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侠行天下 > 第十二章:酒尽道再会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郝启回到了大学里,那个他为了贪图一些奖学金而考入的大学,名为一剑的大学。

    再次回到这所大学,虽然才经历了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但是郝启却觉得仿佛过了许多年一样,时过境迁,从生死哥们的死,到爆发内力,再到连连恶战,这其中经历的东西,几乎比郝启前辈子三十多年,加这辈子十年时间总和还要刺激和精彩,但也让他感觉到了惆怅,若是哥们还没死,估计现在就可以和另一个人一起兴高采烈的讨论接下来的行程了吧。

    郝启回到大学前,特别拜托李明从李家那里弄来了一瓶好酒,他怀里揣着这瓶好酒,直接就来到了这所大学的某个偏僻处,这是他和苏诗烟经常练武的地方,人还没走到那里,他已经听到了那里传来的破风声。

    “真是好剑。”

    郝启听着破风声,就直接开口说道,而在他话音刚刚出口时,在这小林中的破风声顿时停止,小林里顿时陷入到了一片寂静中。

    郝启苦笑了一下,他和苏诗烟认识时间不长,不过也颇有些熟悉这个美女的性情风格了,她很有些古风侠气味,但是并不是如同那些武侠小说里的江湖女子那样大咧咧,相反,她的性子更接近古代仕女型的,敏锐,沉静,秀丽,但是心有侠气而暗藏激昂,光从她才认识他,就用话语激得他喝下那碗肉汤那样,若是一定要有一个比喻的话,郝启觉得她很像是地球上武侠小说中,公孙剑舞的味道。

    现在苏诗烟明显听到了他的声音,但是却一言不发,从她性格来说,估计是在生气吧,而且是在等待着他的解释,郝启略略摇了摇头,也不迟疑,举步就走入到了树林中,就看到了长发飘飘,眉眸如水,秀美如画的女子。

    苏诗烟静静的看着郝启一言不发,而郝启呼了口气就说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非常多的事情……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你若是有空,那么不妨听我从头说到尾,如何?”

    苏诗烟静静的看着郝启半响,这才说道:“去静室吧,我也确实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苏诗烟并不知晓他的情况,郝启其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毕竟内力境距离非内力境简直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除非是如同李潘成这样身在其中的人,否则别的非内力境都只可能是从长辈那里才可能得知,而苏诗烟虽然是世家子弟,但是却是非本国的世家子弟,她又不是内力境,甚至连准内力境都不是,想来即便她家族在蓝影共和国也有相当势力,除非她的家族早就知道她和郝启这个新生内力境熟交许久,否则也断不可能把他的事情告诉她。

    就这样,两人来到了大学里的一处静室,依旧是苏诗烟交的钱,而郝启也并没有表示别的什么,而且也不知道苏诗烟是不是打算用武功来教训郝启,她要的静室还自带了训练后院,相当大,环境也非常不错,两个人就坐入了静室之中,然后各自喝了一口香茶,郝启这才缓缓说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他的名字叫作林熊,是我从孤儿院时就结交的生死之交,那时我说我要习武,而他没有习武的体质,所以他就赚钱,我就习武,从那时开始……”

    “……他虽然入了黑道,但是本身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大恶事,还有那个女子,他估计喜欢那个女子了……”

    “……至此,我爆发了内力,之后就想去杀了许家的那人,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谁知道许家在追查这批货,早就有了防备,当时就有两名内力境同时攻击我,想要击杀我……”

    “……在之后,我在那个小镇养伤,直到李家内力境李明到来,我也知道了所谓的洗礼,还有之后的挑战,第一场就是和李明的对战……”

    “……又之后,我回到了首都圈,却又遇到了另一个埋伏,这次埋伏让我中招,先是科技武器的攻击,再到远程弓箭,内力境亲自开弓,我中招了,那个内力境名叫王雕……”

    郝启将这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大多告诉了苏诗烟,虽然关于他的系统,武功什么的没有详说,但是大体上能说的都说了,说完之后他就默默喝茶,敢苏诗烟留下细思的时间。

    苏诗烟捧着茶杯默默细思了许久,这才说道:“李明是想杀了你,或者至少把你打得垂死,那时由李家出面力保你,以此来图谋你的武功。”

    “我知道。”郝启微微一笑,回答道。

    苏诗烟嗯了一声,也没有再继续多说,又继续说道:“相比科技武器,内力境的弓箭威力往往更大,但是普通的弓箭根本无法承受内力境的强大力量,更无法灌注内力其中,这把毒龙骨弓价值连城,是内力境万金不换的至宝,你放弃了有些可惜。”

