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二十六章 轮盘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月问崔铭:“如果是我和你一组,对抗我和丁泽一组,会怎么样?”

    “……”崔铭不太明白看北月。

    北月道:“假设A和你一组,对抗B和丁泽。A肯定会拦截B,兼顾攻击丁泽。B会拦截A,兼顾攻击你。胜负不在于A和B,而在于你和丁泽,比如第一次算命,你锁住丁泽,让丁泽从空中落下,A就可以重创和击飞丁泽,同时B无法完全阻止A,也没有办法对你造成威胁。崔铭,你不是累赘,你只是需要同伴。反观B是最无用的,防防不住,攻攻不上。我曾经有和你一样的困扰,因为我当时和你心态一样。维尔是相当厉害的,为什么会失败?因为没有同伴。我们实战意义是你在紧张的情况下,是否还能保持好心态。你不能因为无法战胜我而颓废,因为我们之间的战斗胜负没有悬念。”

    训练并不等同实战,那北月和丁泽的实战经验从哪来的呢?由于初晓城修行者有限,加之接受商业委托只有北月这一家事务所,在这两年时间内,北月事务所接受了很多类似古典探险队这样的委托。不过,北月也是纸上谈兵,因为她和丁泽面对的对手多是动物系,偶尔有一两位修行者,如同维尔一样都是独行侠,实际上北月也没有团队作战经验。

    白纸教白纸,北月观摩过一次原力联盟的考核,加之自己的推测和判断,然后炖了一锅大杂烩出来。是对是错,不知道,完全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十来天的训练,北月和丁泽也颇感无力,首先是不知道队伍应该怎么打造,在他们两个人时候,北月作用很清晰,保护丁泽,让丁泽尽可能对对手造成伤害。但是加了崔铭后,北月分身乏术,崔铭的定位不明,不好说其是辅助类型的成员,还是攻击类型的成员。

    但是对崔铭个人来说收获很大,他已经掌握了基本操作技巧,对原力有进一步的了解。教授借用足球表达了自己看法。首先是北月的责任过大,她不仅要保护球门,还要策应进攻手丁泽。其次是崔铭的定位不明,虽然是中路人员,但是助攻受限,防守不足。教授所说的策系的碌碌无为就源于此,似辅助,能帮助丁泽进球。似控制,能破坏对方进攻节奏。似进攻,具备一定的攻击力。但是偏偏几样都不出色。

    告别教授后,崔铭借口购买衣服,让丁泽和北月先回事务所,他购买衣服后再去事务所。实则是漫无目的的闲逛。这十来天的训练成果和教授的点评,等同直接说明崔铭一无是处,崔铭对队伍帮助非常有限。北月招募崔铭的目的不是培养崔铭,而是为了参加原力联盟的考核,考核是五人一组进行。不被人需要,缺乏利用价值,这是对一个人价值否定,虽然北月没说,但是崔铭能感觉到北月的疲惫和无奈。

    崔铭盘点着自己,先是坐井观天,以为自己牛的不行,结果不仅无法拯救小江和巨无霸,险些自己都命丧沙漠。再次坐井观天,以为策系多么多么的厉害,自己的潜力无限,忘记了教授所说,策系能出头的人屈指可数。

    这是一种挫败感,自以为天之骄子,其实只是****。但是作为一个乐天派的崔铭,他认为即使是****,也有其本身的价值,自己只是对北月没有价值,对自己还是有价值的。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否认你,你也不能否认自己。

    想明白这一点,心情还算不错的崔铭才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家赌场。既来之,则玩之。进入赌场,顺手换了一千元的筹码,坐在大轮盘边,静静的看着珠子滚动。三十四个号码,代表着三十四分之一的机率,这比自己算命抽中牌的机率要高的多。

    一个男子和一名女子在崔铭对面轮盘前观察着崔铭,女子红发,穿了一身红色晚装,涂抹黑色的口红,带有一种很另类的妖异漂亮。男子牛仔打扮,一套牛仔衣服,外披一件淡红色斗篷,蓄胡,口中叼着一根雪茄,牛仔帽下是一双沉稳的眼睛。

    他们看着对面的崔铭,崔铭却没有发现他们,崔铭已经沉浸在轮盘中。崔铭每次都下注,刚开始十局全输,但是崔铭拿下了第十一场,第二十场,第二十九场,第三十六场。两次押注成功中的失败场次越来越少。专注,越专注看得越清楚。凝的人物两忘,心中只有轮盘,又脱离了凝的约束,能感受身边的事物,时间的流逝和身体的变化。规范的训练,原力的力量让崔铭在轮盘中取得了突破。

    第八十局、八十一局、八十二局,崔铭连赢三局时候,他已经成为全场的焦点。当崔铭在八十四局下注时,两名黑衣保安阻止了崔铭下注,这时候崔铭才脱离轮盘,回到了现实。保安礼貌的请崔铭去办公室谈一谈,崔铭没有回答,脱离了轮盘的他,趁热打铁的又进入了算命状态。心中一张张卡牌飞逝而过,不再是一片闪光,崔铭看见了金色的增益牌,黑色的阴谋牌,黄色的攻击牌,白色的废牌。崔铭右手双指慢慢一举,一张金色牌夹在手上。

    自己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一直以来,自己追求的是实质化的命牌,在无数张卡牌中只有一张是自己目标牌。不……不是错误,六要素的训练让自己突破了一个界限,自己能看见卡牌的颜色了。在此之前,所有的牌都是一样的,只有抽出来之后才有颜色的区分。自己的错误是将命牌和扑克牌混为一谈,实际上命牌不是用手去抽,而是用心去抽。

    在旁观人眼中,崔铭如同一个木头人一般,看着保安一句话也不说,被保安架到了二楼的办公室。一个戴了墨镜,穿西装的男子拿出匕首在崔铭面前晃动,说着凶狠的话,崔铭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目光空洞无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