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念永恒 > 第七十章 嗨,李师兄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峰山靠近山顶的地方,有一处单独的小路,路的尽头,存在了一处水潭,里面有金色的鱼在游走。

    水潭旁是一处洞府,此地独门独院,很是幽静,灵气更是浓郁远超其他同门居所。

    此刻在这水潭旁,坐着一个青年,这青年穿着外门弟子的长衫,样子俊美,一头黑发披肩,看起来神俊非常。

    皮肤白皙,甚至会让女弟子看到后也都自叹不如,尤其是他的双眼,虽是凤目,可眼中却有一抹精芒时而闪过,使得整个人的气质,极为特别。

    他的手中拿着一些小鱼,时而扔到水潭内,被那些金色的鱼儿争先恐后的撕碎吞食。

    此刻,顺着小路,那被白小纯扇了一巴掌的中年男子,面如铁青的快速来临,到了此地时,他不由得放缓了脚步,神色内露出恭敬,在青年面前抱拳一拜。

    “见过少主。”

    “少主,那白小纯不识抬举,我已将话说的很明白,让他过来拜见,可此人却飞扬跋扈,仗着身份嚣张的不得了。”中年男子咬牙说道。

    “那就罢了,一个小人物,我让他来拜见,也是一时兴起。”青年没有抬头,毫不在意,淡淡开口。

    “少主说的是,少主志气远大,目标是有朝一日进入传说中的传承序列,所以始终压制修为不去突破,要等特定在内门外门之间,凝气八层的南北大比天骄试炼时,以第一的身份进入内门,使得日后传承序列有望,否则的话,早就能去进行凝气八层就可以申请的晋升内门的试炼了,毕竟到了凝气八层,大都可以成功完成试炼,成为内门弟子。”

    “这白小纯,一个小人物而已,那功劳换了少主,一样可立下,至于荣耀弟子的身份,那是给死人的,还有掌门师弟,这身份真的可笑,拜一个死人为师。”中年男子点头,冷笑时忽然心神一颤,发现眼前这青年此刻抬起头,冷冷的望着自己。

    “少……少主……”中年男子有些害怕。

    “他是小人物,不用在意,可掌门的师尊,宗门曾经老祖,岂能是你直接称呼的,去寒潭自罚掌嘴三个月。”青年收回目光,继续给金色的鱼儿喂食。

    中年男子心底颤抖,连忙点头,赶紧告退。

    解决了钱大金的事情,白小纯回到了香云山,对于那上官天佑,白小纯毫不在意,他有功劳在身,除非叛宗,否则生命不会有任何威胁。

    而且白小纯如今在灵溪宗已多年,他早就明白了宗门对弟子的培养方式,那是大的方向,严禁出现自相残杀,鼓励相互帮助,也鼓励相互竞争,有门规作为总纲管理,各峰长老,掌座协助管理,更有执法堂威慑,掌门总控全局。

    而小的地方,灵溪宗南北加在一起,几十万人,自然无法做到细微,弟子之间打斗摩擦,甚至还有不少歪歪心思,根本就管不过来,但赏罚分明,要有谁出格,责罚极严!

    白小纯为宗门立下大功,还有草木的造诣以及战力的强悍,这些宗门自然知道,也很重视,可却不会天天跟在他身边,如仆人一样去照顾,甚至有人去讥讽他,有人去挑衅他,都立刻跳出来阻止……任何一个弟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上官天佑也好,白小纯也罢,都是如此。

    所以白小纯觉得那没见过的上官天佑,虽极为狂妄,且天骄之名颇大,甚至如今身为外门弟子,居然有内门弟子甘愿称其为少主,可他还是没去理会,只是眼看自己身为师叔,如今慢慢的却找不到那种被称呼的感觉,众人都是躲着他走,白小纯有些感慨,直至他一次无意中路过讲经殿时,他忽然振奋。

    他发现自己只要到来,立刻就会被赐座,与讲述经文的长老坐在一起,俯视下方无数弟子。

    这种事情,白小纯经历了一次后就立刻喜欢了,于是身影总是出没在各个山峰的讲经殿内。

    甚至坐在那里时,还不时的含笑点头,时而看向下方的弟子,目中与身边的筑基长老一样,都露出赞赏欣慰。

    这一幕,不但他身边的筑基长老哭笑不得,下方的那些各山峰的弟子,一个个都郁闷到了极致,看向白小纯时,纷纷恨恨,可却没办法。

    同时,白小纯也找到了新的卖弄自己掌门师兄的方法,他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宗门各个筑基修士的身边,每次都是享受一样的待遇。

