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六章 野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车呼啸声、沙漠的酷热……

    场景在快速晃动,停滞了下来,小江、巨无霸扛着机器正在爬上一道沙丘,崔铭就在他们身后,崔铭大喊:“不要去,不要去。”

    小江和巨无霸浑然无觉,小江说着咖啡提神的冷笑话,和满脸笑容的巨无霸仍旧继续前进。天空突然变了,乌云密布,倾盆大雨。崔铭目光从天空移到面前,小江在崔铭面前,脸上一快块肉掉了下来,抓住了崔铭的手苦苦追问:“为什么不救我?”

    崔铭泪流满面,看着小江摇头:“我救不了。”

    “你本来可以的,只要你再努力一点。”

    “我已经很努力了。”崔铭跪地,俯首痛苦道:“但是不堪一击,不堪一击。”

    崔铭身体一轻,飞上云端,是北月,北月怜悯的看着崔铭:“弱小本就是一种罪恶。”放开手,崔铭朝下落去,下面是那只巨虫张开大嘴……

    “……”崔铭坐了起来,大口喘气,是梦。这是哪?这是一顶大帐篷。崔铭看见了自己手上的吊针,转头过来看见了北月,一袭黄色衣服,背后背着大布包,在数米外站立很安静的看着自己。旁边是丁泽,丁泽点着烟,坐在椅子上,头左右动端详自己。

    北月在身边桌子拿了杯水,放在床边,然后后退几步站好,道:“这里是卡玛镇的营地,你已经昏迷六天了。”

    崔铭若有所感,点头:“难怪这么饿。”

    崔铭这话思维跳跃,又符合逻辑,竟然让北月无言以对。丁泽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文件袋,打开:“崔铭,你童年时在一个流浪杂技团里渡过,去了很多国家,期间你参与诈骗、盗窃数次,你用你的年龄和童真欺骗了一位位善良的人。九岁那年,流浪杂技团在初晓城因为盗窃被摧毁,你被送到神教慈善孤儿院。十五岁因为街头诈骗被捕,接受管教后释放,十八岁生日当天再次被捕,一直到半个多月前。”

    “怎么?”

    丁泽道:“这份履历不觉得奇怪吗?”

    崔铭摇头:“我觉得非常正常,赤裸裸的控诉了一个儿童悲惨的成长经历。”

    “你为什么参加探险队?”丁泽问,他懒得和崔铭扯。

    “因为我有仇家……”

    “你没仇家,已经调查过了,我在卡玛镇和孤儿院学校通过电话。他说你在孤儿院就是个捣蛋鬼。”

    崔铭无奈道:“我必须承认神教旗下的孤儿院伙食什么都不错,但是你不能否认,神教孤儿院的生活太枯燥无味了。早上六点起床,晚上九点睡觉,几点吃饭,不许、不许、不许……作为一名正常的少年,忍受不了严格的管制,出逃十天半个月也在情理之中。”

    丁泽道:“每个地方都有规矩。”

    崔铭道:“规矩过于苛刻就不行了,比如要求你准点休息,准点起床,不饿要吃饭,饿了没到点没饭吃。你能忍受多久?”

    丁泽正要回答,北月道:“你被他带跑题了。”

    丁泽脸一热,看崔铭,崔铭惊叹看了眼北月,这都被你发现了。丁泽问:“你参加探险队的目的是什么?”

    “因为我有仇家。”崔铭死鱼不送口。

    丁泽将资料袋桌子上一放,不开口了,北月道:“你知道我们救了你,你知道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你不愿意承认说明自己参加探险队的目的,只有一个居心叵测的可能。”

    丁泽站起来,道:“你不合作,我帮不了你,你将以野人身份被捕。”

    崔铭不明白:“野人?我哪有野人那么壮?”

    丁泽走到崔铭面前,道:“看来你确实是野人,连基本常识都不知道。修行者数量非常少,五十万人中只有一个人具备成为修行者的资质。修行者的传承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正规培训产生,是初晓城官方进行的培训,培训你成为一名真正修行者之后,你同时担负了保护初晓城的义务。”

    崔铭回答:“我是第二种。”

    丁泽无语看崔铭。

    “难道我连垂死挣扎的权利都没有?”崔铭疑问。

    “第二种是传授型,一般父母为修行者的孩子,50%可能具备修行者资质。由父母或者亲属长辈对孩子进行修行训练,这类型修行者对初晓城没有义务。”丁泽问:“你属于哪一种?”

    “我是第三种。”崔铭回答:“我属于天赋异禀,根骨精奇,自学成才的那种。”

    “这就是野人。”

    “喂,我聪明也是一种罪过?”崔铭难以置信问:“一个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就被你说成野人?”

    丁泽不理会,继续道:“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传承方式,都是安全的。野人分成两种,一种是普通人在名师指导下强行修行,一种是具备修行能力的人自行修行。第一种,本人比较危险,而且无法和真正的修行者抗衡。第二种,不仅本人危险,而且对他人也非常危险。我特别提醒,自学成才具备修行资质的人,是最危险的人。我们观察了你六天,没有发现你有发狂的迹象,但是你吐血,对修行者知识贫瘠的可怕,我们确定你是第二种野人。我们有权利将你送到修行者特殊监狱中。顺便补充一句,终身监禁。”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早就送自己去监狱了。崔铭问:“这世界充满了无数的可能,会不会有第三种情况?”

    “第三种?”丁泽问。

    崔铭道:“比如有个纯真善良的少年,两年如一日的照顾一个将死的老人,老人在感动之下,传授了这位具备伟大人格的少年一点东西。”

    丁泽道:“从你知道的理论知识来看,不成立。”

    崔铭悲愤道:“他才教了一个小时就挂了怎么算?讲道理好不好?在这种情况下那英俊的少年只能是依靠一点点信息自己摸索。”

    丁泽点头:“第二种野人。”

    “卧槽了个大西瓜去,讲道理嘛。”崔铭看北月,北月还是比较值得信任的。

    PS:新书期间很需要点击、推荐和收藏,谢谢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