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逆命 > 第四章 遭袭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囚犯队和古典探险队继续前进,在当天傍晚,终于到达了老专家所说的目的地。站立在沙丘上眺望远处,是一片无尽的沙海,有高耸的沙丘形成的小山,也有小山环绕的沙谷,沙漠并不是平的。

    “明天从那个沙山开始向正北搜寻,每二十米打一次钻头,在钻头孔中插上小旗。”当晚晚餐时间,老专家组召集了囚犯队的人开会:“不要在沙丘上面打,选择在最低的地方。三组人间隔五十米排列向前推进,发现任何非沙漠的东西都要向我汇报。”

    崔铭问:“我们要推进多远?”

    老专家回答:“正北,三十公里。如果没有发现,将回到原地,换位置向正北方向推进。之后不再使用骆驼,人工徒步。早上七点开始,十一点扎营避过烈日。下午六点开始,到晚上十点休息。”

    卧槽了个去。我们死了,就代表你要寻找那东西在我们死的区域。如果是如同老专家说的那样简单的工作,古典探险公司完全可以独立完成,加上种种迹象表明古典探险公司在第一探险中失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囚犯队作用是探雷器,去寻找第一次探险死人的地方。否则在巨大无垠的初晓沙漠中,死老头怎么能精准的定位一个区域,一个方向?

    但是如果没风险,雇佣囚犯有什么意义?崔铭看了眼不远处的北月,北月在火堆边,慢慢的吃着食物。丁泽就在她身边坐着说话,北月很少开口,点头,摇头表示自己的态度。崔铭在小江耳边道:“相信我一次,遇见危险什么都不要管。跑,跑回来,记住,尽可能朝北月和丁泽的位置跑。”

    小江看崔铭,再看北月和丁泽,他没有说话,点点头。这十天接触下来,小江对崔铭也有了自己看法。崔铭是个很幽默的人,随遇而安,有枕头可以睡,没枕头也可以睡。吃什么,睡哪里,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同时崔铭是个判断力很好的人,如果他认真的说一件事,这件事基本是正确的。比如崔铭说老专家身边那位女助手内内是粉红色的……

    想要知道女助手内内是粉红色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边有持枪保安,偷窥是不行的。那怎么办呢?女助手发现自己丢了口红,几个囚犯正在打扑克,女助手路过时候,无意中听见他们在赌口红的今晚归属权。女助理心中冷笑,假装对赌局有兴趣,加入了其中。

    崔铭提出了赌注,如果女助手赢了,那么口红归她,如果女助手输了,口红还归她,但是必须告诉大家她小内内的颜色。怎么赌呢?很简单,崔铭拿出三张扑克牌,分别是J、Q、K,女助手可以抽一张和崔铭比大小。女助手一共有三次机会,只要赢一次就算赢。

    崔铭将三张牌展示,然后随意调换位置,女助手第一次选到了J,输了。第二次又是J,又输了,第三次还是选到了J,没有意外,又输了。

    好吧,女助手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内内是粉红色,还特意拉出一截给大家展示,赢得众囚犯的喝彩声。接着女助手要求拿到口红,崔铭将一名囚犯推了出去,说:“拿去。”

    “我要口红。”女助手颇为恼怒

    “他绰号就叫口红,我们正在赌他的晚上归属权。”女助手愣神数秒,知道自己被耍了,掩面而走。

    事后小江问崔铭:“你耍她不怕她报复吗?我们可都在人家屋檐下。”

    崔铭回答:“我们如果真遇险,能救我们的不会是她。”

    ……

    最辛苦的工作开始了,带上五十公斤重的金属探测器的钻机,三人在烈日下,一人操控,两人扶住机身,每二十米打一个洞。还要携带帐篷、食物和食水。最烦人的是那老专家,隔十来分钟就拿对讲机询问有没有发现。到了傍晚再工作时候,因为距离比较远,对讲机失去了作用,大家才能清静一些。

    三名保安分别跟随三组前进,逃跑是不可能的,但是怠工是可能的。保安们一天一换班,监督囚犯们的工作。他们辛苦一天,就可以回到营地休息一天。

    在一干囚犯中,崔铭的块头最小,负责操作钻机,小江和巨无霸负责扶住机身。打完,崔铭看仪表道:“收了。”操作还是很方便的,按下按钮钻头就收回来了,钻机每天充电两次就足够一天的工作使用。

    巨无霸一指沙丘制造出的阴凉地带:“休息一会。”

    三人走过去,摸摸沙子,不算烫,坐下,小江对二十米外的保安道:“哥们,给根烟抽呗。”

