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两球成名 > 第七十一章 仰望苍天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www.biquge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睫和卢伟回到家中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不过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家里灯火通明的。小姑娘有点激动:“看来是我爸回来了。”

    转头又给卢伟解释:“他一回来,晚上家里的灯就喜欢全开着。”

    卢伟就有点尴尬了:“那我回男生宿舍吧。”

    小姑娘有主意的很:“怕什么,我爸又管不了我。”

    “真不是怕,有点不好意思嘛。”卢伟有种找块红布蒙在脑袋上进去的冲动。

    郑睫点头,表示了下理解,手上却用力,拽着这娃进了家里:“没事的,爷爷肯定和他说了的。”

    卢伟还能说什么呢,小伙子上门——硬着头皮冲吧!

    不过小姑娘这么细心的人当然不会让他为难了,一见着她爸,招呼一声就开始介绍:“S省少年足球队的卢伟,我爷爷的徒弟,脚伤了,这段时间一直在这住着。”

    郑爸爸的年龄看着有点玄乎,40到60之间都有可能,偏瘦,白头发有点多,面目还算和善,架副眼镜,有点斯文气质,但仔细看眉眼的话,还是能看出来有些不羁的气质在里面。

    说的话还是有些味道让卢伟品出来,“我爸看好的,不会走眼。小洁也大了,虽然搞运动,但性子还是偏安静了些,没事多一起出去走走,也算开阔眼界了。”

    言语平淡中有些关心,但更多的是提醒:现在还早着,关系更没有定下来。

    卢伟不露声色,“知道了,谢谢叔叔的指点,我们一定努力学习,增长见识。”

    郑爸对这小子的反应很满意:“嗯,少年娃有这个心态就很好,我就不废话了,小洁过来,看看爸给你带的什么。”

    郑睫早就等不及了,过来挽住她爸往屋里走,不忘回头招呼卢伟:“你去问问爷爷吃没吃饭呢,我马上就来。”

    卢伟应了一声,往老爷子屋里走去。

    郑睫欣赏着手中的网球拍,不住的啧啧赞赏,进口货的质量拿在手里就能明显的感受到,有份量但又不笨重,快速挥动带起的风声都不一样。

    不过却没有仔细把玩,打声招呼就要走,郑爸欲言又止的,却没说什么,挥了挥手放行。

    ————

    尤墨赶到江姑娘这报道的时候,已经快八点半了,迎接着的,果然是一张欣喜中略带些薄怨的脸,以及迫不及待的小动作。

    江晓兰知道他忙着,所以才不会问为什么不早点来这种问题,开门把人让进来,顺势挽住胳膊,头就靠在了肩膀上,声音有些低沉:“今天你好厉害!”

    江姑娘在看台上一直坐到人都走完,才算过了瘾,心思才回到正常状态。现在一见人,马上思想又飞回去了,一脸的神往,仿佛怎么想都想不够。

    这货的低调完全是形势所迫,这种神奇的发挥如果场场都有的话,那自己哪用去巴西了,直接妥妥的,豪门青训营!

    所以说呢,低调真不是装出来的,对自己了解的更深刻一点,见识的层面更高一点,你就高调不起来了。

    声音也是很配合,低低的,不过才刚开始有变声的迹象,性感不起来,“大家踢的都挺好,我那一下一多半都是蒙的。”

    江姑娘多兰心慧质的,一下就听出来话中味道了。不过她到真不太关心以后会怎样,只是那一瞬间的光辉把自己整个人都点燃了,不好好抒发一下心中感想的话,估计好几天都睡不好觉:“你知道吗?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运动,不对,是竞技运动,带给人的那种具大的震撼,或者说冲击,让人心神迷醉,神往不已。这种集体运动的魅力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了!”

    尤墨安静的听着,仿佛也从这番陶醉的话语中找到了最开始接触这项运动时的感觉,狂热的,全身心的,喜爱。

    没想到江姑娘想的更远,“你以后肯定是要当职业运动员的吧,那我就当翻译,你要出国踢球,我就跟着你,好不好?”

    这货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伸出双手,把对面这外语学院附中的高材生抱住,用力的吻下去。

    江姑娘真没想到这家伙不带铺垫直接上嘴的,不过稍带些惊慌的表情,在灯光下更打上了一层诱人的标签。

    更何况,自己的身体,也动情的很。竟然被人用舌头侵入了很久,纠缠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熟练?!

    算了,不想了,熟练就熟练吧,反正感觉又舒服又奇怪的。

    ————

    第二天上午照例是全队睡懒觉,卢伟和尤墨加练。其实按超量恢复的规律来看,这些打了全场比赛的家伙还是应该出来活动活动的。

    不过考虑到被赛前紧张折磨的睡不好觉的话,补充睡眠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今天的训练就没人围观了,但是九点不到的时候,场地边边上出现的人物,让尤墨心中顿时一凛,抱起球就想跑。

    王丹来了,满脸甜美的笑容让卢伟如沐春风,很是疑惑地看着身边逃跑未遂,两腿哆嗦的家伙。

    语气也很温柔嘛,虽然内容不可思议:“跑,我看你往哪儿跑?!”

    尤墨仗着身边有兄弟在,鼓起勇气:“训练完了再说,成不?”

    王丹还是多懂分寸的,私事再怎么重要也不能凌驾于别人的公务上,声音依然温柔:“嗯,你又跑不了,我急什么嘛,好好练,刚好我拍几张照片。”

    卢伟真不是个好奇心重的家伙,可眼前这诡异的情景实在让他忍不住,等两人远离了知性姐姐,小声问:“咋地啦哥们?过夜没给钱?”

    尤墨暂时远离了笑容满面,杀气腾腾的知性姐姐,心中略微踏实了一些,一声长叹:“一失足,成千古恨呐!悔不该,为一时口舌之快,惹杀身之祸!”

    卢伟心下了然,同情心顿起:“我把你家那两位叫来,让她速速退去!如何?”

    尤墨腿一软,险跪,“哥,亲哥,亲哥哥,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卢伟也长叹一口气,“命犯桃花无须躲,雨露均沾也能过!”

    尤墨心中一阵酸楚:“此女只为出口气,若是兄弟出点力?”

    卢伟坚定的眼神看了这货一眼,语气铿锵有力:“背你回来!”

    远处,甜美可人的知性姐姐挥手:“来几个起跳后空中的动作,要帅一点哦!”

    尤墨仰望苍天,多么渴望能有大仙骑着各式神兽下来,一起收了这个祸害。

    死,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等死!

    等等?!

    还要摆几个造型等死?!

    这他么谁受的了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ge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