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侠行天下 > 第十一章:十年磨一剑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郝启走在路上,他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首先自然是对林熊的悲哀,这悲哀自知道了一切真相后就一直累积,不光是林熊的死,更还有他居然怀疑兄弟决裂的懊恼与后悔……

    另一个情绪则是针对薛娜的,他……觉得薛娜没尽心尽力。

    虽然这么说是他责怪旁人,把过错推给别人,但是薛娜是有能力保护好林熊的,仅仅只是因为林熊混黑,所以薛娜对林熊一直心有成见,这个不光郝启看得出来,林熊本人更是看得出来,所以当时林熊肯定是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薛娜……不会为他出头。

    确实,薛娜没有义务为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出头,但是,她那怕是出头保护了林熊,对她其实也没什么大损,一个小喽喽,小混混,对那个许雯来说估计就是可杀可不杀的人,许雯想要的是货,只要让他确认林熊与这批货无关,那么看在李家的份上,也不会定要杀了林熊,这中间或许会让薛娜在李家那里得到一些责怪,但这是救了林熊一命啊!

    若薛娜真是这样做了,那怕他现在已经有了内力,估计也会感念薛娜的恩,说不得会帮助李潘成和李家做许多事……

    但是薛娜没有……

    这是针对薛娜的情绪,责怪,以及不想再见的情绪。

    然后是怒火,压抑在心中,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的怒火,他要报仇,既然兄弟没办法享受到他成为内力强者的福利,那么就让他用内力来为兄弟做最后一件事吧,报仇!

    最后的情绪,则非常矛盾的是欣喜,那是一种本能的欣喜,仿佛是生命层次的提高,又或者是得到了自由,那种天地任遨游的爽快感,虽然郝启觉得很对不起才死掉的林熊,但是他现在自然而然的确实就有这种欢喜,欣喜的情绪,这根本不由他意志所转移。

    一路行来,郝启的速度不快,但这是相对普通人,或者说没有拥有内力的人而言,这内力的恢复力极强,不光是对肉体本身而言,对于内力来说也是如此,若仅仅只是跑动什么的,他觉得内力生生不息,几乎是消耗多少就恢复多少,而恢复的途径就是从头顶百汇穴,脚底涌泉穴,这两处地方不停的涌入那种清凉的气息,然后在体内混合着他身体本身的气血,力量,意识等等形成内力。

    郝启有些猜测,这个世界的内力为什么会如此强大,完全与他在地球武侠小说里所看到的内力威力截然不同,原因很可能就是这从外界涌来的气息,这点在那些小说里似乎也有猜测,那就是天地元气,天地能量,游离能量什么什么的,总之就是类似的东西,估计在地球的武侠小说所描述的世界,是没有这种东西的,而这个世界则有,然后因此形成的内力,不但量大,威力大,而且恢复也快得不可思议。

    这一路,郝启可不单单只是赶路,他正在以最快速度熟悉这内力的种种功效,因为之前看到了李潘成身边跟随着的那名内力强者,那谁敢肯定许雯身边就没有一个内力强者呢?他若要报仇,那么就必须要具备报仇的力量!

    郝启虽然是才刚爆发出内力,而且之前也没有接触过任何有关内力的书籍或者知识,但是他毕竟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人,在他穿越前的地球,那些玄幻小说啊,仙侠小说啊,武侠小说啊,什么魔法斗气内力都有,更夸张的都有,而且除了小说还有漫画和动画,对于这些超凡力量,在其中总可以找到类似的存在,这些就是郝启的凭借,他一路行来就是在用这些记忆里的超凡力量来对比与实验,一步一步确定着这个世界内力的特性。

    (若是这个世界的内力是肉眼可见的,那么其性质倒是很像我曾经看过的一本漫画,名字叫做全职猎人里的那种念,不过没有具现化,没有操纵性,估计真要比较的话,和念里面的强化系很像,都是对于自身的加强,这么说起来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借鉴一下那本漫画里对于念的应用呢?)

