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玄界之门 > 第十一章 斗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厉师傅,我参加这次武馆较技是没问题的,但你事后真愿意将那招撒手刀传授给我。”石牧点下头后,问道。

    “这招撒手刀,是我苦练风驰刀法二十多年才勉强参悟出的一点东西,自问绝不逊色那些世家珍藏的武技,原本打算当做压箱本事,但你若真能为流风武馆争取到巨大好处,传你又有何不可?”厉苍海嘿嘿一声的说道。

    “厉师傅放心,比试的时候我一定会尽全力的。”石牧笑了笑的回道。

    “你修炼淬体之术速度惊人,铁炼之法似乎也特别适用你,但也不可小视这次的武馆比试。虽说这次较技只限制十八岁以下武徒,但其他三家武馆弟子也不弱,起码淬体十层的我就知道数人。不过,你若是能在比试前修炼到十一层话,这次比试应该就没太大问题了。”厉苍海正色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这就抓紧修炼吧。”石牧不加思索的回道。

    “你不用说,我也会尽快让你在短时间内进阶成功的。”厉苍海目中精光闪动的说道,随之领着石牧向院落后面的某个大屋走去,在进去大门后,顺手插上了门栓。

    石牧进去后,立刻脱去了外衣,并“砰”的一声,从腰间解下了一根腰带般的沉重沙袋,把地面都震得微颤两下。

    这沙袋他除了平常睡觉洗澡,根本不会离身。上次在庙中遭遇那具僵尸,也是因为事发突然,根本来不及解开沙袋束缚,否则速度反应完全可以再上一层楼的。

    “这里面装的铁沙,对你来说似乎有些轻了,从明天起再加重二十斤。”厉苍海目睹此景,瞳孔微微一缩,接着从附近木架上拿起一根短粗的黄色木棒,两端各自包裹着一层厚厚皮垫。

    石牧答应一声后,两足猛然一踩地面,就在原地扎下了四平八稳的马步,深吸一口气后,就两手握拳的屏住了呼吸。

    厉苍海则走过来后,手臂一动,木棒就化作重重棍影的朝石牧上半身各处穴位击打而来……

    一炷香工夫后,石牧再次穿好衣服从大屋中走出来后,原本灵巧脚步明显有几分跌跄了,并呲牙咧嘴的离开了院子。

    大屋里的厉苍海,却浑身大汗淋淋,满脸苦笑之色。

    “这小家伙体质也未免太妖孽了,差点把我这个后天中期武者都给累趴下了。不过也对,要不是拥有这等强横肉身,恐怕也根本无法在短短半年内就完成铁炼之法的,这次武馆比试可真值得期待了。不过话说回来了,即使这小家伙修炼了铁炼之法,半年内淬体接连进阶两层,仍有些不可思议。难道还真是血脉武者不成。”

    厉苍海不觉陷入了沉吟中。

    他自然不知道,石牧除了每隔几天在武馆修炼一次铁炼之法外,回去后并没有按照其所嘱咐的好好静养休息,而是依仗惊人恢复能力,第二天仍然带着厚厚乌甲到郊外去磨练武技,猎杀各种野兽,这才能如此短时间将淬体之术修炼到这种惊人地步。

    石牧离开武馆,只走了一条街道,就来到一处由三间屋子组成的小巧宅院处,大模大样的直接推门进去了。

    这处颇为偏僻的住所,正是其在城中临时住处。

    不大一会儿工夫后,某间屋内就开始充斥着浓浓的药草味道,并有滚滚热气从窗口散发而出。

    “好舒服啊!”

    石牧赤裸的躺在一个大木盆中,里面全都是烧开的滚烫热水,,水面还漂浮着一些花草似的药物。

    他露出水面的上半身,遍布一块块的青肿印记,脸上却满是舒泰的表情,很快就发出微微鼾声的在盆中睡着了。

    不知多久后,当石牧缓缓睁开双眼的醒来时,盆中药水已经变得冰凉了,而窗户外天色也明显黯淡了下来。

    石牧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自己身躯,肌肤上原本触目惊心的青肿印记,已经变得淡若不见起来。

    这流风武馆特制药浴还真是不错,配合自己的过人恢复能力,简直是绝配。否则,以他这半年经受的非人般训练,也无法坚持下来的。

    毕竟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在每隔几天被人用棍棒狂揍一顿,晚上还要背负乌甲铁沙袋在山中狂奔下,仍能一直保持安然无恙的。