    “我知道。”郝启依然是这样一句话。

    “你的报复太温柔,会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现在之所以那么平静不动手,只是因为把握不住你的实力,不知道要几名内力境才可以围杀你,也不知道你武功的极限在那里,但是内气境武功真是天下奇珍,总会有人铤而走险。”苏诗烟也依然语气静淡的说道。

    “我知道。”

    “你……不该告诉我你有内气境武功,这是连至亲都不能轻易透露的事情,除非已经是人尽皆知……”

    “我知道。”

    一时间,两人都沉静了下来,此刻院子里天色以及略有昏黄,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时分。

    苏诗烟拨弄了一下茶壶,这才又问道:“为什么要把我定为最后一站?你不是已经决定好了要去到处游历了吗?”

    这一下,郝启没有再回答那三个字,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过了好半天,他才失笑的说道:“估计是一种情愫吧。”

    “嗯?”苏诗烟没想到郝启这样回答,她脸色有些微微嫣红的看向了郝启。

    “是一种情愫吧。”郝启重复了一遍道:“你给人一种古典碧玉般美女的韵味,但是我知你心有侠气,心有豪情,只是你估计从小接受的就是大世家子弟的世界观,人生观,所以就有了你现在这样外在碧玉秀美的仕女味,但是内在总有一种豪情狭义气,哈哈,不瞒你说,我有一种武侠情节,但是对于那些所谓不拘小节的江湖女子又不是那么喜欢,所以对你特别入眼,而且这段日子的相识相交,我们也算是有了一些熟悉,我……已经没有什么朋友了,薛娜本来算一个,但是林熊的事情,让我心里始终对她有了根刺,所以到最后,我发现我在蓝影共和国首都圈内,最大的羁绊居然是你,所以就留到了最后吧。”

    “是,是这样啊……”苏诗烟脸上的嫣红还是没有彻底褪去,不过她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喝酒吗?”

    郝启忽然这样问道,说话间就从怀里掏出了一瓶白瓷酒瓶来,苏诗烟点了点头,他就为苏诗烟斟上了满满一杯酒,也为自己同样斟上了一杯,两人对视了一下,各自喝下了这杯酒,郝启才继续说道:“我一直都在想,我们人这一辈子出生在世界上到底有何意义,当然了,我不是思想家,也不喜欢玩什么哲学思辨,我这样想,然后自己就得出了我自己的答案,我觉得啊,人这一辈子,至少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能做的,并且可以去做的事,不后悔,不迟疑,不惧怕,如此,这一辈子就算是活过了,我是如此想,也会如此做,我会在这世上好好走上一圈。”

    说到这里,郝启又给苏诗烟满满斟上了一杯,又给自己同样一杯,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喝下去,而是拿着酒杯慢慢站了起来,边站边说道:“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活着本就是痛苦的选择题,我想完成一些我想做的事情,无论在路途上遇到了什么,结识了多少伙伴,交恶了多少敌人,我只想直面我的内心,做出我想做的决定,这一世,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委屈我的内心丁点,高歌之处且高歌,尽情欢颜尽情哭,别人的目光,别人的想法,都无法强加我心之上,或许被人说成是脱离社会,脱离世界也好,我心如此,我不忍再委屈它半点,苏诗烟,这就是我的心了,也是我为什么最后一站是来找你,是来这里。”

    郝启站到了院落中,他回首看向苏诗烟,笑了起来,慢慢举起酒杯道:“你有家族,你有亲人,你有长辈,你未来也会有你的生活,战斗,爱人,敌人,所以我无法开口要你跟随我一起离去,这是你的羁绊,这是你的生命……情愫是真,我现在所说也是真,我们未来或许并不会再有交集,但是现在我依然会告诉你……我喜欢你,苏诗烟,情不知其何起,当然,也不算一往而情深,只是我现在想告诉你这个,然后,我要走了,绝不委屈我心半点,我要到这个世界去看看!”

    说完,郝启抱拳饮酒,而苏诗烟沉默了一下,也抱拳饮酒,酒尽处,郝启摔下酒杯,再度抱拳笑道:“再会。”

    苏诗烟也同样抱拳,轻声的说道:“再会。”

    接着,苏诗烟在金色的阳光中,看着郝启消失不见,除了地上的酒杯,再也看不到他丁点身影。

    那一日的黄昏,少年旅程……

    开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