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六章:诺言!完成!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五更爆发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上架新书,你们的支持就是我一直写下去的动力!!)

    郝启闭目,但是他预想的死亡并没有到来,他并没有去到系统的黑暗空间里,也并没有再度献祭自己的生命什么的来复活增强,奇怪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就仿佛他只是闭目打了个盹一样。

    郝启连忙睁开双眼,入目处就看到正举掌打向他的赤红色傀儡居然停立在了当场,不单单是这个赤红色傀儡,从螺旋阶梯上居然不停的掉下傀儡来,有准内力境,也有内力境,这些傀儡都仿佛失去了动力源一样,全部如同死物一样直接落在地面上。

    “蓝灵儿……你成功了吗?”

    郝启想笑,可是刚刚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吐了出来,鲜血混合着内脏碎片什么的,让他此刻浑身都在剧烈的疼痛,刚刚与内气境傀儡对了一掌,那一掌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只是将他给触碰开而已,巨大的力量就将他拳头上的骨头给打得了粉碎,而且身上的,背脊上的骨节都已经错位,内脏更是受了重伤,体内的几条主要血管也是碎裂,唯一的好消息是,他终于发现傀儡与人类的不同了,傀儡无论是内力境也好,还是内气境也好,都无法将内力或者内气打入人的体内,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不然他此刻已经是死了,以内气的威力来说,触碰到的瞬间,将内气打入他体内,他就绝对死定了。

    郝启深深吸了口气,运转了内力,并且依照罗汉伏魔功的运转线路运转了起来,刚一运转,他就觉得浑身冰凉舒爽,疼痛减弱了不少,在内力的内视中。体内的几条血管开始了迅速愈合,内脏也有了愈合的迹象,体内的骨骼也慢慢颤抖正位,照这样的速度。他估计只需要少少一两天,这重得可以让普通人直接死在当场的伤势就可以完全愈合了。

    真不愧是游戏里,特效可以每回合回血的内功心法,只是罗汉伏魔功与易筋经不同,所消耗的内力极多。而且运转罗汉伏魔功时,他产生内力的速度也会大幅度下降,至少币运转易筋经,甚至不运转时下降了十倍还多,看来是有一利,有一弊,这天下果然是没有掉馅饼的事情。

    郝启运转罗汉伏魔功之后,就慢慢的从墙壁凹陷中跳了出来,此刻的他浑身是伤,看着周围至少数百具准内力境傀儡。十多具内力境傀儡,还有那站在核心晶体旁的内气境傀儡,心里还是有些发虚,不过此刻也由不得他继续发呆发虚什么的,关键还是立刻摧毁这核心晶体,之前他就听苏图卡部落长老提到过,那怕是按动了戒备复原键,这也并不意味关闭了核心晶体,核心晶片的程序依然还在运行,只是这运行被复原罢了。也即是从最低级的戒备等级开始重新运算,但是他现在人就在这核心区域,相信很快的,戒备等级就会再度提高。所以他必须在那之前摧毁了这核心晶体才行。

    却不想,就在这时,地底核心广场旁,一处墙壁猛的炸响爆开,郝启就见得一个赤着上身的青年男子,手上提着半具赤红色傀儡。就从那墙壁中钻了出来,这青年钻出来的瞬间就看向了那核心晶体,然后就立刻看向了郝启。

    “那个谁,这里可是上古门派遗迹的核心区域?”青年随手将手上半具赤红色傀儡给丢弃在地上,然后就向着郝启走了过来。

    这人出现得莫名其妙,郝启自然是全神戒备,猛然间,他想起了苏图卡部落长老提到的开位被人进入,导致了核心晶片的戒备度提到了最高,事实上,他认为在这里又出现了一只内气境傀儡,很可能就是这人进入了开位造成的,当下他心里就是怒火直冒,不过还是勉强开口道:“是,这里就是上古门派遗迹的核心区域,你是谁,为什么能进入到这里来?”

    “哦哦哦,那就是没错了。”

    青年扭动了一下身上的骨节,冷笑的左右张望道:“苏家的人在哪里?把他们给我叫出来,让我两下杀了了事,免得了麻烦,我也好回去复命,不过话说回来……”

    说话声中,青年的身影猛的消逝在了原地,郝启心头一跳,内力立时纳入到了大脑之中,就看到青年离他仅仅只有十米不到的距离,而且这青年双手翻动间,在其双手正前方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螺旋状风流。

    (好快的速度,好奇怪的招式……这人好强,现在我挡不住,必须要躲开这一招!)

    郝启在瞬间就感觉出了眼前青年的强大,他在看准了这青年的进攻路线,当下就将内力全部纳入到了身体中,接着就向青年的左侧面躲避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在内力纳入到大脑中时,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是慢动作一般,但是一旦内力纳入到身体中,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郝启只是向旁侧回避,按道理来说是绝对可以避开的,但是在闪避开来的眨眼间,他就觉得肩膀剧烈一痛,整个人直接被打飞了二三十米开外,半边肩膀都仿佛碎裂了一样剧烈疼痛。

    青年攻击的路线确实是如郝启所看到的那样,只是当郝启将内力纳入到了体内之后进行躲避,这青年在最后攻击到目标的瞬间,脚下一扭一转,居然硬生生在最后一米不到的距离内转移了攻击方向,从直线正面攻击,转变到了从左边侧面攻击,而这一下刚好就打中了郝启的肩膀。

    郝启躺倒在地面,几乎是瞬间就想明白了自己如何中招,这是一种非常高妙的战斗技巧,非得要战斗经验丰富得惊人的人,才可能创造出来,又或者是家学渊源,从祖上的武功里继承而来,不管是哪一种,这个青年都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强的内力境,远超他以往所遇到的任何一人。

    青年打飞郝启后,并没有露出什么得意的表情,反倒是疑惑的抖了抖手掌。他接着就向郝启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奇怪,那个谁,你的身体素质很好啊。内力也非常强,可是为什么会如此弱不禁风?莫非是之前受过什么伤?话说回来……之前你是不是在沙漠里与什么人比试过?”