    保安也在太阳伞下,自带太阳伞和椅子,理都不理小江,看看手表,囚犯休息几分钟也要登记的。这倒不是说古典公司斤斤计较,这是要让囚犯知道,古典公司对他们的行为有记录。

    崔铭这一组速度是最慢的,刚开始三组是并排工作,间隔五十米推进,现在第一组已经快到今天的宿营地了,而崔铭这组距离今夜的宿营地还有两公里。十五名罪犯分成五组,三组探测,两组人准备营地,煮食物,搭帐篷。这也是暗示手段,告诉你,今天工作没完成,你就吃不上东西。

    “人家不高兴了,我们继续吧。”第一组保安已经到营地换班了,这边保安还陪伴他们在酷热下煎熬。巨无霸说了一句,先站起来,拉了小江他们起来,保安也收了伞和椅子。

    四人爬上一个沙地斜坡,站立在坡顶,崔铭惊叹:“这片地方好平正。”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内没有沙丘,全是平整的沙地,可以清楚看见两公里处的营地,帐篷已经搭建好了。

    “第二组在那里。”小江道。

    第二组距离营地一公里,效率还不错。四人坐在沙地上滑了下去,到了下面正准备打洞,崔铭鼻子闻闻问:“你们有没有闻到一种怪味?”

    巨无霸大拇指朝后一指,崔铭回头,保安正在大号,崔铭一笑,继续打洞。这时候对讲机飘来第一组的歌声,歌词大意是,我是一只蜗牛,我爬呀爬,爬上一座美女峰。歌唱完,第一组囚犯道:“你们稍微快点,汤都煮好了。”

    “你们这些牲口,给我留一口。”巨无霸对肩膀对讲机回了一句,继续工作。

    两组慢慢推进,崔铭这组距离营地一公里多时,营地几名囚犯带了几瓶水过来慰问大家。巨无霸道:“还算这些人有良心。”

    “没有,收。”崔铭说了一句,收钻头。突然感觉这次收钻头的动静大了一些,脚下有明显的抖动。

    对讲机突然传来一声声音:“有虫子。”

    然后听见了营地的枪声,三名保安正在对着沙地开枪,一个东西跳起来盖在一名保安的脑袋上,保安倒地。

    “什么东西?”小江惊慌问。

    他们三人的保安也站起来,拿枪戒备,突然其附近沙地裂开,一只大虫子从沙地中钻了出来,长相如同一只被放大几十倍的甲壳虫,绿色,脑袋很大,有一双眼睛,全身鳞片包裹,无脚,肥大的身体在沙地上扭动,速度很快。

    保安立刻开枪,子弹打在大虫子的身体上,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也抑制了大虫子靠近。这时候保安脚底又冒出一只大虫子,弹跳起来,张开了一张大嘴,巨大的嘴,和其脑袋一样大的嘴,一口将保安脑袋全吞了进去。圆形的嘴长满了锋利的牙齿,两秒,大虫子离开了保安身体,保安头颅已经不见,再看大虫子肚子里有个圆球的东西,显然是保安的头颅。

    距离三十米,看的太清楚了,小江没忍住,一口吐了出来。巨无霸一指惊慌道:“好多虫子。”

    他们周围百米突然十几只虫子,一个个扭动着肥硕的身躯朝三人涌来。崔铭看虫子,连连挥手道:“跑、跑、跑。”

    三人扔掉仪器转身就跑,跑向他们来的那道沙丘。小江跑的最快,一只大虫子在距离小江五米处钻出来,跳向小江。崔铭双指一翻,一张扑克在手飞了过去,扑克带着一抹红光从大虫子身体旋转切过,大虫子摔倒在沙地,张开大嘴喘息。

    第二张扑克牌应声而到,飞进大虫子的大嘴口中,非常凶狠的穿体而出。苟延残喘的大虫子哀嚎一声,全身炸开,绿色的血水和尸块泼洒了小江一身。

    “别愣,快跑。”崔铭再飞出一张扑克,切在十五米外的一只大虫子身体后半段,旋转扑克牌切开其坚硬的鳞甲,在体内回旋,将其斩成两段。附近的大虫子似乎也知道怕了,不敢再靠近。

    距离沙丘还有百米,崔铭回头看,已经看不见活人,只能看见到处是蠕动的大虫子。突然大地抖动,面前的沙丘炸开,沙子飞起数十米高,一只巨大无比的大虫子钻了出来。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身体,张开大嘴,一道绿色的液体喷射而出,直袭完全惊呆的小江。

    崔铭左手在胸前一拉,无数张金光闪闪卡牌在面前一闪而过,崔铭右手双指一动夹住一张,卡牌飞向小江。说时迟,那时快,卡片先毒液而到,小江身体闪出一个白色保护光波,毒液打在保护光波上,小江如遭重击倒飞摔到崔铭身边,安然无恙。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