江老太太的儿子叫江真,真是埋汰了这个真字,打小就混蛋,现在四十多岁,变成老混蛋。

    江真不问老娘伤势,先左右看,找被碰瓷那人,可没找到,才回身问老娘:“人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