    郝启慢慢从地面站了起来,他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只是说道:“是又如何?”

    青年愣了一下,立刻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道:“那感情好。我正在找你啊,苏家听说有五名内力境,都杀了都杀了,再加上你这样的一个大高手,也就杀了吧,哈哈哈,不虚此行,真是不虚此行啊!”

    大笑声中,青年再一次猛扑了上来,这一次郝启并没有再行闪避。而是用天罗地网掌笼罩住了四周,掌掌分招招架,虽然与这青年每对一掌,他的手掌都仿佛裂开一样疼痛,但是他体内的罗汉伏魔功一直都在运转而没有丝毫停息,相比之下,居然还是罗汉伏魔功恢复身体的速度更快一些,所以他就坚持了下来,只是郝启眼角余光已经看到周围发生了变化,一些地面的准内力境傀儡居然开始动弹身体了。这预兆已经是非常可怕,核心晶体很快就可以重新掌握这些傀儡,再度提高戒备等级了。

    郝启脑海里闪过刚才青年所说的话语,他灵机一动。立刻说道:“等一下,你不是想找高手对战吗?现在我身受重伤,根本没有全盛时一半的战力,你现在那怕是杀了我,也满足不了你想找高手对战的心情吧?不如你且给我几分钟调息,之后我就与你战个痛快。可好!?”

    却不想,青年的攻击丝毫没有停息,反倒是变得了更加凌厉,郝启的天罗地网掌都仿佛要抵挡不住,青年冰冷的声音才说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只是想杀高手罢了,谁说我想和谁战个痛快?杀人可比战斗更加痛快啊,特别是杀掉越强的人,这给我的爽快感就越强,简直比女人要强上百倍千倍,是啊,你没受伤之前估计很强,那怕是不如我,估计也差不多,但那又如何?现在正好杀了虚弱的你,这难道不是更轻松吗?哈哈哈,来吧,让我痛快吧!让我杀了你吧!”

    郝启闻言,心中再也没有丝毫的动摇,也没有任何的回避或者逃跑,他看到那些准内力境傀儡开始站了起来,看到红色傀儡与赤红色傀儡开始慢慢的动弹,甚至看到那青色的内气境傀儡手指似乎有了一些颤抖……

    (时间快没了,这人是个疯子,而且听他的意思就是特意来杀苏诗烟他们,留不得,只是现在我的伤势……也罢,本想不用复活,不用消耗寿命什么的,只是这时却顾不得了……)

    郝启脑海里如此的想着,感觉到手掌中心已经凝聚好的般若掌力,当下就再也不运行罗汉伏魔功的疗伤路线,而是双手一震,直接将青年的攻击给震开,但是因此也中门大开,同时,他脚下做出了要立刻逃跑的动作,那青年果然脸上大喜,单手撕拉间就就猛击向了郝启,就见得这青年一手贯穿向前,另一只手则向划了个圈,向着郝启即将逃跑的路线打去。

    但是出乎这青年预料,他贯穿的这只手轻易就刺入到了郝启胸口正中心,直接将郝启整个人都给贯穿,如此的轻易,就仿佛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内力阻挡一般,青年心头一跳,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打算后退,但是郝启那里会给他这个机会,双掌一合,直接爆发出了他此刻的最强攻击。

    “般若掌!”

    “般若掌!”

    “罗汉伏魔劲!”

    两掌都是般若掌,从双掌相合处,一个大小远超以往的佛印金光闪烁,霎那间就混合着罗汉伏魔劲狠狠打在了青年胸口上,金光迸发,巨大的力量带着青年狠狠向前轰去,金光连绵贯穿了上百米距离,带着青年直接轰在了那核心晶体上,巨大的晶体顿时仿佛玻璃一样碎裂开来,这还没完,力量叠加后所造成的质变,郝启双掌几乎是压着青年直接轰入到了墙壁中,连续贯穿了数层金属板,这时力道才弱,顿时,他仰头便倒,只有最后的知觉还残存着。

    隔了至少十数秒,就在郝启残存的意识中,那青年居然这都还没死,只见他浑身一片黝黑,胸口处几乎连肺都没打烂了大半,他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仿佛一个不支就要倒地一样,就见得他嘶嘶嚎叫,声音凄厉之极。

    “好,好……好!居然把我打成这样,连我祖宗庇佑的内气都用掉了,今天不杀你,我誓不为……啊!内气境!?“

    这青年之来得及说了一句狠话,下一瞬间根本顾不得郝启就躺倒在他面前,直接疯狂的就向黑暗中遁逃了出去,而郝启的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他已经做好了消耗寿命复活的准备,就在他即将失去意识前,他从那破开的洞口处看到了人影,当下一人正是佩剑的苏诗烟,其后则是张恒及别的几名内力境,而在他们之后,一个浑身蒸腾着光芒气息的壮硕中老年男子站立在洞口。

    郝启只来得及露出了笑容,下一瞬间,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