    经过这半年的苦练后,石牧个头又猛涨了一大截,此刻除了脸上还带两分稚气外,从谈吐和身材上看,几乎和成年人一般无二了。

    他顺手用木盆旁一条毛巾搽干净了身上水渍,就将旁边衣衫和地上沙袋重新穿戴上,接着离开了屋子。

    半个时辰后,石牧来到了城北某条街道上,一闪身后,进入到某间不起眼的小屋中,里面正有两名男子坐在一张四方桌前等着他,竟是冯离,高远二人。

    “石兄弟,你总算来了。”冯离一见石牧,立刻离开椅子,满脸高兴的说道。

    高远也十分欣喜的起身相迎。

    “既然冯兄给我打了眼色,看来肯定又有生意照顾小弟了。”石牧微微一笑。

    “石兄弟没有猜错,这一次恐怕还要麻烦你出马的。这一次对手是黄田附近的乱水帮。我们黑狐会已经和他们约好了,今晚三更在这里比个高低,以决定城北天王庙附近五条街道归属。不过我得到消息,这次乱水帮也请了好几个好手助拳,石兄弟到时也要小心一点。”冯离仔细说道。

    “好手?不会有后天武者吧?”石牧目光一闪,问了一句。

    “放心,像我们黑狐会和乱石帮这样的丰城小帮会,怎可能请的动后天武者,最多就是其他武馆的武徒好手了。不时因为石兄弟上几次出手相助,让我们势力大增了许多,乱水帮这次也不会这般狗急跳墙的。”高远撇撇嘴的说道。

    “的确如此。虽然没有明文约束,我们这等层次的小帮会冲突根本不可能入了后天武者之眼。再说就算乱水帮真认识了哪位后天武者,也根本付不起出手的价格。一名后天武者的出手,足以让他们倾家荡产了。”冯离也笑着说道。

    “没有后天武者就行,还是老规矩,三百两银子,且不能让外人知道我的身份。”石牧这才放心下来,驾轻就熟的回道。

    “好,就这样说定了,你的东西也早已准备好了,我们等一会儿就可出发了。”冯离满口答应道,就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包裹,直接递了过去。

    石牧将包裹在面前桌子上打开,里面竟然露出一双黑色手套,一件黑色长袍和一只银色面具,并十分熟练的全都穿戴完毕。

    顿时,屋中多出一名黑衣银面的神秘人物。

    “每次看到石兄弟这副打扮,都让我觉得二哥根本就没有去世。”高远看着石牧这般打扮完后,面上不禁现出复杂之色。

    “咳,这还要多亏石兄弟帮忙。自从老二意外过世后,要不是石兄弟顶替他的‘凶拳”身份屡屡重创强敌,黑狐会不要说在这半年内势力大增,恐怕连原来地盘都无法保住的。除了我们兄弟二人,其他人也根本不知道我们黑狐会第一高手,竟早已换人了。”冯离也叹息的说道。

    “我只是拿钱**而已,有了你们的报酬,我才能一直坚持药浴洗身的。而你们黑狐会相比附近其他几个帮会,也算是有点良心的一个,若真让其他帮会灭了你们,附近普通人也会大为倒霉。”从面具中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和石牧原先嗓音截然不同。

    “是啊,原本就是合则两利的事情。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冯离抚掌笑道。

    石牧自然没有其他意见。

    于是三人离开了屋子,很快消失在了昏暗的街道尽头处。

    ……

    丰城某个异常偏僻破旧的街道上,两伙衣衫分明的劲衣大汉,正互相狂殴。

    一边是黑衣人,约有四十来人,冯离石牧三人双臂抱肩的站在后面观战,另一边人数较多,全都穿着蓝色衣衫,正是附近颇有名气的乱水帮众,后面也有五人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不一会儿工夫,人数较少的黑狐会帮众就明显处在了下风,不少人被对方打的头破血流,不得不退出了打斗。

    “石兄弟,我们出手吧。”冯离见此,脸色一沉的说道。

    石牧点了点头,双臂一抖,二话不说的纵身扑出。

    “砰”“砰”两声闷响,两名蓝衫人应声栽倒地上。

    “凶拳”

    石牧所化的银面人方一出现在人群,顿时引来数声恐惧的惊叫,但同时也有其他两名高大的蓝衫大汉,舞动棍棒的同时冲石牧后背一扫而开。

    “咔嚓”两声。

    石牧骤然一个转身,两拳呼呼捣出,竟直接将两根棍棒从中间击断而开,并未等这两人大惊的后退开来,身形再一晃后,就骤然欺近其中一人近前处,拳影一动。

    “轰”的一下,此人就仿佛麻袋般的飞出两丈远,重重摔在了地上。

    石牧再一踩地面,又弩箭般的冲另一人激射而去,一抬腿,狂风般将另一蓝衫人笔直踢了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