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侠行天下 > 第二章:洗礼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郝启边吃着晚饭,边看着报纸,看着看着时,他的眼神一凝,将报纸上的一段文章来回重复的看了好几遍,然后才放下报纸默默的想着了什么。

    报纸上报道了一篇文章,上面说蓝影共和国首都圈发现特大贪污案,犯案人员一大堆,但是排名第一的是首都圈政府内务部门的许雯,上面还有他的黑白照片以及所罗列的罪名,除了贪污受贿,走私毒品,还有就是滥用职权与特大集体杀人,事后还进行毁尸放火行为,在罪行暴露后更是妄图击杀目击者以图掩盖,但是法网恢恢云云,最后被逮捕审判,然后直接就判处绞刑,不得上述,剥夺政治权力终生……

    (莫非许家倒台了?因为我杀掉了许家的一个内力强者?不,不大可能,因为那怕许家只有一个内力强者,就绝对不可能彻底倒台,现在我也是内力强者了,非常明白内力境到底有多强大,别说是这个文明时代的武器了,连重型狙击枪都没有,导弹,大威力武器什么的就更别提了,那怕是有了这些,也基本不可能伤害得了内力强者,还是那句话,内力强者又不是傻子,难道看到你几百把重武器摆着还冲上来死?只要躲到暗处,谁敢害我家族灭绝,我今天杀一个,明天杀一个,谁也别想好过,所以只要许家还有一个内力强者,就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审判,除非……”

    郝启毕竟是从资讯大爆炸时代穿越而来的,他自然懂得所谓的法律,其实就是为了保护统治阶层利益而存在的东西,若是这法律要反过来对付统治阶级,那么统治阶级可以直接清洗掉执行法律的人,除非统治阶层已经不为统治阶层,否则法律永远也不会反过来对付统治阶层。

    许家只要还有一个内力镇压族运,那么许家就永远是统治阶层,这样的审判之所以会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许家许可了的……

    (想和我谈和吗?呵呵……)

    郝启心里已经有了猜测,而且他基本可以肯定,这猜测八九不离十,虽说他因为身份与曾经穿越前的世界观的因素,并不是很理解这个时代人们对于世家,对于门派的那种狂热思维,但是这不妨碍他推论出许家的打算,许家是打算抛弃这个嫡亲子嗣,来保存整个许家的存在吧,毕竟他已经杀了一个许家内力强者了,若是再杀了另一个,许家就是真的会被灭族,不要说什么世家联谊,什么世家交情,真到了一个世家衰落下去时,这个家族的所有利益都会吸引别的世家猛扑上来,直接将其撕碎,而且是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残余的那种赶尽杀绝……

    现在,选择权就落到了郝启身上,他又一次拿起报纸仔细看了起来,看了许久,他叹了口气,终于是放下了报纸,而且这一放下,就再也没有将其拿起来。

    也罢,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确实是有能力将许家逼到绝境,但这又何必?毕竟杀了他兄弟的人已经判了死刑,只要他是真的死了,而非许家的掉包之策,或者是吸引他前去的陷阱,那么彼此恩怨就此了结也就罢了,毕竟是一个大世家,家族也有许多男女老少,要他拿一个家族为兄弟殉葬,无论其是否知情,无论其是否无辜,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

    也……罢了。

    心里有了决定,郝启也放下了最后的念想,只待确认了许雯是真的死于绞刑,那么他就可以开始计划自己的梦想了,当然了,在这之前他还有许多要做的,比如要有足够的金钱,要有地图,虽然不大可能有所谓的世界地图,但是至少蓝影共和国及其周边国家地图要有,同时他还要买许多书,野地生存的书,各国语言的书,各地文明的书,许多许多……

    对了,很重要的一个,医学书简直是必须的,这是他这些天疗伤和修复体内暗伤时才发觉的,他医学知识不足,身体的器官,内脏,神经等等的修复与强化都让他费神,若他打算在实力上有所进步,那么医学是必须要学习的,这还不算,未来全世界旅游时,生病,中毒,或者受了重伤,如果有医学知识,这很可能会救他一命。