    郝启想到就做,就在他的意识控制中,他的内力又一次延伸出体外,然后以最大范围的扩散到了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圆形笼罩体,大约笼罩范围是以他为中心的方圆十米以内,这十米范围内,他闭上眼睛都可以感觉到物体,除了颜色看不到以外,体积,大小,形状等等都完全倒映在他意识之中,若要比喻的话,估计会很像是蝙蝠的那种声波反弹感知吧。

    “漫画里念的运用技巧之一,名字是圆吧,可以在无法视物,或者对方有隐身技能,或者对方速度太快,以至于视线无法跟上的情况下使用,还不错,那么,试试这个……”

    郝启顿时又将内力从稀薄状态开始回收,这内力就慢慢凝聚到了他身体周围很细小的距离处,但是又没收入体内,就凝聚在体表薄薄一层,虽然还是肉眼无法看到,但是郝启明显感觉到这层内力已经非常坚韧,具体有多坚韧他不知道,但是至少给他一种感觉,这层内力已经可以抵挡他指头轻轻一戳了……

    “有个毛用啊!”

    郝启真想骂娘,他要的是类似漫画里念的应用技巧中,坚那样的效果,凝聚起来后的内力至少可以抵挡刀剑子弹才行吧,能够抵挡一根指头轻轻一戳,这个有毛线的用处!

    (不,不对,与其说是这个技巧没用,倒不如说是我的内力太弱了,一是内力量少,二是对内力的控制力还不够,现在我最多只能够将内力凝聚到包裹身体,却没办法将内力凝聚到手掌或者指头那么大小,这自然是坚韧度不够了,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内力境强者的实力分层,以及内力间的差异,比如我现在是修炼的易筋经所产生的内力,与九阴九阳的内力有什么不同,还有就是这个世界本土武功所产生的内力又有什么不同,这一切我都不知道,现在就说这个技巧没用未免太过武断了。)

    想到这里,郝启倒不觉得失望,毕竟能够踏入到内力境,这已经足够的惊喜了,未来有足够的时间来验证关于内力的一切,况且即便这个猜测不正确也无所谓,内力本身的功效已经足够的强大,再加上他未来会学到的那种种掌法,指法,拳法,以及还有别的许多内功,系统里这些外功与内功的组合特效等等,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变强起来。

    想到这里,郝启的心中已经一片透彻,长久以来的心理压抑已经荡然无存,该愤怒的还是愤怒,该悲伤的还是悲伤,该欣喜的还是欣喜,这一刻,郝启忽然想到了曾经在地球上所看到的一个故事,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这一刻,郝启忽然理解了庄子。

    “长街当歌,长街当哭,兄弟,今日,我为你送行了,今日,我为你报仇了,今日,你且看我实现我的梦想,我要去这个世界到处看看,我啊,我要在这个世上走上一遭了!”

    郝启此刻已经来到了黑街处,再过不远就是许雯所在的那处酒吧,此刻的他双拳顶端血迹斑斑,整个人看起来邋里邋遢,头发也乱,脸上也脏,周围的人十个有八个都在看他,但是他却不在乎,而且越走心中越是有一股激昂的心情涌起,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只是让他想歌想哭想怒,当下他也不再忍耐,直接就在这茫茫人海中高声而歌。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可有不平事?”

    郝启大步走向酒吧,酒吧外有十来人周围站立,当郝启边歌边走来时,已经有六七个人围了上来,其中有两三人看着郝启就皱眉,明显就是认出了郝启的模样。

    同时,郝启还看到了远处街角处,那个名叫小茜的女子捂着嘴巴呆呆的在远处人堆里看着他,而郝启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看向了向他围过来的这几人。

    “这里……就有不平事啊!”

