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五十四章 访客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崔铭和李青都感觉到丁泽性格有些古怪时候,北月终于是说了丁泽的故事。丁泽不是普通人,他是西大陆丁家继承香火一脉的第三位儿子,西大陆丁家也是著名的修行者世家,同时他还有一位指腹为婚,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丁泽少年时候最喜欢探险,也被寄予希望,成为丁家最出色的修行者,同时也是丁家家主有力的继承者之一。可是,十五岁那年,一切都变了,丁泽母亲是神教教徒,身染疾病去世前向牧师忏悔,暴出一个惊天秘密。丁泽的父亲另有其人。

    丁泽母亲也是修行世家的一族,被逼无奈和丁泽父亲成婚,但是她早和人私定终身,在嫁到丁家时候,肚子里已经有了丁泽。瞬间,王位崩塌了,家庭,爱情,前途都没了,即使丁泽是丁家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丁泽爷爷非常愤怒的将丁泽流放到东大陆,命令其终身不得回丁家,同时取消了丁泽青梅竹马,另外一大世家姑娘的婚约。按照世家联合订立的契约,这位姑娘将和丁家另外的一人成婚。

    四大世家势力在联盟中的占据了小半江山,影响力非常大,丁泽的姥爷也是大家族,也因为此事蒙受屈辱,迁怒到丁泽身上,对流放丁泽没有任何意见。于是小公堂就这么剥夺了丁泽的自由和爱情。

    心如死灰的丁泽迁徙到了东大陆初晓城,夜夜笙歌,和夜店女人鬼混,依靠酒色麻醉自己,他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反差,偏偏他是唯一不能责怪自己母亲的人。这时候,他的青梅竹马来了,她告诉他,她来准备好和他私奔,但是他让她太失望,所以她将私下定情物还给了丁泽。同时她和北月联系,北月相约丁泽赌斗一场,最终北月胜利,丁泽和崔铭一样,签订了用工合约。

    “丁家。”在北月事务所办公室,李青点头:“丁家是四大家族之首,丁泽姥爷叶家也很强大。因为四大家族过于强大,我老师当时颇有些担忧四大家族在联盟中建立小联盟。师弟……”

    崔铭正在看窗外,楼下一辆车停下,走出一名很奇怪的人,他身高八十多公分,带了一个帽子,帽子将脸都包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衣服和帽子颜色一样,都是暗紫色。是约克族人。

    约克族人在初晓城虽然罕见,但并非没有。约克族人口虽少,但是却是联盟成员国,所以有派驻大使在初晓城。约克族生活在东大陆和西大陆交界的一处大山脉中,这片山脉有各种宝贵的药材,初晓城因为是人口大城,有约克族药品企业。约克族人虽然人数不足一万,却拥有永恒星球最古老的文明和历史,他们经历了无数的战火洗礼,还是顽强的生存。约克族的各种秘制成药,更是比普通药品有效的多,同时价格也昂贵的多。

    在修行界中,约克族普通人为准修行者的机率非常高,达到了每一千人就有一位准修行者的概率。不过夫妻同为修行者,孩子为修行者概率竟然也是千分之一。这是什么原因?不知道,约克族人除了个头比较矮小之外,和人类没有太大区别。

    崔铭被李青呼唤,回神过来,发表对丁泽背景故事的看法,道:“巨大反差造成了内心巨大差距,这种伤害对心灵来说是很严重的。就看丁泽自己怎么想了,如果愿意放下架子,重新开始,金子始终是金子,不因为姓而改变。如果到现在还接受不了现实,那也没有太大抢救的必要。”

    李青道:“师弟,这你就错了。你看丁泽很懒,从来没和我们一起练习。其实能量系和我们都不一样,能量系和力的使用无关,能量系追求的是精纯。你看似丁泽每次都躺着,坐着,但这就是能量系的训练手段,冥。不过,丁泽确实有点懒,他发的运用的并不算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发的训练除了思考之外,实战也是很重要的。丁泽并没有放弃自己,或许他更喜欢现在自己。”

    “哦。”崔铭点头,我喜欢这一系,懒都能说的光明正大,他对丁泽并不太关心。

    这时候门外有人敲门,崔铭开门,是楼下一名员工,还有那位约克族人:“你好,他找北月事务所负责人。”

    是修行者,崔铭致谢,请约克族人进来。大家没事都没开灭,约克族人一看,都是同道中人,约克族人问:“谁是北月?”

    北月在办公桌看约克族人:“我是。”

    约克族人一个倒翻,飞到办公桌上站着,单手叉腰道:“我叫米小南,你们是不是遇见一个叫维尔的约克族人?”

    北月正要开口,崔铭道:“等等,小南,我们是事务所。”

    米小南扭头看崔铭:“怎么?”

    “要收钱的。”崔铭补充:“问问题也要收钱。”不是为了钱,是先试探米小南和维尔的关系,从米小南的动作来看,并非传统的约克族人,约克族人普遍好客,热情,礼貌。而米小南竟然无视自己开门,不和自己打招呼,一点礼貌都没有,还跳到自己老板的桌子上。要想到一个可能,维尔可能死了,然后北月事务所背黑锅,所以要先弄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

    北月每次都莫名其妙崔铭的行为,崔铭事后解释,北月总感觉崔铭过于拘泥细节,比如这件事,先回答认识,然后介绍情况,问来客目的就好。但是崔铭会认为这样让自己陷入被动。伴随对崔铭熟悉,北月给崔铭的标签是:斤斤计较。这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说崔铭考虑事情过于仔细。北月也知道这是崔铭的童年职业病,毕竟盗窃团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全军覆没。

    米小南很不满:“为什么初晓城人都讲钱?”

    “那讲什么?”崔铭反问。米小南一愣,崔铭继续道:“这样吧,你先说明你是谁,来事务所要做什么,我们再决定是不是收钱。”

    米小南认真一点头:“我叫米小南,约克族人,是一名忍者,我来初晓城是追杀维尔。”还是相当有礼貌,把自己身份交代一清二楚。

    PS:在忙碌一天后的寒冷春夜,谁在坚持码字?是虾米,摆碗求票票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