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四十九章 通缉榜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月回答:“崔铭猜的没错,赵蔚确实是相当暴力。有东大陆赵蔚,西大陆金金之说,这两位年轻女士都出身帮会,并且都是被通缉的罪犯。相对来说,赵蔚比金金更有底线,赵蔚犯罪是为了享受抢劫带来的乐趣,而金金犯罪就是为了不计后果的制造混乱。”

    崔铭问:“联盟不管吗?”

    北月道:“金金不喜欢杀戮,她只是喜欢制造混乱,她生性讨厌秩序,她最喜欢和修行者警察过不去。当然她也导致很多人死亡,这是事实。金金一直是联盟赏金榜十大通缉犯之一。”

    崔铭叹气:“现在世道怎么了?为什么女人都这么暴力。”

    北月冷冷道:“那是因为男人变娘了。”

    “哈哈。”崔铭干笑,忘了北月也是个暴力女,道:“我们换个话题,晓月城夜景不错。师兄,我们船是后天的吧?”

    李青才不理会崔铭,道:“不过现在修行者犯罪是联盟最头疼的问题,伊娃、雷福斯、赵蔚,金金等等,都是因为犯罪而知名的修行者。”

    崔铭回答:“很正常的,人性丑恶,获得能力后,不受约束,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在修行界,钱还是很重要的。不过,你们发现没有,这几个人都算是比较有下限的人。下限意思是他们内心还是残留着修行者的傲气,除了赵蔚之外,伊娃、雷福斯目标是修行者,金金也是挑战执法修行者。”

    李青回答:“这应该算是基本素质吧,诸如人类去故意把一只蚂蚁踩死,以此来炫耀自己实力,实在是一种难以想像的脑残行为。”

    崔铭道:“反过来说,这么多罪犯中,也就赵蔚是最没有下限的。我很奇怪,以修行者身份去抢劫一个民事目标,为什么会给她带来快乐?”

    “应该是缺乏自信。”李青下结论,问:“北月,如果金金和赵蔚去初晓城捣乱,你会不会协助警方?”

    “金金是联盟通缉犯,只要是修行者,都可以和必须抓捕她。至于赵蔚,我还是那态度,她毕竟有底线,没有伤害普通人,那是艾芙琳的事。”

    ……

    两日无事后登客轮回初晓城。这两日,崔铭和李青几乎都在闲逛,两人主要是品尝晓月城的美食,品头论足,偷师窃艺。丁泽还是老样子窝在酒店,偶尔在酒店大堂闲坐,弹奏钢琴舒缓心情,帅哥就是占便宜,两天下来拿到了五位美女给的电话号码,更有甚者直接搭讪。北月一小半时间在看书,一小半时间是去逛街购买书籍,还有一小半时间是因为和崔铭他们一起出门,自然一起去吃东西了。

    北月对吃还是不挑,食物对她来说是生存必需品,李青和崔铭说好听点是美食家,说难听点就是吃货。崔铭还比较文雅,吃的不多,李青完全可以用扫荡来形容。崔铭多次在李青风卷残云时候想起石头人墨特。

    坐客轮,自然谈论海事,李青和北月不约而同的说起了原力联盟的十大通缉犯之一,朗克。朗克父亲就是海盗,朗克十八岁生日当天杀死了父亲,宣布自己成为深渊号的船长。他凶残无比,是海洋的噩梦。原力赏金猎人两次攻击他的窝点,都被他逃之夭夭。他掌握的中大陆到西大陆的南面航线生死权,迫使很多中大陆海运船只绕过东大陆走北线。他是一个天生的恶棍,没有底线,没有下限。同时他还是西大陆南面烈焰岛上赌城的王者。赌城是一座没有警察的混乱无序的城市,由帮会分片管理着这个城市,这些帮会首领全部是死忠朗克的人。

    修行者中坏人都是知名人物,因为多次被提及,被调查和被通缉。诸如李青、北月他们,资料是相对平淡的,甚至很多人只知道初晓城有修行者,并不知道初晓城修行者的任何背景资料。

    被联盟通缉后会怎样?

    通缉分成两种,第一种称之为联盟敌人,挑起战争野心家,这种敌人,联盟是无情打击和镇压的。

    第二种就是通缉榜的对象,一般联盟不会派遣高手去缉拿,而是通缉,联盟内部人员和普通修行者会每半年收到一次通缉令,有兴趣的可以成为赏金猎人。同时还有条鼓励坏人回头的规定,如果被通缉者申请下一次联盟考核,那将暂时取消其被通缉身份。如果考核过关,将由联盟内部规则对其约束,如果考核没有过关,将被继续通缉。每个人五年时间内只能报名一次。

    联盟通缉是相当有力度的,十大通缉犯的赏金很高,甚至还有魔力石和原力石这样的奖品。诸如金金和朗克上了通缉榜后,立刻低调做人,即使这样,还要担心赏金猎人会不期而至。谁都可以成为赏金猎人,即使是金金,也能杀掉朗克去换取奖励,甚至能洗掉自己的通缉身份。这一手规则很黑,导致了坏人修行者几乎不可能联合在一起对抗原力联盟。

    ……

    客轮的速度比货轮快的多,十天时间北月四人就返回了初晓城。码头搭乘出租车回家,可是一进门,北月他们惊呆了。整个小别墅除了外壳还在外,所有东西消失无影无踪。衣服、衣柜、地毯、碗筷,所有一切被人搬空,就连镶嵌在墙壁的保险柜也不见了。

    瞎有瞎福,李青在大家愕然的目光中先进门,而后很疑惑转头四看:“装修过了?”

    崔铭幽幽道:“被人装修过了。”

    北月快步上楼,很快又下来了,双手由前到后扫了下头发:“全没了。”所有的衣服,床,桌子,什么都没了。

    “完全不符合逻辑。”崔铭出门看是不是进错了别墅,有小偷不奇怪,但是哪有这样的小偷,连客厅的垃圾桶都不放过。

    丁泽从自己房间出来,摊手,全没了。

    李青总算明白了状况,问:“有没有很珍贵的东西?”

    崔铭摇头,他没有,丁泽也摇头,他也没有。北月想了一会,道:“相册,有我母亲的照片的相册,也是唯一一张照片。”

    “不对,不对。”崔铭左右看道:“这不是入室盗窃,这是报复性盗窃。如果我猜的没错话,在房子某个地方会遗留有对方的东西。如果是报复性盗窃,对方肯定会让我们知道一些事,以满足他报复的心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