    郝启念叨了这么一句,几人中的一个就大笑着说道:“这疯子,莫非是被吓傻了?我看……”

    看字还没说完,郝启迎面一巴掌,直接将这人脑袋都给打入到了脖子里,死得不能再死了,周围几人先是一愣,接着惊叫声中都打向了郝启,但是此刻郝启已经纳了内力入体内,思维反应力快得惊人,这几个人的动作在他看来简直是和超级慢动作没什么区别,而他的速度在内力增幅下,比这些人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也没用任何招式或者技巧,就围着几人啪啪啪的几巴掌,这真是打到就死,碰到就伤,周围人只看到郝启一阵黑影闪过,周围攻向他的几人已经脑袋扭曲,脖子断裂,身体喷血,个个死得不能再死了。

    郝启这才看向了剩余几人,特别是那两三个看着他皱眉的人道:“你们认识我,对吧?”

    这两三个人此刻冷汗都流出来了,也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下一瞬间,他们就察觉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同时手脚脊椎都传来了剧痛,惨叫声还没发出就已经晕死了过去,当然了,其余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全都死在了当场。

    郝启打杀了这些人后,也不觉得恶心,也不觉得迟疑,直接推开酒吧的大门就走入了其中,在酒吧里并没有他想象中乱七糟八的场景,进到里面清一色的男人在其中,其中有十来个浑身是血,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男子趴在地上,旁边还有几个小孩也是浑身是血,除此之外,就是数十个高大的男子在酒吧里了,而在吧台处,一个俊秀的青年正坐在那里喝酒。

    郝启一走入门内,俊秀青年的目光立刻就看向了郝启,然后他直接一摔酒杯,脚下用力一踏,将木地板整个踏得爆裂,整个人就以极快的速度撞向了酒吧内侧的墙壁,速度奇快无比,普通人别说是看了,估计连反应都不会有,这个青年可能就已经撞到了墙壁上。

    但是郝启又不是普通人,内力境所代表的意义,现在他已经开始逐渐的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明白自己的实力,当下毫不迟疑,脚下也是用力一踏,用比这个青年快得多的速度直扑了过去,同时单手握拳,正面一击罗汉拳就打了出去。

    拳未到,力已出,巨大的力量直接打出了流风轨迹,青年离他至少还有半米的距离,正对拳头的肚子上就是一凹,人撞向墙壁的同时,一口血就已经喷了出来,不过他毕竟反应快,而且自身速度力量都是足够,这一下居然真让他撞开了墙壁而出,整个人翻滚着落到了街道上,然后双手一拍,翻身而起的同时,就往人堆里钻了进去。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扑入人堆,身后一只手就已经抓住了他的衣领,巨大的力量让他连抵抗一下都是不能,轰然声响中,又一次撞开了一面墙壁,被直接给甩进了酒吧,而且这力量还不光如此,不但是将青年给甩进了酒吧,更是贯穿了酒吧另一个方向的墙壁,再度从酒吧的另一边给甩到了街上。

    即便是如此,这青年依然在数秒内爬了起来,他的生命力已经非常强大,只差一线就是准内力强者,身体已经几乎锤炼得要到极致,现在也只伤不死,到了这个份上,求生的本能都还让他向前逃跑,但又一次的,他刚站了起来,双腿膝盖就是剧烈一痛,双腿直接从一条腿给踢折,他整个人翻滚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

    “不,不要杀我!我是许雯,我是许家嫡子!”这个青年立刻大声吼了起来,整个人就在地上翻滚着,试图离眼前这个内力境强者稍远一些。

    郝启也不再攻击,而是慢慢走向了许雯道:“嗯,我知道你是许雯,若你不是许雯,那我才要头疼,另外,你知道我是谁吧?”

    “你是谁!?”许雯是真没认出郝启是谁,事实上,他也不知道郝启是谁,或者说,并不知道这个他要抓来询问那批货线索的人到底是谁,反正对他来说都只是虫子。

    郝启嘿嘿一笑,走到了许雯面前,指着自己说道:“我是郝启,简单些说,我的兄弟,生死过命的兄弟被你杀了,据说是因为你的一批货被人给抢了,你没找到任何线索,所以就宁可杀错,不会放过的把我的兄弟,一个小混混,丝毫没有抢劫你货能力的一个人给杀了,而我是他兄弟,我之前来过这条街,所以你之前打算把我也抓来杀了,是吧?”

