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七十三章 压力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难的。”赵蔚道:“比赛中,队长作用无限大,用什么战术,购买什么塔防,还要派遣侦察兵寻找对方动向,还得防备对方的偷袭。不仅要控制本方队员,还要注意对手的动态。金钱的花费也是非常重要,有时候就一百块钱决定胜负。还有队长的指挥和应变能力,队员们的临场能力等等,非常考验队伍。”

    北月问:“钱的作用是最重要的?”

    “都很重要。”赵蔚想了一会回答:“侦查很重要,对方五人集合埋伏,或者偷袭,还能将计就计反偷袭。钱当然也重要,没钱连塔都买不起,阻挡不住对方前进。细节上的战术配合,牺牲选择等等。有时候选择非常快,一秒两秒,根本来不及说话,你就必须做出选择,否则全军覆没。”

    “这么难?”北月有些心虚,听赵蔚介绍,队长是直接关系到比赛的输赢的。

    赵蔚扔给丁泽一根烟,自己点上,指录像,道:“你看这红队队长和XX一样,对方放弃两处任务点,自己队伍找不到他们的人,竟然不加以防备,反而抱团破塔,结果被人抄了后路的塔,直取基地。”

    崔铭反对道:“我不同意,这红队队长没有问题,队长依靠指挥进行区域作战,协调的非常好,始终进退有度,一直处于优势。这是一种选择,你并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选择最高收益的打法。我不知道结果,但是我不理解这位队长为什么会输。就目前看,如赵蔚你所说,红队抱团拔牙,而蓝队抱团潜过攻击后路塔。你们看这距离,除非红队发现蓝队抄后路,然后自乱阵脚。否则他们有时间上的优势,队长肯定猜测过对方会抄后,并且计算过抄后所需要的时间。”

    “你看红队在攻击塔防前,将队伍拉成蛇形,这就是预防自己的人还没有到达塔防时候,蓝队的人已经到达后路塔防。最差的情况是红队和蓝队一起到达对方塔防。”崔铭继续道:“红队前期有金钱上优势,他们持有宝物比蓝队高一个档次,必然是他们先破蓝队基地。”

    赵蔚定住录像,笑看崔铭:“聪明人,结果是红队输了,你给我个理由。”

    崔铭一指录像:“我们刚才是说队长的问题,红队必胜。但是红队这女人有问题。”

    北月不解问:“这女人是红队核心,为什么会有问题?”

    “这女人不会是核心,她核心的原因是她连续多次单杀蓝队队员,导致她手上金钱超过其他四名队员的总和,金钱是很重要,可以购买宝贝,让自己实力成倍增长。”崔铭道:“结果是蓝队赢的话,那就是她出问题。比如北月和李青你们,你们就算脑袋被门夹了……”

    李青微笑捏拳头道:“师弟,有更优美的词汇。”

    “哈哈,师兄……比如你们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引诱塔防攻击士兵,而是直接顶住塔防的火力,没问题,你们顶得住。就算你们傻乎乎一直在火力圈内发呆,你们两人都挂了,也没问题。因为刺刀见红时候,勇者胜。这时候就需要丁泽,破坏力巨大的丁泽。反过来说,丁泽如果失误阵亡,那对队伍来说将是致命的。”崔铭说完看赵蔚,想知道自己分析对错。

    赵蔚不想说话,放录像,果然如崔铭预料那样,红队那女子出现了一个巨大失误,因为着急的缘故,依仗宝贝赶路,被蓝队一名刺客埋伏,一击致命。结果造成红队拆塔无力,蓝队进展快速,最后蓝队比红队快一步毁灭了红队的基地。

    崔铭朝赵蔚得意一笑,赵蔚险些一把将崔铭脑袋砸在茶几上,丁泽在一边无视两人表情,问:“崔铭,就你看,这女人是不是间谍?”

    崔铭坐好,回答:“理论上应该不会,她赶路急而中招是因为她在队伍中的定位,她本就是定位为可牺牲的侦察兵身份,踩雷身份。但是这次比赛,很意外的连续单杀得手,造成经济上巨大优势后,在宝贝增强下,实力也超过了所有队友,成为了队伍的核心。我不觉得蓝队心机有这么深,如果这女人真是间谍,老老实实的做自己事,漏过一些东西就好。”

    丁泽点头:“我和你想的一样,如果为自己城邦领土而战,还出现间谍,实在说不过去。”

    这场比赛结束了,红队1:2输掉了比赛,镜头还在,崔铭道:“我得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这个队伍不合格。”

    李青同意:“不可否认是这女人巨大失误,但是听这队长责备,是将黑锅全部砸在她身上了。即使是事实,作为队长,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太好,队伍言语甚至间接的表示这女人和蓝队有勾结。这指控罪名很大。”

    北月:“叛国罪,愿意代表城邦出战的人,都是具备相当荣誉感的修行者。第一次电视转播,因为她丢失了一个岛屿,还有这个岛屿的专属经济区,这完全是找替罪羊的感觉,政客们为了推卸责任,对于必须解决又难以解决的问题,他们利用了竞技来寻找替罪羊。岛屿的丢失和政客们没有任何关系了,只和竞技队伍有关系。”

    丁泽道:“也不能全怪红队队长,他背不起这个黑锅。媒体的指责,民众的愤怒,遗臭万年。最糟糕的是,这岛屿的争议已经结束,没有翻盘的可能,没有第二次机会。这比赛过于残忍了。”

    北月同意:“我还很天真想和市政厅商议,帮忙打一次比赛。现在看来,比赛结果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赵蔚坐地毯,靠墙壁,满不在乎道:“我上船回初晓城前,那女人在看了本城邦送达的第一份早报后自杀了。”

    “自杀?”李青反问一句,若有所思道:“如果是这样,恐怕很少会有修行者愿意为城邦出战。”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