    “唉,还是缺钱啊……”

    郝启叹息了声,止住了思绪,在吃过晚饭之后,他就去寻了一处电报局,给在首都圈的李家发送了一封电报,然后就回到了所住的酒店静养不提,而就在第二天下午时,李潘成,薛娜,以及李家的那个内力境强者齐至这个酒店。

    到来的三人中,李家的那个老年内力强者神色自然,笑呵呵的看着郝启,仿佛是郝启长久以来的忘年之交一般,开口闭口都是小友,而李潘成和薛娜却反倒神色复杂,特别是李潘成,看着郝启欲言又止,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样。

    “李兄,大姐头,我们相识于微末,彼此间都是相待真诚,相信我们未来也一定会是朋友,是吧?”郝启率先给李潘成和薛娜说道。

    李潘成还没说话,薛娜已经先一步嚷道:“这是肯定的啊,你小子现在可发达了啊,蓝影共和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内力境,而且还拥有内力境中层以上的实力,刚刚进来可都不敢认你啊,现在确认了,你还是那个死脑筋的小萝卜头,这没得变了。”

    郝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他才穿越来时,身体本就没有长成,之后锻炼罗汉拳,消耗身体营养更多,导致了他最初一段时间脑袋大,身体瘦弱,所以也有一个外号是小萝卜头,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晓,这下薛娜说出了这个外号,那怕是他对薛娜心中稍有隔阂,却也不好再多提什么了。

    当下一阵问候,郝启又问向了李家内力强者道:“许家是真的打算和解了吗?那个许雯是真身?还是说是等我到首都圈去的陷阱?老先生,反正我欠着李家的人情债,这些个问题我也只能够问你们了。”

    李家内力强者却丝毫没有被麻烦的感觉,反倒是乐呵呵的说道:“说人情债就客气了,你姐姐是我们李家的嫡亲媳妇,咱们都是一家人,说人情在的话确实就是见外了……说到许雯的审判,这确实是真实的,审判的过程以及罪证查取过程,以及不久后就将进行的绞刑过程,许家邀请了包括我李家在内的首都圈八大世家同时参与,而许雯也已经收监,同时验明了正身,确实是许雯本人,而非什么代替品,因为他是只差一丝就达到准内力肉身的人,许家年轻一代也就只有这一个许雯是如此了。”

    “是吗?”郝启沉默了片刻,这才笑着说道:“那么麻烦大叔给许家带个话,我等着许雯的死,只要他死了,那么我和许家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李家老头点点头道:“明智……不过,你和许家的恩怨一笔勾销了,但是你接下来还有一个难题需要度过才行。”

    郝启顿时好奇了起来,他奇怪的问道:“是什么难题?莫非许家还要打算继续和我结仇?”

    “不,不是许家。”李家老头子继续说道:“而是国家,蓝影共和国……小友可听说过洗礼?”

    “洗礼?”郝启更不明所以了,他奇怪问道:“是一种宗教上的礼仪吗?”

    “不不不,小友理解错了。”李家老头顿时笑了起来道:“我们身为武者,虽说也有人信仰宗教或者神灵,但是武者间的事情基本都与宗教联系不上,所谓的洗礼,自然是武者的洗礼。”

    “早在几千几万年前,当我们人类还是以部族为单位生存时,内力境就已经身居人类层次的最高位,因为这个世界有许多巨大,凶猛,天生带着类似内力一样体内能量循环体系的生物,在古代没有枪械武器前,这些生物根本无法依靠集体的力量来战胜,只有内力强者才能够与其匹敌,正因为如此,内力境才有如此高的地位,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内力境就是人类在这个自然界生存下去的进化者与保护者。”

    “不过内力境也是人,那怕生命层次的提高,但人类就是人类,就有七情六欲,就有爱恨情仇,说到这里,我就想问问小友,你觉得世家的存在合理吗?”