    “没有,我没有!”许雯自然是立刻否认了,现在生死就在一瞬间,他根本不可能与郝启理论什么,任何东西再大,也大不过自己的命,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活命。

    “我要杀你,你说的话自然不算,不过我想,这里有人说的话算,是吧。”

    郝启看也不看许雯,而是转头看向了不远处街道上的一个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褂服,只是衣服普通,这个中年男子却是不威而怒,看起来就给人一种绝不普通的感觉。

    内力的感应,这自然是瞒不过彼此的,中年男子也不再隐瞒,放下了竖在他身后的爪子,直接大方走了过来道:“少年,你做得过了。”

    郝启冷笑一声道:“那里过了?麻烦指教。”

    中年男子指着远处的酒吧说道:“你刚才杀了十一个人,这就是过了,大庭广众之下,连杀十一人,你不知道这是死刑吗?”

    郝启顿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道:“他是你儿子吗?即便不是儿子,估计也是你的血亲晚辈吧?那我就想问问,我杀了十一个人,那他杀了多少人?几百人?还是几千人?这笔帐怎么算?”

    中年男子却是严肃着说道:“他有内务部职务,管理破坏社会稳定的黑帮分子本就是他的职责,而且杀没杀人,不是你嘴上说说,这要看证据的,你可有证据表明他杀了什么人?没有的话,就放开他,少年,你这可是犯法,不要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不然没人救得了你。”

    “职务?职责?证据?犯法?哈哈哈哈……”

    郝启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笑了一阵之后,他才说道:“我想起一个笑话,那就是我和你讲法律,你就和我讲实力,我和你讲实力,你又和我讲法律……你脑子是不是不清醒?所谓的法律,不就是保护上位者的工具吗?用你的思维来说话,我现在是内力强者,我就是上位者,所以法律该保护的人就该是我,否则的话……要这法律何用,是吧?”

    中年男子脸色一青,怒色道:“荒唐,看来你是心地都坏了,无可救药,今天看来不得不在这里杀了你,免得你去祸害好人。”

    “好人……呵呵,记得你说的话,好人,记得了。”

    郝启说完这句话时,脚下一踏,整个人已经扑向了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也不甘示弱,双手竖立,具成鹰爪,挥动间甚至可以看到气流被撕裂的白线,霎那间,两人就接触在了一起,旁人看到的以眨眼间,两人至少对轰了二三十下。

    “小子!你还太嫩了!才爆发出了内力,立刻就敢来杀我许家子弟,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今天就让你来得走不得!二兄,上!”

    中年男子与郝启对轰之中,他还有余力开口说话,他大笑着吼道,而这话一出口,郝启心中立刻一动,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被李家出卖了,因为知道他爆发内力,并且立刻赶来的人似乎只有李家。

    不过再仔细一想,李家没有理由出卖他,这时他拼着受伤硬受一击,想走绝对走得了,只是看受伤深浅而已,但是这样一来,李家就和他接下了死仇,这样的事情李家怎么可能去做?

    那么不是李家出卖他的话,那么就是许家为了追回货物,就让许雯在这里路面,以期能够引出幕后主使,所以许家有两名内力强者,甚至唯二的两名内力强者都在这里了,而他刚好撞上而已。

    如此一想,他理也不理身后,相反,拳力随身而动,根本不管不顾的向前压去,拳拳都与中年男子重力相交。

    郝启有着自己最大的短板,第一就是才爆发了内力,虽然一路来都在推论这内力的用法与战斗方法,但是这肯定不完全,而且那怕是知道怎么用了,知道和能够熟练使用是两回事,现在的他其实就是依仗内力境后的速度,力量,恢复力,以及思维反应力的提升效果而已,对于真正的内力境的战斗方式他根本不清楚,别看之前打许雯像是在打儿子一样轻松,但那是层次上的碾压,真碰到了内力境时,没有了速度,力量,以及思维反应上的优势,那他的劣势就非常明显了。

