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长乐歌 > 第二十二章 出了口恶气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蒙面女子借助那鲁班翼,从山崖上滑翔而下,转眼就出去数百丈,没入山谷丛林之中。

    在入林的瞬间,她用力拽一下双翼两端,那对飞翼便倏地收回了匣中。同时双脚接连点在树木的枝杈上,借着反弹之力,轻巧的化解了下降的冲力,最后双脚平稳的落在林中空地上。

    如陆云一般,蒙面女子不敢稍作停留,立即在茂密的山林飞奔起来,一直向北跑出二十余里。山林渐稀,她才放缓了脚步,拿出一个样式古怪的铜哨,用力吹了几下,但似乎并未吹出任何声响。

    诡异的是,她就这样收起了哨子,选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静静等待起来。过了没多会儿,一辆马车便从前方缓缓驶来,白发车夫微眯双眼,状若打盹儿。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头探出车来,像是在找寻什么人。

    “我在这里。”蒙面女子从隐蔽处出来,车夫和丫鬟同时望过来,后者惊喜的跳下车,赶紧迎了上去。

    片刻之后,马车缓缓行驶在北上的官道上,车里却没有什么蒙面女子,只有个秀丽病弱的官小姐。但丫鬟还是那个丫鬟,她凑在女子耳畔,小心翼翼问道:“小姐,得手了吗?”

    “那当然。”那官小姐自然就是蒙面女子。虽然扮作病娇,但听到丫鬟的问话,她清秀的面庞还是忍不住神采飞扬,拍了拍手边的金盒道:“本小姐出马,自然手到擒来!”

    “小姐就是厉害!”丫鬟崇拜的两眼放光,忍不住小声央求道:“能让婢子瞧一眼吗?”

    “就瞧一眼。”女子自己也好奇的紧,得手之后光顾着逃跑,还没瞧一眼那玉玺长什么样呢。

    小丫鬟点头如捣蒜,便见自家小姐将那雕龙盘凤的金匣缓缓托起。

    “哇,好美的盒子呀!”小丫鬟激动的双手捧心。

    “瞧里面!”女子献宝似的按一下盖子上的机括,笑吟吟看着丫鬟,等着看她夸张十倍的表情。

    丫鬟目不转睛盯着匣子,盖子一打开,她登时两眼圆瞪,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果然够夸张,不过怎么跟见了鬼似的?’女子有些扫兴。

    “小,小姐……”丫鬟伸手指着盒子里,结结巴巴道:“你跟婢子开玩笑的吧?”

    女子一愣,赶忙低头一看,登时全身血液凝固了一般,手中金盒落在地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从里头骨碌碌滚出来,识趣的钻到了座位底下……

    见自家小姐石化了一般,丫鬟吞了吞口水,畏惧的抱住了头,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将要发生。

    车厢内,片刻死寂之后,渐渐响起喘气声,那声音越来越大,简直就是……喘粗气。

    听到那声音,正在打盹儿的车夫也赶紧捂住耳朵。

    “你给我出来!”下一刻,一声尖锐高亢的怒吼,险些把车顶棚给掀飞,紧接着一阵砰砰作响,还伴着一个女子的怒骂声:“乖乖出来受死吧!”

    车厢里,丫鬟想要拉住暴怒失去理智的自家小姐,阻止她将车座拆掉。可哪里能阻拦的住,只见她一把掀翻了固定在车底的矮座,恶狠狠的盯着……那块石头,狞笑道:“你以为能躲得过去吗?!”

    “去死吧!”说完,她一把捡起那石头,抡圆了胳膊,用全身力气丢出车窗!

    看一眼流星般消失在远方的石头,车夫无奈摇头。要是让那些教徒知道,他们高贵从容、慈爱优雅的圣女大人,居然深藏着这样幼稚粗鲁的内心,不知会不会悲伤成河……

    发作一通,那女子终于冷静下来,坐在丫鬟的位子上,开始复盘起之前种种。转眼她就明白了,咬碎银牙道:“肯定是让那小子掉包了!”