    说到这里,李家老头就用很是认真和严肃的表情的看向了郝启。

    郝启心中一凛,自他成就内力境之后,就有了一种默默之中的灵觉,就比如他发电报给李家时,就莫名其妙感觉到这个电报没什么问题,不会因此引来敌人,这种灵觉无法用语言仔细形容,但确实是存在着的,现在他就隐隐感觉到这个回答很重要,这似乎是一种道路的质问,若是这道路回答不对,那么他与李家目前的友谊就可能终结。

    “世家……我个人认为,世家是一种必然。”

    郝启虽然灵觉告诉他这个回答很重要,但他还是打算依照自己的本心回答,自五天前他爆发内力后,打破了现实的纠葛,他就已经不打算再委屈自己什么了,合则合,不合则分,任凭有千难万险他也不惧,十年磨一剑,不单单是磨出了他这一身的内力,也磨出了他心中的坚持。

    “就比如我成为了内力境,以后若是娶妻生子,那么我的孩子自然起点就比普通人高,我也不可能故意做作的伪装什么甘于平淡,我有了实力,那么匹配我的社会地位就自然会存在,如此一来,我的孩子从小就有了社会地位,有了金钱实力,再加上我作为内力境的武功见识,对其的用心教导,我的孩子也可能成为内力境,这样一代一代下去,我为祖宗的世家就形成了,除非子孙不肖,不然我的世家建立得合情合理,没有任何伤天害理的事,这本身就是一种合理的必然。”

    “这个过程不单单是世家,也包括了门派,也包括了国家,包括了任何集众而起的势力,或许其中有不肖的,有恶徒等等,但是这本质上与世家无关,当然了,如果世家本身变质了,就拿我刚才说的我的世家,若是它在未来子孙的经营下,偏离了一开始的道路,贩毒,买卖人口,逼良为娼等等,那么这个世家就属于该死,但这就和善恶一般,你可以说这个人类是坏人,但是你不能说所有人类是坏人,这也同样适用于世家。”

    郝启说完了这一切,李家老头就慢慢微笑了起来,接着李家老头就说道:“正是这个道理,而许多人却并不明白这个道理,特别是年少轻狂者,他们错误的将善与恶直接判定于了一个阶层,这本身就是错误的,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但若是这个年少轻狂者是内力境又该怎么办?你我都是内力境,想来也该知道,内力境若是狠下心来真打算破坏与袭杀,那么除了内力境以外,别的任何人都不安全,这对国家,对世家,对门派,对社会所造成的破坏就太大了,万一这个内力境又是那种年少贫寒天才,又类似你这种情况,与世家,门派,国家发生了生死恩怨呢?所以,从古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内力境才知道的洗礼就出现了。”

    “普通的内力强者,往往先是以普通武者慢慢出头,慢慢成为准内力强者,那时基本都已经是整个国家都闻名了,之后累积其名望与社会地位,与国家内的内力强者,乃至周边国家的内力强者相识相交,这样慢慢知道内力境的情况后,慢慢累积突破,到其成就内力境时,其性格,其社会地位,其家族,其友人与敌人都已经明了,这种情况下的洗礼,其实就是一场确认其内力境资格的大会而已,顶多就在内力境聚集时,这个新人与一些老资格内力境交手切磋一下,但是如果是类似小友你这样的情况,而且一爆发内力立刻就与世家交恶,那么情况就会变成一场真正的洗礼了。”

    郝启的神色也变得了严肃,他抱拳说道:“愿闻其详。”

    李家老头点点头说道:“说来也简单,现在我国一共有四十二名记录在册的内力强者,其中世家二十一名,门派一十一名,散人十名,在你发出电报后,国家已经略约知道了你的行踪,然后由我来通知小友,从今天开始计数,十五天之后,洗礼就会开始,分别由世家派出一人,门派派出一人,国家派出一人,然后散人中再出一人,一共四个人来找小友进行切磋,只要小友能够在四人的切磋中不死,逃也好,挡也好,甚至是托请关系也好,只要能够挡住四人,那么就算小友洗礼合格了。”

    “原来如此。”