    最大的劣势,其实还是他拳法上的劣势,一套好的外功,包括了练法,锻炼自身身体各部位的部分,包括了打法,各种招式的技巧,发力方法,攻击力等等,然后就是身法,其实所谓的轻功本身就包含在外功里,不然难道敌人都是木桩?让你站在原地就可以打得到?一套完整的外功,必然是有身法在内的,而且是最适合这套功夫发力与攻击的身法。

    郝启的罗汉拳,毕竟是最不入流的低层次功夫,练法在这里不谈,打发的招式上就处于劣势,身法就更不提了,如果不依靠速度来碾压,那么他的腾挪与移动都会被对方吃得死死的,除非……对方放弃了身法优势来和他硬抗。

    眼下就是对方和他硬抗的关键点,这个中年男子明显想和另一个内力境合击他,那么他就无论如何不会放弃挡住郝启,如此以来,就等于是放弃了身法上的优势,至于招式上的优势……

    郝启当初选择罗汉拳到易筋经这样的配合套路,除了是最快得到内力的方法以外,还有另一个用意在其中,那就是系统里,各个外功与特定的内功之间,可是有各种特效的啊!

    罗汉拳确实是最弱的拳法,但是一旦罗汉拳配合了易筋经同时使用时,就会产生一个变化,而且是质一样的变化!

    在当初玩这个游戏时,郝启曾经有做过测试,普通的罗汉拳打NPC,普通是二三十,运气不好甚至一二十都有可能,要知道降龙十八掌一招下去,NPC绝对会掉三四百的血,这攻击力差距太大了。

    但是当罗汉拳与易筋经一起使用时,就会产生出这样一个特效,那就是有一定几率在使用罗汉拳时,罗汉拳会变成般若掌,而般若掌的效果就是无视敌人的任何防御,打出五十点真实伤害,若是再加上罗汉拳本身可以打出的伤害,那么在游戏里,罗汉拳也不是那么糟糕的拳法了。

    虽然血量在这个世界没个卵用,郝启无论身体状况如何,他的人物模版永远是那么多血量,这本身就不符合真实世界的世界观,但若只是用来形容攻击力的话,罗汉拳一旦打出般若掌,那么就不再是普通的最底层的拳法了……真实伤害,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死来!”

    郝启怒吼声中,罗汉拳疯狂的向前砸去,根本不管不顾这中年男子那精妙的双爪来势,这个样子无论怎么看都仿佛是在拼命一般,而中年男子此刻占尽了优势,他怎么可能与郝启拼命?所以他自然是双爪抵挡,甚至根本不做反击,只是拖到两人夹攻就行了。

    郝启双拳连发,根本不管不顾,而在他拳头猛轰时,就敏锐感觉到体内的体内顺着双臂涌入到拳头上,大部分的内力都消耗在了罗汉拳的对轰之中,但是他却感觉到,有一丝内力并没有消散,而是凝聚在了他罗汉拳紧握的拳头手掌中心,每一拳都会多凝聚一丝,连续多少拳之后,他就仿佛握着了一团凝聚得非常凝视的内力弹丸一样。

    (打了这么多拳,也没看到有什么般若掌出现,莫非……当系统里的武功具现到了现实里之后,所谓的一定几率就不存在了,而是变成了……)

    郝启心中有了猜测,与此同时,在他身后一股恶风袭来,来速极快,他也来不及多想些什么,若是他无法改变眼前的局面,那么带伤而逃就是他最好的结局,但是这岂能甘心?好不容易才能够打破这现实的枷锁,他又怎可能甘心再度沉沦?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么这……就是般若掌了!)

    郝启再度攻向了前方,迎着中年男子的鹰爪袭去,但是这一拳击出之后,拳头在半途中由拳变掌,几乎只是霎那间,在他拳心处手握的那股内力猛的爆发,顺着张开的五根指头与手掌疯狂涌入,说时迟,那时快,中年男子眼睁睁的看着郝启由拳变掌,一掌贴在了他的鹰爪上,本以为也就是如此变化,但是还没让他来得及变换招式,鹰爪猛的爆裂,他的鹰爪居然挡不住这一掌!

