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三十七章 侦查守卫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永恒之火在中大陆,东大陆盛极一时,刚开始时,他们让贫民结成互助会,互相帮助,拉拢了不少人心。也做了一些事,治疗瘟疫,净化水源等。但是图谋不轨,将多个城邦变成了宗教国家,火神等同神教教皇,具备最大权利,视非本教人为异教徒,发动战争,导致了中大陆和东大陆为期一百多年的战争。他们擅长利用底层人盲从心态,为自己争取政治权利。目前,永恒星球七成城邦将永恒之火(简称火教)列为邪教,但是还有三成城邦对此不认同,甚至在中大陆有多个城市城邦是以火教为主宗教。晓月城目前才开始讨论是否将火教列为邪教,火教自然要给执政者巨大压力,偏偏遇见地震这难得机会,他们不会放过。

    战争在这三百年几乎已经完全停止,原因就是原力联盟。比如两个城邦都是原力联盟的成员,有领土的纷争,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双方都不妥协,需要战争来解决时候。这时候原力联盟就会介入,在无法下定论情况下,就会使用终审竞技,约定时间,两个城邦的修行者进行一次比斗,胜者占据有利条件,以此来避免大规模战争的发生。

    联盟城邦都有共同抵御外敌的义务,所以在这样情况下,永恒之火虽然一直没有停止在永恒星球城邦中挑拨离间,但是始终没有发动起战争。初晓城之所以在五十年前加入,原因是本身没有修行者,后联盟提供五十年的免争端审判竞技,初晓城才加入。目前扣除三个不能参加审判竞技的老怪物,加上崔铭新人,只有五个人。艾芙琳因为有契约,实质只有四个人。艾芙琳目前两个重要工作,一是寻找本土的准修行者,二是引进外来的修行者。还好初晓城和任何城邦没有边境的争端,初晓城城主对此也并不着急。

    当然,这边立场的人认为打击永恒之火是正义的,但是支持火教的人会认为自己才是正义的。某位名人评价正义:胜利者是正义的。

    艾芙琳看李青,作为警长,她和李青接触过多次,知道李青是颇为强力的一个高手,最重要是,李青是这边几个人中最有经验的人。其他人,包括艾芙琳自己,也极少和真正修行者过招。特别是艾芙琳,修行者除非能将艾芙琳灭口,否则攻击代表了初晓城的修行者,原力联盟必须处理这件事。

    看来没问题,艾芙琳顺口问:“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对对对。”话题回来了,崔铭大喜:“刚才……”

    北月道:“正事要紧,艾芙琳,我先和你去城门,看下运输规模。还要和向导他们聊几句。崔铭,你熟悉厨艺,收拾下食物,这段路几乎没有补给。另外我房间的桌子上有几本关于永恒之火和晓月城的书,你也先看下。”

    “我自己去?”崔铭问,二楼不是禁地吗?

    北月点头,也没解释,和艾芙琳走人。禁地原因是什么?主要是因为丁泽名声不好,北月和丁泽认识故事暂且不说。北月知道丁泽加入事务所时候是个花花公子。另外崔铭在监狱一直盯着她胸膛看,也给了她不好印象。不知道是因为这晚餐,还是李青对崔铭信任,或者其他原因,北月对崔铭加了几分信任值,加之房间内也没有什么私人物品,所以就让崔铭自己去拿。

    崔铭感觉还好,丁泽是万分惊讶,北月有很难信任人的性格,虽然是修行者的原因,但是这性格是导致北月没有一个朋友真正原因。虽然是小细节,但是就因为是细节,丁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北月走到门口,见三人看自己,道:“别玩了,崔铭,特别是你,一定要多看书。”

    “是,老板。”崔铭回答,目送北月离开,很自然的上楼。北月卧室挺大的,关门没锁,推门进去,开灯,崔铭不仅感叹一句:“这是李青的房间吧。”

    作为一个女性,北月衣服和鞋子实在太少了,鞋架上两双皮靴,统一样式,统一颜色。衣服也就三套。房间没有任何女性的装饰,床,桌子,甚至没有化妆台。不过,房间很清楚,书籍堆放工整,衣服挂好在衣柜内……好吧,崔铭好奇之下还是打开了衣橱。

    北月和艾芙琳上车,北月左手一展,面前出现了自己房间的场景。艾芙琳看了一眼:“你不信任他?”这叫侦查守卫,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称之为视之花的植物,开花后花朵成眼球状。摘下花朵,用原力注入花朵内。当需要使用使用时,将花朵拿出来放置,修行者在一定距离内可以展现出侦查守卫看见的场景。艾芙琳拐角处停车,太远就没有作用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但是马上要一起出发了。”北月看崔铭打开了自己衣柜,眉头一紧:“看来是我错了。”

    就当两人以为接下来会发生猥琐的场面时候,崔铭将衣柜门关上,走到书桌位置,拉开抽屉,翻找一会,又关上抽屉,艾芙琳道:“他在找东西。找什么?”

    “不知道。”北月摇头,如果要找东西,多的是机会。北月经常不在,以后机会也很多。只见崔铭轻松开锁,从一个抽屉底部拿出一厚厚本子,北月道:“相册?”

    艾芙琳一愣:“在真实案件中,不仅有会偷内衣的变态,也有偷照片的……不过,偷照片的人一般是痴迷爱恋对方。”角度不对,艾芙琳不知道崔铭看什么,翻到一页,静静的站立观看。

    北月道:“那本相册只有一张我妈妈和我爸爸的照片。”

    “为什么?”

    北月沉默一会:“那件事情发生后,我家里的照片都烧毁了,只有我身上佩戴了一张我爸爸和妈妈的合照。他为什么看这张照片?”

    许久后,崔铭将相册合上,放回了原处,书桌上放好了北月选出来的书,崔铭拿起书,关灯,走人。艾芙琳继续开车,道:“他在你房间那眼神,如同在寻找什么。会不会你爸爸离开前,留下什么打造图?”

    北月回答:“他没动我的内衣,我就决定相信他。”

    “……”没有共同语言,艾芙琳想和北月商讨,防备点崔铭,但是北月认为,自己无所可图,只要崔铭没有色心,那就没关系。北月很聪明,知道艾芙琳想什么,崔铭出身环境很糟糕,无故失踪,没有音讯,又成为一名修行者,必须防备着他一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