    郝启心有感概,这条洗礼原则看似简单,其实大有深意,首先就是有力量者必然有地位,这是无论地球还是这个世界,或者说只要有社会与阶层存在的智慧生命世界,就一定会如此,当初地球上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英国议会甚至颁布了法令,只要拥有英镑到达一定数量的人,那么就应该或者说必须要加入英国的爵位阶层中,这就是英国的英明之处,不是打压拥有力量者,而是拉拢拥有力量者,如此成就了日不落帝国的伟业,同样的还有之后的美国。

    所以如果这洗礼只是单纯的要打杀不合群,或者与统治阶层敌对的内力境强者,那么郝启会觉得这个洗礼习俗居然可以流传几千上万年,这个世界的人类社会还没有被摧毁,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统治阶层才多少人口比例?而平民呢?别看统治阶层拥有绝大部分社会财富,但是内力境本身是不看财富的,或许拥有财富可以更大可能的成为内力境,但是人口基数总量呢?平民万倍,十万倍,百万倍,千万倍于统治阶层,真的要搞打压绝杀的话,这统治阶层早就被平民里出现的内力境给撕成碎片了。

    所以这洗礼的本质并不是打压平民内力境,其目的有三个,一个是拉拢所有拥有内力者进入统治阶层,二是让与其政见不合,或者说平民出身的内力境强者清晰认识到,他并非是独一无二的,国家和世家,还包括了门派有足够的力量将其打败,至于第三个目的嘛,那就是对那种完全无法交流的,丧心病狂的内力境强者进行绝杀。

    郝启想来也知道,一个内力境强者对于一个国家的实力提升绝对是非常显著的,看李家老头所说的就知道,目前整个蓝影共和国仅仅只有四十二名内力境强者就知道,要知道,蓝影共和国可是也有三千多万人口啊,四十二名内力境的比率,这已经根本不是什么十万分之一了,已经快要接近百万分之一的比率了,当然了,不排除一些并不登记在案的内力境,又或者有一些如他这样很快离开了蓝影共和国的内力境,但是这个数量已经很大说明了内力境的价值。

    正因为价值大,同时所产生的危害也大,这个洗礼说白了其实也是为了统治者服务的一种流程,若是能为统治者所用,那么新内力境就可以借着洗礼直接加入统治者阶层,若是不能为统治者所用,或者彼此间有些间隙,那么就要震慑住这名新生内力境,让其明白统治阶层的可怕,即便有间隙,彼此间也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过分,然后就是第三个目的,既不能为统治阶层所用,又与统治阶层有大恩怨,彼此间只能够躺下一个的那种,这场洗礼就是真正的生死血宴,非得将其中一方打趴下才会收场。

    想来,这数天时间,在首都圈内肯定是政治斗争激烈得很,郝启看了许雯的审判时间,估计许家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如此和解,毕竟这样和解之后,许家的社会地位估计会下降许多,远离了顶级世家的圈子,估计一开始,许家联络了不知道多少家族,打算将他归纳入第三类中,让这场以整个统治阶层发起的洗礼里,对郝启进行一场绝杀。

    这中间的利益交易,以及郝启本身实力也是一个砝码,估计还有李家的帮助,统治阶层不是傻子,既然郝启能够杀掉一个内力境,那么他在绝境下会不会又拖一个内力境一起去死?而且仔细调查可以发现,郝启并非与整个统治阶层为敌,而是与许家为敌,这种情况下,没有谁会为许家火中取栗,所以到最后,许家只能够选择如此和解,而他也在洗礼中变成了第二种,也就是打算对他进行震慑。

    “明白了。”郝启立刻正色抱拳对向李家老头道:“多谢李家援手之恩。”

    李家老头笑得仿佛偷了鸡的狐狸一般,他受了郝启这一礼,然后才说道:“在下正是四名内力洗礼官中的一位,代表世家来称量一下小友的实力,所以这十五天内,我就陪小友在这个小镇上住上一段时间了,小友若对内力境有什么不明白的,尽可以问我。”

    郝启顿时大喜,当下又是道谢不题,而李家老头住在了这里,李潘成和薛娜也同样住了下来,就等着十五天之后的……

    洗礼!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