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五章 救援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巨无霸伸手,拉了小江起来,左右看:“怎么办?怎么办?这是什么?”

    崔铭看那巨虫傲然耸立,蔑视一般看自己三人,后退:“不知道,估计……不对,是肯定打不过。回头跑。”

    三人转身放足狂奔,崔铭一张张扑克飞出,将挡道的大虫子一一消灭,硬生生杀出一条路来。这时候巨大的虫子对天空张开嘴,一道毒液飞上半空。小江回头看见这一幕,抬头看向天空,一把将和自己并排逃命的崔铭推开,毒液落下,巨无霸后来居上,从两人中穿过,毒液砸在他肩膀,一道绿光穿过他的身体打在沙地上,巨无霸惯性的朝前再跑了几步,一股脑的栽倒在地,一动不动,尸体冒气,发出一股腐臭的味道。

    “崔铭,崔铭,你快跑吧,别管我,我出不去了。”小江一句话从左边飘来。

    崔铭爬起来,转头看见小江,刚才那道毒液落在沙地,少许喷溅在小江的脸部。小江脸部一块块皮肉正在往下掉,恐怖之极。小江拔出随身带的螺丝刀:“我和你们拼了。”

    崔铭目送小江和一只大虫子撞在一起,大虫子一口咬住小江的脑袋,小江手上螺丝刀不停的刺啊刺……

    崔铭双手左右开弓,将大虫子切死当场,小江双膝跪地,左手伸起一个大拇指,和大虫子一起摔在沙地上。崔铭看了一眼,咬牙转身狂奔。这时候巨虫终于动了,似乎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小弟是挡不住崔铭的。巨虫速度很快,急速追来。

    神啊,给我张好牌吧!崔铭左手一展,无数卡牌瞬息而过,瞬息而没,崔铭双指夹了一张,内心崩溃,废牌。神慌则心乱,心乱则气散,完了完了……

    崔铭见过很多动物,但是没有一种动物的速度可以和这只巨虫媲美,即使是猎豹。巨虫很快追上了崔铭,崔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转身,不再逃跑,左手变魔术一般出现一副扑克,右手食指在扑克上转动,扑克被转成扇形,崔铭右手手掌在扑克上一滑,几十道红光飞向巨虫,红光在巨虫身体上炸开,如同一点点梅花绽放,地面上泼洒了一片巨虫的绿色血液。

    巨虫速度明显一缓,但是以更加凶狠的速度窜了出去,张开巨大的血盆大口,吞向崔铭。眼看崔铭不免,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单手抱住崔铭腰部,脚下一垫,飞上十数米之高,避过了这一吞。

    这一瞬间,时间如同停顿了一般,崔铭侧头看见了北月,丝发随风飘荡,面如玉,眼如星,宛如女神。几根头发扫过崔铭的脸庞,崔铭如在梦中,忍不住嘴唇靠了过去。就当快贴上时候,身体一沉,北月将崔铭朝下一放,脚在崔铭身体上踩踏一下,转身扑向了巨虫,而崔铭如同炮弹一般砸入沙丘之中。

    在落下这么短短时间内,崔铭看见北月打开了一直随身携带的布包。半空中,布包飞出四把奇形大刀,一刀刀的斩向巨虫。北月落下时,四刀斩击后弹回,在空中组合成一把四刃巨刀迎上北月。此巨刀白光闪闪,组合成X剪刀状如风车一般旋转。北月右手握住巨刀中央的刀柄,两两刀背贴合在一起。人刀一体借助落下惯性,斩在巨虫的身体上,将巨虫冲出几十米远,一路绿血泼洒。

    一击得手,北月手中巨刀如风车般的旋转,足底冲击波一震,人朝巨虫冲刺而去,速度之快不亚于巨虫。人将到时,右膝跪地,左脚罡气一爆,纵跃斜线飞向巨虫上方,手中巨刀飞出,化为四口大刀,行云流水斩杀在巨虫身体上,大刀弹回,组合成巨刀。北月接住巨刀,垂直而下对巨虫再一次重斩。

    “贴住它,不要拉开距离。”一个声音从侧面传来,丁泽到了,人本在沙丘上,一闪而没,瞬间到了巨虫附近三十米,右手一抬,手腕一道闪电飞出,打在巨虫身体侧面,一声闷响,巨虫身体被炸开一个大口,血肉喷涌而出。巨虫发出哀嚎声要扑向丁泽,北月双手握巨刀,再次从空中落下,斩在其身体上,巨虫再次被击飞出几十米。北月得理不让人,人急速冲击,手中四口大刀飞出斩击,人跳起,再来一次摧城拔寨的重斩。

    丁泽如影随形,始终保持距离,一道道能量闪电炸的巨虫痛不欲生。

    又一次重斩,巨虫身体撞击在沙丘上,漫天的沙尘飞舞,目不能视物。北月单膝跪地,右手握着巨刀旋转不停,双眼凝视沙尘,静静的等待。沙尘落下,巨虫已经消失无影无踪。丁泽闪动身体,瞬间到了北月身边,道:“跑了。”

    北月站起来,看了一会,转身,手中巨刀一分为四,贴合收在一起。走向崔铭的途中,收回布袋,将巨刀裹住,打个结,背在后背。

    崔铭迷糊中睁开双眼,胸口一疼,一口血吐了出来,连连咳嗽。勉强看见了站立在自己身边的丁泽和北月,北月问:“你为什么会吐血?”

    “我为什么会吐血?”这个问题问的实在太好,自己要记下来,从来没有一个笑话会这么冷。大姐,是你一脚把我从十多米的高空踹下来,你问我为什么会吐血?我没吐个肝,吐个胃给你看看,就算不错了。喂,眼神不要那么无辜,你踹的我,没错,是你……崔铭没有力气说话,全身疼痛,估计肋骨全部变成豆花……我为什么会吐血?崔铭忍不住挤出一滴眼泪。

    丁泽看了崔铭一会:“他是野人。”

    “哦?”北月颇为惊讶,再观察崔铭一会,崔铭已经昏迷过去。

    北月抓住崔铭的衣服,将其扛在肩膀上回头走向营地。丁泽道:“我来吧。”

    “不用。”北月驻足看这片区域,因为首领的退却,大虫子们已经消失无踪。到处是囚犯和保安的不成形尸体。北月道:“把他们埋了吧。”

    “好麻烦的,尘归尘,土归土……”

    北月头也不回走,道:“死者为大。”

    “好吧。”丁泽无奈回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