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侠行天下 > 第十四章:故乡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恒自离开故乡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一次,那怕是他已经长大,并且有了一定的自由,可以离开首都,离开医科大学之后,他也依然没有回去过一次,那怕是他的地图册上,在故乡的那个标记点上,早就已经摩擦得连村庄名称字迹都很模糊的地步,他也依然一次都没有回去过。

    说是近乡情怯也好,说是顾忌重重也好,说是羞愧难回也好,总之,张恒并不想回去故乡。

    只是这时已经由不得他不回去了,郝启是个行动派,听到风声就是雨,在和张恒商量之后,直接就和张恒去购买了一大批的补给,然后再去马市购买了两匹健马,前后数个小时时间,再之后,郝启就和张恒启程向张恒的故乡而去。

    张恒的故乡虽然偏远,但是整个百草国也并不大,两个人大约是在中午时分出发的,中途两人在野外住了一宿,待到第二天下午时就到了他的故乡,一处只有数百个居民,倚山而建的小村庄。

    这座村庄名叫白山村,因为在村庄后有一座巨大的雪山耸立在群山里,所以村庄便依这座巨山而命名为了白山村,是一座只有数百个居民的小山村,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郝启与张恒来到小山村口时,张恒下了马在村口站立了许久,之后便左右张望了起来,似乎在将眼前的小村庄与记忆里的村庄相互融合,隔了许久,他才重重叹了口气,跟随郝启进入到了村庄中。

    整个村庄看起来显得非常落后,至少郝启没有在村庄中看到任何带着现代化科技痕迹的东西,要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已经开始初步的使用电能,虽然没有电脑什么的,但是电灯什么的是有的,而这个村庄里却是根本没看到,同样的,蒸汽机也没有,别的一些科技造物也没有,就是非常落后的土屋,农田,村落,牛马猪,鸡鸭鹅之类,这是郝启亲眼见过最“封建时代”的村落。

    “没有变……二十年过去了,这里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张恒边走边喃喃的说道。

    郝启则在旁边接口说道:“废话,这里的交通很不方便啊,百草国的基础建设做得不好,除了首都算是现代化的城市以外,还有就是国立医科大学建设得好一些,别的地方则相当的落后,主道路只连接到大镇子,中小型的镇子都没有连接到,只剩下一些土路与乡间小路彼此连接,这是很致命的,至于这个村子,连乡间小路都没有,只有破烂得不行的土路,而且还时有时无,你让商品怎么流通?若是商品无法流通,那么就只是小农自然经济,这样能够发展起来才怪。”

    郝启自说自话,边走边说,而好半天后,他才回过神来旁边没了脚步声,停下来时,就看到张恒在不远处惊奇的看着他,然后就见张恒急跑了几步到了他旁边,这才说话道:“不知道你居然还精通经济学……而且是我都没听说过的经济学,你之前不是说你是孤儿出生吗?是只知道练拳的宅男吗?居然还懂这么多啊。”

    郝启却是苦涩的笑了起来,边走边说道:“你知道一个孤儿练拳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吗?你说你从小被那个希德学士名义上收养,虽说在学校里受尽了欺辱,但是好歹还有一口饭吃,而且估计还能够吃饱吧?作为孤儿来说,能吃饱饭就算是最幸运的事情了。”

    “你估计也知道一些练拳的常识吧?穷文富武,要练拳,先吃肉,那怕是没有足够的肉食,但是别的食物至少要管饱,这个你总该知道的吧?我从九岁开始练拳,到现在十年时间……”郝启边回忆,边苦涩的说道。

    “等,等等!你今年才19岁!?”张恒惊奇的看向了郝启道。

    郝启有些尴尬的停下了话语,事实上,他在复活爆发前确实是19岁的长相,但是当时在蓝影共和国中了埋伏,不得不依靠系统复活爆发一次之后,那时他消耗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寿命才成功反杀,自那之后,他的身体,面貌都在疾速增长,而这些日子以来,已经让他看起来至少有二十七八岁的容貌了,所以他说自己才19岁,张恒才那么不敢相信。

    “我,我他妈显老,你管得着吗!?”郝启有些恼羞成怒的吼了一声,看着张恒懦懦的表情,他才抱歉了一声,继续说道:“总之,我打拳十年,最初是从孤儿院中就开始打拳,对了,我来自蓝影共和国,这个国家你知道的吧?是蓝海东部区域最重视教育的国家,所以我有幸进入了学校,那时真是穷疯了,所以当时为了能够凑齐打拳的营养费,我不得不每一个学期都拿奖学金。”

    张恒又一次惊奇的问道:“每一个学期?蓝影共和国我听说过,很重视教育,能够在那里拿到奖学金……你难道是学霸?”