    再看向那手掌时,中年男子就只看到这手掌发出微微白光,而且从小变大,一个还很模糊,但确实可以用肉眼看到的淡白色佛印光掌,居然离开了郝启的肉掌迎面撞来。

    “内力凝气,肉眼可见!啊,这是内气境!”

    中年男子顿时被吓得肝胆俱裂,只来得及吼出了这个声音,他上半身就被这模糊光掌给笼罩轰中,巨大的力量贯穿入他体内,带着他狠狠轰飞向了街道旁,直接撞垮了一栋两层建筑,这还没停,又被狠狠轰飞出足有五十米距离,撞到了建筑后的另一条街的电杆之上,将这电杆给撞断的同时,这中年男子也软倒在了地上。

    (然后是下一步……)

    郝启由拳变掌,一掌打出之后,他立刻就觉得那本来生生不息的内力居然呈现了枯竭,浑身上下立刻都是剧痛,特别是打出般若掌的拳头更是麻麻的连痛都感觉不到了,但是此刻情况紧急,他也不顾得查看自身,而是一声大吼,强行用罗汉拳自带的身法,右脚不动,左脚擦地扭曲,直接就在水泥地面划过了一条约莫一两厘米的沟渠,鞋子崩烂的同时,他身体也勉强扭曲了一半面向身后。

    在他身后,一个头发花白的中老年男子正睚眦俱裂的怒吼着,一把单刀舞成了银色光球一般翻滚而来,这可不是形容,而是因为这中老年的舞刀速度太快,已经快到不可思议,在常人看来真仿佛一个银色光球旋转前进,只要进了这光球范围,普通人,乃至准内力强者,估计一秒不到都会被砍成肉泥。

    “嘿嘿。”

    虽然这单刀离郝启身体也不过只有十多厘米距离,而且这距离还在疯狂接近,郝启却是面不改色,另一只手心握着凝聚内力的拳头又一次轰出,轰出半途,由拳变掌,巨大的力量贯穿始终,这掌也开始了发光,然后由掌心中淡白色光芒里,一个非常虚幻的佛印光掌,约莫只有之前那个佛印光掌一半不到的大小,就这样迎向了这单刀强者。

    轰隆一声炸响,佛印光掌与银白单刀对撞在了一起,距离的力量轰然爆发,两者之间的地面先一步炸裂,大量的水泥石块被炸到了空气里,单刀内力强者整个人被打飞出了数十米开外,然后人在半空中时,他的身体扭曲翻滚,落到地面上还是稳稳站住,待到他细看时,与他对招的少年已经没了踪迹。

    但是再仔细一看,这个头发花白的中老年男子顿时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因为在遥远外,断裂的电杆下面,之前因为猝不及防而硬挨了一击般若掌,一下就受了重伤的中年男子,此刻他的脑袋已经被打得了粉碎,而他身前地面上还有一些脚步踏动地面而震出的凹痕裂迹。

    他懂了,刚才那个少年与他硬拼一击的情况下,居然借着这股硬拼的力量,拼着自身被这股力量受伤反噬,也没有卸去力量,反倒是借着力量推向了中年男子,然后一拳将失去战斗力的中年男子给击杀,接着就逃之夭夭,却是再也追不上了。

    就在中老年男子喷血时,地面上一个声音嘶声吼道:“父亲,父亲你怎么样了?可有杀了那个小杂种!?”

    中老年男子顿时就把目光狠狠盯想了躺倒地面上双腿折断的许雯,双目一片赤红,眼中带着杀意,就这样熟视他许久,看得许雯连胆子都快吓破时,他这才冷冷的收回视线看向了远处的无头中年男子,叹了口气,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喃喃说着。

    “这是那个隐居内气宗师所收的徒弟,这般拼命……十年默默无闻,十年无声无息,这是要一鸣惊人啊……”

    “十年磨一剑,好一个十年磨一剑,我许家,却成了这把剑的试剑石了……”

    中老年男子神色悲哀,自语着时,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吐了出来,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