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三十五章 内情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月想到这里,电话响起,接电话,是艾芙琳打来的,距离初晓城六百公里的晓月城发生了地震,并且造成晓月城最大谷仓大火,加之晓月城本身农业贫瘠和一些政治原因粮食缺乏,导致了晓月城居民的恐慌。晓月城城主通过数个通讯中转发出电报求援,希望初晓城能运输一批粮食前往晓月城,稳定当地的粮食恐慌。

    初晓城和晓月城陆地并不远,七天左右就可以到达。海运的话就要绕过半个东大陆,最少需要二十天。两城之间本建有双晓公路,但是在五十年前,伴随着双晓公路火山群的活跃,严重破坏公路,导致了陆地贸易停止。晓月城主产煤炭、钻石、黄金等,很多人还是冒险从陆地进行走私活动。但由于公路被破坏,很多时候只能走狭小陡峭的山路,造成了不少人员伤亡。

    晓月城和初晓城都是独立的主权国家,因为和晓月城的友好关系,所以初晓城再开赎罪日,征调了百名囚犯,其中包括不少走私者,冒险从陆地运输一次粮食。艾芙琳领导的101部门有消息,这条路上很可能拥有修炼原力的动物,俗称怪物,所以请北月他们押送一次。

    晓月城一股邪教势力,称之为永恒之火,他们一直在民间密会,这次骚动十有八九就是他们挑拨,电报上说,已经有人被煽动,对几个种粮村庄进行了抢劫。如果不能尽快运输粮食,那只能动用菌队维护晓月城国内的安定,这么一来就中了永恒之火的奸计。

    初晓城今天准备马队和粮食,明天就出发,酬劳是两百万元永恒币。这价钱雇佣修行者相对是比较低的,不过北月没有拒绝,接了下来。

    北月接完电话再一看,两人吃上了。李青食量奇大,早饭用盆,干饭。再看崔铭,小半碗稀饭。饭是一早李青下厨烧的,菜是崔铭昨天腌制的萝卜条。怎么看这两人都很投缘,如果李青是艾芙琳的位置,崔铭估计就轻易被拉走了。

    下面吃饭两人正在密议,李青连连摇头:“不干,不干,不干。”

    崔铭道:“话都是你说的,佛家说我不去死,谁去死?现在要你去死时候,你就不干了?”

    李青回答:“师弟,关键是死的有没有价值,就你出的这馊主意,我挫骨扬灰都不行。”

    “大鱼大肉什么的没意思,师兄你兴趣也不大,有没有吃过腌菜?”崔铭道:“大白菜,芥菜制作的腌菜吃过吧?”

    “师弟,你要收买我?你这么坑师兄,是欺师灭祖。”

    崔铭不理会:“最好吃的腌菜是什么?是萝卜叶,萝卜叶新长而采摘,腌制后混合辣椒、生姜,再来几块三层肉取油,那味道真是……”

    李青思量许久,点头:“好吧,但丑话先说在前头,我本打算保护你十天半个月就回去,如果北月翻脸,锅我可以背,但我立马就走,你是死是活我管不了。”

    “可以。”崔铭很震惊的跳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李青,而后看向二楼窗户,北月正打开窗户,崔铭道:“老板,你最好下来一趟。”

    李青低声:“你真能演。”

    崔铭挑下眉毛:“人生就是一场戏,师兄,不管怎么说,北月救命之恩,还有教授之情,都记着呢,能还一点是一点。”

    “行。”李青点头:“不用担心我说谎后的负担,因为我没说谎。”

    崔铭举大拇指:“师兄,要得。”

    李青认真道:“我不是胡说,因为真实情况和你编的有七八分相似。”

    “卧槽了个去?”崔铭真的惊讶了:“不会吧。”

    说话间,北月到了:“怎么了?”

    李青把饭碗放到一边,将随手泡和茶叶摆上,然后一指旁边马扎:“北月,坐吧。”

    “恩。”北月坐下。

    李青慢悠悠的泡茶,似乎在组织语言,好一会道:“北月,我的老师,我在联盟学院的老师曾经是你爸案件的调查人之一。”

    “什么?”北月惊讶之下失声。

    李青不为所动,道:“当时初晓城101部门收集了证据交给了原力联盟,原力联盟三人前往调查,同时对你爸爸发布了协查令,要求所有原力联盟的成员尽可能追查你爸爸的下落,联盟曾经暗中观察过你,看你是否有资格进入联盟学院,可惜你受到打击后,情绪变化太大,所以……”

    北月道:“我爸在哪?”

    “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你爸爸是联盟著名的打造师和武者。早在你爸在联盟时候,就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要绑架你爸。细节我不太清楚,我老师说了一个可能,你爸到初晓城结婚生女后,就被挟持了,所以你在十岁左右就开始修行,而不是通常的十二岁,毕竟十岁孩子学凝比较危险。时间到了,那伙坏人杀害你了妈妈要挟你爸爸,如果你爸爸不跟他们走,那么下个下手目标就是你。我老师告诉我这件事,是告诉我一个道理,在原力世界,千万不要学会一门手艺,就算学会,找老婆也要找修行者。”

    北月情绪很激动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一共三个人来初晓城调查,我老师已经去世,还有两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你加入联盟后可以找他们询问。”

    北月若有所思:“也就是说我爸其实是好人,为了我忍辱偷生?”

    “是,就你爸手艺,本身就是宝贝,我觉得你爸爸还活着。”

    北月许久没说话,陷入了沉思中,如果是崔铭说的,北月半信半疑,但是李青说的,这话就相当可靠了。北月发呆许久后,站起来慢慢的走,快进后门时候才回头:“谢谢。”然后脚步很急的回到了自己房间。

    李青倒茶,推给有些担心的崔铭:“她在房间里哭,是好事。”

    哭泣有时候确实是好事,哭泣,晕倒,看似糟糕的状态,却是身体保护自己的一个功能。崔铭问:“师兄,你说的是实话?”

    “我刚才说,我老师说了一个可能,也就是还有第二个可能。”李青悠悠喝茶:“我诚实,但我不傻。”

    “还有一个可能呢?”

    “北月父亲是被联盟责罚到初晓城帮助寻找初晓城五十万分之一的人,责罚原因是和一名女人有关。我就知道这些。”李青做个无辜的表情,他确实没说谎,他只是没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