    “真材实料的学霸哦!”郝启哈哈大笑,然后神色又一次苦涩起来,他继续说道:“光是这样,也根本不够我的消耗,光是吃饭其实都不够,这就是打拳的消耗了,奖学金能有多少?那本来就是所谓奖金存在的,要拿来生活,拿来吃饭,拿来买各种东西,特别是练武人的消耗,你觉得够吗?不够,远远不够,所以如果没有我哥们,那么我就是死定了。”

    “就是你在山巅上告诉我的那个混黑的哥们?”张恒问道。

    “是的,就是他。”郝启点点头,继续说道:“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混黑了,一开始是作为小跟班,然后小扒手,再到机灵的看守什么的,之后贩卖一些软毒品,或者拉皮条什么的,但是你应该可以想象,他没有学武资质,几乎就和一个普通人那样,也就是做人机灵一些,看人眼神好一些,不该得罪的人绝不得罪,作为黑社会最底层的,也甭想赚什么大钱,勉强温饱而已,这份温饱则大多数给了我,我记得有几次去见他,他偷偷把一些黑馒头,就是那种掺合了大量谷壳的杂粮馒头给藏了起来,生怕我给看到,这就是我的哥们,过命交情的兄弟所给予我的一切……而你能够想象得到吧,我就是在那种情况下,瘦得和猴子似的每天打拳练拳,每天打出5000拳是我的最低目标,然后练了十年,直到我进入大学之后才成了内力境。”

    “打了十年,十九岁的内力境,等等,我整理一下思路……”张恒连忙摆了摆手,想了好半天,然后才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神色看向了郝启道:“你打了一套拳法,是吧?用了十年,将这套拳法打到了登峰造极之境?是吧?然后你就成了内力境强者?”

    “是啊,你怎么知道?”郝启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张恒道。

    “先天道体……”张恒叹了口气,用很小的声音念出了四个字,他也没说明,而是继续说道:“这么说我就懂了,不过你可真厉害啊,边读书,边拿奖学金,然后边练拳,你估计不知道吧?绝大多数的练武者,只要从小发现资质好的,基本上都是全心全意的练武去了,少有去读书的,一般都是成为准内力境之后才开始逐渐读书,甚至有些极端的人,闷着头练了五六十年,要么成了内力境,要么就是老死衰弱,若是成了内力境,才开始慢慢读书,若是老死衰弱,就混吃等死,享受最后的人生,这才是常态,你可真是厉害啊。”

    “是吗?哈哈哈,我自己也这样觉得啊。”郝启大咧咧的哈哈笑着,用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而张恒则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张恒记忆中的原住地,也就是他最早时和父亲居住的老屋,而此刻这老屋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只有一些断壁残柱,大多数的建材都已经没有,隐约还可以看到这里曾经是房屋的痕迹留存。

    张恒默默的站在这一片的房屋痕迹前,就这样默默的站着,许久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动弹,而郝启也没有说任何的话,也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就在张恒旁边站着。

    许久许久之后,张恒眼里有泪水流了出来,童年时最美好的回忆,那记忆中的故乡,混杂着这二十年里的每一次侮辱,嘲笑他,孤立他,打他,骂他,将他的文具课本给偷走,把他的课桌给划上侮辱的痕迹与文字,将他在厕所里踩倒在地,在他身上尿尿……

    这一切都混杂在了一起,张恒眼里的泪水止都止不住,越流越多,终于,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大声的哭了出来。

    “我回来了,爸爸……妈妈……”

    “我是张恒!我回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