    。

    “那东西就在我手里。”陆云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样事物,托在手中给保叔看。

    保叔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赶忙使劲揉了揉双目,见不是自己看花了眼。这才颤抖着伸手,指着那东西,张嘴结舌道:“这,这,这……这是什么?!”

    只见陆云掌中那物方圆四寸,色绿如蓝,温润而泽。其上纽交五龙,仿成龙、鸟、鱼、蛇形状,其下则四四方方,显然是一块大印。

    “这不会是……乾朝的玉玺吧?!”保叔当年可是大内侍卫统领,自然是识货之人,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颤声说道:“那可是……”余下四个字,他竟不敢开口,仿佛怕遭来天谴一般。

    陆云的眼中,也闪着激动的神采,重重点头道:“就是传国玉玺!”说着他缓缓将玉玺提起,露出玺面上阴刻的八个篆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且那玺印左上残缺一角,以黄金补之。正符合乾朝太祖篡魏时,传国玉玺被魏太后砸坏的传说。

    “真的,真的是传国玉玺!”保叔激动的快要背过气去,这下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夏侯阀会如此兴师动众攻打柏柳庄,还费尽心机避开皇帝的耳目!原来是为了传国玉玺啊!

    传国玉玺,最初乃始皇大帝所有,为‘皇权天授,正统合法’的信物!始皇之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被视为‘气数已尽’!

    自从北方胡人作乱,乾朝衣冠南渡,传国玉玺自然也归于南方。至此数百年间,南朝凭此玉玺,一直被世人视为正统。而北方英雄兵起,称帝者不知几凡,统一北方、兵临天下者亦不乏其人。却都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

    本朝高祖皇帝攻占乾朝国都之后,全军上下头等大事,便是寻找传国玉玺!然而遍寻金陵,拷遍南朝公卿,却一无所获。无奈,高祖皇帝只能自制玉玺登基。哪怕他挟重造神州之功登临天下,却仍然免不了被人说三道四,认为大玄并没有得到上天的认可……

    没有传国玉玺,成了这位雄才伟略、大功大德的开国帝王平生最大的憾事!随后数年里,他依然不断派人找寻,却始终没有找到这该死的传国玉玺!几年后居然郁郁而终……

    。

    激动了好一阵,保叔才抑制住怦怦的心跳,赶紧示意陆云将玉玺收回去,然后后退三步,俯身大礼跪拜,颤声垂泪道:“微臣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玉玺在手,天命所归啊!”

    陆云却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四周一片荒林,除了他和保叔,连个活物都没有,不由苦笑道:“叔,别瞎说。这东西对咱们一点用都没有,反而是个大麻烦!”他十分清楚,夏侯阀、皇家乃至天下所有人,都会疯狂找寻这玉玺的下落。自己做得虽隐秘,却难免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万一要是被人顺着找到自己,那乐子可就大了!

    “只是暂时没用,将来殿下要重夺皇位,这东西用处可就大了!”保叔却依然兴奋无比,絮絮叨叨的好一阵,才想起一事,不解问道:“公子是如何拿到这东西的?”

    “就在被人打飞的时候……”陆云微微笑道:“之前,我故意用力,将包袱扯开个口子,一是看看里头有何物,二是……这样偷梁换柱比较方便。”

    保叔恍然大悟:“难怪公子轻易就被他们打飞,我还奇怪公子怎么大失水准呢。”

    “借着俯身在地,我装作捂着腹部,打开盒子拿出了里头的玉玺,又随手捡了块石头放进去。”陆云笑道:“这时,她叫我把包袱丢过去,我便照做了……”

    他难得露出如此欢快的笑容,不知是因为得到玉玺、坑了夏侯阀?还是因为扳回了一局,终于出了井底被踩的那口恶气?

    似乎……后者的成分要远远大于前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