    看到那些筑基修士,他就立刻上前一口一个师兄师姐,很是乖巧,看的那些筑基修士一个个也说不出什么,只是次数多了,难免神色古怪,而身边的弟子,纷纷无奈之下,只能连带着称呼白师叔。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日子后,白小纯一次看到了李青候,竟没忍住,亲切的喊了一声。

    “嗨,李师兄。”

    李青候神色有些憔悴,直至今日,他终将九绝丹练出,此刻正要出门,闻言一愣,四下看了眼,在看到了白小纯后,面皮抽动了一下,这段日子有关白小纯的事情,他虽炼丹,可也有耳闻,很头疼,眼下发现这白小纯居然如此称呼自己,李青候一瞪眼。

    白小纯喊完,自己就后悔了,此刻看到李青候瞪眼,他顿时倒吸口气,这宗门内他最怕的,就是李青候了。

    “李叔……我……我错了。”白小纯哭丧着脸,哆嗦的连忙开口。

    李青候看着白小纯,心中升起阵阵无奈,狠狠的再次瞪了一眼,对于最近关于白小纯的那些事情,他训斥了一番。

    “我要出门一趟,短则数月,慢则一年,你这段日子莫要贪玩,勤加修行才是正道。”李青候又叮嘱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去。

    白小纯长松口气,看着李青候的背影,他的目中虽有畏惧,可更多的却是一种对长辈的温恭,他听杜凌菲说了,自己失踪后,李青候独自寻找了自己两个月,归来时拿着他的一些衣服碎片,很多时候都在自责。

    这种温暖,是白小纯这一辈子,自从父母病逝后,就很少体会到,他的心里,早已不知不觉的,将李青候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有了李青候的训斥,白小纯消停了半个月,不再总是见人就咳嗽,只是时而去周心琪的洞府外,想着整个宗门,自己熟悉的人里,就周心琪没喊自己白师叔了。

    直至又过去了数日,他再次看到了周心琪,依旧是踏着蓝绫,急速而去,白小纯无法飞行,眼巴巴的望着对方飞远,他心底郁闷。

    “能让凝气弟子飞行的法器,宗门内只有少数人才有,除非是陈恒那样自身有些特殊的功法,否则的话,就只能是依靠法器。”

    “不公平啊,这些法器不应该都是师傅给的么,我……我的师傅……”白小纯连连叹息,走了几步后,他忽然一顿,目中转动了几下,转身直奔种道山。

    以他掌门师弟的身份,进入种道山没有任何阻碍,很快就到了山顶,到了掌门郑远东所在的大殿前。

    “掌门师兄,掌门亲师兄!!”

    “我要去给师傅上香!”白小纯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大声的喊道,大殿内,郑远东从盘膝中睁开眼,叹了口气。

    这段日子,太多的人找到这里,向他诉说白小纯的所作所为,他的心底早已后悔,可木已成舟,没有办法,只能装作没看到,毕竟白小纯虽有这种恶趣,但却没有任何害人之心,这就足够了。

    此刻听到白小纯的呼喊,郑远东缓缓走出,咳嗽一声,神色肃然。

    “行了,听到了。”

    “师弟见过掌门师兄。”白小纯模样乖巧,看到郑远东后连忙一拜。

    看着白小纯的样子,郑远东心底一叹,他如今算是真正的了解白小纯了,摇头苦笑时,带着白小纯去了后山禁地。

    在那后山的一处洞府内,墙壁上挂着一张画像,里面有一个中年男子,面带微笑,凝视远方,整个画像充满了一股很特别的气息,使得画中人,仿佛并没有死亡,栩栩如生。

    画像下是贡台,上面放着灵果与灵烛,整个洞府虽素雅,可却给人一种庄严之感。

    白小纯一进入洞府,就立刻来到画像下,噗通一声跪在那里,神色恭敬的磕头,一连磕了九个头。

    “师傅,弟子给您请安。”白小纯望着画像里的师傅,他的目中露出虔诚。

    郑远东在一旁暗自点头,觉得白小纯虽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