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五十章 祸从口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报复性犯罪,多是针对执法者和证人,是帮会犯罪的一个标志。报复一个原因是震慑其他执法者和证人,还有一个原因是帮会里的威望很重要,老鼠敢反咬猫一口,会得到帮会人的尊重。崔铭道:“这是比较典型的帮会犯罪心态,思维单纯的犯罪逻辑,没错,肯定会有提示,他们肯定会很白痴的向我们示威。”

    大家对这一行不熟,听崔铭这么说,开始四处寻找,不一会,北月从二楼卧室拿了一封信下来,大家聚拢,北月打开信封念道:“想知道真相,今天晚上十一点,黑短发姓崔的人,到墨阳农庄来见我。”

    崔铭一听,脸色阴晴不定,见大家看向自己,皱眉许久:“应该不是。”

    “什么叫应该不是?”

    崔铭考虑一会,终于还是开口:“大家都知道我童年时候在盗贼团度过,有几点可能不知道,第一点,盗贼团是被我出卖的。第二点,盗贼团有幕后的老板,代号叫博士,博士势力遍及西大陆、东大陆和中大陆,他控制了几十个帮会。还涉及人口买卖,军火交易等。盗贼团流浪的路线都是他制定好的,同时我们那一批小孩都是他提供给盗贼团的。我没见过博士,但是盗贼团的头目,就是我干爹非常害怕他,他说他宁可死,也不敢背叛博士。我刚才怀疑十多年后,博士知道是我出卖了盗贼团,但是转念一想,博士不至于记得住盗贼团,还追查十多年的事给盗贼团一个公道完全不合情理。从这书信可以看出,这人应该带了私人感情写这封信,我读过博士给老大的信,口吻完全不一样。”

    李青回答:“不可能是博士,就算人家知道是你出卖的盗贼团,也不会有兴趣和你计较。要计较,十几年前就动手了。我认为现在就算当面和他谈起,他也早忘记盗贼团的存在。”

    北月问:“为什么点名崔铭?”

    李青想了一会:“会不会是伊娃的诱杀?”

    这个推测相当符合清理,制造一个混乱现场,吊起大家胃口。然后约崔铭单独见面,再袭击崔铭。

    崔铭道:“我们必须反其道而行。”

    “恩?”

    崔铭道:“我推测没错,他留下了书信,然后约见。显然搬空我们的房子对他来说,他并不认为是胜利。所以单独约见必然还要增强自己的地位。也就是说,他想见我们的欲望很高。如果我不去,他不仅不会罢休,而且还会主动找上我。”

    丁泽难以置信:“可能吗?”

    崔铭摊手:“可能,帮会型的罪犯,没有脑子的。他们习惯了恃强凌弱,总以为自己掌握着主动权,其他人要听从吩咐。如果有人反抗,他们会杀鸡儆猴,用超过利益的代价让这人后悔,以达到震慑他人的目的。我不听他的,他反而会来找我。老板,放心,三天之内,我让他吃什么吐什么。”

    李青问:“万一是伊娃呢?”

    崔铭认真看信:“我认为伊娃的口吻不会这样,伊娃更为优雅,这人更为暴躁。但是也不排除是伊娃可能。”事关性命,1%的可能都得考虑进去。

    李青问:“怎么布置?”

    “请君入瓮,关门捉贼……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最好花点钱,重新购买生活用品。老板,你看?”

    北月道:“既然你有把握,你安排就好。”

    ……

    有钱好办事,北月资金很充裕,去银行一趟提钱,然后大家分开购买东西,傍晚时候,一套新的家庭设施已经完善,每人购买一套换洗的衣服,重新入住,和被窃之前没有太大区别。

    第二天中午,大家吃午饭时候,城内快件邮差送来一份邀请函,是市政厅发出的邀请函,邀请四人参加市政厅晚上七点开始的宴会,以感谢这次运输粮食大家所做的贡献。同时,城主要和四人在八点到八点半进行会谈。作为城主,当然是知道101特殊部门和修行者存在的。

    傍晚六点左右,四人很随意的穿着,上了出租车,朝市政厅去。

    傍晚七点,一辆警车和一辆货车停在小别墅前,警车下来一位女警,帽子压的很低,站立在一边,偶尔和邻居们交谈几句,只说是公务。货车上下来八名大汉,进入小别墅开始搬运东西。

    一名邻居感觉不太对,打电话报警,十分钟后一辆警车到达,女警和两名巡警说了几句,一起进入小别墅,大约两分钟后,巡警出小别墅,和女警握手告辞。

    半个小时后,货车开走,女警上警车,开车,拿起对讲机问:“他们还在吗?”

    “姓崔的七点就不见了。”

    “我知道,他在附近,搭乘出租车跟踪我。”女警道:“盯住其他三人就可以,有情况通过对讲机接力报告。”

    “明白。”

    女警开车,不快不慢的朝城外开,一辆出租车不远不近的跟随,这段路汽车很少。半个小时后,女警一拐,警车开向一个甘蔗农场,一栋主建筑物,旁边还有一个老式的大风车。

    警车到了农场建筑处停车,女警下车,推开农场主建筑的门,客厅内有四个人,两个壮小伙,一对中年夫妻,他们是这农场的主人,壮小伙是农场的雇工。他们被结实的捆绑在椅子上,口被胶布封上。女警视若无睹,从厨房柜子拿了一瓶烈酒,两个杯子出门,在农场外的石桌边石椅坐下,给杯子倒上烈酒,道:“不用藏了,出来吧。”

    崔铭从风车处出来,走向女警,呵呵一笑:“真没有想到是修行者。胆子够大的,在洗劫时候用灭,开车过来慢慢恢复原力。”

    “所以你一直觉得我只是小喽啰,要跟踪找我的老大,是吧?”女警把帽子拿掉,露出一头红发,红发一缕刘海遮住一只眼睛,露出的左眼下方脸部,有个罗马数字六。加之紧身的警服,身高一米七多,骨骼强壮,看上去颇为霸气。女警一口气把酒喝掉,杯子在石桌一放,自己添酒,道:“坐吧,你没有胜算,不用想七想八。”

    崔铭轻叹口气,人新被人欺,坐下,问:“我认识你吗?”

    “不认识,我也不认识你。”女警掏出一根烟点燃,吹出一口烟雾喷在崔铭脸上。

    崔铭呵呵一笑:“那,为什么,那什么,你懂得?”

    “因为你的话太多。”女警凝视崔铭:“祸从口出,说一些话时候,要想到后果会怎么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